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嘴是塗了蜜嗎?借你吉言,姨姨送你頭花,你選一下,看喜歡什麼顏色?”負責結賬的這個女子不是掌櫃就是管事的,也就三十出頭,得了好話也特別好說話,把櫃檯邊的一匣子頭花就往福寶麵前推。福寶的眼睛亮晶晶:“真的嗎?謝謝姨姨,姨姨真好。”“姨姨,我有錢錢,可以要三朵花嗎?福寶還有蓁蓁姐和小姑姑。”楚楚給自己選了一朵粉色的頭花,想了想掏出口袋裡的那個銅板,眉眼彎彎地遞給姨姨。“這孩子怎麼那麼懂事呀?還會想著家裡...黎焱說完,兩手一攤,似乎很是無奈的樣子,然後輕輕嘆了口氣:“後宅倒是人多,熱鬧點好!”

後麵這一句語氣拉長,讓人聽了肯定不爽。

瓊貴妃氣得牙癢癢,幾個夫人雖然知道黎焱不是針對她們,但是因為這句話也生著悶氣:熱鬧好,那你倒是多給順國公多添點人呀!

瓊貴妃知道黎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但又不像元皇後那般忍得住氣,忍不住又嗆了聲。

“聽說順國公夫人有一個女兒是外頭帶回來的,別不是順國公在外麵偷生的吧?”

這話說得,連皇後都搖了搖頭,其他人更是大氣都不敢出了。

外麵也有傳說,撿回來那個孩子跟順國公夫人長得不太像,還被送回外家去了,所以也都以為真的是這麼回事。

明明生的都是雙胎,怎麼會有一個就流落在外這麼多年也不知道,還不接回來呢?

光是這一點,不得不讓人遐想。

不過哪有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給人難堪的?這是一點都不給順國公夫人麵子了。

也就是瓊貴妃仗著得寵敢說。

所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黎焱,有狐疑也有探究。

“如果隨隨便便撿個女兒回來養,都可以養得跟我一模一樣,我倒是樂意得很。”

說完,楚楚也不等母親出聲,就挺身快走幾步,走要到了母親麵前。

“這就是我流落在外找回來的小女楚楚,你們也幫我好好看看,如果領錯了,怕是還得送回去。”

黎焱乾脆拉住楚楚的手,讓她倚靠到了自己的腿上,用雙手圈過她小小的身體,還往她的臉上貼了貼。

楚楚也不認生,知道是有人故意針對孃親,傲嬌地抬起頭,看向了上麵的那兩個人,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

小臉蛋又白又嫩,這一行吃了點苦又抽了條,本來圓嘟嘟帶著嬰兒肥非常喜感的小臉蛋,變成了和黎焱一樣的鵝蛋臉。

加上一雙機靈又不服氣的大眼睛,和已經微微起了韞色的黎焱神態和表情幾乎一模一樣。

“這孩子長得跟你就是一個模子出來的,誰敢質疑你呀?瓊貴妃娘娘跟你玩笑罷了。”

坐在左邊下首第二個位置的貴妃發了聲,言語間像上在幫順國公夫人,實際也是給瓊貴妃臺階下。

皇後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

這是最低調的嫻貴妃,也就是十二皇子的母妃,平時規規矩矩,大的場合極少說話,不爭不搶的,沒想到這會兒卻不再沉默了。

“誰知道這是前一個還是後來的?”

所有人:……

這瓊貴妃也太無腦了,給你臺階下都不會趁勢而為?

“皇後和貴妃們肯定沒見過楚楚吧?”

楚楚大膽出口的話更是讓她們啞口無言,往年可有不少人拿嫣語的長相來說事的,還說過嫣語肖不了順國公夫人的美麗和明豔,可惜了。

所以自然都知道站在順國公夫人後頭的那個纔是嫣語。

這樣一來瓊貴妃倒是啞口無言,可黎焱卻不幹了。

她用餘光看了看中,自顧自地說道:“想來不是順國公府的門第太低難入瓊貴妃的眼,就是往年瓊貴妃沒坐在皇後旁邊吧?臣婦倒是記得不太清楚了,不然我這大女兒眷眷,原本叫嫣語的,年年進宮跪安,瓊貴妃怎麼會年年相見,年年忘呢?”

