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林檎也笑著看了看齊夏,二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彷彿達成了協議。雲瑤唱完了一首歌,在眾人的「安可」呼喚下又開啟錄音機重新唱了一遍。看來她隻找到了這一首歌的錄音帶。“林檎,你在這裡遊蕩多久了?”齊夏漫不經心的問道。“你覺得我的回答會是真話嗎?”林檎問。“我可以透過你的回答來判斷真假。”“很久,比你想象中的還要久。”林檎嘿嘿一笑的說道,“我可是資深的「極道」。”“那你曾經見過我嗎?”齊夏又問。“沒有。”林檎...地龍順勢仰起頭,麵色如常地看著青龍。

她好像真的不怕死。

“被說到痛處了……有些難受?”地龍用被擠壓著的喉嚨發出聲音,“這不正是你一直都在做的事情嗎……戳到每個人的痛處……撕碎每個人的希望……你可以笑,別人不能笑嗎?”

青龍沒回答,隻是手上加大了力氣。

地龍慢慢皺起眉頭,感覺自已的身體雖然被強化過,但脖子眼看就要被捏斷。

既然到了這一步,那自已這混亂操勞的一生也該結束了吧?

可是明明已經等了十幾秒了,青龍卻沒有直接下殺手,手上的動作也停了。

地龍睜開眼睛,一臉不解地盯著青龍,她不知道自已的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青龍還有什麼收手的必要。

視線中,隻見青龍一臉凝重地向下看去。

在下方的遊戲場地裡,「紅方」的「備戰區」,齊夏一直都在抬頭盯著他。

包括此時掐著地龍的脖頸的這一幕,也被那雙灰白色的山羊眸子盡收眼底。

青龍猶豫了。

這是多麼離譜的感覺……?

青龍自知下麵那個人僅僅是凡人之體,自已隨手扇出的勁風都能讓他飛走數米,可自已卻看不透那雙眼睛。

“我理解不了「神」的想法……?”

此時青龍才發現這句話有多麼恐怖,因為他從一開始就沒有理解齊夏的做法。

可當時的他感覺自已在看螞蟻,人類理解不了螞蟻的做法……多麼合理?

可現在要讓青龍相信……自已之所以理解不了他,是因為他更像「神」?

“荒謬。”青龍輕道一聲,緩緩鬆開了鉗住地龍的手指。

“咳……”地龍猛然恢復了呼吸,立刻乾咳了兩聲,“太討厭了……掐又掐不死……最後還放開……”

“你想詐我。”青龍說道,“人類同時理解不了「螞蟻」和「神」,難道「螞蟻」就是「神」嗎?”

“「螞蟻」是不是「神」隻有你自已知道。”地龍揉著自已的脖頸說道,“齊夏是不是「螞蟻」,你也比我更清楚。”

青龍麵色沉重地盯著下方,卻發現陳俊南風風火火地從很遠處的房間推開自已的房門,下一秒穿梭到了「備戰區」。

“老齊!”陳俊南說道,“這下事情有點麻煩了,你得先聽我說,有好幾件事,首先是……我操!”

陳俊南的目光瞬間被地上的喬家勁吸引,要說的話一下子忘了個乾乾淨淨,趕忙跑上前去檢視了一下喬家勁的傷勢。

“這他媽搞什麼啊?!”陳俊南蹲在地上大叫一聲,“這哪個小子乾的?!”

韓一墨縮在喬家勁一側,讓喬家勁的頭躺在自已的大腿上,像個雕塑一樣不敢說話。

齊夏搖了搖頭:“能做到這種程度的也隻有張山了。”

陳俊南聽後微微一怔,一肚子火也沒處發了。

在來之前他分明看到了張山的屍體躺在「河道」,如今喬家勁沒死,隻是受了重傷……也算是公平了吧?

可是說到「公平」,以張山和喬家勁的為人……偏偏要在這裡分出一個死活……這到底哪裡公平了?

陳俊南站起身,抬頭看著青龍,惡狠狠地指著他,以「我」字開頭說了一個動詞短語。

隻不過他全程都沒發聲,隻是動了口型。

想必青龍冰雪聰明,還是能知道自已在說什麼吧?

