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娜都忍不住抬起頭用無可救藥的眼神看了一眼周書萬,然後露出一副孺子不可教的表情。實際上這一次模擬的工作量並不算大,常浩南的目的隻是計算一下米格21原本的效能,尤其是進氣道在幾個典型工況下的總壓恢復係數、機翼在不同高度和攻角下的升力係數以及幾個舵麵的操控效率,順便再把機體模型做出來。畢竟按照他的計劃,不會對飛機的後機身進行什麼改動,到時候直接拿來用就好。而且考慮到硬體效能的限製,他隻是讓係統輸出了幾個...第189章

dsi進氣道的設想

“這架飛機……”

在盯著螢幕欣賞了許久之後,孫惠中總算再次開口了:

“我覺得,這架飛機的潛力,或許不僅僅侷限於作為一架教練機,或許還可以兼職作為輕型攻擊機使用。”

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想辦法搞出一架需求量更大的飛機來。

最好還能賣給外國客戶。

在現如今這個時候,能給國家賺取外匯的企業,那地位都能跟坐火箭一樣蹭蹭往上漲。

而雙座戰鬥機除了可以用來教學之外,多出來的一個飛行員也恰好可以用來做一些跟操作飛機無關的操作,比如搜尋目標和控製精確製導武器。

儘管這些功能也可以集中在單座型飛機上,但是讓飛行員一心二用畢竟還是有風險的。

所以讓飛行效能本就不錯的高階教練機兼職一些對地攻擊的任務,似乎是相當不錯的選擇。

畢竟成本低嘛。

“但畢竟跟殲教7是同一個體量,載彈量和航程恐怕都不會太樂觀啊……”

另一個人提出了自己的顧慮。

“總要比現在裝備的強5更好吧?”

馬上有人反駁道:

“而且還能裝備雷達和精確製導武器。”

“我們現在有什麼精確製導武器?”

“呃……總會有的……”

“……”

周圍很快響起了成片的討論聲。

“這個麼……其實完全可以在同一個平臺上做一些微調。”

處在中間位置的常浩南話一出口,其它人很快安靜了下來,等待著他的下文:

“比如嘗試進一步增加翼展、減小後掠角,這樣外翼段部分的麵積增大,能容納一組額外的油箱提高航程,再裝上不同的機載裝置,就可以開發兩個子型號出來分別麵向有不同需求的客戶。”

“像我們國家,以後可能也不再有輕型攻擊機的需求了,那麼就可以購買高階教練型,也就是後艙隻保留更高許可權的駕駛功能,也無需安裝雷達和掛載大尺寸彈藥。”

“強5不會有後續型號了麼?”

孫惠中對這個判斷有些意外:

“我有個在洪都工作的同學,說他們正在考慮新的攻擊機專案來著。”

常浩南點了點頭:

“時代已經不一樣了,對於我們這樣的大國來說,未來將會是多用途戰鬥機的天下,最多再算上少數的戰鬥轟炸機。”

強5的定位與目前比較常見的蘇25和a10完全不同,它沒有裝甲,低速效能也很差,這個型號從設計出來就是為了攜帶核武器執行註定有去無回的低空高速突防任務。

隻不過由於技術條件所限,與之搭配的彈藥始終未能問世,狂飆一號實際上隻是一個核扳機而已,所以秉著發揮餘熱的態度,加上陸軍長期缺少專用的武裝直升機,才讓這個型號頂缸擔任起了近距支援一類的任務。

在這個即將步入新世紀的階段,空軍序列裡已經沒有留給輕型攻擊機的位置了。

“那麼,除了高階教練型以外呢?”

還是有人把話題拉了回來。

“雖然我國沒有需要了,但一些外國使用者,尤其是亞非拉第三世界國家的使用者,他們的主要作戰物件基本隻是叛軍或者恐……遊擊隊,所以還是會有這種飛機的用武之地,可以購買戰鬥教練型,給後艙安裝更高階的機載裝置,比如多功能顯示器,再留出兩個空間比較大的掛點用來掛一些空對地導彈之類的。”

“嘶……竟然可以這樣麼?”

