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易直說,別再試圖考驗我的耐性。”“前輩眼光獨道,晚輩自然是不可能擁有梵羅靈火,不過也算是意外,偶然得知了一處地方,出現過梵羅靈火。而且晚輩還知道金葉佛桐的下落。”羅屏兒說到這裡便不往下說了,而是緊盯著著陸小天的臉,想從陸小天的表情捕捉出對方有多大的興趣,隻是讓羅屏兒有些失望的是除了之前的那一瞬,陸小天反應過來之後,此時陸小天的臉已經古井無波,看不出絲毫端睨。陸小天瞇著眼睛重新審視了羅屏兒一陣,雖然...虛空中一座看上去滿是滄桑感的城池靜靜地飄浮著。

用晶石,以及各種少見材料打造的建築,陣法,防禦設施等都已經坍塌了大部分,此時整個城池一片破敗。

一座座高大的龍族石雕都已經摔倒在地,變成無數碎塊。斑駁的血跡到處都是。

一隻隻體形修長,生有四足,一對螳螂臂,拖著長長尾巴,頭如鷹的異獸化為一道道綠光閃爍,眼下已經對整座古城完成了包圍。

這些異獸體形兩丈左右,跟已經龜縮在古城中間區域的龍族比起來顯得頗為嬌小,不過數量上占據了絕對優勢。

除了登陸古城的獸群,外麵一片綠光湧動,大量的異獸在各自小頭目的約束下抓耳撓腮。

古城中的這支龍族被圍殺於此已經是板上釘釘,誰能率先沖殺進古城之內,故然會麵臨著更多的兇險,可這也意味著機會。

它們鬼螳鷹嘴怪一族好不容易纔逮到龍族秘境空間波動異常的機會,趁勢攻破了對方守護大陣。

眼下正是分享戰果的時候,誰能吞噬掉更多的龍族靠的可不是什麼友好謙讓。

雖然古城中龍族還有最後一座殘破的大陣在苦苦支撐,明眼人都能看到這處殘破的大陣已經支撐不了多久。

裡麵不到兩萬的龍族有近半數都受了輕重不一的傷,其中更有三四千重傷的龍族,一旦破陣,這些便是馬上能刮分到的勝利果實。

鬼螳鷹嘴怪中最為精銳的戰力此時都在大陣附近,破陣之後他們便能沖殺在最前麵,最為豐碩的果實。

“族長,看樣子大陣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戰陣之內渾身浴血的金都麵色灰敗,眼神掃過四周。

殘破的古城是他們從小生長到大的地方,金都眼神中充滿著留戀,哪怕這座古城已經破敗,依舊是他們這一生中無法抹掉的回憶。

隻是從現在的情況看來,這座古城,甚至他們族群都隻會存在於某些人的回憶中。

“是我丟失了族中開啟守護大陣的陣旗才招致此禍。”金庭雙目通紅。

“也是一段孽緣,當日因結今日果,當初我們將金竹蘭逐出古城,鬼螳鷹嘴怪一族卻是通過對方的子嗣混進古城之內。

對方處心積慮多年,將衛山接納進族並非是你一個人的決定。老夫和幾個長老也有不察之責。大錯鑄成,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族長金穆海麵色一黯,“最後一道陣法已經不足為守,後麵老夫帶一部分族人守在此處,你們各帶一支族人想辦法突圍吧,能逃出去多少是多少。”

“族長,古城被毀,咱們還能逃到哪裡去,就算咱們有族內傳承下來的丹藥,失去了這處庇護之所,單憑那些丹藥在滅法魔潭內也生存不了太久。

與其族人分崩離析,客死他處,不如留下來與這些鬼怪決死一戰,就算是死,也是死在了自己的祖地。”…。。

金都搖頭,外麵密密麻麻到處都是鬼螳鷹嘴怪,先不說是否能突得出去,就算突出去了,在滅法魔潭那詭異的氣息之下也很難存活多久。他們的情況跟崆影族有些類似,雖然世代生活在滅法魔潭,一些達到大羅金仙,或是元神之體層次的龍族已經有抵抗滅法魔潭死亡腐朽氣息的能力。可低階 族人出去久了失去了丹藥的庇護則必死無疑。

絕大多數族人都隕落於此,縱然逃出去少數幾個又有什麼用。

失去了族群的庇護,以滅法魔潭其他族群的嗜血程度,逃出去的少數族人也隻為淪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與其這樣擔驚受怕的活著,不如轟轟烈烈的戰死。

“連自己的祖地都守不住,我們有什麼臉麵離開此地。鬼螳鷹嘴怪既然要戰,那便跟他們血戰到底。”

