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哥說得對!她皺著小眉頭重重點頭:“對!他們太不講究了!這必須得改改!”回頭她得更冥王爸爸說說,以後地府居民出行,必須要非常講究,絕對不能缺胳膊少腿兒。嚇到人多不好,膽子小的嚇過去了,還要增加冥王爸爸的工作量。說完看向一直沒說話的二哥哥。“二哥哥,你說對吧?”霍司爵:“……”真是活久見啊!半大少年穩住了,哪怕心裏慌的一筆,俊美的臉上神色不動如山。給足了霍司晨安全感。“二哥,你不怕?”霍司爵一張嘴,聲...看到無毛鬼東西和筆仙投胎後那麽悲慘的一生,兔黑黑什麽想法都沒了。

崽崽甚至都沒想到它,兔黑黑主動投誠。

“小大人,小的覺得當一隻兔子挺好的,小主人家裏這麽大,花園那麽廣,草坪上的草長得那麽快,每年雇人修剪草坪都要一筆不菲的費用,這些小的可以幫小大人省下來的。”

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的崽崽懵懵地看向它。

兔黑黑身體都僵了。

“那什麽……小大人,笑的還沒說完,其實……其實小的對花藝也略有研究。”

崽崽皺眉:“花藝?”

兔黑黑一看不好,這是還不滿意啊,它隻能苦逼的豁出去了。

“咳咳咳,小大人,當然不止是花藝,還有種花種草什麽的,小的都是精通的。”

兔黑黑甚至都不敢謙虛了。

哪怕它不會,它特麽的也要說它會,然後回頭再惡補狂學,免得被小大人惱火之下送去投胎,下輩子變成一隻窮死的王八!

那畫麵單單隻是想想它都忍不住哆嗦。

崽崽扭頭問霍司爵:“二哥哥,兔黑黑說的行嗎?”

霍司爵對莊園一天花費多少瞭解一些,兔黑黑說的沒錯,單單是修剪草坪之類的,每年都是一筆不菲的消費。

還有花園的打理,花草的種植,放眼整個幾千畝的莊園綠植,不說一年,單單一個月花在綠植上的費用都非常可觀。

雖然親爹不差錢,可能窮的隻剩下錢了,但能省下來為什麽不省?

霍司爵笑眯眯點頭:“可行。”

說完後,他又意味深長地看向兔黑黑補充。

兔黑黑頭皮發麻,總覺得人類兩腳獸沒安好心。

“不過,兔黑黑,你是不是還沒說小將的棺材闆闆到底被你們藏哪裏去了吧?”

努力想要略過這個問題,而且明顯已經成功略過這個問題的兔黑黑差點兒被原地蹦起來。

崽崽跟著點頭問:“對,兔黑黑,小將的棺材闆闆呢?金絲楠木的!”

兔黑黑:“……”

崽崽眯眼:“不見了?”

兔黑黑差距到了無限威壓從崽崽周身散發出來,直逼它麵門而來,哪裏還敢隱瞞。

“小大人,那個……那個小將的棺材闆闆在……在小黑屋那邊。”

霍司爵和霍司晨詫異:“小黑屋那邊?”

兔黑黑尷尬解釋:“是,那邊……之前變成了小的和無毛鬼東西以及筆仙的會議室。”

霍司爵和霍司晨:“……”

想想如果他們有一天被親爹關小黑屋,小黑屋裏還有兩個鬼東西和一個精怪,怕不是要嚇出心髒病!

崽崽皺眉:“為什麽要藏在那裏?”

兔黑黑當然有自己的私心。

哪怕無毛鬼東西和筆仙已經投胎成該窮死的小王八了,礙於崽崽的兇殘又扭曲的腦迴路,它不敢賭,所以隻好別別扭扭出聲。

“因為那邊是唯一一個……莊園裏所有人去的最少的地方,藏在那裏也最安全。”

霍司爵和霍司晨仔細一想也是,自從崽崽來了後,他們似乎就再也沒有因為熬夜打遊戲或者和狐朋狗友夜不歸宿被親爹逮住送進小黑屋。

沒人去,但又非常重要的地方,對兔黑黑來說可不就是最安全的?

霍司爵嗬嗬一笑:“小兔子的腦仁兒不大,倒是還挺聰明!”

兔黑黑:“……”

敢怒不敢言的兔大爺全當被誇獎了!

