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安安看到冥崽崽追過來,而自己哥哥還被一群人圍著,當下說不上什麽心情。“你來做什麽?”佳佳奶奶忙將霍安安往車上帶:“別和她廢話,她肯定是你那個壞哥哥叫過來拖住我們找你媽媽的。”www.x33xs.“在你們家裏,除開你媽媽,是不是大家都喜歡她,不喜歡你?”一句話,瞬間紮心了!霍安安扭頭,不再說話。佳佳奶奶見狀,迅速將人帶上車,然後關車門。車門還剩下半個巴掌縫那麽大時,怎麽也關不動了。與此同時,車旁響起...崽崽一覺睡到晚上九點半,餓醒了。

睜開眼睛就看到三個哥哥的腦袋。

“崽崽,你終於醒了。”

這是霍司晨。

“九點半!”

這是一直在看錶的霍司爵。

“醒了就好,我讓廚房將備好的飯菜送去餐廳。”

這是霍司謹。

崽崽打著小哈欠爬起來,小屁股沒坐穩,又一咕嚕倒回了床上。

頭頂呆毛倔強的翹著,配著崽崽懵逼的小表情,瞬間逗得三個哥哥樂不可支。

霍司爵一把將小家夥抱起來:“走,崽崽,二哥哥抱你去洗漱,然後吃飯。”

崽崽納悶兒:“二哥哥,崽崽不是在學校嗎?崽崽睡完午覺還要上課呢。”

霍司爵還沒說話,聽到崽崽疑惑的霍司晨哈哈大笑起來。

“崽崽,現在是晚上九點半,你都睡到放學了,老師抱著你出來時,你還在呼呼大睡呢。”x33xs.

崽崽:“……”

崽崽這纔想起來,她以自己大小設了結界,她睡著的時候結界外麵任何聲音都不會打擾到她。

所以她睡過頭了?

意識到這點,崽崽尷尬了。

“二哥哥,崽崽不是故意睡覺的。”

霍司爵笑得一臉寵溺:“沒事,崽崽困了想睡就睡。來,二哥哥給崽崽梳頭發。”

霍司晨也笑,靠著洗漱間門框直樂嗬。

“崽崽,三哥哥羨慕你的睡眠質量!”

真正的雷打不動啊!

從接崽崽回來到現在四五個小時,他們用各種辦法叫崽崽,甚至還從儲藏室找來了銅鑼。

一錘子敲下去,把自己驚的不輕,崽崽毫無影響。

崽崽:“……”

要不要告訴三哥哥,她遮蔽了外界所有聲音。

除非遇到危險,否則沒睡夠她不會醒?

崽崽準備解釋時,讓幫傭阿姨備飯菜的霍司謹在樓梯口喊。

“崽崽,走,大哥哥帶你去吃飯。”

知道崽崽中午在幼兒園肯定沒吃飽,所以晚上飯菜特別豐盛。

崽崽在幼兒園吃的很克製,那點兒飯菜都不夠塞牙縫的。

但不想不能去幼兒園,最後還是忍住沒悄悄去食堂把飯盆啃了。

這會兒一聽到吃的,兩眼都快冒綠光。

“大哥哥,崽崽要吃飯!崽崽好餓!”

洗漱什麽的,都要往後排!

霍司爵一看,連忙拿著洗好的濕毛巾罩住崽崽的臉,麻溜地給小家夥擦臉。

崽崽按住濕毛巾在自己臉上囫圇一圈,麻溜地從二哥哥懷裏在鑽出來溜到地上,然後吭哧吭哧往外跑。

“大哥哥,崽崽來了!”

霍司爵和霍司晨看崽崽跑出重影,嘴角抽了抽,連忙跟上去。

“崽崽慢點兒,別摔著!”

回應他們的是崽崽一邊嗷嗚嗷嗚吃東西,一邊含糊不清回應他們的聲音。

“崽崽沒摔著,崽崽在吃飯了,二哥哥三哥哥你們快來,好吃好吃的。”

剛到臥室門口的霍司爵和霍司晨:“……”

這速度……他們拍馬也追不上啊。

吃飽喝足已經快十點半了。

崽崽非常精神,在樓上樓下轉了一圈發現一個問題。

“大哥哥二哥哥三哥哥,爸爸呢?”

霍司謹正在給她衝奶粉,不管崽崽困不困,這會兒一杯牛奶少不了。

“公司太忙,崽崽想爸爸了,要不大哥哥現在帶崽崽去公司看看爸爸?”

