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強迫自己冷靜,路蔓蔓抱著被子仰麵望天,計劃著明天的行程。明天要去鎮裡一趟,先去看看供銷社在哪裡,方便以後過去買內衣、賣山參。然後再買一些調料回來。空間裡確實有很多調味料,比這個時代的更全更方便。但是她總不能不出去買就一直用空間裡的東西,怎麼樣也要買些回來做做樣子,不然不好解釋。順便再買些木工工具,這樣她就能打櫃子和傢俱,改造一下這個土坯房。接手這具身體時就是在深山裡,除了身上的介紹信和娃娃親的...小蒼連著找路蔓蔓要了五次肉,才終於滿足不要了。

路蔓蔓好笑的看著站在案板旁,腆著肚子梳毛的小蒼,用手指戳了戳它鼓囊囊的腹部。

“你發現自己變胖了嗎?小胖鷹,會不會飛不起來,連獵物都抓不了啦?”

小蒼伸著脖子鳴叫了聲,聲音滿是不服。

胖?

它哪裡胖啦!

叫完,它拍打著翅膀騰空而起。

在小木屋上方盤旋了兩圈,鳴叫著飛遠。

路嚮明抬頭看著飛遠的小蒼,驚訝的問:“它這是生氣了?”

他一直都在旁邊陪著路蔓蔓卸肉。

之前想要上手幫忙,路蔓蔓也讓他切了。

不過沒做過這種活,切的肉大小不一,很快就被路蔓蔓嫌棄趕到了一旁不讓靠近。

路嚮明很尷尬,卻又不想離開。乾脆讓小李給他泡了一杯人參花茶,捧著杯子坐在旁邊陪著。

剛剛小蒼的反應他都看在了眼裡,見它飛走,還當它是不是生氣了。

心中驚奇,女兒養的狼和鷹,人說話都能聽得懂,好聰明啊。

路蔓蔓抬頭瞥了眼飛走得不見鷹影的天空,唇角微勾低頭繼續卸肉。

“沒有,估計是不服氣出去打獵了。”

說它胖不能打獵,這是不服氣呢。

路嚮明眼底的驚訝更甚。

這樣嗎?

那這鷹可不僅僅是聰明可以形容了,那簡直就是靈氣。

路蔓蔓沒有再解釋,是不是出去打獵待會兒小蒼回來就知道了。

不過如果是空手回來的,那她就可以繼續嘲笑它真的長胖抓不到獵物了。

垂頭繼續幹活,終於將所有的豬肉都卸了出來。

兩百多斤的野豬個頭不小,但沒將肉卸出來,隻看一整隻豬感覺還不是很震撼。

但現在肉根據不同區域分門別類的堆放,加上被剔出來的骨頭和內臟,佔滿了整張案板還不夠放,就看起來特別多。

路嚮明看著這麼多的肉,也不由得咂舌。

“這天放不了多久啊。”

現在雖然入了秋,氣溫也沒低多少。

肉放在外麵幾個小時就要變質,這麼多肉吃不完,可就要浪費了。

路嚮明看了眼小木屋,眉頭微微蹙緊。

蔓蔓不願意回京城,也不想離開榆樹林場。

可這邊連電都沒通。

蔓蔓還養了倆隻能吃肉的小東西,肉存不住也實在不方便。

明天還得去找人過來,看看能不能從山下牽條電線上來,能的話就弄臺冰箱回來吧。

路嚮明正在琢磨能不能搞臺冰箱,路蔓蔓從肉山中挑了兩片排骨和後腿肉放進籃子,回了話。

“是放不了太久,所以給我朋友送一些過去,今天晚上再找幾個人過來,我們一起吃頓全豬宴,其餘的就給鎮上的百貨大樓送過去。”

這樣一天就能都處理完,也不用擔心肉會壞掉。

路嚮明聽到“我們”兩個字眼睛就是一亮,卻又有些不敢確定。

有些拘謹的摩挲著搪瓷杯,小聲問:“那個,我也可以跟著你一起吃?”

