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50它就值50塊,說值5萬,它就值5萬,所以磕了了,不好辦。況且很多東西價值太高,或者說怕見,所以不足向外人道。“哦,你會做什麼?”劉掌櫃對他的印象並不好,雖然他之前訓斥了那個老四,但這年輕人在那裡一直轉著,說沒有其他的心思,鬼相信。“活也能乾,細活也能乾。”趙軒隨口答了一句,這是當時在山裡,師父教他的話。“什麼是活,什麼是細活?”劉掌櫃聽到這個回復頓生興趣。“活自是搬搬抬抬,清潔打掃,細活指的則...潘家園的攤位,有個小夥子在不停的轉著。

小夥子穿的與古玩這些奢侈品,毫的不沾邊。

上的白汗衫,漿洗得有點微微發黃,而且因為彈不足,領口奇大,都快走了。

下麵的子一看就是氫綸麵料,自帶那種,這種子正常穿還好,但隻要一沾水,立刻就會沾在上,不用力都甩不開,

腳下一雙膠的涼腳。

隻見他不時的拿起旁邊攤位的東西看看,幾乎剛拿到手他就會搖一搖頭,然後放下。

攤販對這樣的人也不在意,這些貨擺在這就是讓人看的。

隻是連著好幾個攤位,他都是如此,旁邊的中年男人攤主不耐煩了。

“小子,你到底買不買啊?我這東西可貴的很,你磕壞壞賠得起嘛。”

小夥子抬頭,對著中年男人笑了笑,長的不差,一口大白牙出很,讓攤主的脾氣倒是了三分。

“大叔,你這些東西都是假的,做的也太糙了。”

攤主剛消的脾氣,噌噌的直充頂門蓋,瞪著大眼,一副要打人的樣子:

“你說誰的東西假了,你這臭小子不知道,就不要說,信不信我揍你。”

趙軒看著眼前怒的中年人,有些詫異。

對方明明賣的都是假貨,而且做假的水平離自己都還有十萬八千裡,為什麼就不能說了。

他正待再說,旁邊一個穿著長袍大卦的人走了過來。

“老四,人家小夥子說了兩句真話,你這麼生氣乾嘛,怎麼還想手啊。”

中年男人本待還,抬頭看到來人,立刻抱拳笑道:

“劉掌櫃,您老轉市場呢。我不是生氣別的,這小傢夥看不買,在這尋我們開心呢。”

“別總想著欺負外地人,老京城人的名聲,都被你們這幫人給弄壞了。”

劉掌櫃斥了一句,那個老四的中年人不僅領,而且還很結的樣子。

劉掌櫃又看了眼趙軒,對他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然後轉就走了。

“大叔,那個人是誰啊,怎麼他說您,您還要笑著?”

老四聽趙軒問及,本能的想發火,但想到剛剛劉掌櫃的話,他輕哼一聲,沒好氣道:

“沖你這小子還知道稱我聲叔,我就告訴你,劉掌櫃是前麵博古齋的掌櫃,是鑒賞大師,學問人,當然要尊敬。”

“老四,你是怕劉掌櫃不幫你鑒定吧,別裝作尊敬文化人。”

旁邊一個攤主打趣了一句,引得附近幾人哈哈大笑。

老四有些惱惱,抻著脖子道:

“你們不是?咱大哥別說二哥,劉掌櫃說你們幾句,也得生著。

他人好,隻要求上門鑒定的,他什麼時候推過。”

隨著幾人的打趣,趙軒也算是聽明白了。

這幫人對古玩這些東西也隻是懂個皮,別看他們賣東西給別人時說的一套一套的,但收上來的東西真假,還真沒幾個看的明白,

所以就會求人鑒定,但大部分鑒定是有償的,也隻有劉掌櫃會給他們時不時的免費鑒定。

趙軒想了想,順著剛剛那個老四所指的方向走去。

來到店鋪區,一個三角口就看到了博古齋的牌匾,很大的一個門臉。

正對門是兩排架子,第一個架子上滿滿當當放的全部是瓷,靠邊的一個架子,放置一些雜項,如漆、繡品、銅、佛像、鎏金之類,

門的右邊,放置著幾把實木的椅子,中間還有一個茶幾。

靠墻一圈圍著一個架子,架子外隔玻璃,還上了鎖,底下一排櫃子,放著玉、文房之類的東西。

他先看了瓷架子,一部分東西他隻看看,還有幾個他還拿起上手看了看,不時的搖了搖頭,偶爾也會點點頭。

“小夥子,你怎麼到了我這裡?”

