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住了孔洞內噴射而出的繩子,然後猛然往後一扯。繩子扯動魚叉,牽一髮而動全身。他的出手速度非常快,讓高速移動的魚叉瞬間像是被狂風吹過的花朵一樣瞬間失去了平衡。那根魚叉也終於停止了前進,在半空之中不甘的搖晃了幾下,隨後掉在了地上。這一秒之內發生的事情太過驚心動魄,讓眾人全都停止了呼吸。半晌之後,韓一墨一屁股坐到地上,汗水已經把衣服全都打溼了。喬家勁看了看手中的繩子,罵罵咧咧的說道:“這跟魚叉來蹦迪的嗎?...“帶話?”楚天秋揚了一下眉頭,“「生肖」給我帶話……?是什麼「生肖」?”

“是「蛇」。”

楚天秋仔細思索了一會,感覺自已沒有跟哪條「蛇」有過什麼交情,點點頭問道:“什麼話?”

金元勳聽後麵色怪異地語塞了幾秒,隨後緩緩抬起頭看了看那半空之中的兩個身影,隨後低聲問道:“哥……在那之前我要先確定一件事,你說他們能聽見嗎?”

楚天秋聽後也抬起頭看了看半空,現在情況有點奇怪……難道那個「生肖」要傳達的話需要揹著青龍嗎?

“應該是能聽見。”楚天秋說道,“他們坐在那麼高的位置……若是聽不到我們說話,樂趣可就少了一半。”

楚天秋話音剛落,青龍便緩緩扭過頭,視線和他對在了一起。

那雙墨綠色的眼睛如同洞察一切,讓楚天秋的心中一寒。

仔細想想也是,連許流年這種普通的「迴響者」都能在這裡找到訣竅,青龍又怎麼會聽不到?

現在的情況是金元勳需要在青龍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把「生肖」的話傳達給自已,可是為了一個不認識的「生肖」有必要冒這麼大的險嗎?

“那個「生肖」說的話重要嗎?”楚天秋又問。

“我不知道……”金元勳搖搖頭,“聽起來好像有點重要。”

正在楚天秋猶豫間,金元勳忽然話鋒一轉問道:“哥……我們認識多久了?”

“什麼?”

“在你的記憶中,我們認識多久了?”

楚天秋聽後頓了頓:“你和我來自同一個麵試房間……你說認識多久了?”

“我們以前會說很多話嗎那樣?”金元勳又問。

“會。”楚天秋點頭道。

“那可太好了哦,哥。”金元勳笑道,“我記得我這個人好像有個壞毛病哦,和漢族熟悉了之後,就會不自覺地教他們朝鮮族話。哥比一般人都聰明,應該也學會了很多吧?”

“你……”

金元勳:“(朝鮮族語)。”

楚天秋聽後當場瞪大了雙眼。

“哥……這句話能聽懂多少?”金元勳換回漢語又問道。

楚天秋沒有回答,隻是一時之間思緒萬千。

他麵色疑惑地看了看麵前的幾道「門」,又想起了遊戲開始之前齊夏造成的異象,感覺有什麼線索將所有的事情都隱隱串在了一起。

「列車」……?

這個古怪的正方形場地……是那輛狹長的「列車」一部分?

再加上齊夏在遊戲開始之前說的那番話——這地方從來就沒有什麼「列車」,隻有一扇扇通往其他區域的「門」。

楚天秋的腦海當中霎時間混亂無比。

這是一個很抽象的問題,這裡的四周為什麼是漆黑無比的?

又為何在漆黑無比的空間內會有著一個遊戲場地?

在眾人探查完了房間之後,畫出地圖顯示這裡是個純粹的正方形,可實際情況會是這樣嗎?