崽崽忙搖頭:“不用不用,爸爸太忙了,崽崽不能打擾爸爸。”

霍司謹霍司爵和霍司晨三兄弟一聽,心頭一陣酸澀,又一陣羞愧。

他們像崽崽這麽大的時候,爸爸也很少回家。

回來時他們可能已經睡著了,出門時他們可能還沒起床。

每次提到爸爸,他們心情複雜。

因為太想爸爸,可是爸爸總是太忙,一週能和爸爸吃一次飯都是奢侈的,大多數時候,一週一次都見不到,更別提吃飯了。

很多時候媽媽說爸爸今天會早回家,會和他們一起吃晚飯。

結果可能準備開飯時,爸爸一個電話打過來說公司加班,不回來了。

那時候……

霍司晨不太記事,但霍司謹和霍司爵記得很清楚。

媽媽一直都特別溫柔,接電話時更是溫柔。

囑咐爸爸注意身體,不要太累,說他們很乖很聽話,讓爸爸不要掛心。

他們失望時,媽媽會安慰他們,跟他們說爸爸不是故意不回來,隻是真的太忙了。

爸爸是愛他們的!

他們信嗎?

霍司謹想到自己叛逆期的時候,心裏其實是不信的。

甚至破天荒的懷疑爸爸是不是在外麵有人了,還偷偷摸摸跟蹤爸爸。

然後被爸爸發現,被爸爸提溜去了辦公室,第一次看到在公司上班時的爸爸。

如果說爸爸在家裏不苟言笑,他們想親近又畏懼爸爸的威嚴,那麽在公司的爸爸則是淡漠冷酷到讓人退避三舍。

至於他猜想的外麵有人……

確實有!

都是霍氏集團的員工,除開江特助,外麵秘書辦二十五個秘書,一半是女士,但女秘書們的辦公桌是距離爸爸的辦公室最遠的。

女秘書們提到爸爸,一個個噤若寒蟬,好像多說一個字,她們的工資就會瞬間減半一樣。

能夠讓男秘書去辦公室和爸爸溝通的事,她們絕對不會自己去。

實在不可避免,進去後也不會關上門,而是敞著辦公室大門匯報工作。

連著一週,看到爸爸幾乎像機器人一樣不停忙碌,他心中對爸爸的埋怨早就消失的幹幹淨淨,然後羞愧尷尬排山倒海而來,頃刻間淹沒了他。

爸爸沒點破他跟蹤的小心思,隻是摸了摸他的頭。

“司謹,爸爸很抱歉,沒有太多時間陪你們以及你們媽媽。”

他想說話,卻一句話說不出來,隻是不停地搖頭。

他聽到爸爸又說:“爸爸太忙了,不過好在你已經長大,懂事了,知道保護媽媽了,爸爸很欣慰。”

他紅了眼睛準備道歉,道歉的話卻被爸爸的話堵在了喉中。

“走吧,我們一起回去,媽媽已經準備了晚飯等著我們。”

回想到這裏,霍司謹仰頭,不想讓崽崽看到他眼底的酸澀。

霍司爵似有所感,同樣抬頭看向天花板。

崽崽也仰頭看,差點兒被奢華的水晶吊燈閃瞎眼。

她忙低頭將眼珠子摳出來用小手搓搓,再啪嘰兩下裝回去。

目睹著一切的霍司晨:“……”

他看看手裏咬了一口的水晶麻球,又看看崽崽水靈靈的大眼睛,忽然覺得胃不舒服。

“崽崽,三哥哥去趟衛生間。”

崽崽茫然:“哦。”

半分鍾後,衛生間那邊傳來霍司晨驚恐的尖叫聲。

“窩草!崽崽,救命呀!”

【作話:二更畢,寶貝兒們看文愉快,麽麽噠,另外,求求寶貝兒們評分的時候手下留情,實在不喜歡這個型別的,可以直接叉掉,畢竟寫文不易,嗚嗚嗚……】

您提供大神朵米大人的冥王崽崽三歲半地算計著。“上次那個奶團子說周越會缺胳膊斷腿兒,結果那天我和周越剛離開柏家老宅就出事了,周越廢了一條腿和一隻手。”說到這裏,他手指摸了摸鐵籠子上麵的符文,陰測測出聲。“你和那個奶團子交過手,知道她到底是什麽東西嗎?”黃鼠狼生怕宋橋催動符文,急急開口。“不太確定……但是……大概不能算是個人。”宋橋並不意外:“和你一樣,是精怪?”黃鼠狼依然不確定。“那次交手時,我隻能看到黑漆漆一團,完全看不到她本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