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兒電才開機,發現居然有幾十條未接電話提醒,社交軟體上更是收到了將近99 的未讀訊息。大部分都是宮連赫和白凝星發來的訊息。厲慎並沒有點開看訊息,第一時間給白凝星迴電話。“阿慎……”白凝星沙啞疲倦的聲音傳來。厲慎心頭一跳,擔憂問道:“怎麼那麼早醒來了?”現在不過五點半,往常白凝星一覺睡到六點半左右。“阿慎,你沒看我給你發的訊息嗎?”白凝星有些激動,很快又恢複了平日溫婉的聲音:“你和沉瑾去了哪裡?她……...“少夫人,那個湯……我看您燉了好久,現在正是火候,倒了多可惜,少爺今天會回公館,他的胃不好,雞湯滋補正好。”秦嫂連忙說道,然後非常機智地摁了這邊的靜音,給厲慎看。

厲慎立刻爆發出驚天動地地咳嗽聲,又喝了兩口雞湯壓了壓。

“我往雞湯裡吐了口水。”阮沉瑾淡淡的聲音傳來。

厲慎剛喝了一大口,卡在喉間,不知道是吞下去還是吐出來。

秦嫂突然覺得手機異常燙手,聲音帶著顫抖轉移話題:“少夫人,您什麼時候回來?”

“以後我都不回厲公館。”阮沉瑾說道。

“少夫人,您現在在哪兒?您一個人在外麵……”秦嫂是真的擔心。

阮沉瑾嫁進來的時候,還是臉上帶著稚氣的女孩,19歲的年紀,秦嫂看著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她在厲公館的兩年多,阮沉瑾每天都生活在厲公館,連孃家都沒有留宿過。

“我已經找到地方住了。”阮沉瑾很快說道:“放心,很安全。”

秦嫂又把手機按了靜音,征求地看向厲慎。

從老一輩的經驗來看,老婆這種回孃家的行為,少爺要是親自去接能很好的化解矛盾。

“告訴她,10點前不回來,把她所有的卡停了。”厲慎冷冷說道,把雞湯推到了一邊。

秦嫂心裡一驚,阮沉瑾一直生活在厲家,厲家的生活費是她唯一的收入來源,阮家一直都不靠譜的,阮沉瑾在厲家過什麼樣的日子阮家人不是不知道,但是這些年她們隻會想從阮沉瑾的身上在厲家撈到好處。

這大半夜的,要是所有的卡都被停了,少夫人還不知道在哪兒……

“秦嫂,我臥室床頭裡,所有的卡和支票都在,如果厲慎回來就交給他。”阮沉瑾的話繼續傳來。

秦嫂汗如豆大……再次給厲慎展現她的手機界麵,她真的有開啟靜音,不知道為什麼阮沉瑾為什麼能這麼準確的接住厲慎的話。

“裡麵的錢我都沒有動過,可以交給厲氏財務對賬。”阮沉瑾繼續有條有理說道:“結婚的鑽戒首飾,我都放在抽屜第二層,有勞秦嫂了。”

“少夫人……”秦嫂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厲慎抽了一張紙巾拭了嘴角,狠狠地丟在了桌上,顯然憋著一口氣下不去:“告訴阮沉瑾,如果她不滾回來……”

“最後,麻煩轉告厲少,請不要為難阮家,他吃了三年我做的飯,算是我請他高抬貴手。”阮沉瑾說完,掛了電話。

厲慎沒說完的話噎在喉間。

電話那頭傳來嘟嘟的聲音,秦嫂還保持著捧著電話的手勢,少夫人的意思是厲少吃了她三年的軟飯嗎?

厲少給的家用她都沒用,厲少確實也習慣吃少夫人做得飯,這樣算起來確實是厲少吃軟飯。

厲慎把筷子一扔:“什麼東西,狗都不吃。”

秦嫂更不敢抬頭,厲慎也反應過來,臉色更沉,回書房去了。

“今天的事,不準給老爺子說半個字。”在書房門關上之前,厲慎說道。

秦嫂連連答應。

接下來三天,阮沉瑾都沒有回厲公館一步,厲慎回家總是沒有看到阮沉瑾的身影,臉色一天比一天沉。

按照跟在厲慎身邊的特助徐毅說的,厲慎成天低氣壓,連狗路過厲氏都要夾著尾巴。

但是有個人進入厲氏,恨不得孔雀開屏,他是宮連赫,宮家的二公子,厲赦為數不多的死黨。

宮家本是是滬城比較清奇的世家,化學起家,卻在電競直播賺的人人側目,宮連赫更是滬城太.子黨的奇葩,稱號方圓五百米必有前女友,抱有一切皆可娛樂的精神,最近一期議論如沸的節目,竟然是把醫學救治跟真人直播結合起來。

在這種敏.感棘手的話題下,跟娛樂掛鉤,並且做得被幾千萬的節目粉絲,全世界恐怕也找不出第二個宮連赫。

“小依依,你家傻狗在嗎?”剛進了厲氏大廳,宮連赫就對著徐毅喊。

徐毅的腦門邊蹦出來兩個加號!

