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想將這五股不同屬性的靈力運轉到如火純青的地步卻難之又難,陸小天一時間也並沒有去研究那些由五行陣法衍生出來的各種厲害攻擊陣法。隻是嘗試控製這種五行靈力形成的靈力場,讓其能安穩的在同一個環境中執行,彼此行成一股合力,不產生沖突。但這種並不利用外物,直接用神識去控製靈力的行為想要讓彼此間沖突的靈力和平相處卻並不容易。稍有不慎,其中一股靈力被壓製得太過厲害,便會宣告失敗。而擺放時,五塊靈石的靈力也要保持一...隨著兩人的精血在蝠龍血苓內融合到一處,頓時龍嘯蝠鳴之聲震蕩而起。

蝠龍血苓乃是天地間的奇物,其珍稀程度不在七色源雷龍晶之下,關鍵時候確實能發揮出奇效。

不過使用條件也極其苛刻,需要蝠族,或是龍族強者同時以精血激發此物,在此物的作用下雙方精血融合到一起,能極大地激發雙方戰力。

至於具體能激發多少,還得看雙方實力以及潛能。不過戰後兩人也會陷入一段虛弱期。

艷姬在青果結界內靜修,獲得七色源雷龍晶以來,修為一路高歌猛進,有直追雨化仙君這等強者的趨勢。

陸小天則是身兼數門傳承。修煉的法則之力極多。作為龍族根本的血係法則造詣之深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此時以這種方式激發出來更為驚人。

陸小天與艷姬各自抬手對擊一掌,兩股截然不同的氣息通過蝠龍血苓在交匯,驟然間上升到一個新的層次。

艷姬修長的彎刀一刀橫掃,陸小天方天畫戟斬向另外一側。

四周無數劍影斬至,不過陸小天與艷姬兩個戰力再獲提升之後,已經有與崆戎分庭抗禮之勢。

崆戎的七道分身亦是麵色凝重,同時揮劍斬下,四周空間承受不住這幾股可怕的力量,瞬間撕開了一道道口子。

哪怕是姬霆,瀾雲竹僧也是麵色一片凜然,讓他們單獨在這種鬥法波動中倒也不是不能存活,但不可避免地會有些狼狽。

情況許可下他們絕不願意過於接近。唯有那些不知生死為何物的間虛獸群在狂亂的波動下死傷慘重,對方依舊樂此不疲地沖殺過來。

隻是此時交手之人的實力太強,別說是攻擊到陸小天幾人,便是要靠近過來也是困難重重。

一旦接近到鬥法區域之內,便會被紊亂的刀光劍影直接撕裂。

此前的五十餘萬間虛獸群在接連動蕩之下已經不剩下不到三十萬,對於陸小天來說已經完全不夠看了。此時幾人的注意力都在對手身上。

吼!巨大的青龍虛影開始帶著濃重的血色,那黑蝠亦是如此,血色每重一分,威勢便往上攀升一截。

兩人聯手之下的聲勢讓崆戎老怪看得也是勃然色變,這等實力還沒有超過他的掌控範圍,卻已經有威脅到他的趨勢。

絕不能任由其發展下去,否則以這兩人的潛力,此戰他怕是真要隕落於此。

崆戎老怪厲喝一聲,雙掌微托,一顆圓球在掌中出現,那圓珠裡麵孕育的劍意堪稱恐怖。

陸小天與艷姬兩人同時眉頭直跳。他們兩個動用蝠龍血苓戰力攀升了一截,眼看著有與崆戎老怪分庭抗禮的趨勢,這老怪拚起命來依舊穩壓他們兩個一頭。

從陷入崆戎老怪的七尊分身包圍開始,主動權便一直在崆戎老怪手裡,對方想戰他與艷姬便不得不戰。

此時老怪欲畢其功於一役,陸小天幾人也沒有迴避的可能。甚至除了正麵硬撼之外,都無法做出太多的躲避。

否則身後便是姬霆,瀾雲竹僧,一旦他跟艷姬兩人避了,這種險惡的形勢下,姬霆與瀾雲竹僧怕是至少要隕落一個。

陸小天與艷姬都不是捨己為人之輩,卻也更加清楚一時的退避隻會讓形勢雪上加霜。

一行四人也俱是內心高傲,既然強敵壓境,他們也寧願迎難而上,如怕戰敗也總好過淪為喪家之犬一般被對方追逐截殺。艷姬清嘯一聲,一頭青絲在疾風下如鞭揮舞,衣裙震蕩,雙手揮斬而下,修長優美的黑色彎刀落下,有如日落黃昏,魔日沉山,滾滾雷霆聚於這一刀之內,

一代妖君氣勢在這一刀之內爆發至頂點。陸小天雙手持戟,身前凝聚著恐怖的壓力,崆戎老怪在空間法則上的造詣太過驚人,整片空間給人的感覺如同天地未分時的一片混沌。在這片空間內無天無 地,惟有崆戎老怪這個絕對的主宰。