他們從甲房間開啟門發現是乙房間,此時便認為甲的旁邊一定是乙房間。

於是他們畫出了一個正方形的地圖。

可由於這些奇怪的「門」存在……有沒有可能甲乙兩個房間實際相隔甚遠,但是這扇詭異的「門」把它們強行連在了一起?這樣不管是從視覺上還是空間上,甲始終都在乙的隔壁。

所以在高處的青龍和地龍的視角中……這個遊戲場地到底是什麼構造?

中間的「河道」是「車身」,無數個房間是「廂房」?

這裡難道依然是狹長無比的列車嗎?

想要破解這個難題有個最快的方法,那便是讓金元勳躍遷到青龍身邊俯瞰場地,隨後再回到這裡。

可那樣一來金元勳太過危險了。

“「神」眼中的世界終究和凡人不同嗎……”楚天秋皺眉喃喃道,“或許這纔是齊夏執意要來這個地方的原因……他要破解「列車」的秘密……”

“哥果然聽懂了,我說過你比一般人聰明。”金元勳說道,“這個訊息我傳遞給你了,接下來還是聽你安排。”

楚天秋聽後頓了頓,扭頭問道:“對了,金元勳,當兩個人同時進入房間的時候……房門是怎麼鎖的?”

“誒?”

“我是說……”楚天秋眯著眼睛思索了一下,“是沒有任何反應時間,立刻上鎖,還是會等待幾秒之後再上鎖?”

金元勳聽明白了楚天秋的問題,可他和陳俊南當時的情況未免過於混亂,有點記不清細節了。

“好像沒有馬上鎖門……”金元勳回憶道,“至少隔了好幾秒呢,趙醫生和許流年姐離開房間,房門那樣緩緩關上,這才落了鎖,我最後還看了一眼趙醫生和許流年姐呢。”

楚天秋點了點頭:“金元勳,你現在有「迴響」了,有把握在房門完全關閉之前離開房間嗎?”

“哎?”金元勳聽後一愣,“關門之前離開房間?”

“嗯。”楚天秋微笑道,“在你和一個對手觸發遊戲之後,便在落鎖之前離開房間,有沒有把握做到?”

“這……這……”金元勳聽後瞬間有點慌亂,“把握應該是有,隻要看得見的地方我應該就能去,可這真的能行嗎?不犯規哦?”

“「規則」裡確實沒有提到這一條。”楚天秋笑道,“地龍隻說過鎖門之後需要遊戲結束了才會解鎖,你可以用這個方法……讓對方單獨陷入遊戲中,這樣一來他們有可能會在遊戲中出意外,你也可以憑一已之力困住多個敵人,不過這對你來說或許是個挑戰。”

“這樣嗎……”金元勳聽後皺起了眉頭,計劃聽起來雖然可行,可似乎有點太冒險了。

“這隻是任務的第一環,你需要控製的是陳俊南和喬家勁,接下來還有重要的任務。”楚天秋說道,“在掃平前路之後,想盡辦法進入對方的「備戰區」,趁齊夏不注意搗毀對方的「顯示屏」。”

“對方的「顯示屏」?”金元勳想到了什麼,“隻要打碎了對方的「顯示屏」,他們就沒有辦法那樣得分了?”

“沒錯。”楚天秋點點頭,“接下來將由你完全主導這場遊戲,殺齊夏一個措手不及。”

(兄弟們朋友們,《十日終焉》實體書第三冊《十日終焉·不息》將於6月1日晚8點在我的抖音直播間準時開售,前3000份下單有親籤,這一冊陳俊南正式登場,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關注一波。)都可以不在乎,又怎麼可能在乎一個隱瞞身份的「迴響者」?”齊夏意味深長的看了林檎一眼,“現在我不想和你談論別人,隻想問問你的立場,接下來的日子,我應該怎麼對待你?”林檎低頭思索了一會兒,說道:“齊夏,我有一個「大計劃」,但我自己做不到,想拉你入夥。”“什麼計劃?”“正如我所說,「極道」一直都在保護這個地方,但我覺得他們錯了。”林檎露出一臉認真的表情,“我把我的力量借給你,咱們一起毀了這裡吧。”“你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