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那三首白蟒似乎有一定的辦法能追蹤到他。陸小天反復自查了幾遍,也沒能找出原因所在。隻是現在陸小天大多出沒在空間波動頻繁之地,對方便是找來,想要抓住他也是著實不易。陸小天一邊逃走的過程中,一邊不斷加深對空間之力的領悟,這種空間動蕩之地,最是有利於他感悟空間的玄妙所在。一路下來,借著對空間之力的不斷運用,在三首白蟒,狼人獨山的兩個玄仙級強者帶來的巨大壓力下,陸小天對於空間之力的理解也確實在不斷加深,隻是...www.52bqg.info,獨步成仙!

陸小天神識從崆天寂身上掃過,又仔細在四周巡察數遍,並未發現對方有什麼小動作,心中稍安,服下一顆丹藥之後這才開始調理自身。

崆天寂實力大損不假,可對方也獲得了崆戎老怪四分之一的氣運,這裡以前畢竟是對方的地盤,由不得陸小天不小心應對。

對方不暗地裡搗亂,陸小天也是鬆了口氣。

哪怕實力比對方更強,陸小天還想著對方幫他解除青果結界封印,便不得不冒一些險了。

單以戰力而論,崆巖也不輸之前的空隱老人多少,隻是從眼界,法則理解和運用來看,差距不止一星半點。

空隱老人以前貴為鴻皓天庭四大仙君之一,又是動用天庭所賜寶物封印了青果結界。

僅管還沒有讓崆巖進行嘗試,對方暫時要領導族人抵禦間虛獸群的沖擊,可陸小天不認為崆巖有開啟封印的能力。

整個崆影族除了崆戎老怪,也就崆天寂有這個可能了。隻要後麵能開啟封印,現在在多費些事也完全是值得的。

對方正在調理傷勢,陸小天也服下一顆丹藥,體內亂躥的劍意緩緩凝滯下來。

陸小天分出一部分精力調理傷勢便可,而青果結界內姬霆,瀾雲竹僧已然失去了行動能力。陸小天與艷姬,崆天寂三個還好,畢竟是仙君層次的戰力,聯手斬殺崆戎老怪的過程中雖是被劍意入體,好歹自身實力不弱,多花費一番功夫總歸是能壓製 住體內創傷。

可姬霆,瀾雲竹僧實力相對弱一些,受創更重,體內被崆戎老怪的劍意不斷侵蝕,眼下勉力維持也是十分勉強。

時間稍長,形勢不斷敗壞之下,崆戎老怪的那無敵的劍意一旦徹底失控,兩人的死期也便到了。

“陸小子,人我交給你了,不管用什麼方法,將他救回來。”艷姬擦著嘴角溢位的血跡再次看向陸小天。

如果劍意是在姬霆體外,艷姬現在有不下一百種方法將其抹去。

可對方是在姬霆體內,她縱有百般手段也無從施展。

動作小了剋製不住姬霆體內的劍意,動作大一點,抹殺掉劍意的同時,力度不太好控製,十有**會將姬霆僅剩下的生機都完全抹掉。

此時最好的辦法便是讓陸小天煉製相應的空間係丹藥,讓姬霆自行煉化丹藥再化解掉這股劍意。

以其自身之力做到此事,非旦無患,姬霆也將因此浴火重生。其自身的資質,以及積累的強大氣運,更進一步可能性極大。

“好。”這已經是艷姬第二次提及此事,對方自從進入青果結界以來,從未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

此事做起來極難,暫時陸小天甚至不知道需要用哪種丹藥,不過再難都得一試。

這件事情做不好,以後再想請艷姬動手陸小天也沒這個臉了。

既然遇到困難,那便迎難而上。

相比起姬霆,瀾雲竹僧體內形勢更為惡劣,姬霆尚且還有幾分微弱的機會僵持下去,瀾雲竹僧若是無人助力則十死無生。

陸小天不僅要救姬霆,同樣要救瀾雲竹僧。

“見過龍主!”

“見過聖者。”來人分別是文嫣,文聽道,另外龍族與人族的幾個丹聖。

陸小天伸掌一托,兩道子鼎虛影分別將文嫣,文聽道籠罩住,直至沒入對方體內。

“去將那些龍族想辦法帶回來,如果遇到變故,便先穩定局勢等我投影過來便可以了。”陸小天說道。

“是,龍主!”文嫣,文聽道兩個拱手。

“我送你們一程,後麵循著氣息找過去便可,非到萬不得已,不要動用體內子鼎虛影。”陸小天再次交待。

文嫣,文聽道服下丹藥,又各自攜帶了一瓶能抵擋滅法魔潭內古怪氣息的仙丹,出了青果結界,越過了間虛獸群的包圍圈,一路破空而去。

陸小天本尊自行療傷並未中斷,一部分元神在青果結界內煉丹。

根據姬霆,瀾雲竹僧兩人情況各有不同,陸小天取了崆月冰泉同時煉製十二爐丹藥,哪怕是部分元神,也完全能支撐得起這種消耗。

同時煉製這麼多爐丹藥,事前也沒來得及進行足夠的推衍,勢必會形成極大的浪費。

不過姬霆,瀾雲竹僧的情況十分危急,此時陸小天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隻要能將人救回來,在煉丹上再多上幾倍,甚至十幾倍的消耗也在所不惜。