對方即是天地,是這片空間內主掌生殺大權的神靈。陸小天以戟為斧橫斬而出,這一戟看上去漫無目的,並非對著崆戎老怪而去,隻是為了單純地劃開這片天地。可對於崆戎老怪而言,跟直奔他而來也沒有任 何區別。

卡嚓,陸小天與艷姬聯手之下的這一擊似乎將這沉悶的空間劃開一道巨大的口子。

以崆戎之能,終究無法構建出能完全困住陸小天與艷姬的空間。要不是這裡是對方的主場,甚至攔不住陸小天幾人的脫身之舉。

對於這種情況崆戎老怪也早有準備,伸手一揮之下,七顆如同天地靈珠般的圓球滾動而來,匯聚成一柄巨劍直指艷姬。

這巨劍與整片空間都合而為一,隻要在這片空間之內,任何人都無法避開此劍。艷姬也沒有任何躲避之舉,揮刀便斬。

“動手!”姬霆暴喝一聲,身後一道巨大妖影騰起,與瀾雲竹僧的飛劍聯手斬至。陸小天方天畫戟再揮,體內法則之力,圖騰之力瘋狂湧動,戰到如此關鍵時刻容不得他們有絲毫後退之舉,此時氣勢一泄崆絕老怪的飛劍瞬間便能將他們幾 人重創於此。

嗡,集四人之力與崆戎老怪硬撼,並無半分取巧的功夫,在這等老怪物麵前也沒有他們鉆空子的餘地,一個不好便會把自己給搭進去。

崆戎老怪此時也有著近乎相同的感覺,他雖然將陸小天四人壓迫在此,可諸般手段都沒有太大的作用。

陸小天,艷姬幾個無不是身經百戰,戰鬥天賦驚人之輩。崆戎老怪沒辦法一直消耗下去。

唯有將決戰提前,趁著自身戰力還算強橫,一舉分出勝負,否則這樣一直消耗下去,他盡早會支撐不住。

七顆崆蠃劍珠聯合成的巨劍與四人力鬥,剛開始勢均力敵,此時比拚的便是各自體內的法則本源。

時間一長,陸小天與艷姬還能維持,可瀾雲竹僧首先已經支撐不住了,姬霆的情況要好一些,不過臉上豆大的汗珠不時冒出,顯然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勝利的天平已經開始向崆開始向崆戎老怪一方傾斜,噗,瀾雲竹僧被那強大的劍意所傷,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在虛空中搖搖欲墜。

崆戎老怪得勢不饒人,無匹的劍意如同潮水般的接連湧來。

陸小天與艷姬此時也是束手無策,兩人動用蝠龍血苓之後已經是背水一戰。

現在完全被崆戎老怪那無敵的劍意牽製住,退一步都是萬丈深淵,雙方都沒有空子可鉆。

“看上去你們已經先支撐不住了。”崆戎老怪嘿聲一笑,隻是笑意很快凝聚在臉上,“該死!”

一股空前的危機籠罩著崆戎老怪,原本已經是必勝的避麵,此時危機再生。

一股強大的氣息自崆戎老怪的左臂處升騰而起。隨後出現的竟是崆天寂的身影。

陸小天也是看得驚詫莫名,在空戎老怪的強壓下,他已經準備動用青果結界內剩下的力量了。

熊首魔物法行,金蠱魔僧這些元神之體強者一起出手,也許未必能扭轉戰局,好歹能讓他們多拖延一段時間。

隻是崆天寂的出現卻是完全出人意料,這傢夥不是與崆戎完成融合了嗎,怎麼現在又忽然出現。

看樣子似乎跟崆戎老怪還有著明顯的分歧,不過回想一下倒也正常。

崆天寂也是極其自私之人,多年的努力豈會甘心直接為崆戎老怪做了嫁衣。

對方必然是想要自己占據主導地位,隻是事與願為,跟崆戎老怪的實力和佈局比起來,崆天寂還是嫩了一點。不過崆天寂畢竟是崆影族族長,一個仙君層次的強者,哪怕崆戎老怪手段強橫,也不是想滅便能滅的。時間倉促下沒來得及完全處理掉崆天寂的問題便與陸 小天對上了。