金庭取出自己的戰刀緩緩擦試著,眼中露出些許留戀之色,這柄戰刀跟著他出生入死,是他最為信賴的夥伴,這次怕是要與他一起沉淪於此了。

“罷了,既然你們已經決定,那便讓鬼螳鷹嘴怪見識一下龍族的決死反擊吧。”

族長金穆海麵色平靜下來,他也不認為此時分兵突圍會是多好的選擇,成功的幾率微乎其微。

既然族人都有決死之誌,他又何必強行趕著他們離開,他們說得不錯,與其橫其異鄉,不如與故地一起沉淪。就算戰死,也要讓敵人付出血的代價。

“萬龍寂滅,泣血無魂,變陣!”金穆海沙嘶聲力竭地狂吼出聲。

部族的未來似乎跟他的嘶吼一般,拚命中帶著瘋狂,不甘,還有最後的決絕。

嗚蒼涼的號角聲中,連同那些重傷的族人都開始隨著其他人一起轉移位置,分配到各自應有的區域。

因為傷員太多,這座大陣是不完整的,一如殘破的古城。

隻是部族即將迎來滅族這禍的淒涼困境,卻也使得這道寂滅血龍陣的意境發揮得淋漓盡致。嗡!淡泊的血色與蒼涼肅殺的氣息襲卷而出,沖在最前麵的數千鬼螳鷹嘴怪直麵其沖擊直接心神失守,被後麵激斬而來的刀光劍影直接分屍當場,而這個過 程中龍族絲毫無損。

“看來龍族是打算決死一戰,怕是不好打啊。”

看到古城中氣勢節節攀升的大陣,鬼螳鷹嘴怪這邊很快便有了察覺。

區區數千鷹嘴怪的戰死對於外麵密密麻麻的族群來說九牛一毛,真正讓人覺得棘手的還是這看上去有所殘缺,卻帶著一股絕死之氣的龍族大陣。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真要是那麼好打龍族也不會被數界所忌憚了。”

族長螳絕森然一笑,“我們應該慶幸這還隻是一支缺乏足夠傳承的龍族,否則對方戰力不會隻有這些,憑咱們這些人也拿不下對方。”

“如此驚人的戰力竟然還缺乏足夠的傳承?”旁邊的螳叟不免驚聲。…。。

就這些龍族他們動用了所有能控製的戰力,百倍於對方不止,這才將龍才將龍族完全壓迫在古城之內。

龍族依據地利而守節省了相當的力氣,可在兵力如此懸殊的情況下依舊能打成這種局麵,這種戰果依舊讓人瞠目結舌。

整個滅法魔潭內,這支龍族的勢力連三流都算不上,最大的倚仗還是古城以及其中禁製。

古城能隨時隱沒於這片虛空中,防禦上遠及不上崆影族秘境那般強大,卻更加神秘莫測。

這處龍族秘境能不斷地轉換位置,鬼螳鷹嘴怪很早以前便知道這處龍族秘境的存在了。可知道對方的存在是一回事,找到並進入秘境就千難萬難了,哪怕經過很多年的努力,他們也推測出了這道龍族秘境大致的出現規律,可一直就是無法進入 其中。並不是因為其防禦強到無法攻克的地步。

這龍族秘境哪怕明知其大致的執行軌道。破開這龍族秘境他們也是好幾代的算計之下,最終利用龍族叛徒的後代混入秘境之內,裡應外合才逮到了機會。

一支缺乏傳承的龍族能在滅法魔潭內生存到現在,還掌握如此秘境?這在螳叟眼裡顯然是不可思議的。

“這座古城隻能算是一處比較隱蔽的棲身之所,應該是龍族先輩留下來的。

看起來對方先輩強者已經盡數雕零,也沒有傳下足夠厲害的功法。

否則對方都能留下這樣一處秘境,在以這些龍族的天賦,若是有足夠的功法和資源,修為絕不會止步於此。”螳絕眼神閃爍,猩紅的舌頭在四周舔了一圈。

“看來秘境裡麵是有血脈極罕見的龍族。”螳叟眼睛一亮,否則他這個無利不早起的族長不會不計代價地攻陷秘境。

“不錯,一個擁有狂龍血脈的傢夥,不過受了重傷,以對方所掌握的資源,現在應該還沒有完全恢復。”

