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ëą���������������mһ�m�ģ��������o�{�o�����е��b���Լ���ֱ�X�c���y���0�2�0�2�0�2�0�2���܌�賁����䰲��Пo�P�oҪ��һ���ˣ�������͢���İl�ޣ�����͢�x�ĵ��á��0�2�0�2�0�2�0�2�����c�܌�����e�r�r�������������P�S�r�����K��֪����͢�x�������l���d�S�����o�̣������������ƽ̎��...老夫人嗬嗬冷笑,“你是我生的,你什麽樣兒,我一看就知道。你別裝傻,有本事你把施姑孃的事情給我說清楚。”

“施姑娘?施姑娘不是在宴府住著麽,這又關施姑娘什麽事情了?”

老夫人見兒子一副混沌樣兒,就知道,盡管三郎心裏有了那施姑娘,但他自己許是還沒意識到,他對於那姑孃的情愫。

如此,老夫人就有些為難了。

是直接點明此事,讓三郎更清楚的認識到自己的內心。還是先含混著,就這般稀裏糊塗過去……若是後者的話,依照三郎這個遲鈍的模樣,許是他一輩子也意識不到這件事。但這又能如何呢?一個男人心裏有了別的女人,不管這個男人會不會做出點出格的事兒,如今最關鍵的是,擰月怕是不會長久的容忍三郎心中有外人。

老夫人便長歎一口氣,很是疲倦的直接戳破了三郎的心思。

她說:“三郎,你讀聖賢書,該知道男女大防的道理。你與施姑娘之間沒什麽,這點娘相信。但你幾次三番在娘麵前,在你媳婦麵前提及施姑娘,這真的合適麽?”

又說:“施姑娘千好萬好,但終歸是外人。隻有擰擰,纔是與你相伴到老的伴兒。你顧忌下她的心思,你也想想,你那般高評價另一位雲英未嫁的姑娘,擰擰心中該多難堪。”

沈廷瀾先是覺得莫名其妙,隨即就有幾分恍然大悟了。

但他更感覺啼笑皆非。

他說:“娘,我與施姑娘行得正坐得端,我們不怕人言。再有擰擰也不是那種小心眼,纔不會因為我誇了施姑娘幾句,就吃醋和我鬧別扭。您忘了,早先還是擰擰提醒您要給施姑娘送謝禮。擰擰最是知禮明義,您別把她說的跟個隻會吃醋的妒婦似的。”

老夫人聞言,麵上就露出一言難盡的表情。她意味深長道:“你個傻小子,一個女人肯為你吃醋,肯為你變成妒婦,那是她心中還有你。若是她真把所有事情都看開,對你誇獎別的姑娘也不屑一顧,那你就該哭了。”

沈廷瀾麵上露出不以為然的神色,老夫人見狀,更覺得心累。

她強壓著怒氣再次道:“三郎,你與那施姑娘究竟有沒有什麽,你清楚,娘也清楚。你不是那種建一個愛一個的男人,但你心中若是有了其他人,那也不是無跡可尋的事情。娘能發現的事情,你媳婦也能發現。趁現在還沒釀出更大的禍事兒來,你早些與那施姑娘斷幹淨,好好和擰擰繼續過日子。不然……”

擰擰可不是當初那個寄人籬下的孤女了。她如今有正三品的大哥撐腰,弟弟雖年幼,但也拜了應天書院的副山長為師,眼瞅著也是前途無量。

孃家靠山硬,又都對她縱容的很。若擰擰真傷透了心,與三郎和離了。到時候三郎再怎麽後悔,也悔之晚矣。

老夫人好話壞話說盡,沈廷瀾多少也聽了一些到耳朵裏去。

雖然他並不覺得擰擰為因為一些莫須有的事情生氣,也不覺得自己和施姑娘之間,存在著見不得人的事兒。但既然娘將事情說的如此之重,那他迴頭和擰擰好好說說此事,盡可能將一切隱患消除,這總不為過。

沈廷瀾一再頷首,表示記下了老夫人說的話。還說迴頭會和擰擰好好聊聊。至於和施姑娘斷了聯係,這在沈廷瀾看來卻跟兒戲差不多。

畢竟他跟施姑娘之間當真清清白白,特意斷了聯係,倒顯得他心虛似的。

**

時間很快到了翌日,這一天桑擰月睜開眼時,發覺沈廷瀾還在旁邊睡著。

這也正常,畢竟他晚上迴來的晚,又喝了許多酒,能早點起來纔是見鬼了。

桑擰月輕手輕腳的穿好衣服,待要出拔步床,衣襟卻陡然被人從身後扯住了。

她迴頭一看,就見沈廷瀾不知何時已經醒了。他單手支著頭側臥著,雙眸直勾勾的盯著她看,那眸光清明的很,倒像是醒了好一會兒似的。

桑擰月問道:“是我吵醒你了?”

