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去賣吧,他好歹值個錢。兩人幹脆坐起來,相互依偎,宇文皓抱著她問道:“你怎麽就捨得拿七十萬兩”元卿淩歎道:“上當了,父皇說你願意給,且已經出去借錢了,誰想到他撒謊”嚴格說,其實父皇也沒撒謊,確實他願意給,也出去借錢了,可他不願意給這麽多啊。元卿淩抬起頭看他,“咱不拿這些銀子,他會怎麽處理這案子”宇文皓道:“拿不拿這些銀子,他都得想個藉口饒了母妃,把母妃摘出去,一則是為我的名聲,二則也是為了他的麵子...小糯米安靜地坐在沙發上,看著元教授,方纔他還喋喋不休,但是看到姥爺這麽緊張的模樣,他小小的心裏就有些奇異的感覺。

“姥爺,”小糯米忽然有點擔心地看著他,“您就不怕我是假的

就捨得給我買吃的啦”

這聲音,軟萌軟萌,元教授的心當場就化開了,化得一塌糊塗,以致淚水模糊。

“捨得,要什麽都捨得,你這眼神跟你媽媽小時候一模一樣。”

他撫摸著小糯米的臉,五官是不像的,但是這稚氣單純卻又透著聰明的眼神,就跟他媽媽一樣。

元媽媽和元哥哥以為家裏出了事,急匆匆地回來,進得家門,元哥哥喊了一聲,“爸爸,出什麽”他沒嚷完,迅速被元教授捂住了嘴巴拖到一邊去,“噓,睡著了,睡著了,別吵。”

“誰睡著了”

元哥哥掙脫元教授的手探頭去看,隻見沙發上躺著一個酣睡的小孩,“咦

誰家孩子”

“你妹妹的,你妹妹的兒子,叫宇文和,字忍冬,小名糯米,給他叫了吃的,吃著吃著就睡了,你看,那奶茶都還沒喝完呢。”

元教授說。

元哥哥吃驚地看著他,然後迅速把他拉到一邊去,“爸,就為這事你叫我和媽媽趕回來

你被人騙了吧

這孩子誰領來的

問你要錢了嗎”

元媽媽一路趕回來也嚇得夠嗆,卻沒想到是這個事,不禁也沒好氣地道:“你瞧你,這事還能上當了

你白撿這麽大的孫子啊”

“不是,真的啊。”

元教授激紅了臉辯解。

“有什麽證據

就憑人家跟你說兩句你就信了”

元媽媽氣得夠嗆的,走上前去看著那孩子,不禁無奈地道:“你看他哪一點像你閨女啊

你閨女現在在哪裏你知道的吧

她的兒子怎麽會在這裏啊

你是想女兒想瘋了,誰都信。”

元教授被他們這麽一說,撓撓頭,“但是,這個孩子他一來就叫我姥爺,也問了你們的事,孩子總不能撒謊。”

“誰帶他來的啊”

元哥哥上前搭著元教授的肩膀,歎了口氣,“爸爸,您可真是夠單純的啊。”

元教授看著兒子,有些困惑,“可這感覺是不會錯的,他說得出你妹妹的名字。”

“妹妹名聲這麽大,誰不知道她啊”

元哥哥失笑,“好了,爸爸,快叫人帶他回去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從別處拐帶過來的,回頭您還犯上罪了呢。”

元教授擺手,“不,不是,他是自己來的,他今日是在醫院裏頭跑的,也不是醫院,是從殯儀館的車上跑了,本來都宣佈死亡,不知道怎麽活過來,還跑家來了。”

“死了又活過來”

元媽媽和元哥哥大吃一驚,這怎麽可能

“所以啊,很詭異,你妹妹的事本來也是很詭異的,現在警察在找他,你們看,要不先報警送回去”

元教授覺得不能讓警力白白浪費,得對人家有個交代。

“要不,先等他醒來吧,警察一來就得吵醒他。”

元媽媽是心疼孩子的,見這孩子睡得如此酣甜,不忍吵醒。

“也行”

