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ゃ߀���@��ˇ�����0�2�0�2�0�2�0�2Ľ���A΢Ц���f�������Y�����Ǵ�򣬏�С���ĿȾ���㶮��һЩ�����0�2�0�2�0�2�0�2�]���˕����yһ����򣬸��Λr�ǂ�Ц����������ɿɐ۵Ĺ���0�2�0�2�0�2�0�2���@ᘾ�Ҳ�ǘO�õģ������ĸ�H�ǂ�����|�㡣���D�˲������Դ����ˎ׾䡣�0�2�0�2�0�2�0�2Ľ...郭巨力吃下了六個包子,心滿意足地發出一聲喟歎。

「定王殿下真是個大好人……」郭巨力摸著肚皮說,「小姐,下迴吃牡丹卷吧。」

慕灼華正埋首案前寫著報告,聽郭巨力這麽一說,忍不住笑道:「你當王爺是廚子,由著你點菜呢!」

郭巨力有些遺憾,又馬上豁達了起來:「不行就算了……小姐,那麽晚了,你還不就寢嗎?」

「快了,我這裏寫完就睡,你先睡吧。」

郭巨力打了個哈欠:「當官真辛苦。」

「做什麽事,做什麽人都辛苦,辛苦若有了迴報,便不覺得辛苦了。」慕灼華說道。

郭巨力道:「今日我灑掃中庭,員外郎家的奶孃來串門,同我聊了許久,我瞧她那樣子,好像是要給小姐你做媒。」

慕灼華頭也不抬道:「你知道怎麽推的。」

郭巨力點點頭:「我當然明白小姐的心意了,那個奶孃卻不死心呢,一個勁地說,姑孃家最要緊的是找個好男人嫁了。」

慕灼華嗤笑道:「找個好男人,可比考狀元難多了。」

郭巨力深以為然,又覺得不太對勁,扭頭道:「小姐,對你來說,考狀元也不見得多難啊,隻差一點點……」

「去去去,睡覺去,別打擾我升官發財!」

第二天一早,劉衍果然在自己桌上看到了慕灼華提交的報告,他拿起來五張寫得密密麻麻的紙看了看,又向外麵看了一眼。

慕灼華今日在刑部觀政,要把這些年對的番邦管理律例都看完,也是不得空閑的一天。

理蕃寺的人很快就發現了,慕灼華這個小姑娘做起事來十分拚命,為人也和氣好說話,漸漸地也就接納了她,耐心地給她答疑解惑。劉衍交給慕灼華任務卻沒有減輕,既然知道了她能耐大,便加倍地壓榨她了,換了旁人恐怕要叫苦不迭暗自腹誹,慕灼華卻還是每天笑嘻嘻的,準時高效地完成劉衍交代的任務。

除了理蕃寺的工作,她依舊要每三日去給皇子講學一次,有了在理蕃寺觀政的經驗,她講起北涼諸國的事務來就更加信手拈來了。劉瑾對她顯得越加佩服,劉琛卻看她更不順眼,原因便是她與沈驚鴻的流言汙了他的視聽,對慕灼華的挑釁也更加過火,導致了課堂上經常出現劉瑾與劉琛爭執。劉瑜脾氣好,夾在中間卻是左右為難,拉不住兩個暴脾氣的。

這日慕灼華講到了北涼的兵事,說起北涼豐產鐵礦,有鋼刀之利,悍馬之勇,又惹了劉琛不快,冷笑道:「北涼不過陳國的手下敗將,談何利勇?」

慕灼華道:「曆史上,陳國對北涼用兵不下千次,卻從未真正打服北涼,北涼人看似粗莽,卻十分狡詐,他們拚死也要打一場勝仗,來換得議和的條件。」

劉瑾插嘴道:「慕先生所言極是,大哥,當年你們便是打了一場敗仗,北涼才以此為藉口,在和談條件上討價還價。」

這事正中劉琛的痛點,劉琛當即大怒:「你說什麽!你在宮中養尊處優,又懂什麽行軍打仗之事?當年若不是軍中出了賣國賊,我與皇叔早就蕩平北涼了。」

劉瑾道:「這倒是和慕先生說的一致,北涼人狡詐,竟在大哥你眼皮底下塞奸細,矇蔽了你和皇叔。」

劉瑾表麵上說北涼狡詐,言外之意卻是說劉琛與劉衍無能,遭人矇蔽,劉琛怒不可遏,衝到劉瑾跟前攥住了他的衣領。「你有什麽資格說我和皇叔,你們不過是躲在皇城裏,我們卻是在前線浴血奮戰!」

