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顧不上了。“狡兔三窟,我們小看這雪域妖鹿了,這冰川根本就是雪域妖鹿一處用於逃跑的地方,隻是大概這化神級妖物也沒想到會在咱們一群元嬰級修士的身上用到。”項傾城被陸小天攬住,心裡倒是沒有太過慌張,而是第一時間對陸小天道,“這下落之地,如果沒有極其厲害的攻伐禁製,便是有利於雪域妖鹿脫身的捷徑。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一旦雪域妖鹿脫離了狂叔幾個個的圍攻之勢,調過頭來,各自為戰的情況下,咱們沒有誰會是雪域妖鹿...北國千裡冰封,萬裡雪景,白茫茫一片。在北涼國,蒼莽群山之處,此時已經鳥獸罕見,大多數富戶此時已經躲在家中,烤碳火取暖。不過在青竹縣靠東的山腳下,一群少年此時卻身著黑色單衣,在嚴寒下在一遍遍揮舞著手中的長刀。

高臺之上的一名中年武者老鷹一般銳利的目光中看著校場上試練的門中子弟。

陸小天穿著灰色的毛皮襖,腰帶上插著把柴刀,羨慕地看著校場上正在練習刀法的雷刀門弟子。

“還不快走,磨磨蹭蹭地,今天要是沒有砍到足夠的柴,沒有晚飯吃!”

後麵一名同樣穿著灰色厚襖,中年模樣的男子,臉上顧作威嚴的嗬斥道。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試試!”此時一名身材比陸小天高過大半個頭的少年在外殿門口大步走來,聽到中年男子的話,冷聲叱道。

“石大哥!”

陸小天聽到聲音麵色一喜,來人是石青山,跟他同樣都是胡羊村出來的,不過石青山是胡羊村的驕傲,年紀輕輕就被雷刀門選為外門弟子,由於天賦出眾,不到一年,便成為了內門弟子。

以前在胡羊村,便數他跟石青山關係最好。去年山村遭了旱災,家裡又添了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僅有的田地養不活這麼多的人。石青山便將他帶到了雷刀門,不過由於沒有習武上的天賦,便在雷刀門做了一名雜役,在門內做一些挑水燒飯入山砍柴之類的雜活。雖然辛苦,不過好歹能在這貧困的亂世中生存下去。

“原來是內門的師兄,小,小的失禮了,不知小天是這位師兄的熟人,得罪之處,還請師兄和小天見諒!”平日在雜役中耀武揚威的趙管事麵色一白,連忙向石青山與陸小天兩人賠禮道。別說是內門弟子,便是他,也不過一個雜役管事,並不是長久的,便是外門的上層弟子,他也得罪不起。

“石大哥,趙管事也是擔心我不能在規定的時間內砍到足夠的木柴,沒有別的惡意,石大哥就不要怪罪他了。”

陸小天替趙管事開脫道,在雜役房呆了這麼久,雖然他沒有一點武藝在身,不過在人情世故上卻比石青山要熟練得多,石青山得罪趙管事不打緊,但是他以後卻是要在趙管事手上長期做事的。換了趙管事,以後未必不會來個更刁鉆刻薄的管事,那日子就不好過了。

“也罷,既然小天替你說情,今天就算了,下次再讓我看到你欺負小天,有你好受的。還不快滾。”石青山一臉兇色地瞪了趙管事一眼。

“是是,小的再也不敢了。”趙管事連連點頭,狼狽不堪,逃也似地離開了。

“刑堂那邊管得太緊了,我這次將劈風刀法練到了第三層,師父才放我出來休息兩天,所以直到現在纔有時間看你。”趕跑了趙管事,石青山有些歉意地向陸小天道。

“太好了,石大哥你越厲害,我在雜役房那邊就越沒人敢欺負我。”陸小天一臉高興地道。

“不會的,誰敢欺負小天,我一定打得他跪地求饒。”石青山豪氣無比地說道。

兩人正說著,一對同樣穿著白色勁裝的少年和另外一名模樣格外秀麗的少女向站在前麵不遠處,向石青山招手道,“石師兄,你怎麼還在那呆著,快點,我們要去縣城逛了。”

陸小天見有人在等石青山,於是說道,“石大哥,前麵有人在等你,你先去忙吧,我要去砍柴了,今天還要完成任務呢。”

“正好今天有空,我幫你去砍柴。”石青山搖頭道。

“不用了,我每天都要去的,也用不了多長時間,石大哥你好不容易休息兩天,不要花費在砍柴這種瑣事上。”陸小天推著石青山道,不過石青山習武幾年,身強體健,卻不是他能推得動的。

