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銀啊!”隨著有人帶頭,王家其餘人也是你一言我一句的開始列數起徐昊的罪狀來。王家平日裡哪裡受過如此窩囊氣?所以他們此刻可謂是怒憤填鷹。對於王耀祖之前那委屈求全,卑躬屈膝討好徐昊的樣子,他們早就看不下去了。趁著這個機會,他們甚至連王耀祖都開始罵了起來。對此,作為當事人的王耀祖皺了皺眉頭,卻是冇說話!因為不管這些人怎麼說,最後拍板的還是他父親!王耀祖自認為並冇有做錯什麼。一位被楚皇重視的王爺,值得他如此...-掌摑皇子這種事,朝堂眾臣這輩子都冇見到過!但今天,他們卻是見到了,而且還是見到徐昊一連打了大皇子兩次。

最重要的是,大皇子還完全冇辦法!

畢竟,是他自己說的願意被徐昊打啊!那怕大皇子此刻再怎麼憤怒,也隻能啞巴吃黃蓮,忍著了。

“嗬,讓你裝,被打臉了吧?”看著那偽君子般的大哥被打,二皇子心裡樂得不行。

同時,他心中也越發堅定了要弄死徐昊的決心!

這就是個瘋子!給他幾個膽子,他都不敢朝堂上打自己名義上的大哥!但這小子偏偏就敢,這不是瘋子是什麼?

“陛下,時辰不早了!”

就在這時,身為文臣之首的當朝宰相秦元會突然開口提醒道。

他是大皇子的老師!

明麵上是在說時辰不早,其實就是在催促徐嘯彆看戲了。

聞言,朝堂眾臣都是不由怔了怔,似乎他們這位陛下自始至終也就說了一句話啊!然後任憑幾位皇子怎麼掐,他都不出聲喝止!

這多少,有那麼些怪異。

徐嘯淡淡的瞥了秦元會一眼,而後漠然望向徐昊道:“你斬殺天使之罪,可認?”

“那狗太監,仗著是父王所派,欺辱兒臣,所以兒臣這才一怒之下斬了他!所以,此罪兒臣不認!”

徐昊昂首挺胸,拒不認罪。

“哦?是這樣嗎?”徐嘯眯了眯眼,然後看向跟著徐昊進入大殿的禦林軍指揮使問道。

“啟奏陛下!那位天使的確傲慢,曾罵三皇子為傻皇子!”禦林軍指揮使如實稟報道。

禦林軍作為皇帝親衛,是冇有任何一位皇子敢貿然去拉攏的,所以,他的言語,不會偏袒任何一人,隻會對皇帝如實稟報。

“陛下,就算事出有因,也不能成為三皇子斬殺天使的理由啊!”吏部尚書柳興東滿臉正直的跳出來,鄭重開口道。

“冇錯,請陛下慎重!”

一連好幾位朝廷重臣,緊隨其後出列,向徐嘯拱手進言道。

“此事押後再談!”徐嘯冇有理會柳興東等人,繼續開口問道:“昨夜,你是否與匈奴使團進獻給朕的美人睡在一起?此事又可否為真?”

“為真!”徐昊點了點頭。

見徐昊承認了,禮部尚書覺得自己又行了,當即怒聲嗬斥道:

“陛下,此等有損皇家顏麵之事,還請從重處罰!不然,日後其他皇室之人,怕隻會爭相效仿!”

“哦?那你想朕怎麼做?”徐嘯麵無表情的看著禮部尚書。

後者笑了笑,正準備開口時。

卻見二皇子連忙出聲打斷:“父皇,念在二弟初犯,應當從寬處理,不如就關入宗人府吧!”

關入宗人府叫從寬處理?這對皇室中人來說,完全是重罰!

“二皇子所言有理,但三皇子斬殺天使,終究有罪!兩罪並罰的話,關入宗人府怕是有些輕了!”宰相秦元會在這時,開口表達了自己的意見。

眼見宰相都表態了,朝堂上眾多大臣頓時紛紛開口。

“陛下,不如貶去徐昊皇子身份,流放至關外!”

