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飛舞著。“因為壞阿姨被反噬了!很快要倒大黴了!”柏冥胥手指從額前抹過,再抬頭看時,張晶所在的病房外鬼氣森森,顯然要出事。他知道有問題,沒想到問題這麽大。霍叔叔還在查三個月前張阿姨車禍的事,張晶作為當事人之一絕對不能這麽死了。柏冥胥想到這裏,抱著奶團子快速上樓。奶團子趁著冥胥哥哥注意力不在她身上,張開嘴巴深深吸了一大口。濃墨般的黑霧被盡數吸過來。電梯門合上瞬間,柏冥胥察覺到森然陰氣撲麵而來。他剛抬起...霍沉令是這個時候回來的,拯救了一時語塞還沒想好怎麽跟小兒子解釋自己沒有幼兒園畢業證這件事的薄弈寧。

“霍總。”

霍沉令頷首:“薄總。”

薄弈寧尷尬和霍沉令握手:“霍總叫我弈寧就行。”

薄家在帝都雖然排的上號,可是和龐然大物一樣的霍家比,根本不夠看。

湊齊十個薄家,估計能讓霍家的後輩人練練手。

薄年小朋友跟著喊人:“霍伯伯。”

霍沉令扯了扯嘴角,擠出一抹淺笑。

“你好。”

崽崽看到奶爸過來,連忙從柏冥胥懷裏撲過去。

“爸爸~~”

霍沉令將小家夥接過來,然後問顧戚風。

“都處理好了?”

顧戚風知道他是問薄弈寧的問題,不由笑著點頭。

“處理好了。”

霍沉令看看他,又看向薄弈寧。

薄弈寧馬上會意,連忙保證。

“霍總放心,今天的事情,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都會爛在我們父子肚子裏。”

薄年小朋友雖然不太明白親爹話裏的意思,但還是跟著點頭。

“爸爸說什麽就是什麽。”

聽著這話,霍沉令確定薄家父子應該多少對崽崽身份有點兒瞭解,但薄家人的品性還不錯。

當然,就算薄家父子不保守秘密,就像被抓的穀興博一樣,滿口崽崽是鬼東西,誰會信?

這不已經送去做精神檢查了?

而且精神檢查一切正常,滿口崽崽是鬼東西最後被判斷為穀興博想要逃避法律責任,故意裝瘋賣傻。

他從會議室出來接到熊奇電話,熊琦說穀興博這騷操作量刑的時候隻會罪加一等。

他當時就笑了。

熊奇也笑了。

大家心知肚明,穀興博說的是實話,可是誰信啊?

崽崽沒到他家前,他們霍家所有人都是堅定的無神論者!

尤其是大兒子,還學醫,現在不也……

想到這裏,霍沉令輕笑了聲。

“你們想說也沒關係,不會有人信的。”

薄弈寧:“……”m.x33xs.

行吧!

不愧是華國第一家族霍家掌權人,就是這麽狂傲啊!

轉念一想,又覺得霍沉令隻是說了實話。

畢竟不是親眼所見,他也不信啊。

霍沉令轉開了話題:“幕後之人也找到了?”

薄弈寧本來打算問崽崽這個問題,結果被打斷了,於是快速看向崽崽。

崽崽笑眯眯的,窩在奶爸懷裏聲音特別歡快。

“具體是誰崽崽不知道,但是那種娃娃必須要拿到薄叔叔你的血液頭發之類的。”

薄弈寧懂了。

這是身邊熟人作案。

崽崽看看醜不拉幾的巫蠱娃娃,又想到了一件事。

“這個娃娃死了,對方是會遭到反噬的,薄叔叔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薄弈寧忙點頭:“大恩不言謝,崽崽以後有任何問題或者被人欺負隻管找薄叔叔,或者找薄年!”

崽崽乖巧地應著。

“好。”

薄年小朋友就是專門拆台的:“可是爸,如果崽崽都能被被人欺負,我隻會被欺負的更慘!”

畢竟之前在電梯裏,崽崽拔娃娃的牙齒,扣掉娃娃的眼睛這麽兇殘的事,他覺得他就算會做,也做不到崽崽那麽麻溜。

薄弈寧:“……”

薄年小朋友看看噎住的親爹,再看看眨巴著大眼睛的崽崽,又稚氣的補了一句。

“不過崽崽你以後要是需要人肉沙包之類的,我可以的!”

薄弈寧鬆口氣:“對!人肉沙包也不錯!”

崽崽提醒他們:“薄叔叔,吃人肉犯法的,死後要下地獄十八層的!”

