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彆去。”阮沉瑾扯到傷口疼得眼神渙散,安晴看著阮沉瑾心疼地聲音哽咽:“軟軟,你怎麼這麼傻?那狗男人知道照顧了厲爺爺三年的是你嗎?他知道前年他車禍快嘎了,隻有你做了移植配型準備救他嗎?還有他要去M國找白凝星厲爺爺不準,是你說願意接受人工授精,爺爺才放他走的,他都知道嗎??你比他媽對他還好,你們兩個到底是你瞎還是他瞎?”阮沉瑾也是雙目發刺,是啊,厲慎一直都以為她嫁給他,是因為攀附厲家。可是她嫁給厲慎...他們可以儘情的汙衊、瞧不起她,卻不允許讓彆人鄙夷他。

“哎喲喂!這就受不了了,這點子話就過分了?啊?”安晴擼了擼不存在的袖子,忽然痞笑地打量著白凝星:“和你們這對狗男女做的惡心事情來說,我就說了幾句話你們就這麼玻璃心了?”

“倒是沒看出來你這個小綠茶還挺知道心疼人的,不過和我有什麼關係?狗男女在一夫一妻製而法律社會上是要被譴責的!”

“還是說厲總,你想讓你小時候經曆過的一切讓你的兒子也經曆一遍?嘖嘖,還好軟軟的孩......”

子字還沒有說出口,病房裡的阮沉瑾立刻喊道:“晴晴!”

敏.感的阮沉瑾額間的神經牽扯著她後腦勺,傳來一陣陣鈍痛,她不想讓厲慎知道他們曾經有個孩子。

阮沉瑾的眼眶微紅,一隻手輕輕地放在平坦的小腹上。

這個和她有緣無份的孩子,隻有她和安晴知道就足夠了。

安晴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轉身將宮連赫的胳膊抬起,從他身旁露出了個腦袋,真誠道歉:“抱歉啊軟軟,我口風緊一點!”

阮沉瑾回了個溫柔虛弱的笑容。

“安小姐,你說的話實在是太難聽了!”白凝星眼淚無聲的劃過臉頰,嬌滴滴的聲音裡哭腔非常明顯:“誰能選擇自己的出生?如果可以,沒有人願意當私生子!你......你實在是太過分了!”

“我和阿慎青梅竹馬長大,我們互相喜歡,怎麼不能在一起?”

安晴捧腹大笑:“小綠茶,你給我來這一套是吧?隻有不被愛的人纔是小三?那你去問問法官、問問你的粉絲們,他們讚不讚同你說的這些話啊!”

白凝星搖搖欲墜,麵色白得和透明的紙一般,淚眼朦朧的看著厲慎:“阿慎,我......”

話還沒說完,白凝星直接暈了過去。

安晴嘖了一聲,這說暈就暈的體質還真是好啊,不去當演員實在是可惜了她。

“安小姐,口無遮攔遲早會害了你!”厲慎臉色鐵青,將白凝星公主抱的抱起來,轉身離開時,他冰冷的視線看向病房門口,聲音提高不少:“阮沉瑾,我和凝星好心來看你,既然你不領情,那就少在爺爺麵前嚼舌根。”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餵你......”

“算了,晴晴,我累了,要休息了。”阮沉瑾內心一片淒涼,她不論發生什麼事從來不會主動告狀,即時老爺子問起來,她也是幫忙掩護的那個。

可厲慎他不相信。

宮連赫肅然起敬的看著安晴,一雙漂亮的鳳眼閃爍著星星。

安晴剛要轉身就看到他這花癡的模樣,頓時拉開了兩人距離,不客氣道:“喂!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雖然你剛纔是站在軟軟這邊,但你這花孔雀是那厲狗的朋友,彆來沾邊好吧?”

“為了軟喵喵,我可以和傻狗絕交!”宮連赫毫不猶豫的出賣厲慎。

反正他們的友情可以依靠金錢來往牽連,但像這女戰士一樣的毒舌女人,那可是百年難得一遇啊!

安晴總覺得他的表情很奇怪,怪到讓她下意識的想躲開。

就在這時,安靜的走廊上響起一道青春陽光稚嫩的青年音:“軟喵喵?!她就住在這間病房裡嗎?”

被嚇了一機靈的安晴下意識的跳到宮連赫的懷裡,兩人看著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十七八歲的男孩,異口同聲道:“小子,你從哪裡冒出來的?的日子,您必須回厲公館,如果發現您沒有回厲公館,今年的董事會他會親自參加。”厲慎皺深了長眉,老爺子是厲家家主,這些年他的表現有目共睹,老爺子在他結婚後就沒有參加董事會了,說是成家了就大了,如果老爺子重新參加董事會,不用老爺子說什麼,就該有有心人蠢蠢欲動了。“少爺,在董事會召開前夕,老爺都希望看到您跟蘇小姐好好的。”平叔繼續說。“知道了。”厲慎坐進車裡,開啟導航,但是他的常用地址裡沒有厲公館,厲慎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