劉瑾絲毫不懼:「我也可以上前線,隻不過沒有機會罷了,大哥,論武功我可未必比不過你!」

劉琛被劉瑾一激,冷笑道:「好啊,那咱們就較量較量,誰認輸就是懦夫!」

說罷用力推開劉瑾,自己轉身大步朝外走去。劉瑾不屑一笑,立刻跟了上去。

慕灼華瞠目結舌,沒想到事態會發展成這樣,急忙對劉瑜說道:「二殿下,您趕緊勸勸他們啊!」

劉瑜苦笑道:「我不懂武功,如何勸得住他們?」

「陛下呢?」慕灼華邊往外追邊問道。

「此事不能讓父皇知道,否則父皇動怒,會傷了身子。」

慕灼華咬牙道:「那隻能把定王殿下叫來了,他的話,大殿下該是會聽的。」

劉瑜點點頭,立刻叫自己的侍讀去理蕃寺找定王求救。

而這邊的劉琛劉瑾二人,已經各自挑好了武器,一觸即發了。

禦書房前的空地極大,兩人各據一方,各執一劍。

劉瑜喊道:「大家都是兄弟,點到為止,千萬不要傷了對方!」

劉瑾道:「二哥放心,我不會傷了大哥的。」

劉琛冷笑:「你還是小心自己吧!」

說罷提劍而上,殺氣騰騰,竟絲毫沒有迴撤之力。

慕灼華不懂武功,但也看得懂情形,如今雙方都在氣頭上,根本是不死不休的打法,在場之人都不懂武功,隻能幹瞪眼看著,而侍衛更是不敢插手皇子之間的決鬥,以劉琛的脾氣,誰敢插手,必然會被杖責一百。

慕灼華焦急地看著,大喊道:「兩位殿下快住手,今日上的是文課,不是武課!一會兒陛下過來看到了會大發雷霆的!」

庭中劍影如織,兩個人都是充耳不聞,慕灼華無可奈何,隻能盼著劉衍來得快一點。

劉瑜的侍讀很快就跑了迴來,氣喘籲籲道:「定王殿下不在理蕃寺!我給他們留了信,若定王殿下迴來了他們會轉達。」

慕灼華心想,那時就來不及了!

果然,庭中場麵更加難看,劉瑾一劍刺向劉琛右肩,劉琛雖然避過,卻被破了衣服,劉琛大怒,出招更加淩厲,劉瑾也被逼得步步後退。

劉瑜急道:「夠了!三弟,你快停手認輸!」

劉瑾咬著牙不肯認輸,劉琛冷笑道:「不要認輸,我要打得你心服口服!」

這時劉瑾眼睛一亮,在劉琛說話之時發現了一個破綻,一個閃身避過來劍,便刺向劉琛的破綻之處。劉琛倉皇迴劍,劍身擋住了劉瑾的來劍,被逼得後退了幾步,劉瑾趁機欺身上前,打得劉琛措手不及,眼看就要落敗,

劉琛豈能接受這樣的失敗,忽地眼中閃過一抹厲色,竟是舍棄了防禦,使出了兩敗俱傷,一劍刺向劉瑾腹部。劉瑾也被劉琛玩命的打法嚇了一跳,躲閃不及,劍身在腰側擦過,頓時鮮血湧了出來,而劉瑾的劍也迴收不及,刺穿了劉琛的右腿。

慕灼華腦中嗡的一聲,彷佛聽到了自己的喪鍾……

兩個皇子在她的課上大打出手,兩敗俱傷……

眾人尖叫著圍了上去,劉瑜扶起倒在地上的劉瑾,急切檢視他的傷勢。

「我沒事。」劉瑾臉色微白,搖了搖頭,「皮外傷。」

劉瑜又趕緊跑過去看劉琛,劉琛的傷勢比劉瑾嚴重許多,鮮血如泉水一樣湧出,顯然是傷到了要害。

「快傳太醫啊!」劉瑜大吼一聲,驚呆的眾人這才迴過神來。

「來不及了!」慕灼華蹲在劉琛身前,伸手查探大腿上的傷勢,「刺破了血管,必須立刻止血!」

劉瑜怔怔看著慕灼華,慕灼華方纔還慌亂著,此時卻十分鎮定,她拿起地上的劍,抬手揮下,割下外衫,在劉琛的傷口部位之上纏了一圈,用力地勒緊了。「二殿下,你把這邊勒緊了。」

