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當高等級的重視了。“請楊總和專案組的同誌們放心,保證完成任務!”常浩南這時候也趕緊表了個態。看著他下意識立正站好的姿勢,楊奉畑原本嚴肅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個略顯輕鬆的笑容:“你也不要太大壓力,就八三工程的要求而言,前緣縫翼的設計屬於錦上添花,你能提前發現飛機在帶彈狀態下發生副翼反效的問題,對於這個專案來說就已經是巨大的貢獻了。”雖然楊奉畑自己也相信常浩南的能力足夠完成這項改動,但作為專案領導,他還是得...第173章

電火花加工

在雙方都確定了專案細節,並且確定對於常浩南製定的初步計劃沒有異議之後,擔心夜長夢多又被人搶走常浩南的611所用最快的速度把專案提交了上去。

儘管正是年末最忙的時候,但這個專案在科工委那邊還是一路綠燈,最後隻用了幾天時間就走完了整個流程。

當常浩南重新乘飛機返回盛京的時候,已經有一名來自611所、參與過殲7f設計工作的工程師一起跟著了。

八三工程那邊隻剩下一些在試訓基地需要完成的零散試飛科目需要補充,已經沒有什麼工作需要常浩南來完成,因此他降落之後便直接趕往了負責渦噴14發動機效能調整的606研究所。

相比於裝著兩臺發動機的殲8c,更輕、更小而且是單發的殲7f要求自己裝備的動力具備更高的可靠性和壽命,對於推力的要求反而並不高。

為此606所專門開發了一個新的型號,渦噴14b。

具體的變動也不多,主要就是透過降低渦輪前溫度,以犧牲大概5%左右的推力為代價,換取更低的故障率,以及首翻週期從150小時提高到250小時。

同時把發動機配套的發電機功率從原本的18k高到了20k

畢竟隻有一個發動機,卻要帶動一個功率不低的kjl7雷達,還得留出一些餘量來應付其它子係統。

相應地,原來安裝在殲8c上的型號被命名為渦噴14a

這項工作並不困難,因此,儘管總設計師閻忠誠已經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渦噴14的航改燃機設計上,崑崙發動機專案組的其它人還是靠著常浩南之前留下的設計經驗完成了改進。

這樣的效率大大出乎了常浩南的預料,並且他在經過一番檢查之後,也確定了渦噴14b的設計並沒有什麼問題。

對於90年代中葉的華夏航空工業而言,即便是這種對發動機效能的微調,能夠一次做到這種程度,那也是十分令人欣喜的。

“410廠那邊,已經開始生產一臺這個型號的樣機了,如果出廠測試沒有問題的話,大概年後就會發給蓉城那邊進行裝機匹配了。”

這種變化很小,尤其還是降低效能的的子型號,一般無需像之前那樣再去搞完整的地麵和空中平臺測試。

然而,常浩南並沒能高興太長時間。

兩天後的一個早晨,剛剛吃完早飯的他就被負責型號改進的副總設計師劉丹給叫住了。

“常工,410廠那邊的訊息,渦噴14b的樣機在出廠測試的過程中出故障了。”

聽到這句話之後,原本還有些睏意的常浩南瞬間清醒了過來。

他做了幾個連續的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發動機在這個階段出現問題未必是壞事。

而且,故障不是事故,說明情況並不算特別嚴重。

“走,去410廠看看。”

……

一行人很快來到了距離不遠的410廠廠區。

負責接待的還是常浩南的老熟人,技術部部長鍾世宏。

他帶著眾人來到了生產車間後麵的測試車間中。

一臺發動機正安裝在試車臺上麵。

這裡的整體結構看上去跟624所的sb101高空臺有點像,但並不具備模擬高空環境的能力,隻是個把發動機固定起來,測試其能否正常工作的地方。

從外表上看,這臺渦噴14b並沒有什麼損壞。

也驗證了之前常浩南的猜測——問題應該不算嚴重。

“這臺原型機是前天下午完成的總裝,晚上開始進行例行出廠測試,很快就發現了問題。”

鍾世宏走到旁邊的控製室內,調出了相關測試資料:

“當發動機處在最大推力,但又沒有啟動加力燃燒室的時候,壓氣機的工作情況會毫無徵兆地出現劇烈波動,到今天早上的時候,燃燒室出現了報警,我們停機冷卻之後檢查,發現第一級渦輪葉片已經出現了損壞,但測試時間隻過了不到三十個小時。”

“我們進行了很多輪排查,最後還是沒能找出原因所在,所以隻能聯絡你們,看看能不能確定是哪個方麵的問題。”

聽到這樣的介紹之後,606所這邊最擔心的並不是這臺原型機本身,而是已經進入小批次生產的渦噴14a。

畢竟事關殲8c的設計定型工作。

然而似乎是早就估計到了這一點,還沒等到別人開口詢問,鍾世宏就表示在同一時間生產出的幾臺渦噴14a都沒有出現類似的問題,非常順利地完成了測試。

這讓常浩南鬆了口氣的同時,也頗有些摸不著頭腦。

渦噴14b的絕大多數零部件都跟渦噴14a完全相同,因此會直接使用大量同批零件進行組裝。

結果反而是引數取向為低效能高可靠性的型號出了問題?

這讓常浩南猛然想起來,在涪城做航發地麵模擬試驗的時候,姚夢娜對於渦輪前溫度場分佈的測試過程,似乎就出現了類似的結果。

節流閥處於最小加力和最大推力附近時,溫度場分佈最不穩定,繼續增加推力,情況反而會逐漸變好。

當時大家也隻能把問題定位到氣膜孔加工的過程中,並沒有找出更加具體的原因所在。

常浩南緩緩走到試車臺旁邊,從桌上拿起了那片損壞的渦輪葉片。

因為採用了氣膜孔主動冷卻,因此這上麵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圓形小孔,對於密恐患者極不友好。

“鍾部長,你們在生產渦輪葉片的時候,是用什麼辦法加工這些氣膜冷卻孔的?”

聽到這個問題之後,鍾世宏的臉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絲自豪:

“這些小孔直徑隻有到,很難用機械手段處理,所以隻能採用電火花深孔加工技術。我們410廠當年為此專門把100a電火花機床的流狀電極改成空心旋轉銅電極,讓冷卻液在銅管裡麵流動,才攻克了電極壽命過短的技術難題,把渦噴14的這個渦輪葉片給製造出來。”

“嗯……這是現在世界上主流的加工方式麼?”

“那倒不是,西方國家普遍採用電液束流加工法,但是咱們國家在電化學領域的底子實在太差弱,相關裝置又受到限製沒辦法購買,我們也是沒辦法才走了電火花打孔這條路。”

鍾世宏說著搖了搖頭:

“不過整個渦輪葉片製造的其它流程,包括檢測標準,我們都是嚴格對照世界先進水平來的,在質量方麵您可以放心。”

“檢測標準也是照著他們來的?”

聽到這裡,常浩南終於恍然大悟。

“那我大概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

(本章完)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