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爺如果不太打擾,還請王妃代為安排一下。”元卿淩道:“不必安排,直接過去嘯月閣,他就在裏頭。”欒氏聞言,故作詫異,“王爺和王妃不是同一個屋子嗎都是夫妻,且還沒娶側妃,怎麽就分屋子來住呢”對於這種極具挑釁性的話,元卿淩直接當聽不到,倒是喜嬤嬤在一旁道:“王爺傷勢未愈,怕驚擾王妃睡覺,所以搬到了嘯月閣去。”欒氏打量著喜嬤嬤,“你是誰為何不曾見過你”“喜嬤嬤,在太上皇身邊伺候的,太上皇怕我府中無貼心的人,...小糯米想著那杯沒喝完的奶茶,抱著枕頭出去,“我找祖奶奶去,祖奶奶會講故事哄睡覺。”

“這麽晚了,不許去”宇文皓喝止。

小糯米抱著枕頭回來,“爹爹太凶,那不睡了。”

宇文皓簡直不能相信一向乖巧聽話的小糯米竟然懂得威脅人,這是多幻滅啊。

忍下一口氣,等你娘醒來看你會不會變成爆米花。他努力擠出僵硬勉強的笑容,“爹錯了,你去,去吧,找祖奶奶說故事去。”

小糯米嘴巴一咧,露出兩顆小小的虎牙,蹦蹦跳跳地抱著枕頭出去了。

看著集萬千寵愛在一身的小糯米,包子和湯圓是目瞪口呆又滿心不忿。

“看什麽看沒用的東西,就知道吃”宇文皓狠狠地瞪了他們一眼,轉身出去了。

包子和湯圓頓時垂頭喪氣,丸子也不敢吃了,爬床上去睡覺。

廣市。

元教授他們一直等到淩晨一點多,才終於看到那孩子慢慢地醒來了。

“醒了,醒了。”元哥哥回頭喊了一聲,然後大手一伸抓住了小孩的領子,故作凶悍地道:“說,誰帶你來的”

小孩揉了揉眼睛,有些愕然,隨即眨巴眨巴,骨碌碌的眼睛四處看了看,頓時跳起來歡呼,“我來了,我來了,我就說嘛,我們是三胞胎,小糯米合適的我也合適。”

元教授傻眼了,“你小糯米”

小孩一把抱住了元教授的腿,抬起頭閃著黑曜石般亮透的眸子,“姥爺,姥爺,我是包子,我不是小糯米,我搶到了,我搶到了。”

他說完,就鬆開元教授,跑回茶幾上找吃的,歡喜得差點沒把嘴巴給咧崩了。

元教授嘴唇哆嗦了一下,看著元媽媽和元哥哥,“這這是怎麽回事啊他之前說叫小糯米,宇文和。”

元媽媽驚疑地看了幾眼,然後走到他身邊輕聲道:“這麽小的孩子,該不會有多重人格分裂吧”

“這”元教授猶豫了一下,“那要不報警吧”

“姥爺”包子喝著奶茶,忽然想起爹爹的吩咐,“爹爹對媽媽很好,爹爹不是打死好多人,他是打仗殺敵人,敵人死了他才能活,我爹爹是太子。”

這話說得夫婦兩人都驚疑不已,元哥哥作勢舉起拳頭,“小孩子不得撒謊,說,誰教你說這些話的不然要揍你。”

“大舅,我沒有撒謊,爹爹是這樣說的。”包子抱著奶茶躲到一邊去,看到牆上元卿淩的照片,他眼睛頓時紅了,嘴巴扁了扁,連奶茶也不喝,“我想媽媽了。”

大眼睛裏頭,陡然發紅,淚水就盈滿了眼底,說不出的可憐心疼,元媽媽是心軟的人,見此情況,忙就過來推開元哥哥,溫柔地對包子說:“想媽媽了啊媽媽去哪裏了你告訴婆婆,婆婆可以帶你去找媽媽。”

包子眼淚就落下來了,小臉蛋上滑落晶瑩,委屈難受,“媽媽睡覺了,叫了方丈回來打針,但是沒打上針,爹爹叫我們來找方丈,問問媽媽什麽時候才能打針,打了針媽媽就醒來了。”