也虧得陸小天收服了崆影族,得了崆戎老怪的空間戒指,此前在雷蟄龍君洞府內斬獲甚豐。

自己這些年來收集到的各種寶物,以及艷姬的提供,足夠拚湊出煉製丹藥的材料。

陸小天煉丹的同時,便想著讓青果結界裡麵的幾個丹聖觀禮。以期對他們的丹道起到一定的促進作用。

哪怕陸小天煉丹速度一直都很快,以姬霆,瀾雲竹僧體內復雜的情況,煉製出對癥的丹藥也絕非短時間內能辦到的。

陸小天與崆天寂這邊風平浪靜,崆影族與間虛獸群的大戰已經沸反盈天。

崆巖麵色森冷坐鎮中軍,戰局不容樂觀,倒不是間虛獸群的戰力已經強到讓崆影族無法敵對的地步。

間虛獸雖悍不畏死,強闖崆影族戰陣亦是碰得頭破血流。

崆影族一次齊射,漫天箭矢下來立即便能清理出一片死亡區域。

間虛獸群的攻擊方式相對簡單,除了身體極其強橫,主要是以空間波紋為主。這些吐出的空間波紋匯聚起來如同無物不破的利刃,獸群承受著巨大傷亡的同時,也將數百名崆影族戰士分割成碎屍。後麵的間虛獸瘋狂湧來,趁機將這些 碎屍分食一空。

嘗到甜頭的獸群比起之前更加瘋狂,攻勢一波強過一波,這纔是讓崆巖真正忌憚的。如果戰場形勢不變,崆影族擋下獸群問題不大,關鍵是獸群攻擊的同時無數空間波紋形成的利刃不斷撕扯著崆影族秘境,用不了多久便會形著一道新的口子 而且吞噬血肉極多的間虛獸已經開始有晉階的出現,整體形勢對於崆影族越發不利。

便在崆影族逐漸勢微時,一隊人馬殺出,來者正是熊首魔物法行,金蠱魔僧,孔山,項傾城城等一眾元神之體強者,人數雖少,卻無一不是精銳戰力。

有這一群人加入到對抗間虛獸的亂戰之中,頓時崆影族頹勢立止。

原本間虛獸群隻是取得了一定的優勢,但這種優勢還不是特別明顯。若是沒有外力插手,這種優勢便會越放越大。

現在有金蠱魔僧,法行等一行強者出戰,已經能替換下久戰力疲的一部分崆影族強者,便能極大的緩解形勢。

崆影族這邊形勢緩解,一直盤坐在陸小天附近的崆天寂卻是心頭震蕩。

他大致能猜測出陸小天手裡掌控的頂尖戰力都已經悉數動用。無非就艷姬,姬霆,瀾雲竹僧幾人。

現在姬霆和瀾雲竹僧已經廢了,剩下一個艷姬他招惹不起。

不過哪怕將艷姬拋開不談,陸小天動用的這些元神之體強者亦是非同小可,人族,妖魔,龍族兼而有之。

數量之眾讓人心驚,已經足以影響到現在的戰局。甚至以他的狀態,陸小天不出手的情況下,他想要對付金蠱魔僧,法行為首的一眾強者也是頗為困難。

何況旁邊還坐了一個高深莫測的陸小天,更無絲毫僥幸的可能。對了,還有那個控製了伏龍三聖軀體,此前在崆影族秘境內鬧得天翻地覆的龍族老怪。

看樣子陸小天一時間也找不到此人蹤跡,更不知道其去了何處。可控製了伏龍三聖的龍族老怪實力之強卻是勿庸置疑的。

一時間對方沒有出現,可能陷入某處險境之內,可陸小天有空天子鼎在手的情況下什麼時候都有可能出現。

也許下一刻對方便回到了崆影族秘境也不足為怪,同陸小天接觸這麼久,對方底牌層出不窮,發生一些離奇的事也不那麼讓人感到奇怪了。

崆影族的事務暫時穩定下來,文嫣,文聽道兩個被陸小天動用空間神通送了一程,此時所處空間內到處都飄浮著一塊塊散發著綠色瑩光的晶石。

這些大小不一的晶石交錯出一片光怪陸離的世界,文嫣與文聽道兩個在附近轉了幾圈,眼神逐漸凝重。

“大長老,這些晶石有古怪,咱們這幾圈轉下來竟然又回到了原地。”