螳絕本來不想將這道訊息透過給任何人,這是前任族長,也就是他父親告訴他的,還是在他父親退居幕後,將族長之位傳給他時才得知這個訊息。

可惜他的父親沒能挺過上次天人五衰之劫隕落,否則現在應該能看到龍族秘境被開啟時的情形。

鬼螳鷹嘴怪一族與金穆海領導的秘境糾纏了這麼多年,除了其他龍族之外,最為關鍵的便是這擁有狂龍血脈的傢夥。

龍族本來就不常見,而擁有這等罕見血脈的龍族更是萬載不遇。

這龍族秘境存在了至少數百萬年,裡麵龍族繁衍生息,壽盡,戰死,或是死於天劫的不知凡己。血脈如此罕見的龍族也就出了這麼一個。

他們這一脈的衰落與這狂龍血脈的傢夥也有著直接關係。

當初他們這一脈強者盡出,將狂龍打成重傷,原本以為勝券在握,結果對方竟然狂化,那一戰鬼螳鷹嘴怪這一分支強者也是死傷慘重。…。。

盡管對方也纔是元神之體,境界上並沒有比他們強出多少,這種以燃燒自身為代價的狂化以一敵七下也差點將對手全滅。

隻要能得到這條狂龍,螳絕便有信心能修為更進一步,這點鬼螳一族的先輩便已經證明瞭。

隻是那些先輩吸收的都是尋常龍族的血脈。鬼螳一族元遠不止他們這點勢力,他們隻是其中一道比較小的分支罷了。

幾個元神之體也不算頂尖。不過這次攻破龍族秘境,盡數收割這些龍族,尤其是他能吸收掉狂龍血脈,他這支分支壯大起來便指日可待了。

原本關於狂龍的任何訊息都是絕密,螳絕也不清楚對方具體傷到什麼程度,畢竟這麼多年過去對方有沒有恢復部分傷勢,恢復了多少都是疑問。

螳絕獨自出手的情況下沒有太大把握,關鍵時候還需要螳叟這個的得力助手。

“狂龍血脈!這可是遠古都極其罕見的龍族,聽說頂級的狂龍血脈曾出過天龍境的無上強者。”

螳叟一臉震驚之色,眼前的古城內真要是有一個狂龍戰士,別說是讓他們的族人死傷慘重,隻要能收割對方便是全部交待在此也是值得的。

這也說得過去了,有狂龍血脈的龍族,要是不缺功法和修煉資源,便絕不是他們這支部族分支能挑釁的。

“不求對方血脈純凈到這種程度,哪怕是龍君級血脈也是你我天大的機緣,你我根基都太淺,若是能拿下狂龍,到時候我分你一點。”螳絕嘿聲一笑。

“多,多謝族長,族長旦有所命,屬下無所不從。”螳叟激動莫名,連連向對方道謝。

“現在談刮分戰利品還太早,先想辦法拿下這些龍族。對方最後的戰陣威能非同小可。

螳窟,螳羅兩個傢夥素來愛惜羽毛,損失稍大一點就會想辦法摞挑子,咱們這次得押著對方將麾下勢力拚乾凈才成。”螳絕語氣陰森道。

“他們素來不服族長,私下裡陽奉陰違的事情沒少乾,這次攻打龍族秘境確實不能讓他們再偷奸耍滑,最好是死在沖突之內。”螳叟深以為然地點頭。

“殺光這些龍族,所有的寶物和龍族殘軀都是我們的。”螳絕盤算的功夫,前麵部族的一些金仙,大羅金仙級強者已經嘶聲力竭地嘶吼起來。

頃刻間無數身體草綠色的鬼螳鷹嘴怪向麵前的龍族大陣撲殺過去。

“秘境被毀,咱們所有族人再無第二條退路,鬼螳鷹嘴怪與我們秘境世代血仇,今日便讓他們血債血償!”

金穆海化為龍形,騰於古城上空,嘴裡咆哮出聲。

“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所有的龍族嘶吼出聲,鬼螳鷹嘴怪盯上他們秘境多年,數代佈局終是利用內奸破了他們秘境。

族人死傷慘重,退路全無下,世代積累起來的血仇讓這些龍族陷入前所未有的瘋狂中。

左右逃不過一死,既然如此,為何不多拉幾個墊背的。

鬼螳鷹嘴怪憑借著絕對的數量優勢,還有不弱的實力將他們逼迫到絕境。無非是想踩著他們龍族上位。此戰之後,秘境內龍族男女老幼都逃不過一死,一時間對鬼螳鷹嘴怪的仇恨激發到了。

請:m2.ddyueshu東方公子可否借我一觀?”待陸小天收回陰璃冰霧之後,羅屏兒心裡一鬆,臉上滿是期待地問道。“這一戰你可有出力?”陸小天略微掃了一眼青書鐵捲上的內容,將其收起,反問道。“不知東方公子是否願意將上麵的秘術或者靈物告知在於我,我願意給公子大量的靈石,靈物,隻要公子開出條件,我都會盡量去滿足。”羅屏兒先是麵色一滯,轉而想到這次擊殺極樂穀主她確實沒出多大力,甚至連她自己都被眼前的黑麪青年所救。否則想要從那實力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