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變得凝重了很多——在不到兩倍音速的情況下就出現副翼反效現象,而且副翼反效發生時對應的偏轉角隻有10°。相當於對應的滾轉率隻有不到30°每秒,做一個普普通通的90°滾轉脫離動作都需要3秒鐘時間。這對於一種主打高空高速能力的截擊機來說完全是不可接受的。因此所有人從一開始就排除了透過飛控限製飛行效能的答案。必須得對機翼進行修改。在1996年這會,人們對於公共場合吸菸這種事並沒有那麼避諱,所以在大家進入會...第172章

大推力渦扇發動機的暢想

與此同時,師徒倆人已經在金聚德解決了晚飯,坐在了返回京航大學的專車上。

“小常啊,按照目前的進度,殲8c應該很快就能完成設計定型,關於後麵的研究方向,你有沒有什麼想法、”

車子開動之後,杜義山向旁邊的常浩南問道。

能給杜義山開車的司機也都專門安排的人員,工作上的事情自然也是可以在車裡麵談的。

“我覺得這段時間參與八三工程的經驗就很好,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證研究方向的自由程度,又可以深度參與到專案開發的過程中,所以最好還是能夠用這種模式繼續下去。”

常浩南幾乎是馬上就給出了早就想好的回答。

“我就猜到你會這麼選。”

杜義山笑著繼續道:

“我從南鄭回來之後的這段時間,611所那邊可是明裡暗裡問過不少次,說是想讓你過去幫他們的新型號做飛發匹配工作,不知道伱個人的意見如何?”

“另外,這次蓉城那邊說會給我們申報橫向專案,在經費使用這方麵會更加自由。”

這句話說的並不是很明白,但常浩南自然是能聽懂的。

所謂橫向專案,其實就是企業和高校課題組之間直接簽訂的研究專案,不經過部委、地方政府或者其它國家機構,所以在管理上會鬆很多。

比如按照一些學校的規定,橫向經費中甚至可以直接劃分出最多30%-50%作為“專案組提成”,餘款再作為專案研究經費。

一般的縱向課題經費中肯定是沒有這一項的。

儘管也存在各種巧立名目的辦法,但終究不如名正言順的錢拿著舒服。

杜義山強調橫向課題的事情,顯然是要表達611所那邊的誠意很足。

不過實際上,這些細節本來就是常浩南在香洲那邊就跟盧育英說好的,所以並不會讓他感到意外。

“去做611的專案當然沒問題,他們的殲7f現在正在考慮換渦噴14,而且咱們國家的自主三代機十號工程也在那邊搞,倒不如說這本來也是我自己下一步的計劃。”

“既然如此,我明天就給611那邊確定的答覆了。”杜義山說著抬起手錶看了看日期:

“今天是12月16號,如果一切順利的話,設計定型鑑定可能會放在元旦附近,這樣你可以考慮到等到春節過後直接加入611那邊的工作。”

然而常浩南卻搖了搖頭:

“沒必要等到春節過後,我回盛京之後就可以馬上開始工作。”

“過去咱們是受到客觀條件限製,隻能把飛發匹配的重點都放在飛機上,但是這次,我準備換個思路,嘗試以航發為中心展開設計。”

“所以就算是給611所做專案,我也打算先去盛京那邊跟進一下航發的情況,畢竟咱們的二代動力渦噴14還有三代動力渦扇10都是606所和410廠在負責。”

“渦扇10……”

杜義山摘下眼鏡,掏出一張麂皮輕輕擦了擦鏡片,然後又重新戴了回去:

“你覺得以目前十號工程的進度,渦扇10還有希望趕上首飛麼?”