“東方丹聖,時間緊迫,老夫就直言不諱了。崆戎老怪太過厲害,咱們必須聯手才能擊敗他。

你若是答應讓老夫吞噬掉崆戎老怪殘軀,老夫便助你們一臂之力,否則老夫寧願永久沉淪下去。”形勢危急,崆天寂直奔主題道。

“分你四分之一。”陸小天自然不會完全答應崆天寂的要求。

哪怕是崆戎老怪的四分之一,對於崆天寂來說也是一場造化,至少能一定程度上解決現在尷尬的窘境。

他跟艷姬,姬霆,瀾雲竹僧也不能白忙活一場,好處都便宜了崆天寂。

“好!”崆天寂原本也沒想著獨占好處,漫天要價,就地還錢,以他現在的狀態能分到四分之一已經不錯了。

原本以他一己之力已經無法抗衡崆戎老怪,一旦老怪騰出手來,將他徹底融合煉化不會花費太久。

不過崆天寂早就料到崆戎老怪會對陸小天動手,這是必然之舉,於是他便將希望寄托在陸小天身上。

隻是沒想到崆戎老怪哪怕衰弱至此,實力依然強橫到如此程度,更沒料到陸小天還有艷姬,姬霆,瀾雲竹僧幾個強援,竟然生生擋住了崆戎老怪的兇威。

雖然看上去依舊有些許不足,在一個半步妖帝麵前,能做到這種地步已經實屬不易了。

一股強橫的空間法則之力從崆戎老怪身上爆發起來,原本用來封住崆天寂的禁製,此時由於崆戎老怪無暇分身,已經無法完全擋崆天寂。

一時間崆戎老怪從方纔的占盡優勢,變得腹背受敵,這會已經優勢全無。

“哈哈,這老怪氣數已盡,今日便屠了這半步妖帝,如此盛事此生難遇。”

姬霆在重壓下一口鮮血噴出,已經是受傷之軀,身上戰意卻是越發磅礴,長槍一挑掀起九天雷動,一道道粗大的雷柱向崆戎老怪絞殺過來。

姬霆身形一閃化入雷柱之內,頃刻間數百上千道雷柱之內都可看到姬霆身影。

此時姬霆已經不再滿足以藏身於陸小天與艷姬身後,打算直麵崆戎老怪。哪怕這老怪此時受陸小天,艷姬,崆天寂所牽製,姬霆此舉依舊是兇險至極,稍有不慎便會隕落當場。雙方實力相差太大,姬霆根本當不起崆戎老怪盛怒一 崆戎老怪若是鐵了心要拉一兩個墊背的,未必能拉得動陸小天,和艷姬這等強者,可姬霆與瀾雲竹僧很難避開對方的手段。

姬霆此舉已經不能說大膽,簡直是瘋狂至極。

“無量壽佛,姬霆施主敢舍棄自身,貧僧亦不能安坐於陣後。”

瀾雲竹僧臉上先是先過一片驚色,很快又平復下來,瀾雲竹僧身體一陣佛光湧動,隨後化為一柄竹劍,虛空中一片竹林叢生。與姬霆一般,瀾雲竹僧此時也全力進攻,佛門勢微,瀾雲竹僧能在一隅之地獨修佛道至如此境界,作為青果結界內僅次於陸小天的佛門第二人,瀾雲竹僧亦 有著將生死置於身後的無畏。

一道淡然的劍氣飄來,所過之處竹海皆成齏粉,數百道雷柱亦是炸開化為無數細小的雷電四處躥動。

竹劍與挺槍而戰的姬霆亦是有進無退。哪怕在崆戎的威勢下已經衣衫襤褸,破敗不堪。

天龍八音,一陣龍音咆哮,那些細小的劍意在青龍的咆哮下紛紛潰散。

這些潰散的劍意無法對陸小天和艷姬造成致命威脅,可對姬霆和瀾雲竹僧卻是極大的麻煩,稍有不慎被其牽製住便可能造成極其惡劣的後果。

這兩人無懼生死,有死戰之心,想要在這場惡戰之中完成自身的蛻變,陸小天卻不捨得這樣的頂尖戰力出現任何意外。

單靠青果結界想要培養出這樣的戰力太過困難了,便是五爪金龍文嫣想要成長到這一階段也有一段路要走。姬霆並非他的部下,可兩次出戰都極其關鍵,姬霆都出了死力,瀾雲竹僧進入青果結界後感念結界內佛門之昌盛,已然將自己視為青果結界一員,但凡有一 絲可能,陸小天都要保住兩人不失。

方天畫戟接連揮動,巨大的青龍虛影與蝠影一左一右鉗製著崆戎老怪。崆天寂也沒閑著,不過對方身體並未完全顯現出來,而是直接從內部向崆戎老怪發起進攻。經歷。既然左右不是這勞什子魔君的對手,殺伐大權盡在對方之手,陸小天也懶得再費心思尋找出路了,在這大乘期老怪的眼皮子底下,便是附身在那泥石妖元神上,化為泥石妖也不好使。除非在被對方發現之前便施展此法,或有些許可能。如果早些動用此術,也許已經脫身,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隻能看對方到底打的什麼主意。“你在我見過的小輩中,不僅潛力最大,而且膽識也是數一數二的,著實難得,難得。當年在混亂妖域,我和小友也算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