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某些國家會給人下降頭,哥,什麽是降頭啊?”霍老爺子:“……”霍老太太:“……”霍沉輝:“……”霍沉令霍司爵和霍司晨父子三人齊齊看向她,霍安安努力扛著,裝作沒看到。霍司霖皺皺眉:“哪個同學跟你說的?”霍沉輝卻提到了一個人:“是你瑤瑤表姐嗎?”霍安安有些懵:“爸,這和瑤瑤表姐有什麽關係?”對子女一向特別有耐心好脾氣的霍沉輝聲音低下了去,透著幾分厲色。“你接觸的人中,隻有她懂那些!”霍安安:“……”您提...霍司晨喊出“窩草”的瞬間,崽崽就動了。

仰頭看著天花板的霍司謹和霍司爵看崽崽一溜煙跑沒影了,衛生間那邊司晨又恐懼驚叫,連忙追過去。

“司晨!崽崽!”

兩兄弟剛要跑過去,那邊傳來崽崽奶凶奶凶的聲音。

“大哥哥二哥哥別過來!”

“兔黑黑,保護崽崽大哥哥二哥哥!”

小大人一回來就直接裝不存在的兔黑黑:“……”

“是!”

霍司謹和霍司爵心提了起來。

“崽崽!”

能讓崽崽喊兔黑黑保護他們,家裏來了什麽棘手的東西?

但是兔黑黑一過來,想跑過去的他們動不了了。

而衛生間裏,霍司晨被一個一頭紅頭發的小東西抓著,小東西個頭和崽崽差不多大,比崽崽瘦,看著瘦骨伶仃的,一雙眼睛血紅血紅的,長著兩個小尖牙,臉色烏青。

一看就不是個人!

崽崽瞅瞅那一頭紅毛,又瞅瞅對方露出嘴巴的兩顆小尖牙。

“紅毛小僵屍?”

紅毛小僵屍也歪了歪腦袋,他全身僵硬,所以歪脖子的時候還能聽到哢哢聲。

“你……”

崽崽眨眨眼:“我是冥崽崽!”

紅毛小僵屍齜牙,血紅血紅的眼睛賊凶狠。

“飯飯!”m.X520xs.Com

崽崽一臉懵逼:“啊?”

紅毛小僵屍盯著她,又磕磕巴巴重複一句。

“飯……飯……板……闆闆!”

崽崽努力理解紅毛小僵屍的話:“飯飯?”

紅毛小僵屍逐漸暴躁,血紅的眼睛開始充血,一點點變得猩紅,四周陰風陣陣,夾雜著陳年腐朽的氣息瞬間將整個衛生間包裹。

崽崽也惱了。

“幹嘛呢?說話就好好說話,自己不會好好說話,還不讓人家問了?”

“打架是嗎?上啊!”

紅毛小僵屍凶悍齜牙:“……吼……”

小家夥一張嘴,陳年腐朽腥臭的氣味從嘴巴裏噴湧出來,熏得本就想吐的霍司晨眼冒金星,胃裏翻江倒海。

“我……嘔……我那個啥你大爺的……嘔!”

“崽崽……看看你三哥哥……嘔……先……先把你三哥哥撈過去……嘔……”

崽崽過來後,紅毛小僵屍就被她的氣場怔住了。

原本打算咬霍司晨的紅毛小僵屍直接放棄了霍司晨,血紅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崽崽。

他不說話,紅毛小僵屍都忘記了爪子抓著霍司晨脖子。

一說話,紅毛小僵屍利爪陡然變長,眼看就要刺入霍司晨細嫩的麵板,崽崽幽幽出聲。

“聽兔黑黑說你不死不滅?”

紅毛小僵屍動作馬上停下來,用一種“果然是你”的眼神盯著崽崽。

崽崽哼哼一聲:“本崽崽也不死不滅,但本崽崽比你厲害多了!”

紅毛小僵屍似乎聽不太懂,崽崽注意到了,然後直接抬手,握拳。

肉乎乎的小拳頭握得咯咯作響,衝紅毛小僵屍勾了勾小手指。

還要怎樣來著?

崽崽想起來了。

地府居民有時候挑釁的時候,還會做個手指朝下的動作,然後對方馬上暴躁衝過來開打。

於是崽崽看了看自己的小手指,又看看狂吐的三哥哥。

勾手指的同時,她小手一轉,手指向下,再凶狠地抬起下巴,賊高傲地瞅了紅毛小僵屍一眼。

紅毛小僵屍:“……吼!”