崽崽看向紅毛小僵屍:“崽崽帶你去拿你的棺材闆闆,拿了棺材闆闆你,你就回你自己的地方去?”

紅毛小僵屍僵住了。

他覺得和崽崽在一起挺好的!

最主要的是還能上學!

紅毛小僵屍遲疑了一下,然後結結巴巴問崽崽。

“崽崽,我不……去拿……棺材闆闆,能……繼續和你住……一起嗎?”

霍司爵嘴角抽搐:“這話說的……我們家崽崽是和我們幾個哥哥住的,什麽叫做和你住一起?”

紅毛小僵屍不知道自己哪裏得罪霍司爵了,兩眼茫然地望著他。

霍司爵指指他:“你,哪怕是個僵屍,那也是男的!懂?”

紅毛小僵屍那叫一個拿得起放得下:“我……可以穿……裙子,戴……發箍的!”

向來讓對方啞口無言的霍司爵第一次噎住。

他衝紅毛小僵屍豎起大拇指,抬頭看天花板。

霍司晨看看二哥,又看看滿眼真誠的紅毛小僵屍,最後沒忍住哈哈哈大笑起來。

“二哥,你也有被噎住的一天,哈哈哈哈……”

隻有崽崽在狀況外,她有些不理解二哥哥和三哥哥為什麽一個噎住一個哈哈大笑。

想到紅毛小僵屍生活的那個時代,崽崽奶聲奶氣解釋。

“二哥哥,三哥哥,小將活著的時候應該經常穿長袍,和現在的小裙子差不多。”

霍司爵和霍司晨:“……”

兔黑黑嘿嘿嘿笑起來。㊣ωWW.メ伍2??メS.С○м??

“小大人說的對,小將那個時代,男子都是長袍呀!”

霍司爵和霍司晨齊刷刷用凶狠的眼神盯住它,兔黑黑渾身一抖,哧溜一下跑到崽崽腳邊躲著。

崽崽抬腳,對著小小一團的兔黑黑就是一腳。

“你是三哥哥的寵物,找三哥哥去,不然本崽崽送你去投胎,和無毛鬼東西還有筆仙當弟弟!”

悲催的兔黑黑:“……”

霍司晨接住被崽崽踢過來的兔黑黑,齜著牙嘿嘿笑起來。

“兔黑黑,著急去投胎嗎?”

兔黑黑都要哭了。

“司晨少爺,莊園綠植還需要小的,小的還需要留著這輩子給小大人建設美麗莊園,不急著去投胎!”

開玩笑!

窮死的王八那生活是王八過的嗎?

霍司晨捏著兔黑黑耳朵玩的時候,霍司爵忽然想到另一個問題。

“衛生間那邊……到底什麽怪味兒?”

紅毛小僵屍小心地看了崽崽一眼,又看看散發著腐臭味道的衛生間那邊,心虛又尷尬低頭,弱弱出聲。

“那個……是我吐出的……食材。”

霍司爵霍司晨崽崽和兔黑黑同時看向他,崽崽小眉頭再次皺起來。

“你為什麽要吐掉?”

紅毛小僵屍委屈又尷尬:“我……是僵屍,吃不了……人類食物……吃了……不消化……就腐爛了。”

崽崽疑惑:“那你為什麽還吃?”

紅毛小僵屍低垂著頭,羞澀又尷尬。

“你們都……特別熱……熱情給我夾菜,崽崽還……給我……給我盛湯……不好……拒絕~”

兔黑黑嘴角狂抽。

好吧,破案了。

無毛鬼東西和筆仙如果還在這裏,估計要直接把紅毛小僵屍切碎了!

因為紅毛小僵屍的不好拒絕,那兩個鬼東西去當窮死的小王八了!

您提供大神朵米大人的冥王崽崽三歲半己在地府的爸爸,據說地府的爸爸還特別不幹人事,本就心疼的霍司霖覺得心都攪成了一團。聲音溫柔的不可思議,生怕嚇著奶團子似的。“崽崽乖啊,司霖哥哥不會弄疼崽崽的~”奶團子:“……”好吧!似乎不給司霖哥哥看,司霖哥哥是不會放棄的。邊上眾人七嘴八舌。“這力度……這娃娃腳會不會廢掉啊?”“是啊,可小心點兒,120沒到之前別再碰著了。”……奶團子竭力解釋:“崽崽真的很好,真的沒事……”霍司霖長手一伸,再次將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