“方章方章是誰”元媽媽愣了一下,“媽媽要打針是病了嗎”

“媽媽懷著妹妹睡了,腦子裏沒有發光的東西,方丈讓她睡覺,等研究出來可以打針就能醒來。”

包子小手攀上元媽媽的脖子,聲音軟糯而惶恐,“姥姥,我害怕媽媽不回來了。”

元媽媽聽了這話心裏難受極了,她也是失去過至親的人,母子連心,這孩子才那麽小不對,不對,方纔不是說這孩子是孤兒嗎

她回頭看著元教授,元教授卻若有所思起來,“媳婦,你記得不前陣子不是有一個叫方嫵的人過來找我們,說是受淩兒所托拿一些機密檔案要做研究的,孩子嘴裏說的方章會不會就是方嫵”

“快打電話問”元媽媽失聲道。

元哥哥馬上拿出手機,他之前記下了那個女人的手機號碼,找到之後馬上撥出去。

“喂,方嫵是嗎我現在這裏有個情況啊,我家來了一個小孩,說是叫糯米又包子的,說是淩兒的兒子啊,你過來啊現在可以,可以,那你來,我們等你。”

“怎麽樣”元教授和元媽媽齊聲問道。

元哥哥放下手機,眼底還盛滿了愕然,“她說現在馬上過來,說這孩子**不離十是淩兒的兒子。”

“天啊”元媽媽喃喃地回頭,看著包子,眼底瞬間湧淚,蹲下扶住包子的雙肩,顫聲道:“你真是淩兒的孩子是我的孫子”

包子看著她,慢慢地皺起了小臉蛋,他最怕女人哭了,伸出手學大人一樣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安慰道:“好,好,不哭了。”

元媽媽卻在那一瞬間,失聲痛哭起來,天知道,所有人跟她說這個說那個,她都沒辦法安心啊,骨肉分離之苦,日夜誅心,隻憑其他人說,怎能放得下這種錐心刺骨之痛

包子頓時手足無措起來,抬頭看著元教授,“我我沒打她。”

元教授輕輕地拍著妻子的肩膀,也是淚水縱橫,“好,好,不哭了。”

元家人都不善於安慰人,最厲害也不過是輕拍肩膀說出這一句,元媽媽聽了幾十年了,所以從包子嘴裏說出那一句話安慰的話,她才會忽然地崩潰。

包子見她哭得越發慘,他心裏越發不安,往後退著看了元哥哥一眼,扭著小手,“舅,我真沒打。”

元媽媽一把抱住了包子,抱入懷中,淚水不曾拭去,鼻音重重地道:“對不起,姥姥失態了,姥姥嚇著你了。”

她放開包子,捧著他的臉,淚水依舊模糊著眼睛,“讓姥姥看看你,看看你。”

“我不長這樣。”包子猶豫了一下,伸出小手給她擦了一下眼淚,“這個身體不是我們的,我們用意識控製,等我在那邊醒來,我就得走了。”

“走”元媽媽慌了起來,“去哪裏你要回去了是不是”

“媽”元哥哥伸手扶起她,眸色痛苦,“別這樣,嚇著孩子,等那個方嫵來了問清楚一些怎麽回事,退一萬步講,能叫我們見一麵已經很好。”

元媽媽滿心失落慌亂,喃喃地道:“你說得對,見一麵也是很好的,很好的,不能貪心強求。”她叫了人進去幫其嬤嬤,生孩子的事情,她不懂。她坐在外頭,聽著裏麵故知的慘叫聲,陽光稀稀拉拉地透過枝葉落在她的臉上,她抬起頭,四月底最好的陽光,便是如今了。沒什麽比一個生命即將來到人間更值得開心。即便這孩子以後或許要經曆人世間的許多悲歡離合,可能來這世間走一趟,那就是最大的恩賜。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裏頭傳出了一聲嬰兒的哭聲,那哭聲是沒有尾音,戛然而止的。隨即,是其嬤嬤那駭然大叫,“你瘋了,你瘋了,那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