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去到找群,仗著自己有了幾次徒步的經曆,在網上搜尋別人發布的遊記,循著腳步,開啟了獨遊。不過莊劍也沒有大意,所選擇的路線,都是極其,有無數人走過的路徑,沒有半點的危險,在飽覽大好自然景的同時,肚皮一點點的小了下去,親人再現,質也慢慢的強健起來。鍛煉這玩意真的會讓人上癮,自從開始徒步,莊劍就沒有一週拉下過,越走神越好。差不多半年的時間,城市周邊已經遍佈他的足跡,人不再滿足繼續看悉的景,心越來越野,終於...ZJ,杭州,臨安。

西天目山原始森林。

古樹林立,山巒疊起,罕有人跡。

踩著又厚又的落葉地毯上,莊劍停下了腳步,從腰間的側袋上取出礦泉水,仰著頭,骨碌碌的往裡麵灌了幾口,隨即息著,往旁邊走了幾步,一屁坐在橫倒在地上的樹幹上麵。

從樹冠的隙裡投在地麵上,在他的旁形一個個奇幻形狀的斑,不時隨著樹葉搖,變幻著斑的模樣,或是消失不見,或是形個更大的影。

四周傳來沙沙的影,林裡麵蟲鳴不斷,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

莊劍並沒有停歇多長時間,將礦泉水瓶塞回到揹包裡,息幾聲後,站起來,了揹包,重新走上了征途。

今天的計劃是往前徒步十公裡才轉回,現在不過是進到天目山裡不到五公裡,距離他的目標還早得很,遠遠不到休息的時間。

一米七幾的個頭,一百六七的重,在林裡不斷地穿行著。

畢業以後留在了杭州,好不容易找到了現在的這間公司,每日裡努力的工作,等到幾年之後,有一天同學聚會,他纔是突然從同學的型上發現了自己也變了小胖子。

長時間的坐在辦公室裡,最大的變化就是屁變得大了,肚皮悄然的鼓了起來,雖然很喝啤酒,可仍然擁有了以前最讓他羨慕的啤酒肚,圓圓滾滾,低頭幾乎看不到自己的腳尖,再不減,估計用不了多久,他就會今生都看不到自己最親的人了。

據說有了大肚皮後,很多人都隻能從鏡子裡看到親人,莊劍想起這個就不打了個哆嗦。

天啊,這是上廁所都要尿鞋子上的節奏,太可怕了。

在購買了幾**卡卻隻是使用了最初幾次後,莊劍放棄了進健房練出一疙瘩的想法,轉而投到大自然的懷抱,選擇徒步這種每週最多一次的鍛煉。

變得胖,長時間的不鍛煉,使得力已經降到了從沒有過的低點,公司和租住的地方都有著電梯上下,出門不是地鐵就是的士,除了短距離的行走,腳幾乎沒有別的用途。

徒步群非常好找,不過,在加了幾次後,莊劍被管理員無的拉到了黑名單。

任誰都不願意帶著一個拖油瓶。

剛開始的時候,領隊還是非常熱的招呼著,大聲鼓勵,可是,看著他越來越慢的腳步,回頭看看前麵逐漸走遠的隊伍,領隊心裡是黑暗的。

領隊的作用可不是充當他的保姆,設計路線行程,安排人員裝備,保障大家的安全,林林總總,數都數不過來,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剔除掉影響隊伍的不安定因素,很不幸,莊劍為了剔除掉的物件。

要僅僅是如此倒也算了,在加了幾次徒步群製造麻煩後,一份莊劍不知道的黑名單出現在杭州各大徒步團的桌案上,任他走到哪裡,剛開始的熱接待,等到聽到他的名字,可的接待瞬間變了,幹的,用著各種各樣的推,將他給拒之門外。

一次,兩次。

連著幾次莊劍還沒反應過來,等到有一次無意中看到麵前的電腦螢幕,纔是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了不徒步群歡迎的物件,惱怒之下,也不再去到找群,仗著自己有了幾次徒步的經曆,在網上搜尋別人發布的遊記,循著腳步,開啟了獨遊。

