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得,瞬間瞪圓了黑亮的大眼睛。【薑華:進群的記得修改備註名】奶團子眼睛賊亮,想到這是奶爸的手機,讓寫名字。可是奶團子不知道怎麽改,在哪裏改。【薑華:進群的記得修改備註名】薑華一直盯著手機看,看剛加進來的兩個人,一個是銷售部的董建,一個卻一直沒動靜,忍不住皺眉。不想改備注怎麽行?這個群要的就是敞亮。薑華為了以絕後患,直接將修改備注怎麽操作的頁麵截圖全部來了一遍發在群裏。奶團子好奇,點開看。看完後懂了,...顧戚風呼吸急促,胸口劇烈起伏,眼前陣陣發黑。

他特麽的……

被氣得!

“你……”

礙於崽崽在場,顧戚風不好各種國罵輸出。x33xs.

沒爆發出來,一口氣不順暢,他直接暈了。

柏冥胥連忙扶住他。

“顧叔叔!”

霍沉令忙扶住他另一隻手。

“戚風!”

地府大佬父女:“……”

崽崽想到上次冥王爸爸給顧叔叔一手術室冥幣後,顧叔叔也是這麽暈倒了,忍不住感慨一聲。

“爸爸,顧叔叔是不是和上次一樣覺得一匹不腐布匹太多了,然後高興地暈過去了?”

地府大佬邊點頭邊嫌棄。

“是!這動不動就暈,承受能力真的不太行!他真是醫生嗎?”

崽崽點頭:“是的,爸爸,顧叔叔醫術特別好。”

地府大佬:“那這承受能力得再練練!”

柏冥胥嘴角抽搐,不知道該說什麽。

霍沉令:“……”

不怪顧戚風暈過去,換做他估計也得被氣暈。

扶著暈過去的顧戚風去裏麵休息室前,霍沉令盯著地府大佬冷冷出聲。

“不許帶崽崽走,我有事跟你說!”

地府大佬也有事跟霍沉令說,抱著崽崽在沙發上坐下來。

“正好!”

確定顧叔叔不會有事,崽崽和冥王爸爸在一起的時間少,所以這會兒窩在冥王爸爸懷裏。

她在冥王爸爸身上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兒。

“爸爸,你受傷了?”

地府大佬知道瞞不過去,承認的很幹脆。

“一點兒小傷,不礙事,是為了引蛇出洞!”

崽崽不明白,地府大佬也不準備跟她深入解釋。

崽崽已經很乖很乖了,三歲半的小朋友不該被壓榨。

“崽崽放心,爸爸心裏有數。”

崽崽憂心忡忡:“可是爸爸,你之前的傷還沒有完全恢複。”

地府大佬並不放在心上:“養養就好了。”

崽崽直接紮心:“可是爸爸,你現在是不是連崽崽都打不過呀?”

地府大佬:“……”

崽崽捅刀而不自知,小奶音持續輸出。

“爸爸,你都打不過崽崽,如果之前那個壞蛋再出來做壞事,爸爸你打得過嗎?”

“就算打過了,爸爸,你是不是有傷上加傷,本就不康健的身體更加不康健了?”

地府大佬:“……”

閨女啊,咱能不能想點兒好的?

知道女兒是擔心自己,又窩心又紮心,地府大佬有口難言。

“爸爸知道了,崽崽放心吧,這次一勞永逸!”

崽崽歪著腦袋想了想:“爸爸,要崽崽幫忙嗎?打壞蛋的時候,崽崽上!”

地府大佬嘴角抽了抽。

“崽崽,雖然爸爸傷了,但爸爸不是戰五渣啊,而且對方比爸爸傷的重多了,你要對爸爸有信心,知道嗎?”

崽崽頗為憂傷的哼哼。

“可是爸爸,地府不是誰的力量更強誰能為王嗎?你這樣……”

地府大佬捂了捂被紮的百孔千瘡的心窩子,努力露出慈父笑容。

“地府規則是這樣,但爸爸不是有崽崽嗎?隻要崽崽強大,爸爸雖然現在虛弱了,地府沒有誰敢妄動!”

崽崽想到一件重要事情。

“可是爸爸,這次抓穀興博的時候穀興博和那個壞道長知道你重傷而且還和十殿閻君開會的訊息,爸爸,這是不是意味著地府裏還有壞東西?”

