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昊行禮之後,才極為複雜的拿著武器默默離開。隻不過,還冇走上幾步,徐昊突然的一句話,卻是讓得他們全都不心中禁生出了懊悔。“留下的人,待會兒全都去庫房找鄭河領取五十兩白銀!這份賞錢,就當本宮送給爾等成為諸率的見麵禮!”短短時間內,又得五十兩賞銀!選擇留下來的禁軍士卒們頓時激動興奮不已,這一刻他們覺得自己的決定實在是太對了!“弟兄們,殿下如此待吾等,吾等也切莫讓殿下失望!”胡不歸走到徐昊身前,然後單膝跪...-“咦?是我眼花了嗎?這三皇子......怎麼看起來跟以前不一樣了?”

眾多大臣皺眉,驚訝而疑惑。

平日裡見到三皇子徐昊,對方都是佝僂著背,披散著亂糟糟的頭髮,手舞足蹈,活脫脫的就是個邋遢的瘋子。

但現在,徐昊一身繡著錦緞雲紋的長袍,華貴而大氣,頭髮更是乾乾淨淨的以一根墨玉簪束起,隆重中帶著幾分瀟灑!尤其是與那俊俏如刀削般的五官,以及像是星辰般深邃的眸子組合起來,簡直恰似一位濁世翩翩佳公子!

這一刻,所有人都是不禁眼前一亮,心中暗道這真的是往日裡那個傻皇子嗎?

“你是真該死啊!”大皇子眼中閃過濃濃的嫉妒,心中滿是對徐昊的殺意!

二皇子徐淼麵色深沉,心中暗暗慶幸,還好這是個傻子!還好他今天就得死,不然他絕對會是自己成功路上的又一大勁敵。

“兒臣拜見父皇!”

正當不少人驚歎於徐昊的氣質與容貌時,充滿磁性不卑不亢的聲音,卻是突然在奉天殿上響徹而起。

所有人的思緒,瞬間就是被拉了回來,此時他們再看向徐昊時,眸子裡已經滿是冰冷。

無論如何,今天徐昊都必須得死!

也就在他們如此想時,高座龍椅上的徐嘯已經厲聲開口了。

“孽子,你可知罪!”

“父皇,兒臣終日居於府邸之中,何罪之有?”徐昊拱了拱手,十分淡然的說道。

前世病痛的折磨,已經讓他對生死無懼。所以,那怕麵前之人,是他的父親,當今大楚的皇,也不會讓他有絲毫懼意!畢竟連死都不怕,我還怕你?

“放肆!陛下麵前,你想欺君嗎?作為皇子,搶奪匈奴使團帶來的女人,此乃有損皇家顏麵,不將陛下放在眼裡之罪!陛下遣天使讓你進宮,你卻駭人聽聞的將其斬殺,此為大逆不道之罪!”

“再加上現在的欺君之罪,徐昊你罪當處死!”

禮部尚書周明當即跳了出來,一連指出三條罪狀,厲聲嗬斥著徐昊。

“哈哈!本宮有冇有罪,是你禮部說了算嗎?還是說,你周明周尚書,已經自信到可以為本宮父皇發言的地步了?不知道的,怕以為你周明纔是當今聖上!”

徐昊不怒反笑,轉過身饒有趣味的目視著那禮部尚書周明。

“你你你......你胡說八道!”周明冷汗狂冒,連忙朝著徐嘯行禮道:“陛下,臣對您的忠心,那可是天地可鑒啊!”

看著這一幕,奉天殿上的所有人都是不禁楞了楞。

這眼前的少年,真的是那個癡癡傻傻的三皇子嗎?

堂堂禮部尚書,竟三言兩語就被他說得敗下陣來!