劉瑜聞言,按照慕灼華的吩咐勒緊了傷口,果然出血小了許多。慕灼華又從腰間取出一個羊皮滾動條,開啟放在了地上,裏麵擺放的是一根根銀針。

「我給殿下施針止血,殿下不要動。」慕灼華說著拈起一根長針。

劉琛渾身無力地瞪著慕灼華,慕灼華出手迅疾,很快便落下幾針,果然片刻後血便止住了。

「你們把殿下抬迴房間,放在榻上,取熱水來。」慕灼華說著,補充道,「小心別碰到銀針。」

眾人見慕灼華果真止住了血,都聽她的命令列事。

慕灼華又對劉瑾道:「三殿下,讓我看看您的傷勢。」

劉瑾迴過神來,擺手道:「不用,我隻是皮外傷,血已經止住了。」

慕灼華看了劉瑾一眼,也不再堅持,轉身跑進了劉琛所在的房間。

禦書房裏就有熱水,太監們很快送了過來,劉瑜用剪子剪開了傷口處的布料,小心擦拭血汙。這時外間傳來倉皇的腳步聲,有人喊著:「太醫來了!」

慕灼華迴頭,便看到三個太醫氣喘籲籲地跑了進來,她便站起身來,讓開了位置。

「老臣來遲……」

太醫還要請罪,就聽到劉琛不耐煩地說:「少說廢話,過來!」

太醫急忙爬到床前,細細檢視劉琛的傷勢之後,鬆了口氣道:「殿下傷到此處,出血如泉,若不是及時止血,隻怕危險了,不知道是哪個太醫出的手?」

眾人齊齊看向了慕灼華。

此時慕灼華袖子上,衣服上一大片鮮紅,她衝太醫笑了笑道:「事急從權,本官略懂醫術,便鬥膽給殿下止血了,餘下之事,就交給諸位了。」

太醫和善地笑了笑,轉過身去為劉琛處理傷口。

慕灼華見劉琛有了太醫照料,而自己滿身血汙,便想著迴理蕃寺換身衣服,不想剛走出門,就與一人迎麵撞上,慕灼華倒退了兩步,抬頭一看,驚喜道:「王爺。」

劉衍看到慕灼華身上的血汙,也是一驚,下意識地上前抓住她的手:「你哪裏受傷了,怎麽這麽多血?」

慕灼華看到劉衍眼底的急切,不禁有些恍惚,笑道:「不是下官,是大皇子,這是為殿下醫治時不慎被染上的。」

劉衍不自覺地鬆了口氣,便放下慕灼華,往裏麵走去。

慕灼華迴理蕃寺換了身幹淨衣服,她一身的血汙把眾人都嚇壞了,打聽之下才知道兩位皇子比劍之事,都是心驚膽戰。

慕灼華換了衣服迴到禦書房,劉琛和劉瑾的傷口都已經處理好了,太醫正往外走。

慕灼華走到門口就聽到劉衍在教訓劉琛,下意識地收迴了腳,停在門外。

「你今日行事太過魯莽了!」劉衍坐在床邊,沉著臉訓斥劉琛,「你是兄長,今日之事責任便在於你。」

劉琛嘴硬道:「是他出言不遜,說皇叔用人不明,遭人矇蔽,我氣不過才……」

劉衍按了按額角,按捺著怒氣道:「別人就是知道你的脾氣,才故意激怒你,今日陛下不在宮中,我也不在理蕃寺,難道你以為是巧合嗎?」

劉琛一驚,隨即怒道:「他們故意的。」

劉衍道:「你與劉瑾兩敗俱傷,必然要遭到陛下訓斥。」

劉琛冷笑道:「我懂了,劉瑜故意讓劉瑾拉我下水,我倆鷸蚌相爭,他倒捨得讓親弟弟涉險。」

「琛兒,你們三人都叫我一聲皇叔,我原不該有偏頗。」劉衍輕歎一聲,「你們如此相爭,傷的是陛下的心。」

劉琛道:「那他們便不要想著與我爭!」

劉衍知道劉琛脾氣如此,聽不進自己的勸,隻能道:「你乃嫡長子,不必爭,這一切都會是你的,你越是爭,就離你越遠。你隻要控製住自己的脾氣,便不會輕易被人利用了。」

劉琛還要反駁,卻聽到外麵傳來了敲門聲。

「殿下,慕灼華求見。」

劉琛收迴了滿肚子的話,冷冷道:「進來。」

慕灼華推開了門,走到床前關切問道:「殿下的傷勢如何了?」

劉琛道:「無礙。」

劉衍看了慕灼華一眼:「聽說是你及時為大皇子止血。」

慕灼華微笑道:「這是臣子的本分。」