他實在不太敢相信這個“我們”也包括了他。

“對。”路蔓蔓看著他肯定的點頭,“之前你扇了蔡雪兩巴掌我挺解氣的,晚上就留下來一起吃吧。”

別的不說,就說那兩巴掌是真扇到了她的心坎上。

就衝這個,晚上也得請他留下來吃頓飯。

確定了晚上確實帶了他的份,路嚮明開心的連連點頭。

“好好好,那晚上我就厚著臉留下來了。”

他開心的直接從凳子上站起來,捧著搪瓷杯在原地轉著圈。

心裡興奮卻也後悔。

後悔之前為什麼沒多扇蔡雪兩巴掌!

早知道兩巴掌就能留在蔓蔓家吃飯,要是再多打幾下,踹幾腳呢?

他是不是就可以和蔓蔓的關係更緩和一些了?

哎呀,蔡雪下次還什麼時候來啊!

腦子裡想著這些不著邊際的事,路嚮明才發現路蔓蔓剛剛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去換了身衣服,推著腳踏車從院子裡出來。

腳踏車後麵綁著一個大筐,她將車推到案板旁就開始往筐裡堆放野豬肉。

想起她說要給百貨大樓送一部分肉過去,路嚮明連忙道:“你這是要去鎮上?折騰到鎮上再回來做飯太辛苦了,讓小李跑一趟吧。小李!”

“是!”守在一旁的小李立刻應聲小跑著過來。

“去將豬肉送去百貨大樓,找劉經理。”

“是!”

路蔓蔓聽到路嚮明說找劉經理愣了愣,剛剛她好像沒說過劉經理在哪工作吧?他怎麼知道劉經理在百貨大樓?

疑問劃過腦海還沒落實,小李就已經過來要接手她的腳踏車了。

路蔓蔓腦海中的那點疑惑瞬間消散。

現在已經中午了,跑一趟紅原鎮和軍屬院再回來做飯,確實有些來不及。

她接受了路嚮明的好意,將腳踏車交到了小李手上。

“那就辛苦李哥了。後麵這個筐去百貨大樓交給劉經理,提我的名字,能換什麼讓他隨便給就是。這個籃子麻煩你去趟軍屬院,給兩位姐姐送過去。”

和小李交代了下王春霞和蔣虹家在第幾戶,路蔓蔓將之前裝了肉的籃子也交給他。

“好的,放心吧。”

小李將籃子放在筐上綁好,蹬上腳踏車就下山了。

目送小李離開,路蔓蔓轉身去拎案板上留下來準備做飯的肉。

路嚮明比她更快一步,先將案板上的肉拎在了手上,笑嗬嗬的問:“接下來需要做什麼,請領導指示!”

能留下來吃飯已經是走了大運,他得有點眼力見幫忙幹活纔不招人煩啊。

路蔓蔓挑了挑眉,沒想到路嚮明竟然還會開玩笑,她還以為他一直都是很嚴肅的呢。

還沒回話,天空傳來一聲鷹鳴。

小蒼從空中急衝而下,一隻棕色的鴿子一樣的禽類被它啪地一下丟在了她的腳下。

丟下獵物它振動翅膀落在還沒收走的案板上,得意的昂著頭再次鳴叫一聲。

路蔓蔓看了眼地上已經死透了的鳥,疑惑得眨了眨眼。

不是野雞,這個比野雞小好多,也不像鴿子。棕黃色的毛,腹部上的花紋還斑斑點點,這一身花色藏在林子裡很難被發現啊……

想到這,路蔓蔓眼睛忽然睜得滾圓。

這玩意,不會是那個牢底坐穿鳥吧?!的工作,正巧碰上了而已。”路蔓蔓微笑的哦了聲,心道,你猜我信不信。劉順達也知道路蔓蔓不信,但有些事不能說得太明。他也要臉嘛。昨天他收到領導的讚揚和肯定。領導讓他一定要維繫好路蔓蔓這條線,務必從她手裡多收幾根山參。隻要她能提供山參,想要什麼儘管開口,他們都會盡最大的努力滿足她。聽到領導這麼說,劉順達激動的渾身都在哆嗦。這不是在說山參有多好,這是在告訴他,他的晉升之路已經被鋪上了一條康莊大道啊!擔心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