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技術成果第一完成人的身份,這個麵試也就是走個過場。但這個過場還是得走。就像在二十多年後,京航大學的一位教授成為了航天員,也要在空間站裡麵開組會和主持學生的畢業答辯一樣。1996年這功夫,連網的地方都沒幾個,網速上限一般是56k,條件好一點的能到128k,開啟一個最簡單的網頁都要等上一段時間,所以線上麵試什麼的……想都不要想。當然,考慮到常浩南的情況特殊,學院方麵也表示如果他實在沒辦法回來,可以用攝...第186章

海軍航空兵

在跟梁卓平簡單寒暄一番之後,常浩南便找了個理由脫身,去分別找海空軍方麵的代表聊了聊。

你說一起聊?

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雖然像是本子那樣陸海軍之間連擰螺絲的方向都要有所區別的情況屬於極其罕見的特例,但是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軍隊這種地方總歸要爭個高下,因此不同軍種的同行之間多少都會有點火藥味。

特戰如此、航空兵如此,就連炊事班也是如此。

空軍的接機單位是航空兵一師三團。

這支部隊過去就裝備殲8e,駐地距離盛京又近,被選為00批新飛機的試用單位並不算讓人意外。

帶隊的飛行員叫鄭良群,實際上早在兩年前就已經擔任一師的副師長,這次是專門為了這批新飛機而重新回到老部隊擔任整個換裝任務的總指揮。

而海軍的接機單位還是比較讓常浩南意外的。

海航9師25團。

當聽到這個番號的時候,常浩南直接愣了一下。

“竟然是你們。”

幾乎是脫口而出。

不過他下意識的話顯然引起了一些歧義:

負責接機的兩名飛行員有些尷尬地對視了一眼:

“請設計師同誌放心,我們保證不惜一切代價維護好飛機!”

“呃……”

這個反應讓常浩南有那麼一瞬間感覺摸不到頭腦。

不過隨後他就反應了過來。

就在幾個月前,這支部隊和另外一支兄弟部隊在聯合演訓的過程中,有兩架殲8b因為天氣原因相撞墜毀。

對方大概以為他剛剛是在說這件事情。

這種誤會自然要解釋一下,不過又不能說出真實的原因——

那件事情畢竟還沒發生。

而且,常浩南也不會讓它發生。

最終他花費半秒鐘時間找到了另一個合理解釋:

“我相信飛行員會像愛護自己的生命一樣愛護飛機,隻是沒想到會是離盛京最遠的你們師過來接裝。”

25團駐紮在瓊州陵水機場,高鹽高溼的環境惡劣不說,和製造廠之間的距離也幾乎是全國最遠的。

新機型在試用過程中,部隊多少會需要廠家提供技術支援,還可能涉及到一些急用零備件的運輸,而這個年代的交通物流遠沒有後世發達,所以哪怕不完全是就近原則,也一般不會選擇相距太遠的部隊。

這句話果然讓兩名飛行員重新放鬆了下來:

“沒辦法,我們團是海軍航空兵裡麵飛殲8最好的,而且南海方向也急需航程更遠的飛機。”

“伱們更關注這架飛機的航程?”

常浩南感到有些意外。

實際上,得益於經過重新設計、油耗更低的渦噴14a發動機,以及為了配平而增加的一百多公斤燃油,設計定型狀態下的殲8c在掛三個副油箱的狀態下,能夠達到3000公裡左右的最大航程。

這個數字雖然距離蘇27sk的4000公裡還有不小差距,但殲8c還有後者不具備的空中受油能力,經過一次空中加油,就可以把航程拓展到同樣的4000公裡左右。

對於過去隻生產過短腿飛機的華夏航空工業來說,這其實也是個巨大的進步。

隻不過解放軍目前的空中加油能力隻能說是解決了有無問題,轟油6在稍微遠一點的距離上甚至都喂不飽一架殲8c,更沒有建立空中加油區的經驗,所以航程方麵的優勢被飛行效能和機載武器係統方麵的巨大提升給掩蓋住了。

剛剛的幾名空軍飛行員提到更多的也是珠海航展上令人驚豔的飛行效能,以及被正式命名為1472的新型雷達搭配霹靂11之後的超視距作戰能力。

“當然,我們主要的對手是安南裝備的蘇22m3,這種飛機空戰效能一般,但他們的機場距離更近,很多時候我們飛過去,呆不了多長時間就要返航,水麵艦艇部隊的同誌們已經和我們抱怨過很多次了,他們需要強有力的空中支援作為後盾。”

“原來如此。”常浩南瞭然地點了點頭。

以南海方向的情況而言,隻靠提高陵水機場駐紮飛機的航程是很難解決的,就算裝備了蘇27/30或者未來的殲11,也很難覆蓋整個海域範圍,並且長時間飛行對於飛行員的精力和體力而言也是個挑戰。

還是要修建更靠近前方的島嶼機場,或者航空母艦上的艦載固定翼航空兵才行。

所以他很快轉移了話題:

“除了航程和飛行效能之外呢?還有沒有什麼你們認為需要儘快解決的問題?”

作為一個甲方,收集反饋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大多數情況下,使用者其實並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但他們知道自己不想要什麼。

“嗯……”

其中一名稍微年輕一些的飛行員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開口回答道:

“我想,或許需要一種新的雙座飛機。”

“我們有很多飛行員,在進入作戰部隊之前甚至沒經歷過超音速飛行,而殲8又是一種單座飛機,所以很多東西隻能靠地麵教學和自己摸索……”

殲教7在1994年才正式裝備部隊,產量並不多,所以還沒有被鋪開到飛行員的訓練過程中。

另一方麵,坐在殲教7裡麵體驗過飛行的常浩南也清楚,那絕對不是一種優秀的教練機。

後座的教官幾乎沒有前向視野,亞音速飛行效能很差,超音速飛行航程又短,往往訓練不了多少專案就要降落,而且機載武器係統也已經落後時代,沒辦法進行太複雜的空戰訓練……

“還有載彈量,或者說是掛架。”

另外一個飛行員也插了進來:

“7個掛架實在太少了,就連安南的蘇22都有8個,而且飛機的翼下空間很小,稍微大一點的武器都掛不下……”

……

總之,常浩南這一天的收穫很多。

飛行員的第一手反饋代表著最真實的痛點。

這些問題在已經設計定型的殲8c上麵肯定是不可能修改了,但卻可以作為未來工作的重點方向。

另外,交付儀式結束之後,他在601所這邊的工作也就告一段落。

現在距離二月初的農曆春節還有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儘管學校已經放假,但常浩南並不打算這麼早就回家。

正好410廠也已經把殲7f原型機需要的兩臺渦噴14b裝機運去了132廠。

所以思前想後之下,他還是坐上一架聯航的圖154前往蓉城,準備看看在年前的這段時間裡還能幹點什麼。

(本章完)則人家一個年輕的新人把結果拿出來了,他們這邊一問三不知,那簡直是臉都不要了。“先把手頭的工作放一放,驗證一下高壓壓氣機二級轉子的工況,跟咱們剛才找到的o點是否相符!”聽到閻忠誠的聲音之後,屋子裡的其他人方纔如夢初醒,連忙重新投入了工作。雖然他們還不知道常浩南到底拿來了什麼東西,但從對麵閻忠誠的表現上來看,想必對於解決這次問題非常重要。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閻忠誠的內心非常複雜。如果常浩南的計算過程和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