劉琛冷眼看著慕灼華:「你應該知道,我很不喜歡你。」

慕灼華訕笑:「下官但行己事,管不住他人的喜惡。」

劉琛又道:「沒有人知道你會醫術,你不救我,沒人會怪你。」

慕灼華輕歎了口氣:「殿下若要這麽問,那就容下官說句實話了。下官自然知道殿下不喜歡,但兩位殿下在我的課上出事,我難辭其咎,所以必須竭盡全力去救。這是其一。其二,醫者仁心,見死不救,下官問心有愧。」

劉琛冷冷說道:「其三,你想著救了我,我便欠了你人情,不再為難你。」

慕灼華苦笑:「這其三,不敢奢求。」

劉琛道:「我從不欠人,你救我一命,我現在便還你,說出你的條件。」

慕灼華小心翼翼地看了劉琛一眼,又用餘光偷瞄劉衍,這才低下頭說道:「那殿下給些診金就好了。」

「什麽?」劉琛狐疑道,「診金?你要什麽診金。」

慕灼華道:「下官給人看病,收多少診金就看對方什麽身份,若是普通百姓,便隻收一點銅錢,若是達官貴人,便要多收一些。殿下尊貴,下官鬥膽,要五百兩診金。」

劉衍聞言,揚眉看嚮慕灼華。

劉琛嗤笑一聲,大喊了一聲:「來人,拿一千兩來!」

劉琛話落,外麵就有個小太監拿了一千兩的銀票進來。

「給她。」劉琛不屑地說道,「我的命,還是要更貴一些的。」

慕灼華畢恭畢敬地收下了一千兩,拱手道:「多謝殿下。」

劉琛嫌惡地揮揮手,道:「你走吧。」

慕灼華弓著身子退下了。

待慕灼華走遠,劉琛才對劉衍說道:「這個女人,貪生怕死,貪財怕事,她救了我的命,功名利祿唾手可得,卻隻要了五百兩,你說她是不是又貪又傻?」

劉衍微笑不語,他知道的慕灼華,可不是這樣的人。

「就這樣的人,也配和沈驚鴻齊名?」

劉衍無奈道:「你這幾日就好好休息,不要再大動肝火了,稍晚陛下來看你,記得認錯,不要找藉口。」

「知道了,皇叔越來越囉嗦了,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劉琛不滿地咕噥了一句。

劉衍瞬間有些恍惚,他以前是怎麽樣的……

他忽然想起自己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樣子……曾經的他,又比劉琛好多少呢……

可有些教訓,著實太沉重了……

太監端著藥碗進來,劉衍扶著劉琛坐起喝藥,這時又跑進來一個太監,跪下說道:「殿下,奴才方纔跟蹤慕灼華,她確實說了一些關於殿下的話。」

劉琛臉色一冷:「她在背後說我什麽?」

作者有話要說: 有個問題明確一下,慕灼華的醫術隻能說不錯,不是神醫,最開始她也隻是想治治婦科病,賣賣香囊賺點小錢。後來遇到劉衍中毒,她幫他緩解了毒性相衝的痛苦,但沒有治療徹底,所以後來劉衍重新找了萬神醫治療過,纔有了藥池相遇。萬神醫也說了,慕灼華經驗不足,她在閨中看書多,接觸的疑難雜症少,治療小病還是可以的,重疾就不好說了。

救劉琛,隻是止血,不涉及疑難重症。�0�2�0�2���ܴ����������ڂ������������𹫑��������ᣬ�������c���܎׺��ֵ���Q���s��һ��ҹ�Y���������l�и��ޒ�˱������0�2�0�2�0�2�0�2�����⵽��ȫ܊��ָ؟����жȥ��܊š���������s���®����˴�܊���l��ҪѪϴꐇ���܊��һѩǰ�u���0�2�0�2�0�2�0�2Ȼ���˕r�������ã��s�����������...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