聽到聲音,趙軒抬頭發現是劉掌櫃。

“劉掌櫃,我到這裡是找工的,請問您這還收人嗎?”

他這樣問其實有些冒失,

古玩行用人,一般是用不用生,用親不用鄰。

裡麵的很多東西,說值50它就值50塊,說值5萬,它就值5萬,所以磕了了,不好辦。

況且很多東西價值太高,或者說怕見,所以不足向外人道。

“哦,你會做什麼?”

劉掌櫃對他的印象並不好,雖然他之前訓斥了那個老四,但這年輕人在那裡一直轉著,說沒有其他的心思,鬼相信。

“活也能乾,細活也能乾。”

趙軒隨口答了一句,這是當時在山裡,師父教他的話。

“什麼是活,什麼是細活?”

劉掌櫃聽到這個回復頓生興趣。

“活自是搬搬抬抬,清潔打掃,細活指的則是去偽存真,斷代考究。”

劉掌櫃先是一驚,不過很快就瞇起了雙眼。

要說趙軒懂鑒定,那就是個笑話了,行話都不懂,跑到人家攤子就說人家賣假貨,哪有這樣的人。

況且,潘家園除了幾家有數保證質量的老字號,其他哪個賣的不是假貨。

當然古玩也不存在真假一說,就像一個瓷一樣,它本就是一個瓷,有價值的東西,隻是有仿製一說而已。

通常到仿製的東西,一般都不會說的太直接,比如說看不準之類的托詞,行人也就明白了,哪有直接指著就說假的。

“口氣大啊小夥子…”

兩人正說著,居然有客人登門了。

劉掌櫃笑著迎了上去:

“吳老,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

“小劉啊,給你看兩個稀奇玩意,小郭將東西拿出來吧。”

吳老剛說完,後邊跟隨小郭的年輕人就開啟箱子,為了防碎,箱子裡放了很多防撞防震的填充,去掉上麵一層,從裡麵拿出一大一小兩個瓷。

劉掌櫃將一塊絨布鋪在茶幾上,小郭這才將瓷放下。

小郭撒手,劉掌櫃這才開始上手,先看了那件小的,拿在手中一眼看上去,麵上就是一喜,把玩片刻,他就放下,

又拿起另一個大一點的瓶子,麵上更是驚喜。

“好玩意啊,吳老。”

吳老含笑並沒有吭聲,劉掌櫃麵上帶笑,老頭這是考校自己呢。

他正待開口,看到站在那的趙軒麵上表復雜,心思一道:

“小夥子,你來看看吧,隻要說對一件,我就錄用你了。”

劉掌櫃心中已有答案,兩件都是大開門的好玩意,讓趙軒看,可不是簡單說一下真假就行。

要知道型的名稱,要斷代,真在哪?假在哪?

總要說出一些道道來,否則隻說真假也太簡單了。

趙軒看到兩樣東西的時候,他心頭狂震,因為這兩樣東西他並不陌生,甚至可以說這兩樣東西在這個世間,沒人比他還。邊。上的白汗衫,漿洗得有點微微發黃,而且因為彈不足,領口奇大,都快走了。下麵的子一看就是氫綸麵料,自帶那種,這種子正常穿還好,但隻要一沾水,立刻就會沾在上,不用力都甩不開,腳下一雙膠的涼腳。隻見他不時的拿起旁邊攤位的東西看看,幾乎剛拿到手他就會搖一搖頭,然後放下。攤販對這樣的人也不在意,這些貨擺在這就是讓人看的。隻是連著好幾個攤位,他都是如此,旁邊的中年男人攤主不耐煩了。“小子,你到底買不買啊?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