徐毅是特種兵出身,是真正意義上的特種兵王,在團裡被盛情挽留留任訓練專精部隊的那種,因為厲慎對早年他有堪比救命之恩,他纔到厲慎身邊作為特助。

徐毅身上那種軍武出生深.入骨髓的鋒利跟肅煞,無論跟人打多少交道都讓人退避三舍,隻有宮連赫追著他叫小依依!

宮連赫走到了拳頭硬了的徐毅麵前,拿出一份檔案在手上一拍:“小依依,你看我手上這份檔案,保證厲慎三秒內笑出來。”

徐毅嘴角的肌肉鼓了鼓,幫徐毅按了電梯:“宮少,這邊請。”

“這期的嘉賓可不得了,那得在十數位經曆過許多風霜的豪門老人麵前見真招,你那位白月光要是真有本事,直接從醫學美女到醫學之光啊。”宮連赦把檔案啪地拍在了厲慎的麵前。

厲慎拿起檔案掃了兩眼後,臉色稍霽。

“嘉賓定白凝星,讚助金額你自己填。”厲慎從檔案上抬頭說道。

光是從檔案上看,厲慎就知道這期節目含金量,宮連赫請到的病人大多都是軍區療養院的老先生老太太,厲慎掃了一眼就看到幾個厲老爺子的老同事老部下,宮連赫能把這些人請出廠,就註定了這次節目一定非同凡響。

這份檔案發出去,不知道多少人搶著砸錢。

“慎哥哥,你對這個白凝星玩真的?”宮連赫聽到了厲慎這麼說,反而皺了皺眉。

“凝星的醫術不需要擔心。”厲慎簽上字,果然把讚助金額空了出來。

“可是我還等著‘軟喵喵’呢。”宮連赫臉上是不加掩飾的遺憾。

“喵喵?”厲慎一臉嫌惡:“你哪個前女友?”

“不許褻瀆!軟喵喵啊,是我的偶像!我這期節目就是為了她辦的!”宮連赫誇張地說,然後在金額上填上了五千萬!

徐毅的額角又跳了跳了,五千萬的讚助,是同等節目預期的讚助的三倍不止,這個二世祖真敢寫!

但是宮連赫還是一臉惋惜:“我看過她帶著口罩當義工,那專業,那醫術,那一手針灸,那肌膚膚白如晝,那豐.胸細腰,36D不超過60CM,還有耳側一顆血痣真是……”

說的還是醫術嗎?徐毅的加號又多蹦出來一個!

再說下宮連赫的腦袋就要打馬賽克了!

但是厲慎卻有一點失神,阮沉瑾的麵板就很白,她總是穿得很端莊不太讓人注意到胸圍,但是腰很細,低頭的時候,露出一截白.皙如雪的脖子,耳後有一顆小小的紅痣,而且她好像很喜歡貓……

“什麼?!軟喵喵同意當嘉賓?立刻發邀請!”厲慎正在失神,宮連赫大叫一聲,然後把簽好的合約猛然拍到了厲慎麵前:“我要毀約!”

厲慎危險的抬眸,剛跟厲氏簽了合約就要毀約的,宮連赫是頭一個!

就為了一個什麼軟喵喵??瑾忽然瞪大雙眼,難以置通道:“你說的是真的?怎麼會?”宮連赫剛要點頭,醫生護士以及警察魚貫而入,在醫生檢查結束確定正在退燒,警察才走向前對阮沉瑾說:“阮小姐,昨晚七點城東高階療養院發生一起命案,在命案現場我們發現了您的指紋,懷疑您是謀害張老先生的凶手。”“請您接下來配合我們的工作,不論真相如何,我們警局不會汙衊任何一個人,但也不會讓真凶逍遙法外。”警察磅礴的聲音落下,病房安靜到能聽見阮沉瑾喘著粗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