“沒有。昨晚做了噩夢,睡得不太好。”一邊說著話,沈廷瀾一邊揉著痠疼的脖子坐直身。

他是真的做了一晚上噩夢,夢中的內容就是擰擰不聽他的解釋,硬說他和施姑娘有些什麽,為此和他鬧和離。

他嚇壞了,也急壞了,一晚上都在拉著擰擰拚命解釋。可擰擰隻不聽,抱著誠兒就迴孃家了。

沈廷瀾不好說,他做這個夢,有多少原因是因為被老夫人昨晚的話嚇的。但不得不說,因為有了這樣一個夢,讓沈廷瀾原本隻想大致和擰擰解釋兩句的心思散了,他現在就想和擰擰好好說道說道他與施姑孃的事兒,以防擰擰真的吃了瞎醋,迴頭再拿和離嚇他。

這麽想著,沈廷瀾就站起身去抓衣裳,準備洗漱後清醒清醒,再和擰擰好好談談。

而桑擰月丟下一句“我下去淨室”,便顧自留下正在穿戴的沈廷瀾,自己離開了。

而等她的身影遠去,沈廷瀾才終於意識到,究竟是哪裏不對勁——

要說之前他起身時,擰擰可都會體貼的來幫他係釦子、束腰帶的。現在呢?再仔細想想,是不是從他這裏外出歸來,擰擰就再未有過和他親近的舉止?

兩人現在也就僅限於,一起躺在同一張床上。其餘的,別的親近的動作,竟是一個也沒有。

沈廷瀾的麵色陡然凝重起來,一時間再顧不得在心裏琢磨今天的宴請,卻是蹙著濃眉,隨即也走到淨室前。

而桑擰月這時候已經從淨室出來了,她看到沈廷瀾在淨室門口站著,直接從他旁邊錯身而過。還不忘提醒他,“快些收拾,一會兒誠兒該過來用早膳了。”

沈廷瀾“哦”了一聲,心不在焉的去收拾自己了。

早膳時,沈廷瀾也沒什麽胃口。

他一邊心不在焉的攪動著碗裏的粥,一邊看著桑擰月細心的照顧兒子吃喝。

全程下來,擰擰竟沒往他這裏看一眼。像是沒顧得上,又像是他完全不存在。

沈廷瀾一顆心頓時擰巴起來,對昨晚母親說的話,也愈發重視了。

早膳後,桑擰月帶著誠兒在院子裏散步。沈廷瀾厚著臉皮跟上來的時候,誠兒訝異的看向他,問了一句“爹今天不出門麽?”反倒是桑擰月,可有可無的看了他一眼,隨即又將注意力轉移到兒子身上。

沈廷瀾愈發心梗,但他還是強撐出笑臉來對兒子說:“爹……今天不出去,就留在家裏陪你和你娘,誠兒說好不好?”

“那自然好。”誠兒高興壞了,一手牽著娘,一手牽著爹,看看蝴蝶紛飛,嗅嗅野花的芳香,直到時間差不多了,才被爹孃一道送到書房去,開始了今天的課業。

而等將誠兒安置好,沈廷瀾一把拉住了將要迴房的桑擰月的手,很是強硬,也很是小心的說了一句,“擰擰,我們談談。”

桑擰月沒有掙紮,任由他抓著自己的手。她輕點頭,說了句,“迴房間說吧。”

夫妻倆沉默的迴了房間,隨後又將裏外的丫鬟全都打發了。

這之後,兩人坐在桌子兩側,沈廷瀾輕咳了兩聲,做足了心理建設,這才開口說:“昨天娘與我說,你介意我與施姑娘……”

“你與施姑娘之間有什麽兒?我為什麽要介意?”桑擰月一雙明亮的桃花眼直直的看向沈廷瀾,似乎要看到他心裏去。

她的眼神太明亮,話說的又太直接,讓沈廷瀾想要躲避的心思化作虛無。

沈廷瀾很是有些狼狽的側過臉,躲避她的視線。

也不知為何,在母親哪裏他可以插科打諢,可以死不承認,可麵對他摯愛的這個女人,有些話他卻說不出口。

沈廷瀾沉默著,桑擰月卻咄咄逼人:“你是有夫之婦,施姑娘雲英未嫁,我不覺得你們之間會有什麽我會介意的事兒。三郎,你說呢?”