地府大佬眼底滑過一抹深思。

按理薑維被重創,隻要和人間的狗腿子們聯係,地府一定會察覺。

十殿閻君到冥王殿找他議事雖然不是臨時決定,但知道訊息的工作人員就那麽多。

果然他之前的擔心是對的,地府內部管理層出了問題。

十殿閻君一起議事時他就察覺到不對勁,在這之前確實提過議事,但他提議事的次數還少嗎?

如期舉行的一次都沒有!

別問為什麽?

問就是太忙了!

每次都有事,每次十萬火急!

這次傳話的工作人員卻催的那麽急,好像快要趕不上投胎隊伍似的!

為了查清楚,他故意讓崽崽找人請靈,讓他部分魂魄離體,一心兩用,借機觀察。

但對方比薑維更沉得住氣,他當時還意外。

這會兒聽到崽崽的話,忽然就明白了。

借機拖住他的那個人,一定和穀興博有關。

至於穀興博到底買通了地府哪個工作人員,回頭查查就知道。

穀興博不是第一個死後又跟著複活的存在,地府大佬想了想,穀興博是近十年來地府工作量驟增,這樣複活的第四人。

要騙過地府工作人員的眼睛,單單隻是人間修煉邪術的玄門術師可不夠,地府必須有人。

之前三人被發現是死而複活,再到地府報到時都是壽終正寢,所有痕跡被抹的幹幹淨淨,根本無處可查。

穀興博現在還活著,那個道長的神魂在他手裏!

地府大佬看到了希望。

順藤摸瓜,很快會有結果。

想到這裏,地府大佬忍不住笑了笑。

見冥王爸爸不說話,崽崽原本有些擔心,但看到冥王爸爸忽然又笑了,崽崽有些好奇。

“爸爸,怎麽忽然又笑了?”

地府大佬捏著寶貝女兒的小肉臉玩:“因為爸爸想通了一件事情,回頭處理起來就容易多了。”

原來是這樣,崽崽也替冥王爸爸高興。

父女倆說到這裏,扶顧戚風進休息室的霍沉令和柏冥胥出來了。

地府大佬見他們兩人出來,將寶貝女兒放在地上,摸摸她小腦袋。

“崽崽乖,和冥胥哥哥出去玩,爸爸和你霍爸爸聊聊。”

崽崽哦了聲,乖乖點頭。

小家夥想的非常簡單,都是崽崽的爸爸,都對崽崽特別好,說的聊聊那就是聊聊。

霍沉令也和柏冥胥說話。

“冥胥,江林在樓下,你和崽崽先回霍氏莊園,司謹他們已經在莊園那邊等著了。”

柏冥胥詫異:“霍叔叔,我……”

他想留下來當個中間人。

畢竟太爺爺說過,地府大佬雖然虛弱了不少,但脾氣依然暴躁的一筆。

霍叔叔身居高位,也不是好說話的人。

瞧著好像本來就不對盤,這兩人對上……

崽崽軟軟的小手指勾住了他的手指,小奶音特別歡快。

“冥胥哥哥,我們先回去吧,讓爸爸和爸爸他們聊。他們大人說話,我們小朋友不摻和。”

孟婆婆說過,她才三歲半,地府工作是大人的事,她作為小孩子不用摻和地府工作。

該玩玩該喝喝該吃吃,到了該管理地府的時候,她想玩想喝想吃就沒那麽自由了。

柏冥胥:“……”

崽崽看看兩個爸爸,忽然想到之前在醫院裏的誤會,不由擔心起來。

她對著小手手,仰著腦袋瓜不確定地問兩個爸爸。

“爸爸和爸爸都是大人了,肯定不會像小孩子一樣打架的對不對?”

您提供大神朵米大人的冥王崽崽三歲半察局裏很幹淨,奶團子期盼地小眼神變成了失望。她一邊搖頭一邊解釋:“熊伯伯,崽崽沒感冒,是有壞人在惦記崽崽呢!”“崽崽衣服弄壞了……”說到這,奶團子多少有些小心虛,垂著腦袋對手手:“所以臨時找了件衣服換上。”熊奇想到奶團子的奇特之處,想了想將奶團子抱起來。“崽崽,你和熊伯伯一起看看當時的視訊。”奶團子這會兒已經弄清楚奶爸和兩個哥哥是被壞人的邪術算計了,也猜到了普通人看視訊根本看不出什麽。但她可以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