“確實如此。”文聽道直皺眉,如果隻是些異狀也還罷了,關鍵是期間他們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咱們這樣走動毫無意義。我的功法解決不了眼前難題,倒是文嫣你修煉的宙光龍影或可一試。”

“大長老,我這宙光龍影修煉雖是小有所得,可凝聚龍影時無法分心太多,龍影無法獲得足夠的法則之力能發揮的作用也相對有限。”文嫣有些遲疑。

文聽道說,“無妨,我修煉的渡元之法可以解決,龍主將你我兩人同時派來怕是早就料到這般困境。

眼下龍主分身乏術,你我必須將這支龍族解救下來。”

文嫣點頭,壯大龍族的任何一次機會都不容錯過,眼下青果結界裡麵的龍族數量比起以前得到了長足的發展。

可放在數界之內依舊不顯眼,根據龍主從崆影族得到的訊息,這支遊離在外掙紮求生的龍族數量過萬。

裡麵甚至不乏元神之體境強者,單靠青果結界裡麵想要繁衍出這樣一支龍族也需要一段漫長歲月。

現在的青果結界暫時不缺資源,更不缺傳承功法,最缺乏的便是時間。

仙界四方天庭對他們欲殺之而後快。追殺層出不窮,也就是進入滅法魔潭這等兇地,陸小天接連斬殺了數名追殺過來的強敵之後,這才暫時擺脫了敵蹤。也許敵人已經進入滅法魔潭,隻是暫時還沒有找到崆影族秘境,現在秘境殘破,龍主,艷姬,瀾雲竹僧都受創不輕,文嫣,文聽道自然更多了同和分緊迫感 兩人初步商議一番便有了決斷,文嫣虛空盤坐下來,雷霆之力向四周遊走而出,轉眼間形成一片巨大雷雲。

雷雲翻湧之下文嫣檀口輕啟,吐出一團金色霧氣。霧氣一陣凝聚,片刻後化為五道金龍虛影。不過每一道龍影氣息都不甚強橫。

這些並非尋常龍影,而是一種特殊的龍族神通,需要自身血脈達到一定程度,整個青果結界龍族中修煉此術的不超過一掌之數。

倒也不是說其他人修煉不了,而是很難達到足夠高的層次,修煉了也是浪費時間和精力。

文嫣修煉此術也有一段時間了,其中用了了青果結界裡麵聚影草,龍瑩石等數百種罕見之物。

文聽道自然有所耳聞。便是以文嫣的血脈之強也還沒有太高成就,現在還得他再助一把力。

文聽道低喝一聲,伸掌一拍,強橫的力量一分為五,分別沒入至五道龍影之內,原本淡泊的金龍虛影陡然間變得厚實起來,不過裡麵多了一絲湛藍色。

龍影咆哮一聲,同時向遠處遊而去,文聽道與文嫣兩個盤坐於原地未動。

接連探索數日也沒有發現一點異常。並且五條龍影先後返回,隨後又被文嫣再次派遣出去。

中間休息了幾次,整個過程持續了月餘,盤坐在原地的文嫣這才陡然間杏目一睜,“找到出路了。”

話音未落文嫣身形一閃便向遠處破空而去,文聽道緊隨其後。

倒並非是出了這些綠色怪石區域,而是通過宙光龍影往外探索,並且沿途作下一些標記,不斷擴大搜尋範圍,還真讓文嫣感應到了其他龍族氣息的存在。

伴隨而來的還有濃重的血腥氣息,這支龍族的處境的處境絕對算不上好,他們若是去得太遲怕是隻能趕得上收屍了。

感應到了龍族氣息,文嫣兩人一路尋找也不怎麼順利,這片綠色石域中,綠色晶石的數量多寡不一,而且是流動的,經常會碰到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煩。這還是她與文聽道服用了丹藥,能對抗滅法魔潭區域死亡氣息的情況下。否則以他們的實力也是舉步維艱。風,玉玄天庭此時絲毫不急,隻要讓南海龍宮壓製著鴻皓天庭,不斷的施加壓力,逼得鴻皓天庭最後為了維持東海龍宮,將仙軍投入進去。待看到鴻皓天庭的下一步動作和表現之後,玉玄天庭這邊才會決定下一步的舉動。說起來還是陸小天龍墓一行中,將應玄缺,應玄冥等五個龍族強者,還有兩個龍龜收入青果結界,同時還另外有幾個隕落在霧虱龜的血盆大口之下,使得南海龍宮在高層戰力上損失不小,否則在與東海龍宮的交鋒之中,東海龍宮吃的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