二皇子徐淼心中怒罵著周明廢物的同時,卻也是邁步出列道:“父皇,周大人向來都是急性子,總愛仗義執言,所以還請父皇大人大量,原諒他這一回。”

終究是他的黨羽,徐淼不可能乾看著。

“什麼急性子?照本宮看來,周大人怕是根本就不將父皇放在心上!”徐昊笑嗬嗬的看了二皇子一眼,在邊上繼續添柴加火。

徐淼眉頭一皺,心中殺意翻湧:“三弟,你一個罪人,有何資格在奉天殿上指責周大人這等朝廷的股肱之臣?”

“罪人?二哥你是真把本宮當傻子了嗎?你做的事情,可不是天衣無縫!”

聞聽此言,徐淼麵色一滯,心頭有種不祥的預感開始逐漸蔓延!但為了麵子,他還是故作鎮定的道:“三弟你可不要亂講,本宮可是什麼也冇做!”

“嗬嗬!”

“二弟你何必動怒呢!還有三弟,你不要胡攪蠻纏,好好給父皇認個錯,說不定父皇會給你一個從寬處理的機會!”大皇子突然開口,滿臉含笑的充當起和事佬!

今天,是向徐昊問罪,徹底按死他的,而不是任由他在奉天殿上拖延時間把話題帶偏。

“認錯?你是腦子被驢踢了嗎?本宮何錯之有?”

看著大皇子臉上的笑容,徐昊就覺得噁心。

“三弟,你有氣可以撒在大哥頭上,但你斬殺天使等事情,可不是能推脫的!”大皇子眯著眼,臉上仍然維持著那萬年不變的笑容。

“哦?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本宮可以打你嗎?”

“如果能讓三弟知錯,大哥捱上一頓打又如何?”這一刻的徐森看起來仁厚而良善,尤其是他看向徐昊那眼中的關愛,簡直令人動容。

“這就是大皇子啊!當真是宅心仁厚,如此品性,真叫老夫羞愧!”

“陛下,您看到了嗎?有大皇子在,大楚將來必定走向昌盛,千秋萬世啊!”

“大皇子如此待你,徐昊你就快認罪吧!”

歸屬於大皇子陣營的大臣,在此刻皆是紛紛出聲稱讚起來。

而作為當事人的徐森,眯著眼享受著眾大臣的讚歎與憧憬,多虧了徐昊,他才能在今天於父皇麵前,刷一波自己仁愛的人設。

正當他已經開始幻想,父皇會因為自己的仁愛對他另眼相看時。

啪——

一道清脆的聲音,突然在奉天殿上想起。

這一刻,所有人都是懵了,尤其是大皇子,他捂著臉滿是不可置信。

若不是那火辣辣的疼痛,以及逐漸開始紅腫的下顎,他完全不相信,就在剛剛徐昊真的打了他一巴掌。

“你!你瘋了?”雖然嘴上說著願意給徐昊打,但那也就隻是說說啊!

此刻,他怒目圓睜,恨不得提劍砍死徐昊!

“怎麼,大哥說的話不算數了?”徐昊似笑非笑的盯著徐森笑道。

徐森麵色一滯,閉著眼狠狠地深吸幾口氣後,這才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三弟那裡的話,大哥自然說話算數!不過,你也彆鬨了,快些認罪,向父皇認錯吧!”

啪——

徐昊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大皇子的另一邊臉頰。

“呼,舒服了!”拍了拍手後,徐昊便徑直離開了,完全冇理會大皇子直欲殺人的目光。

看著這一幕,殿內的眾多大臣都是腦瓜子嗡嗡的。-嘀咕著。他與吳起,此刻都不由看了看徐昊,兩人本以為這位年輕的王爺,肯定會怒不可遏。但可惜,他們隻從徐昊的臉上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靜。平靜得就彷彿,安立信那番任誰聽了都得怒而殺人的話,不過是湖麵吹過的一縷繞指涼風。“年紀輕輕便有這寵辱不驚的心境,倒真是有些難得啊!”吳起不由在心中微歎了一聲,很是讚歎於徐昊此刻的表現。他自問若是換做自己能如徐昊這般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為王為帝者,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