其餘眾人紛紛露出或是訝異或是恍然大悟的表情。

這個思路在90年代中期這會還不太流行,但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隨著戰鬥機成本的迅速飆升,很多小國開始考慮放棄建立一支具有空戰能力的空軍(反正也打不過,不如乾脆棄療),轉而以教練/攻擊機和查打一體無人機作為主力型號。

“當然,接下來這段時間我會跟你們一起把這個方案完善一下,再對幾個關鍵的部分進行設計最佳化,等你們自己掌握了設計方式,還可以根據實際需求和以後的試飛情況對飛機進行後續調整。”

常浩南迴過頭,看著眼前幾名648所選派過來的好苗子說道。

經過半年多時間的歷練,他已經逐漸習慣了這個時代人們的計算機基礎,不會再出現當初教姚夢娜時候那樣的烏龍了。

重生之前,但凡畢業的研究生,必定已經對數值模擬相當熟練,並且多少會一兩種基礎的程式語言。

但1997年,大部分設計師也就是對幾種常見的建模和流體計算軟體有些瞭解,看過書並且親自動手操作過都能算是鳳毛麟角。

這種情況大概還要再過上兩三年,等到跟常浩南同一批的學生碩士或者博士畢業才能從根本上得到緩解。

“我們都聽您的!”

包括孫惠中在內的所有人都瞬間露出了興奮的表情。

大家都是能進飛機設計研究所的人,自然知道一頓飽和頓頓飽之間的差別。

這種大佬手把手教你設計飛機的機會,可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

不說把對方的能耐全都學到,就算學個三四成,也足夠648所折騰出一些新花樣了。

“那好,剛剛我已經對飛機的總體設計進行了說明,那麼接下來我先係統性地介紹一下數字化設計的理論基礎和基本步驟……”

在隨後的大概兩個小時的時間裡,常浩南在旁邊一間有黑板的空會議室裡麵,給648所的工程師們上了一節大概相當於緒論的課程。

好在這些90年代,甚至80年代末畢業的大學生,理論基礎相比後世都要紮實得多,因此這方麵並不費勁,隻是跟601所那邊林示寬他們差不多,需要更換一下思路。

“考慮到大家的經驗還不太足,在設計難度這方麵還是要循序漸進,無論如何,先儘快把具體的設計方案搞出來,這樣上級單位和使用者方麵才會有信心。”

“所以我們在初版設計中可以先採用比較傳統的隔板進氣道,邊條翼的設計也可以稍微保守一些,等到專案真正申請下來,甚至第一架原型機首飛之後,再慢慢用上一些更激進的技術。”

說完這些之後,口乾舌燥的他放下粉筆,拿起杯子猛灌了一大口水。

實際上,專門用一架飛機對某項技術進行驗證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比如美國那邊,就是在一架經過改裝的f16block30上麵對dsi進氣道進行的技術驗證。

蘇聯也是在一架經過改裝的蘇27ub上驗證了軸對稱適量噴口

隻不過常浩南想要更加高效一點,在這個過程中順便把教練9/ftc2000給搞出來罷了。

“您這麼確定空軍會認可我們的型號方案?”

明顯有人底氣不太足,畢竟648所過去在這方麵確實沒什麼成功經驗。

“當然,這就是我下麵要說的事情。”

常浩南把已經寫滿的黑板翻到另外一麵:

“在最終版本的設計方案裡麵,我準備使用無附麵層隔道超音速進氣道,也就是dsi進氣道。”

“一方麵這樣可以給飛機減重大概130-150公斤,另一方麵,也是更重要的,也是借用這個總體風險較低的專案進行一下驗證,如果技術成熟,那麼可以用在十號工程,甚至更未來的第四代戰鬥機上麵。”

“有了這第二個理由,加上空軍也確實需要一種新型高階教練機,我想,把這個型號正式確定下來,應該是十拿九穩的。”

(本章完)安全和效能特性進行驗證。但因為最近一直是晴天,所以這個流程已經進行太多次了。“沒關係,保證萬無一失,多檢查幾遍不會有錯。”實際上樑紹修自己也知道這麼幹不會有什麼實際作用,但如果讓大家一直閒著,那反倒會滋生焦躁或者懈怠的情緒,不如找點事幹,權當鍛鍊身體了。“常工,其實根據我們之前去北美那邊做結冰試飛的經驗,光靠地麵氣象站很難精確分析1000米以上空域的雲團特性,最好還是能有一架氣象探測飛機,在天上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