不過莊劍也沒有大意,所選擇的路線,都是極其,有無數人走過的路徑,沒有半點的危險,在飽覽大好自然景的同時,肚皮一點點的小了下去,親人再現,質也慢慢的強健起來。

鍛煉這玩意真的會讓人上癮,自從開始徒步,莊劍就沒有一週拉下過,越走神越好。

差不多半年的時間,城市周邊已經遍佈他的足跡,人不再滿足繼續看悉的景,心越來越野,終於走進了新的領域。

不需要去網上搜尋別人的遊記,就靠手機定位,找到一個新的徒步地點後,莊劍也不去管什麼景,選取一個方向,按照事先設定好的時間,低著頭一個勁的走,到時就退回,不爬山不渡河,避開一切有可能出現危險的地點,小半年過來,靠著手機GPS指引方位,倒是順風順水,行走圈也是越發的擴大。

西天目山這裡他已經是第二次來了,每次都選擇不同的位置進,不需規劃路線,隻是簡單地看著手機螢幕,設定好大致上的行走距離,一路照著往前,雖然手機在森林裡訊號不佳,可是GPS的訊號卻並沒有減弱,進去的時候把坐標設定,出來幾乎都看不到偏差。

沙沙。

腳掌踩在厚厚的落葉上,一步就是一個凹印,幾隻小蟲慌的從落葉下麵逃了出來,頭也不回的鑽進了旁邊的隙裡。

抬手撥開麵前垂掛著的枝條,莊劍從兩顆大樹之間了過去。

六月的天氣非常的燥熱,即便是林裡見不到多,上仍然被汗水給浸。

莊劍息著,拿著手機看了看,確認自己沒有偏離設定的路線,這纔是微微一笑,將手機塞回到腰包裡,繼續向前。

林裡沒有路,許久沒有人進到林深,老藤枯枝橫七豎八的擋在麵前,使得往前行進比起別的地方艱難許多,不過,這也正是他選擇這裡的原因,比起那些有無數人走過的徒步路線,莊劍更加喜歡這種純自然有人跡的原始森林。

“嗯?就走完了?”

看著前方逐漸稀疏的林子,莊劍加快了腳步,撥開枝條,大步的往前疾行。

幾公裡的跋涉,讓他呼吸變得急促,著額頭上流下的汗珠。

天氣太熱,林裡雖然不見,按道理來說這裡溫度會低上不,可是這片沒走過的林裡卻有些,被熱浪一蒸,覺就像是待在蒸籠裡麵,剛進去的時候還不覺得,這走得久了,從裡麵一走出來,頓時就覺得外麵彷彿到了秋季,一陣的涼爽。

麵前是一片空地,野草沒能覆蓋掉泥土,幾朵野花絢麗的綻放著,黃泥土和綠的野草,以及野花鮮豔的彩映襯在一起,配合著影,形一幅麗的景。

莊劍有些呆滯的看著,幾秒鐘後,目緩慢的從空地上移開,著前方突然缺失的泥土,掏出手機,將導航調到衛星畫麵,疑的左右擺弄著。

無論他如何的放大,螢幕裡仍然是一片的綠,看不到突兀出現在眼前的斷。

衛星影象沒辦法看得太清晰,地麵上的汽車,在畫麵裡不過是個小火柴盒,麵前這十多米寬的空地,在他手指撥放大以後,隻是彩稍微的暗淡一些,畢竟空地沒了樹木仍然有野草存在,不放大了仔細看,都沒辦法留意到。

“疏忽了。”莊劍懊惱的說道。

長時間的徒步規劃,讓他有些飄飄然了,以為不過就是如此簡單,卻不知道,沒有親走過,靠著手機上麵的地圖,能夠半年多都平安無事,這也就是他走的都是老路線,這不,纔是換了地圖幾次,馬上就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煩。