“好吧,那我就先出去了,給你帶些好吃的回來。”石青山也有些意動,終究是少年心性,平時苦練武藝,此時得閑,也想去熱鬧的縣城逛逛。

“好,那就謝過石大哥了。”

陸小天揮了揮手,轉身向後山的方向一腳深,一腳淺地踩著積雪行去。回頭,看著石青山與另外兩個師弟師妹有說有笑地走遠,原本臉上也掛著笑容的陸小天臉上忽然一陣落寞。這便是武者和雜役之間的區別,完全處在兩個不同的世界。

不過可能也是命中註定,自己沒有練武的天賦,再努力,也還隻是個雜役。還是想著如何多砍點柴回去交差吧。

還有幾天便要發俸銀了,想著攢下的兩顆銀豆子,他臉上不由又有了一絲笑意,每過一段時間,都會給家裡捎寄一些銀錢回去,不過自己也攢了一些,等錢攢夠了,便去城中學一門餬口的技藝。木匠活也好,鐵匠也罷,雷刀門雖好,但雜役卻永遠隻是一名下人,就算不能成為一名武者,他也不想永遠隻當一個看人臉色的下人。

揣著懷裡的兩顆銀豆子,便如同揣著自己的夢想。他覺得平時難以行走的雪地也不是那麼難走了。門派後山是一片蒼莽的叢林,起伏的山巒看不到邊際。

陸小天走到山林之中,卻並沒有第一時間去砍柴,而是從一處隱蔽的石洞取出一張補過的魚網,在幾棵樹之間張羅開來,又在從懷裡取出一包穀子扔在魚網之下的雪地上。

他拍了拍手之後,這才滿意地抽出柴刀,走了一段路程,在滿是樹木的山林中尋了一棵有些枯朽的樹桿揮刀砍了起來。

鋒利的柴刀一刀接著一刀地揮砍並不太粗的樹桿上,樹上的積雪不時落下,陸小天不時打落身上的雪渣,然後再次揮刀。

在揮砍兩百多刀後,並不太粗的樹乾轟然倒地,濺了他一臉的殘雪。

如此嚴寒之下,反復揮刀的他身上扳而冒起了一絲熱氣。近兩個時辰後,陸小天將砍好的木柴放進背簍裡裝好。估摸著這會可以去檢查佈置的陷阱了。

這段時間能不斷接濟家裡,還能攢下一些銀錢,除了平時省吃儉用外,大多也靠從山裡捕獲一些野物,雖然打不到大的猛獸,但一些野雞,山雀也足夠他高興一陣了。

咕咕.....

遠遠便聽到野雞的叫聲與撲騰聲,陸小天心頭一喜,聽動靜還不止一隻,看來今天真是大豐收了。聽到動靜的陸小天有了額外的動力,步履比起平時還要輕快了幾分。

不過一道低微的吼聲卻是讓快步前進的陸小天渾身汗毛陡然炸立起來。

陸小天雙手緊握頭柴刀的刀柄,雙眼搜尋著樹林間的每一處間隙,同時背部靠向一棵大樹的樹乾。

很快,一隻足有牛犢大小的青狼緩緩從樹林間走出,兇光閃爍的眸子,眥著一雙尖利的犬牙。低吼著一步步向陸小天迫近過來。

隨著青狼的出現,陸小天因為捕獲了野雞的喜悅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隻有發自內心的緊張與恐懼。哪怕父親那樣的老獵手,在山中遇到這樣的巨狼也是件十分危險的事,而他現在,不過一個十歲出頭的少年。

陸小天不由懊惱剛才沒有讓石青山一起過來,如果有石大哥那個已經入門的武者在,遇到這隻青狼,便有一拚之力。現在他隻有揮舞著柴刀,嘴裡大叫著恐嚇眼前的這隻孤狼。

不,不是孤狼,在叢林右側,竟然又來了一隻體形稍小的青狼,陸小天心裡一陣絕望,隻是一隻,他已經難以逃出生天,現在更出現了第二隻,更是十死無生!符。“天哥,你怎麼閉關了這麼長時間?”未及多久,體形肥碩的禾虎便當先一路快跑過來,看向陸小天的神情頗為興奮。“陸前輩。”渡明恭敬地向陸小天行了一禮。然後取出一隻須彌袋遞了過來。“是你小子不思修煉。”陸小天聽到禾虎的話翻了記白眼,這次突破時間雖短,但也是驚險連連,隻是早些達到化神體修終究是有不少好處的,否則處境隻怕要更難一些。化神修士閉關,動則幾年,甚至數十年之久,也隻有禾虎這怪胎,資質非凡,性格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