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城的街道上,她自己都能找到回家的路。可不知為什麼,她還不想跟人提起,甚至有繼續留在這個家的想法。她享受村子裡的這份寧靜,享受顏家人的這份關愛,心中似乎也是有所期待。沒人的時候她會想得比較多,心也有點亂,有時候心怦怦地就想自己跳出來,她像是生病了。四月初十那天,吃過晚飯,福寶一如既往地跑到爹爹和孃親屋裡,陪孃親和弟弟說話。孃親非常辛苦,腳腫得跟大饅頭似的,隻能穿著爹爹的鞋,福寶和爹爹會幫她揉一揉。這...黎焱還有點氣不平,覺得孩子受了委屈,本想讓她們道歉的,卻被趕過來的淳親王妃拉住了。

“走了,及早進宮,何必為了這些肖小膈應,本就與我們不是同類。”

這話聽到,更是讓衛夫人和封氏心裡像是吃了蒼蠅一般。

衛夫人尚且沉得住氣,封氏一抬手就朝黃金嬋甩了一巴掌,當著那麼多人的麵,黃金嬋覺得丟臉,一扭頭捂著臉一扭頭就跑了。

大家看了一場好戲還意猶未盡。

來得最早的居然是淳親王府和玨郡王府,玨哥兒就站在外婆的旁邊,一直關注著這邊的動態。

看著昂頭挺胸走過來的楚楚傲嬌的小模樣,忍不住笑了笑。

白色的狐狸毛襯著人麵桃花,褪了一點嬰兒肥的小臉蛋,非常的清麗動人,那些珍珠一閃一閃,閃閃惹人愛。

進了宮,男客和女眷就被分開了。

女眷被帶進了後庭,領她們進去的是穿著很光鮮的宮女,直接就是朝內院的坤寧宮去。

“楚楚別怕,跟著姐姐在孃親麵前跪安就好了,孃親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

裡麪人多得很,跪安後就可以出來了,沒人會問話,也不會注意我們的。”

在坤寧宮門口等候的時候眷眷緊緊拉住了楚楚的手,拉著她另一邊手的還有大哥,孃親則站在她們的前頭。

進去跪安的人都是一波接一波地進入,跪安後沒有賜座的就直接退出來了,現在都是在外麵排隊等著召喚。

不過她們進來得早,站得比較靠前,站在後麵等的人還有更多。

第一波進去後沒有退出來,沒多久,她們很快就被另外的一個宮女引了進去。

幾個孩子緊跟在黎焱的後頭,孃親跪他們也跟著跪,根本沒注意前麵是怎麼回事。

站起來後楚楚才發現裡麵早就坐了不少人,一看打扮就知道坐在居中位置的就是最珍貴的元皇後。

楚楚沒想到元皇後是個已經過了五旬的老人,並沒有她想象中的那樣高階大氣又漂亮,臉上的皺紋並不比顏奶奶的少,還塗了厚厚的一層粉。

元皇後鵝黃色的盛裝打扮,頭上也壓著厚厚的幾層頭飾,看著就讓人覺得累,但是她仍然把腰桿挺直,彰顯皇後的威嚴。

本以為跪安後就走了,沒想到這次皇後大度,還給黎焱賜了座,楚楚也被哥哥姐姐牽到了孃親座位的後麵,垂手恭敬地站著,應該以前也做過一樣的事。

“都說順國公夫人是最有福氣的,後宅妾室服帖也沒有庶子庶女,難怪活得如此滋潤,又得老夫人寵愛,就連子女都是整雙整雙的生。”

皇後這話像是故意說給大家聽的,而且馬上就有人會意一般接上了。

坐在皇後右邊下首的瓊貴妃沒等黎焱回答,馬上就接了嘴:“順國公夫人別不是太善妒了?難道順國公懼內不成?”

一句話裡,順國公兩口子都不放過,就是想專門埋汰人的。

瓊貴妃就是八皇子的母妃,長得確實不錯,一雙桃花眼很是妖冶,年輕的時候應該長得不差,不過也是容顏老去了,一說話,臉上的脂粉都浪費了不少。

她一貫是得寵的,皇上年紀大後,新立的嬪妃也很少。

她平時跟皇後不對付,現在兩人卻一唱一和起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形成了統一戰線、一致對外來針對順國公夫人呢!

特別是這段時間,京城裡流言蜚語滿天飛,好幾家說書彈唱的,說的唱的都是順國公他們一路往北遇到的驚險情節,有的更是改成了調侃的段子。

雖然評書都是改名換姓的,但是聽的人一聯想到順國公被跨界安排去押運糧草,誰都知道意有所指。

加上貢院的案件判決剛剛下來,果然把所有罪責都推到了安公公一個人身上,沒幾天就斬立決,而且據說沒有行刑前安公公就被毒啞了,更是讓人浮想聯翩。

為避免太子被引火上身,更是增加了不少前朝餘孽的情節,把安公公捏造成被逆賊安插在太子身邊,企圖謀反暗殺太子的角色。

但是坊間流言蜚語也有不少,自然是又將太子養官兒、中飽私囊、收買朝臣一些事情,明裡暗裡地又捅了出來,重新嚼了一遍。

所有事情應接不暇,皇上氣急,許久不進坤寧宮了,皇後也是急得口舌生瘡,想要反擊卻不知如何下手。

她現在恨順國公府和那一眾老臣,更是看不得瓊貴妃囂張跋扈、落井下石的樣子。

而且太子傳回的書信中,明裡暗裡說的罪魁禍首就是八皇子和得寵的這一位。

元皇後恨,卻也隻能打斷後牙和血吞。

聽了瓊貴妃的話,另外的嬪妃有的就捂起嘴巴笑,也有幾個剛剛已經被賜座的夫人沒敢吭聲,卻抬頭看黎焱的反應。

其中就有淳親王妃,不過她也沒有說話,隻是給黎焱一個安撫的眼色。

“讓皇後和瓊貴妃見笑了,我家國公爺自認沒有皇上和各個大人那麼好的命,說是命中和桃花無緣。

兩個兒子剛生下來一兩歲那會兒就頭疼得很,說是再也不想生這麼些皮猴了,所以庶子庶女也難了。

老夫人更是找人算命,說是後宅妾室太多會跟她相剋,我倒是也給想給自家爺多抬幾房姨娘,怎奈夫君和老夫人都不願意。”是熟門熟路地很快就衝了出來,沒有讓顏杜氏受多大的苦,孩子出來她這個做孃的都沒反應過來。清理了床鋪被褥,又給顏杜氏換了套乾淨的衣服,才讓顏永毅把她抱到隔壁屋,原來這一間血腥味太重了,得開啟窗戶透透氣。顏永毅看到繈褓裡幾乎一模一樣的兩個孩子,傻傻地笑著,也不敢抱,隻是貼著繈褓親了親孩子,守著媳婦兒子不肯走了。看見後來跟過來的福寶,還一個勁的摟著她說:“福寶,爹爹謝謝你。”搞得福寶很不好意思,一直往後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