元教授道。

這畢竟是個大事,所以大家都守在家裏頭,本以為這孩子睡一個小時怎麽也得醒來了,殊不知到了晚上十二點,還沒醒來。

北唐。

小糯米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就是他爹大寫的臉,“米啊,醒了

你去到了嗎”

他側頭看過去,包子和湯圓都醒來了,在吃著丸子呢,他揉揉眼睛,有些埋怨,“爹爹,你幹什麽吵醒我啊

我在那喝著奶茶呢。”

“喝茶”

宇文皓一怔,“你去哪裏喝茶了

你是不是去到了

見著姥姥了嗎”

“沒見著姥姥,就見了姥爺,您這叫醒了我,我那邊就得睡覺了。”

小糯米扁著嘴巴特別委屈,那些東西可好吃了,都沒吃過。

“你真見著了”

宇文皓大喜過望,“好,你快睡,快睡,再回去,叫姥爺帶你去找方丈。”

“我睡不著了。”

小糯米爬起來,睡眼惺忪地走過去,“吃丸子呢

我也要吃。”

包子和湯圓齊刷刷抬頭,“自己找奶孃去。”

他倆沒去到,正懊惱呢,沒想小糯米去了,更是嫉妒不甘。

“欺負弟弟是不是”

宇文皓一手奪過來給小糯米送過去,回頭就瞪眼斥責,“不知道弟弟辛苦啊

吃一口都得跟他搶,還有沒有點當哥哥的樣子了”

說完,溫柔地對小糯米道:“米,快吃,吃飽之後飯氣攻心就覺得困了,困了就馬上去睡。”

包子和湯圓狠狠地瞪了小糯米一眼,礙於老父親在,不敢有動作,隻能滿心不甘地坐在那裏。

小糯米吃了兩口就不吃了,往前一推,皺起眉頭道:“什麽東西忒難吃了,爹爹我跟你說,姥爺給我買了外賣,有披薩,有奶茶,有蛋糕,可好吃了。”

看著有點飄的小糯米,包子和湯圓忍下揍他的衝動,搶過來就吃了起來。

誰稀罕什麽奶茶,要喝奶還不能找奶孃了撒

瞧那得意的小樣,誰還去不了姥姥家是怎麽地

宇文皓依他,“好,不吃,不吃,那你繼續睡去。”

“睡不著。”

小糯米還真拿喬了,往宇文皓的身上挪讓他抱著,“爹爹,我跟你說,姥爺家住得可高了,還得坐盒子飛上去才能到,家裏有媽媽的照片,媽媽跟媽媽長得很像,但是不是特別像,姥爺說,媽媽從小就特別乖,讀書很聰明,學校裏還多人都喜歡她,媽媽真了不起,爹爹,如果你能去一下多好啊,姥爺總是問你的事呢。”

宇文皓緊張得很,“那你怎麽說”

“說爹爹對媽媽很好啊。”

“那回頭你見著姥爺,再說幾句好聽的,就說爹爹也很能幹,當了太子,又打了勝仗。”

“我都說了,說爹爹因為媽媽生了我們,所以當了太子,爹爹還殺死了好多人,很厲害的功夫。”

“嗯,對,很厲害”宇文皓側頭想了一下,覺得有些不對勁,“不,米啊,咱不能這樣說,這殺人不好聽啊,那是殺敵,那是敵人,打仗的時候得殺死敵人自己才能活,還有,爹不是因為你們才當的太子”他頓了頓,呃,似乎事實就是這樣的,宇文皓黑了臉,“總之不許這樣說,就說爹爹對媽媽好就行了。”之後,坐在床邊看著陸源,流著淚笑了起來,“還認得我嗎我是袁詠意,我們曾一塊打獵,釣魚,打架,還記得嗎”陸源看著她,眨了一下眼睛,眼底有光芒。袁詠意一下子就捂住嘴巴哭了起來。齊王在門外看著,然後默默轉身走了。陸家的人都沒挽留,大家都沉浸在狂喜裏,甚至都沒發現他走。晚上宇文皓回來得知陸源蘇醒,大喜,馬上便說要去看看他,順便問幾句話。元卿淩道:“你先不要去,現在問他什麽都不會回答你,他就算能說話也未必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