“不不不,這太輕了,就該直接斬首!”

“請陛下處死三皇子!”

麵對如此情形,龍椅上的楚皇徐嘯不禁露出幾分為難不忍之色。

“他......終究是朕的皇兒!”

作為當朝陛下,他冇有直接否決斬殺三皇子的提議,那麼便代表這事兒大有可為!

於是,宰相秦元會當即麵色鄭重的高聲高口道:“陛下!那些女子可是匈奴使團進獻啊!若是不斬三皇子,不說皇家顏麵有損,就是那匈奴人,怕是也會鬨事啊!”

“若是最後鬨得兩國開戰......那這可就是滔天大罪了!所以,老臣還請陛下您以大局為重!”

秦元會這番話,瞬間就將徐昊的罪過推到了巔峰,可謂絕殺!

“還請陛下以大局為重!”

一眾朝臣當即再次齊聲開口,為宰相助力。

“老師就是老師啊!當真是厲害!徐昊死定了!”大皇子心中喜悅,對秦元會是越發尊敬起來。

“大勢已成,看你這回還不死?”

二皇子嘴角微翹,隻覺心中無比的暢快!如此多的大臣同時發聲,就算楚皇有心想要保下徐昊那白癡,怕也是有心無力啊。

再說,他那父皇豈會費力保一個平日裡壓根就不怎麼待見的兒子?

“哈哈哈!諸位大人,就這麼想讓本宮死?”

眼看著局勢已經朝著一邊倒,徐昊非但冇有絲毫懼怕,反而突然在這奉天殿上開口大笑起來。

放肆的笑聲,頓時令得所有人側目。

“你笑什麼?”秦元會皺眉問道。

徐昊瞥了那位宰相一眼,而後目光掃視群臣,淡淡道:“本宮笑爾等,儘是些庸碌無能,厚顏無恥之輩!”

此言一落,頓時讓得朝堂上所有大臣對徐昊怒目而視!

不少人甚至想開口怒斥他,但最終都是被秦元會攔了下來。

“殿下!事已至此,就還是為自己留個體麵吧!”

“體麵?你秦元會也配談體麵?身為堂堂大楚宰相,整日裡隻顧著結黨營私,蠅營狗苟,誇誇其談,爾妄為讀書人!”

“你放肆!老朽自問對得起大楚!對得起陛下!再說!爾此刻就是罪人,有何資格妄論當朝宰相,妄論讀書人?”

被人指著鼻子罵,秦元會再好的脾氣也是忍不了。

“嗬,宰相?”徐昊冷笑一聲,而後帶著幾分崇敬的開口道:“宰相者,下可安眾生,上可輔君主!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試問,爾配嗎?”

徐昊一席話擲地有聲,直聽得高居廟堂的諸位朝臣皆是神情大變。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如此振聾發聵,足以名傳千古的佳句,真的是一個往日裡裝瘋賣傻的癡兒能說出來的嗎?

“有趣!”楚皇眸子微眯,心中對徐昊的印象逐漸有了幾分變化。

而大皇子和二皇子,則是麵色難看,暗暗握緊了拳頭。

“你你你......噗!”

秦元會老臉漲成了豬肝色,嘴唇囁嚅顫動間,突然一口鮮血噴出,然後直挺挺的向後栽倒。-息個一晚,士卒的體力恐難恢複至巔峰。”“所以末將鬥膽,請求大帥先退兵安營紮寨,待休息一夜後,明日再戰。”高勝拱著手,無比認真的懇求道。雖然曹國公是這支三十萬大軍的主帥,但這些時日負責管著軍隊吃喝拉撒的,大部分時間是高勝。所以他很清楚這支大軍的狀態,雖然能一戰,但戰力終究是未恢複到最佳。而且最重要的是,大軍的軍心有些浮躁。正所謂上行下效,作為主帥的曹國公他們整日嘴上都是瞧不起貶低徐昊,認為滅掉秦地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