要論立項時間而言,被稱為“太行”的渦扇10其實並不比渦噴14晚多少。

但是以華夏目前的航空動力水平,連一個推重比一級的渦噴機研發都突出一個磕磕絆絆,最後還是常浩南帶著外掛才救了場,就更別提預計推比一級的大推力渦扇了。

所以這個專案目前的進度麼……

基本就是沒有進度。

常浩南能在幾個月時間裡把渦噴14給改出花來,除了有係統作為後盾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這個型號本身就有著不低的完成度,他隻需要在原有設計基礎上修改即可。

並且渦噴14對於材料和製造的要求也相對較低,他隻要拿出一個足夠好的設計方案,410廠哪怕效率低一點,終究還是能把圖紙上的東西給造出來。

但渦扇10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按照原本的時間線,殲10會在1998年3月首飛。

現在是1996年12月份,裝著al-31fn發動機的01號原型機實際上已經接近下線了。

哪怕開著掛,常浩南也不可能從無到有在14個月的時間裡搞出一臺全新的第三代大推來。

坦白來說,他就算想要在14個月的時間裡真正開始對渦扇10的設計工作,都頗有一些難度——

太行發動機在立項的時候,是嚴重缺乏預研的。

說白了就是帶著點大幹快上的意味在。

這就導致儘管專案已經擺在桌麵上了,但很多先期準備都還沒有完成。

所以常浩南非常乾脆地搖了搖頭:

“我聽說611所那邊搞十號工程的進度還算順利,渦扇10畢竟得從頭開始,要趕首飛大概是沒什麼可能了。”

不過還沒等杜義山接上話,就又是話鋒一轉:

“但是跟殲8c一樣,先用不完全狀態進行首飛,後麵再換裝新的國產動力並調整進氣道設計,去趕定型節點,這我覺得還是有希望的。”

“al31fn這個發動機,總體效能上還是過關的,但不管怎麼說,畢竟是俄羅斯那邊的設計,不可能讓禮炮設計局根據咱們的需求來調整,或者說定製發動機的效能細節,這樣在做飛發匹配工作的時候終究會差點意思。”

這個回答顯然有些出乎杜義山的預料之外,尤其是關於讓渦扇10去趕殲10設計定型節點的那一段:

“說說你的具體計劃?”

常浩南沒有馬上給出自己的答案,而是低著頭思考了大概幾分鐘時間:

“首先,大推力渦扇對於咱們目前的航空發動機研究水平而言還是太遠了,我之前改渦噴14的時候就能感覺出來,現在的設計思想、設計工具、材料水平還有工藝水平都不夠,所以這次回盛京,重點肯定還是在渦噴14上麵,殲7f畢竟是個單發機,對於航發的要求跟殲8c有些不同,需要微調一些引數。”

“另外,606所和410廠都可以在渦噴14的生產和改進過程中積累一些經驗,包括我自己,也需要進一步提高對於航空動力的理解,這也算是給太行專案進行技術準備。”

“所以給殲7f做完飛發匹配工作之後,我應該會先去參與十號工程的首飛準備工作,正好之前在涪城那邊研究航發穩定性的時候,我利用跟機翼顫振控製差不多的思路,構思了一套主動的發動機喘振預測和抑製係統,可以趁著這個機會來實際測試一下可行性。”

聽過這個回答之後,杜義山在心中暗自鬆了口氣。

剛剛有那麼一瞬間,他開始擔心自己這個天才的學生會不會因為在八三工程中的經歷過於順風順水而有些飄了。

但是從常浩南給自己製定的計劃來看,他對於自己、對於整個華夏的航空工業水平仍然保持著冷靜且客觀的估計。

實在是杞人憂天了。

“那就按照你的計劃來吧。”

(本章完)200兩個高度分別進行自然結冰試飛,每次持續15分鐘,對應適航審定標準中的4、3類防冰能力。”顯然,他這是想要趁著這數月難遇的珍貴氣象條件,一次性完成手冊中規定的全部試飛專案。根據常浩南和林國範製定的暫行標準,將飛機的防冰能力分為4類。其中1、2類對應不完善的防冰能力,隻有在天氣晴好、無積冰風險或弱積冰風險的情況下才允許飛行。3類對應北溫帶絕大多數空域的積冰情況,滿足這一要求的飛機基本可以在所有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