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說隻有太子殿下能讓我活命?”謝晉道:“那就看你夠不夠努力了。”話語一罷,他握住的角,嘶拉一聲,撕碎了去。江意抬起手臂主挽下他的頭,引頸去吻他的脖子。然而,的口將將接到他的結之時,張口,雙手摁住他的後頸,用盡生平所有力氣,狠狠地咬了下去!能覺到自己的牙齒穿皮,瞬時開滿腥。但那遠遠不夠。發了瘋地切齒撕咬,要把他嚨撕碎!謝晉毫沒防備,他被牙齒穿之際重重地搐了一下,旋即用力把推開。隻是瀕臨絕境,發出來的力...一瓢冷水冷不防朝江意潑來,是被嗆醒的。

冰冷的鐐銬如毒蛇一般纏繞在手腕上,一子浸骨寒意爬滿全。

被綁在刑訊柱上,撐了撐眼皮。

天窗外刺眼的照得蒼白如雪,發幽黑如墨。

江意睜開眼看見一丈開外,蘇錦年著一錦袍端坐在桌案前,正執筆寫著的供狀,端的是謙謙如玉、俊逸出塵。

這人曾是的未婚夫。是傾心相許的男子。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了審判的審,在父兄慘死沙場、被冠上叛國罪名以後,仍要親口承認父兄莫須有的罪行,以給父兄死後定罪!

父兄被害,這罪,不認。

江意開口,嘶啞道:“蘇錦年,這裡麵,也有你的一份吧。”

蘇錦年平靜得有些冷酷道:“朝中局勢,瞬息萬變,這不是你我能左右的。”

江意死死瞪著他,咬牙切齒道:“可我父兄為國征戰,你很清楚他們沒有叛國!你和戚家那老賊同流合汙!”

蘇錦年放下筆,終於抬頭看,眼神有些悲憫,道:“江意,認罪吧。我會請求上麵對你從寬發落。”

江意仰頭大笑。笑聲無比蒼涼。

與蘇錦年很早前便定下婚約,卻因為後來一件發生在自己上的醜事而一輩子抬不起頭來。

對他真心相待,即便後來蘇錦年另娶人,也自卑地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自己配不上他,理應全他另娶如花眷。

曾為他卑微到了塵埃裡,可這些年來的所有退讓和付出,到最後竟隻換來一句“認罪吧”,何其可笑!

江意不肯畫押,負責審訊的差便要對用刑。蘇錦年阻止道:“太子有令,不得讓上有傷。”

差隻好退到一旁。

蘇錦年拿著供詞走到麵前,親自拿了的手指,抹了硃砂,而後強行摁在了供詞上。

江意眼眶赤紅,一字一頓道:“蘇錦年,我決不會原諒你。”

蘇錦年收好供詞,道:“倘若太子殿下歡心,興許還能留下你一命。江意,這是你最後的活命機會。”

不明白他此話何意,直到蘇錦年親自把送到了東宮太子謝晉的床上,才終於頓悟。

難怪他說太子不讓上有傷,竟是要以這樣的方式討太子歡心!

江意眼睜睜看著蘇錦年在太子謝晉的麵前唯命是從的惡心臉,到底是要討太子歡心還是他想討太子歡心!

這人,臨到死都要把再當一次墊腳石,直至利用到最後一一毫的價值都不剩!

隨著寢殿的大門合上,謝晉肆無忌憚地欣賞著被水潑的裳下約玲瓏的段。

謝晉彎掂起的下,骨地笑言:“這麼好的一朵花,可惜卻被人采過了。”

盡管如此,他也惦記了許久,若不嘗嘗的滋味豈不憾。

江意已經幾天幾夜沒進過滴米,渾無力、任誰都能對為所為。

謝晉俯下來時,恨極,眼裡頃刻卻漾開一抹無邪清笑,道:“聽說隻有太子殿下能讓我活命?”

謝晉道:“那就看你夠不夠努力了。”話語一罷,他握住的角,嘶拉一聲,撕碎了去。

江意抬起手臂主挽下他的頭,引頸去吻他的脖子。

然而,的口將將接到他的結之時,張口,雙手摁住他的後頸,用盡生平所有力氣,狠狠地咬了下去!

能覺到自己的牙齒穿皮,瞬時開滿腥。

但那遠遠不夠。

發了瘋地切齒撕咬,要把他嚨撕碎!

謝晉毫沒防備,他被牙齒穿之際重重地搐了一下,旋即用力把推開。

隻是瀕臨絕境,發出來的力氣大得嚇人,手裡死死拽著他的頭發,像野一般拚命啃噬!

隻有他才能讓自己活?

那就一起去死好了。

謝晉終於開時,嚨已經破開了一個窟窿。他手捂住如泉湧的嚨,踉蹌了一下,痛不能抑,看向江意的眼神暴怒鷙至極,他含糊地低吼了一聲,轉就跌跌撞撞地去起架子上擺著的寶劍。

他拔了劍鞘,憤恨至極地朝江意刺來。

江意滿都是,咧開一抹森然的弧度笑。

隨著利劍穿,鮮從角橫流。

仍舊是笑。

覺不到痛,隻覺到痛快。

真是多謝蘇錦年把送到這裡來。太子一死,蘇錦年也得陪葬。以一人之命,拉上這麼幾個墊背的,不虧!

太子嚨那麼個窟窿,連都不出來,鮮不住淌下,很快就把他的襟染得紅!

他呼吸困難,捂著脖子晃晃地地朝寢宮門外走。

這時外麵的太監著急稟道:“太子殿下不好了,大將軍帶兵往這邊來了……太子殿下你怎麼了?太子殿下?!”

江意出蒼白瘦削的手,住床沿,極力挪著子。

便是死,也絕不死在太子的床上!

從床上跌到地上,又一大鮮從角溢位。

微微側頭,看見門外刺眼的線下,來來往往焦急雜的人影,如願看見太子謝晉在眾人的簇擁中倒地,比先一步斷了氣。

若是還有力氣,想一定會大笑出聲。

隻剩一口殘氣。依稀看見寢宮門口士兵齊立,一雙黑靴大步寢宮,最終停在的前。

先前不覺得痛,卻在這一刻痛到渾不控製地痙攣。下的早已漸漸濡了地板。隻輕輕了角,說不出話。

瞳孔漸漸渙散,卻在意識徹底消失的那一刻,輕飄飄地看見,那個男人解下上袍,遮住了不蔽的子。右的。”江意死死瞪著他,咬牙切齒道:“可我父兄為國征戰,你很清楚他們沒有叛國!你和戚家那老賊同流合汙!”蘇錦年放下筆,終於抬頭看,眼神有些悲憫,道:“江意,認罪吧。我會請求上麵對你從寬發落。”江意仰頭大笑。笑聲無比蒼涼。與蘇錦年很早前便定下婚約,卻因為後來一件發生在自己上的醜事而一輩子抬不起頭來。對他真心相待,即便後來蘇錦年另娶人,也自卑地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自己配不上他,理應全他另娶如花眷。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