薄弈寧:“……”

崽啊!

咱能不想的那麽兇殘血腥嗎?

薄年小朋友連忙解釋:“不是不是,崽崽,人肉沙包的意思就是以後如果有人欺負你,我能先擋在你前麵。”

崽崽:“……”

崽崽尷尬了,忽然看向人間奶爸。

“爸爸崽崽還能上幼兒園嗎?”

霍奶爸:“……”

霍沉令看寶貝女兒尷尬的小臉通紅的樣子有些想笑,而上幼兒園這件事……

薄弈寧準備給霍沉令推薦小兒子所在的幼兒園時,薄奶奶的電話打了過來。

“弈寧,快回來,湘湘不知道為什麽忽然吐血,這會兒在去第一醫院的救護車上。”

顧戚風離薄弈寧很近,薄奶奶聲音大,他聽得一清二楚。

“我擦!沈湘?”

薄弈寧慘白的臉上閃過一絲驚愕,跟著想到崽崽的話,麵色迅速沉下去。

一把抱起小兒子,衝霍沉令抱歉地點點頭,打過招呼後迅速走人。

薄年小朋友趴在親爹肩頭,衝崽崽揮揮手。

“崽崽,明天幼兒園見。”

崽崽也揮揮手:“明天……不確定在幼兒園見不見。”

顧戚風沒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

他捏捏崽崽的小肉臉,笑的渾身顫抖。

“崽崽啊,你怎麽能這麽可愛呀!你爸爸最近特別忙,要不要去顧叔叔家裏住幾天?”

霍奶爸毫不猶豫拒絕:“不用!”

顧戚風嘖一聲:“穀興博被抓,他幹的那些事被翻出來,方源集團勢必崩塌,你確定你忙得腳不沾地還能照顧崽崽?”

霍奶爸沒忘記崽崽的話。

“崽崽親生爸爸今天晚上會來。”

顧戚風:“……”

那個說要給他在地府留塊地,後麵又給他一手術室冥幣作為感謝的傻叉?

轉念想到那個傻叉的身份,顧戚風嘴角抽了抽,蔫了。

他聲音跟著低了下去:“怎麽,他來接崽崽回去的?”

霍奶爸不知道,崽崽搖起了小腦袋。

“不是不是,冥爸爸說要親自送崽崽上幼兒園的。”

霍奶爸:“……崽崽怎麽忽然想上幼兒園了?不是覺得幼兒園不好嗎?”

崽崽低頭對手手。

“可是爸爸,崽崽不上幼兒園都不認字,剛才崽崽都不知道人肉沙包的意思,薄年卻知道。”

不等人間奶爸說話,崽崽委屈巴巴地哼哼。

“爸爸,崽崽不想當小文盲。”

霍奶爸:“……”

紮心了!

他也不想寶貝女兒是個小文盲。

隻是……他又不想崽崽認字後被她親爸帶回地府去。

畢竟地府不是他想去就能去的地方。

但因為這個原因一直不讓崽崽上幼兒園合適嗎?

顯然不合適。

霍奶爸抿唇,摸了摸寶貝女兒柔軟的發絲。

“好,那爸爸明天送崽崽去幼兒園,崽崽可以跟你冥爸爸說一聲,他太忙,可以不用再來這一趟。”

既然忙得腳不沾地,就好好忙吧,崽崽有他呢!

崽崽知道冥王爸爸忙,覺得奶爸的主意很好。

“好,崽崽這就跟冥爸爸說。”

【作話:表示崽崽熱心腸幫忙按樓層這個梗,來自米大的娃,真人真事,娃當時也是三歲半吧,夠不到都是踮著腳尖尖,結果問了一起上樓的叔叔去哪層後,要按樓層的時候不認識數字,尷尬的喲……米大能笑一百年,哈哈哈】

您提供大神朵米大人的冥王崽崽三歲半個小子,瞧著還不錯。哥哥穩重,弟弟憨厚。”霍司謹幽幽出聲:“奶奶,李總有沒有說,他打算將兩個兒子培養成二十四孝好老公,到時候讓崽崽選?”霍老太太愣了下,然後哈哈笑起來。“也不是不行!畢竟知根知底的青梅竹馬,總比到時候半道殺出的程咬金好吧?”霍老爺子很認同:“老公確實需要從小培養,這才忠犬!”霍司謹:“……”霍司爵懶洋洋的笑著:“等爸爸回來,我們跟爸爸說說,爺爺奶奶同意崽崽現在就談物件了!”霍老爺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