還要什麽人啊,紅毛小僵屍自從出世以來就沒別這麽挑釁過。

霍司晨被他一把甩飛,崽崽忙跑過去一把接住三哥哥。

“三哥哥……你……”

霍司晨剛想吐,結果一看崽崽抱著他。

但因為他太高,崽崽太小,崽崽正抱著他腦袋,他整個身體都在地上。

這一吐得全噴在崽崽臉上。

霍司晨一把捂住嘴巴,就勢往地上一滾。

那股翻湧的惡心直衝喉管,他再也忍不住狂吐不止。

而這時候崽崽叫了兔黑黑過來。

“兔黑黑!”

兔黑黑不敢耽擱,幾乎眨眼功夫就來了。

崽崽怕三哥哥摔著疼,一口氣把兔黑黑吹膨脹到比霍司晨還要大,正好塞在三哥哥倒下的位置。

“哇!嘔!”

兔黑黑被噴了一頭一臉一身!

兔黑黑整隻兔都麻了!

紅毛小僵屍已經到了跟前,看到兔黑黑瞬間眼底的猩紅更重,戾氣四溢,整個衛生間裏陰氣彌漫。

崽崽抬手一劃,圈定一方小世界。

在圈定前將兔黑黑和三哥哥送了出去。

紅毛小僵屍認定她就是幕後主使,凶性大發,尖牙瞬間變長,如同一柄鋒利的尖刀直刺崽崽細嫩脖子上的動脈血管。

崽崽看他那動作,原本打算一腳將人踢飛,之後改主意了。

她直接歪了歪小腦袋,將脖子亮出來。

甚至在紅毛小僵屍尖牙還沒碰到她脖子大動脈前,從兜裏掏出一塊衛生紙墊在脖子上。

“你牙齒太髒太臭了,隔著點兒別汙染本崽崽!”

凶性大發準備下嘴的紅毛小僵屍:“……”

紅毛小僵屍忽然停了下來。

崽崽瞅著他,挑挑眉。

“咬啊,本崽崽紙都墊好了。”

紅毛小僵屍看看崽崽的眼睛,又看看崽崽墊著紙的脖子,再又看看自己變長的尖牙。

視線攸地在崽崽亮晶晶的大白牙上停了下來。

“你……牙……”

崽崽咧嘴,露出滿口大白牙。

“本崽崽天天刷牙,又白又亮又整齊,纔不像你呢,牙齒參差不齊,還又髒又臭!”

紅毛小僵屍眨一下猩紅的大眼睛,齜了齜牙,露出一口黃的發青牙齒。

“……牙……髒了……白?”

崽崽:“……”

從來吃嘛嘛香,就是那種作惡多端的鬼東西吃下去都能不反胃的崽崽忽然覺得肚肚不舒服了。

她伸手,做了個打住的動作。

“打住!你確定要這種毒氣攻擊?”

紅毛小僵屍一臉茫然。

僵硬地抬起自己的胳膊,伸出一根枯瘦如柴的手指,咯咯作響地做了個艱難地彎曲動作,指了指自己的牙齒,又指向崽崽的牙齒。

“牙……白?”

崽崽:“……”

不行!

晚飯好想要白吃了!

崽崽一把扒拉開紅毛小僵屍,衝到馬桶那邊狂吐。

“嘔!”

紅毛小僵屍一個趔趄撞在牆上,呆愣愣地瞅著狂吐的崽崽,瞅著瞅著意識到什麽,僵硬灰白的臉上居然浮起絲絲紅霞。

然後雙手咯咯作響彎曲捂住臉,小嘴巴一咧,嗚嗚嗚哭起來。

被味道熏著狂吐的崽崽:“……”

被臭到嘔吐的是她啊,她都沒哭呢……

您提供大神朵米大人的冥王崽崽三歲半喉結上下滾動:“現在?”奶團子乖乖點頭“對呀!”陸西淩:“……”所以晚上不是人?陸西波對奶團子特別信任,甚至崇拜。“好了西淩,崽崽當然是人,而且還是那種能預言吉凶的神人!”陸媽媽也幫腔:“西淩,不能欺負崽崽,她才三歲半。”陸西淩:“……”明明他纔是被欺負的那個好不好?但說起來好尷尬好丟人,陸西淩默默閉上了嘴巴。一側頭和奶團子圓溜溜笑盈盈的大眼睛對上,陸西淩眼神瞬間飄遠……心裏發出土撥鼠一樣的尖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