沈廷瀾這次沉默的時間更久了,許久許久後,他才開口,聲音梗塞,語氣嘶啞,“擰擰,你知道的,我心中除了你,再無外人。”

“那是以前的你,不是如今的你。你我都清楚的,三郎,如今你心中除了我,還有了一位施姑娘。”

“我……”

桑擰月抬起手,讓他等她把話說完:“三郎,我瞭解你的。在你頻頻在信件中提及另一位姑娘時,我就知道你對她有了好感。你不遏製的心動了。隻你的道德感重,你不願意承認自己背離了我們的感情。你更不願意成為婚姻中的過錯方,不願意讓我為此傷心落淚。可是,感情的事情又豈是能輕易受人控製的?你喜歡了,便是喜歡了。任憑你如何逃避,那也是躲不過去的。”

沈廷瀾像是被人揭穿了最後一層遮羞布,窘迫的無地自容。他強製為自己挽尊辯解說:“擰擰,我許是當真對施姑娘有些好感,但那種好感,絕對無關男女感情。隻是我作為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欣賞而已,擰擰你不要想多了……”

“究竟是我想多了,還是你想的太少了?三郎,我不傻。我的男人心中有沒有我,有沒有旁的女人,我一清二楚。我之前不想揭穿此事,是想著等你給我一個交代。是因為我們之間還有誠兒,我不想因為我們的過錯,讓兒子也跟著難堪。可是,直到如今……”

直到如今他還想著遮掩,還想著在心裏留有另一個女人的影子的時候,若無其事的和她繼續過日子。

她這是把她當什麽,把他們的感情當什麽?

桑擰月突然就有些心累。

突然就覺得麵前這個男人麵目可憎。

既然做不到,當初何必許諾?即已許下諾言,為何又不嚴格遵守?

他把感情當兒戲,把她當傻子愚弄,她當真覺得心累,覺得守著這樣一個有了外心的男人太累。

也許是,她就該在收到他第一封提及施姑孃的信件時,就直接與他和離,如此兩廂幹淨?

桑擰月陷入自己的思緒中,沈廷瀾看著她麵如死灰一般,卻真是有些被嚇到了。

他忙不迭坐到桑擰月旁邊,攥緊了她的雙手說:“擰擰,你相信我擰擰。我真的沒有外心,真的沒想做出點什麽。我單純就是欣賞施姑孃的品性,覺得她雖為女眷,但卻有不輸與男人的心氣和誌向。她的通透與練達更是我所沒有的,她對權勢的漠然與無動於衷更是我所嚮往的……我當真隻是仰慕她的人品才華,真的沒有別的齷齪的心思。”

“究竟有沒有那種心思,你心中一清二楚。”桑擰月懶得再與沈廷瀾針對這個問題拉拉扯扯。

海域什麽好說的呢?一個男人對於一個女人的賞識與欽佩,本就是一切好感的來源。

他對她有好感,時間長了自然會有情感……說不得現在已經有那情感了,隻是沈廷瀾不願意承認,也不敢承認。

其實他承認了又能如何呢?若他與那位施姑娘當真真心相愛,她成全他們就是。

她不會捨不得武安侯府的富貴權勢,她也不會繼續戀慕他這個人。她隻要榮誠,隻要允許她將兒子帶走,她願意成全他們。

桑擰月站起身,抬步往外走。

沈廷瀾急不可耐的追出去,桑擰月就停住腳,看著他說:“你再好好考慮考慮,到底要不要與施姑娘續一段緣分。我並不是非你不可,也不是非要做你們之間的絆腳石。等你考慮清楚了,把你的決定告訴我,我們再商量我們之間的關係是否該有所改變。”

沈廷瀾幾乎是瘋了一樣撲過去,緊緊的將她抱在懷裏。他聲嘶力竭的說:“什麽我與施姑娘之間的緣分?我們之間沒有緣分!我們倆的關係也不會改變,擰擰你別不要我,你也別想離開我。”

他太用力,箍的也太緊,桑擰月覺得骨骼生疼。但是她卻沒說什麽,隻冷靜的和沈廷瀾道:“你再好好想想吧。不管你與施姑娘怎樣,我們兩個總歸是迴不到當初了。”

她怎麽會容忍,一個心中曾有過其他女人的男人?

她的驕傲不容許她容忍這種背叛!

她的姓氏,也讓她低不下這個頭!

今明兩天都一更哦寶寶們。星期天了,兩個寶寶都在家,寶爸加班這星期過不了星期天。我跟婆婆帶娃,但寶寶們都要媽媽不要奶奶。雖然挺幸福的,但累也是真累啊。ı��˿ɲ��������ռ�ġ��0�2�0�2�0�2�0�2��������Ҫ���ա���Ҏ���ɡ��������l�������Ƿ�ռ�е�լԺ�������ӵ��電��߀�������⣬�\�I�@Щ�Ƿ�ռ�������õ����棬ҲҪ�電��߀ԭ�����@Щ߀��С�^����߀��һ�����^���ǣ����ա����ɡ�Ҏ��������߀Ҫ����ɣ�ң����Ƿ�ռ��ؔ���ʮ���r�����0�2�0�2�0�2�0�2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