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了,再看太上皇坐在廊前,手裏卻沒拿著煙杆子,不過,鼻孔卻慢慢地冒煙,她不禁笑了,“藏得住嗎丟了煙杆,這煙味也散不去啊。”說著,往草叢裏撿起那還在汩汩冒煙的煙袋,遞給了常公公。太上皇見敗露了,又聽著諷刺的話,惱羞成怒氣得呲牙咧齒,“孤愛抽煙袋就抽煙袋,你憑什麽管那麽多這天下還有誰敢管孤”元卿淩在他麵前蹲下來,看著他,“不管您,愛抽便抽,少抽一些就是。”太上皇本料著元卿淩要說教一通,殊不知態度十分溫和...北唐,楚王府鳳儀閣。

蠟燭搖曳,照影著房中處處張貼的半舊大紅喜字。光影從燙金邊散開柔和的芒熒,漫著牆上交纏著的一雙影子。

元卿淩被楚王壓在了身下。她不到他眼底有絲毫的憐憫,隻有執狂的恨意。

她的心在那一刻碎成齏粉,成親一年,他不曾碰過她半根指頭。前天入宮,太後著她平坦的小腹,歎了口氣,甚是失望。且提起了娶側妃之事,她纔不得已告知太後他們成親一年,還沒圓房。

她不想哭訴告狀。她隻是,不甘心啊。

從十三歲第一次見他,她的心便係在了他的身上。用盡了所有的辦法。終於嫁給他為妃,本以為。再冷的石頭。她也能捂熱,可她始終是高估了自己。

身下傳來尖銳的痛楚。到他眼底的冷意,那痛楚。如何抵得過心頭的尖痛

她抱著他後背,用力撐起身子,用力咬住他的唇,鮮血溢位,腥甜的血液滴入了她的口中。

他眸色一沉,修長的身體從她身上起來,一巴掌劈向她的臉,夾著玉碎般的冷意,“元卿淩,本王如你所願與你圓房,可從今往後,本王與你形同陌路。”

元卿淩笑了起來,笑得絕望悲涼,“你果然恨我。”

出嫁之前,母親教過她房中之事,可他喝了迷,情藥前來,隻破了她的身子,便再無一絲眷戀地起身。s11

青袍一卷,裹住了他強壯結實的身體,修長的腿一踢,桌子椅子轟然倒地,東西碎亂滿地,他聲音裹著冷意,鳳眼盡是鄙夷,“恨你不配,本王隻是厭惡你,在本王眼中,你便如那逐臭的蠅蟲,叫人憎惡,否則,本王也不需要喝藥才來與你圓房。”

他旋風般出了去,她著青袍消失在門口,隻有冰冷的風從門口捲入來,瞬間便冷卻了她的心。

他的聲音遠遠地傳來,“以後不必把她當主子,隻當我楚王府多養了一條狗。”

痛,真痛啊,她如願以償與他圓房了,但是,他卻用這種方式,碾碎了她的心。

她拔出頭上的簪子

鳳儀宮中,傳出侍女的驚叫聲。

“水”

她向自己手腕上的傷口,有片刻的怔忡,到現在還不太能接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有本事去死,就有本事自己倒水喝。”其嬤嬤說完,厭惡地了她一眼,呸了一聲便出去了。

黑沉籠罩著鳳儀閣,其嬤嬤送了大夫出去,轉身寒著臉進了屋中。

元卿淩掙紮著起身,全身像散架一樣的疼,趴在桌子上,顫巍巍地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地喝下去,才覺得是真的活過來了。

她嗓子幹得要命,簡直快冒煙了。

元卿淩慢慢地睜開眼睛,著眼前這個滿臉凶惡的婦女。

“王妃若要死,等王爺休了你回去再死,休得髒了王府的地,再給王爺沾了晦氣。”

她從小便被稱為神童,十歲讀完高三後被廣市醫科大學錄取讀現代臨床醫學,十六歲讀博,是二十二世紀最年輕的博士研究生,之後她沒有從醫,而是讀了生物醫學,拿下博士學位之後又醉心病毒學,在病毒研究所浸淫了兩年,被一家生物公司聘用研發一種刺激開發大腦的藥物。

“王妃自盡了”下了,你出去之前先喝半碗,回頭到衙門裏叫人熬下,隔一個時辰再喝半碗,如果衙門裏頭不方便”宇文皓吻住她的唇,把她的嘮叨封堵住,好一會兒才放開,眸光深邃地看著她,啞聲道:“我會照顧自己,你今天什麽事都不必勞心,隻管睡,衙門裏頭會有專人照顧我。”說完,逼著元卿淩躺下來,命令她閉上眼睛,元卿淩還想再叮囑幾句,他便作勢要親下來,她隻得笑著作罷,閉上了眼睛。這眼皮一沾,她才覺得自己困得要命,宇文皓還沒洗漱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