有些不死心,莊劍往前走了過去,想要走到斷旁邊,看看能不能找個辦法越過去。

已經走了將近十公裡的距離,麵前的斷看上去左右都找不到盡頭,要是掉頭回去都不用再進來了,大半天的時間用掉,這個週末的計劃就隻能是到此終結。

收起手機前對著麵前的野花照了幾張,了背上的揹包,莊劍走了過去。

“我靠,怎麼會這麼漂亮?”莊劍瞪大了眼睛喊道。

腳下不是深不見底的壑。

綠油油的樹葉幾乎平齊在他的麵前,放眼看過去,麵前是一片厚重的毯子,高達十幾米的樹木從深下麵往外探頭,隨著微風,輕輕地搖晃著,四周傳來輕微的沙沙聲,如果不是走到了斷前,本都不敢想象這裡已經被綠給占據填滿。

人一下子變得空了起來,微笑著,看著麵前的綠景緻,上的熱氣疲累在一瞬間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徒步,不是邁著走,要是那樣,還不如在健房裡跑步機了。

景纔是徒步最關鍵的一環,對於生活在城市裡的人們,像這樣的畫麵,特別是腳下的這片綠,估計一輩子都難以看得到。

“原來是這樣。”

莊劍恍然明白了過來,這片深下樹木太過茂,對於衛星影象來說,低了十幾米的樹梢和旁邊的沒有區別,使得畫麵除掉空地上的一點黃土出現,周圍都是綠油油的一片,無法從畫麵裡看出任何的不妥。

隔著二三十米纔是斷的另一麵,也不知道這下麵的樹木吃了什麼料,一個個長得旺盛茂極了,一株挨著一株,麻麻,將深給填滿,鳥兒歡快的鳴著,在樹梢上麵蹦蹦跳跳,不時扇翅膀飛舞幾下,歪著頭警惕的看著莊劍,聲都有些急促。

盡量的走到斷邊上,莊劍著頭往下張。

腳下是一道有些陡直的斜坡,黃土中間夾雜著野草,泥塊有些鬆,在那下麵,約的能夠從堆積著的土堆裡看到幾塊變了的石條,看那樣子,好像是坍塌了的臺階滾落下去後被掩埋。

莊劍著頭,還想要往裡再看清一些,可是深下麵線較暗,集的樹葉枝條,再加上從上往下俯視,沒有更多的視角讓他看清深裡麵。

線彷彿沒辦法穿厚厚的樹葉,莊劍瞪大了眼睛,也不過是看到麵前腳下最近的那株大樹旁堆積的泥土。

就在他努力檢視的時候,頭頂上,一小片的黑雲迅速的聚攏起來,風突兀的颳起,跟著,一聲驚雷在頭頂上炸響。

轟隆隆。

驚雷彷彿就在耳邊響起。

莊劍被嚇得一個哆嗦,還沒等他有所反應,腳下的泥土突然崩塌滾落,人隻來得及慘幾聲,便骨碌碌的從上滾了下去,等到人影消失不見,剛剛出現的黑雲緩緩散開,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仍然是那座,樹木還在微微晃,變化的,就隻有被驚飛起來遠去的小鳥,還有斷邊上那一缺新生出來的斷層。

(本章完)會低上不,可是這片沒走過的林裡卻有些,被熱浪一蒸,覺就像是待在蒸籠裡麵,剛進去的時候還不覺得,這走得久了,從裡麵一走出來,頓時就覺得外麵彷彿到了秋季,一陣的涼爽。麵前是一片空地,野草沒能覆蓋掉泥土,幾朵野花絢麗的綻放著,黃泥土和綠的野草,以及野花鮮豔的彩映襯在一起,配合著影,形一幅麗的景。莊劍有些呆滯的看著,幾秒鐘後,目緩慢的從空地上移開,著前方突然缺失的泥土,掏出手機,將導航調到衛星畫麵,疑的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