“你~~放肆。”

這是明晃晃的罵瓊貴妃眼瞎了,瓊貴妃氣得發抖,直接就想站起來。

黎焱這回也不怕她,很多事情都差擺在明麵上了,沒有必要再委曲求全,量她也不敢怎麼樣。

“好了,這是過年呢!大家都高高興興的,瓊貴妃你是哪裡不順心?怎麼句句都是揪著順國公夫人不放。”

這樣的話聽著好像是在平息事態,黎焱聽著卻很刺耳,特別是從萬人之上、一人之下的國母口中說出,隱隱透著諷刺。

剛剛瓊貴妃說了那麼多,你一聲不吭任由人家奚落,現在我才說了兩句,你就岔開話題了?

不過心中的不滿黎焱不再吭聲,戲還是得繼續往下演的,衝突太多,隻怕給夫君帶來不利。

但是,一直到進了大殿落座,黎焱的臉色都不太好。

有了剛才那段插曲,他們幾個看母親臉色不太好,都老老實實坐在母親的身旁,連楚楚第一次參加宮宴也沒有了興致。

宮宴沒想到如此的無趣。

飯菜端上來都是冰冷的,鍋子火不旺,炭也不夠用。

老態龍鍾的皇上講了幾句撫慰群臣的話,然後就是群臣和皇子、公主們給皇上皇後拜年,還是往年一樣的俗套。

年長的太子和八皇子今年不在京,也沒人煽情,自然沒有往年的熱鬧。

接下來就是歌姬舞妓上來炫技,坐在比較靠前的群臣們說互相說著恭維的話。

女眷們除了相互寒暄,多在評頭論足,但是都不敢大聲說話。

和順國公府熟悉的幾家也都靠得不近,進了大殿後都難得看到。

從頭到尾楚楚隻是咬了幾口糕點,就再沒動過筷子,人情世故倒是觀察了不少。

楚楚沒有看到了爹爹和子墨叔叔口中經常提到的太子和八皇子,還有點遺憾,本以為可以一睹他們醜惡的尊容呢!

後來才從大哥口中知道,皇後和瓊貴妃就是太子和八皇子的母親,楚楚不禁氣鼓鼓的。

心裡麵暗想,最好今夜韃子就進攻,把太子和八皇子全殺了。

最好擄回去再殺,不要殃及其他將士,不要殃及邊疆百姓,讓百姓們安安心心過個好年。

不過她見到了傳說中的十二皇子,因為給皇上拜完年後,十二皇子就老老實實端坐在了嫻貴妃的身旁,表麵看起來也是不爭不搶的性子。

看著身形比在齊大將軍府看到的背影高了好多,隻是還是很瘦,舉止文雅但是又彰顯英氣,頭上的紫雲更濃了幾分。

“十二皇子好看嗎?”

“好看啊!”

不知道什麼時候焦仲玨坐到了楚楚的旁邊,楚楚的額頭就被彈了一記,疼得她不得不轉回眼神。

“比玨哥哥好看嗎?”

玨哥哥不知道為什麼臉上也透出了韞色,好像不太高興了。

“玨哥哥和十二皇子都好看!”

楚楚被氣惱了也不自知,焦仲玨知道她小孩子心性也不再理她。”福寶開始意念著進了空間,她要去感謝花花,順便看看咪咪和旺旺,也在空間裡泡了個澡,還睡了一個時辰。空間大大沒有扣福寶的金幣,花花也沒減壽,說隻是事急從權。直到從空間裡睡飽出來,福寶才發現秋梨的異樣,摸一摸發現秋梨還發了高熱,春桃怕騷擾著主人,不報告也不去請郎中,隻是用溼帕子幫她敷頭散熱,可是沒有什麼效果。福寶趁春桃不注意偷偷用手掌給秋梨灌了幾次靈泉水,後半夜秋梨靠著福寶總算睡了個踏實。第二天一大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