“老小子……”陳俊南沉聲罵道,“小爺早晚讓你吃大虧。”

“剛才的進展怎麼樣?”齊夏問道。

“媽的……”陳俊南迴過頭來說,“老齊,要說到「進展」,那可太詭異了……”

“怎麼詭異?”

陳俊南短短出去了幾分鐘,卻感覺發生了很多事,根本不知道自已的英姿颯爽從何講起。

“我先說結果。”陳俊南說道,“小爺掉「包」了。”

“嗯……”齊夏聽後頓了頓,說道,“你下次還是說「丟字了」比較好。”

“你知道就行啊!小爺就是掉「包」了。”陳俊南說道,“好不容易得來的「包」又丟了,掉包率他媽百分百,好在咱們已經用完了,掉了也不虧。”

“「字」丟在哪裡?”齊夏問。

“一個老他媽奇怪的人蛇那裡,就是給咱們開門的那個人蛇啊。”陳俊南說道,“那小子當著一個小孩兒的麵兒欺負我,他吹黑哨,還他媽賞了我二十個大嘴巴子。”

齊夏頓了頓:“好好說。”

“他要見你。”

“他怎麼說的?”齊夏又問。

“具體情況沒跟我說。”陳俊南說道,“隻不過看他一臉苦大仇深的樣子,一定要想辦法見你……你和他關係匪淺嗎?”

齊夏聽後點點頭:“是。”

可幾秒之後他就感覺不太對,就算是真的……可那個人蛇分明沒有遊戲,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等等……”齊夏忽然皺起眉頭,扭頭看向一旁的韓一墨,“你和文巧雲參加遊戲的時候,那個「生肖」有說什麼嗎?”

“說什麼……?”韓一墨聽後愣了愣,“好像說過他們是什麼「協助者」還是什麼其他的東西來著……”

“果然……”齊夏抬起頭來看向陳俊南,“他問了你們什麼問題?”

“呃……”陳俊南迴憶了一下,“總得來說就是「倖存者偏差」、「協同攻擊難題」和「無限猴子定理」。”

“告訴我他的位置。”

陳俊南伸手在牆壁上的地圖上指了指:“是這個「巳」,在對麵半場。”

“我去去就回。”

“等等!!”陳俊南立刻伸手抓住了齊夏,“老齊……你來真的啊?”

“是,我要見他。”

“現在這個時候?”陳俊南說道,“你要不要等遊戲快結束了再去?或者直接等遊戲結束之後啊……”

“他有沒有說自已在趕時間?”齊夏又說道,“如果咱們說的是同一條蛇,我懷疑遊戲結束之後就見不到他了。”

“你小子又知道……?”陳俊南說道,“可現在總感覺很危險啊……對麵的人都在那裡,你被困在遊戲裡了怎麼辦?”

“現在張山不在了,尋常的遊戲我能保證百分之百的勝率。”齊夏說道,“就算碰到了對麵也沒事。”

“啊……對了……”陳俊南說道,“他還讓我給你帶句話……”

“關於什麼的?”齊夏又問。

“關於我們現在所在的場地……可……”陳俊南迴頭看了看高處的青龍。

“好,我收到了。”齊夏說道,“內容我明白了。”

“呃……”陳俊南聽後微微一愣,“不是……我還沒說啊……”

(朋友們明晚日八點直播售書,第三冊《十日終焉·不息》,售完會繼續直播一段時間,不買的也可以來聊聊天。)你啃食?!”這句話把韓一墨嚇了一跳:“什……啃食屍體?!”“哈……”楚天秋露出一絲笑容,瞟了一眼趙醫生之後目光又看向了韓一墨,“韓一墨,你覺得啃食屍體的人算是「好人」還是「壞人」?”“怎麼可能算好……”韓一墨話還未說完,楚天秋便從口袋中掏出了一錠金元寶。那元寶形呈馬鞍,兩端圓弧,中間束腰,此刻正在楚天秋手中散發著燦燦金光。“韓一墨,在你的小說中,什麼人可以獲得這枚金元寶?”楚天秋問道。韓一墨聽後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