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霍安安直接信了。【那我們現在怎麽辦?她動用了什麽技能,為什麽那麽厲害?】係統也惱火!它從宿主三歲半開始帶起,辛辛苦苦五年多,結果一不留神回到起點!可就是查不出半點兒問題,你說氣不氣!但它必須穩住宿主。宿主還是太小了,一點兒沉不住氣。【我剛升級,還有很多功能都在熟悉中,等我熟悉之後再看。】霍安安催促。【那你快點兒!不然我都要失寵了!】鼻尖又一次癢癢的奶團子迷迷糊糊睜眼,第一句話和抱著她的司霖哥哥...時間不算很晚,所以一樓大廳進進出出的人不算少。

好在柏冥胥和崽崽下來的時候就很低調,那會兒正好沒人,這會兒也沒人看到他們。

等了一分多鍾,看大廳裏再次沒人後,柏冥胥抱著崽崽快速出了大廳,直奔不遠處的花壇。

崽崽的腿看到主人過來,攸地一下從花壇裏飛出來,哢嚓一下回到本該待著的地方。

柏冥胥低頭看看恢複完整的崽崽,尤其是那條可能有自己想法的小胖腿兒,一時有些無法直視。

“崽崽,你的腿……”

崽崽啪嘰一巴掌打在自己小胖腿上。

“冥胥哥哥放心,崽崽不會再讓它亂跑的。”

柏冥胥默默抬頭望天。

因為顧戚風和薄弈寧還沒來,柏冥胥擔心外麵太涼,又抱著崽崽回了大廳裏。

崽崽閑著沒事,在大廳裏溜達。

溜達了一會兒,又有人從外麵進來。

看到肉嘟嘟一團的崽崽,女員工眼睛亮起來。

“好可愛的小朋友啊。”

崽崽仰著小腦袋奶聲奶氣回誇女員工:“阿姨也漂亮。”

“阿姨還沒下班嗎?”

女員工心情很好,看到又乖又萌的小朋友心情更好。

“已經下班了,不過有朋友要過來這邊,還需要一段時間,阿姨就想著先回辦公室等著。”

崽崽哦了聲,衝女員工揮揮手。

“那阿姨再見。”

“小朋友再見。”

崽崽目送女員工進電梯,看到女員工按了旁邊的按鈕,她站在原地沒動,但一雙眼睛裏滿是好奇。

她記得下來的時候,冥胥哥哥也按了那個圓溜溜會發光的按鈕。

上次和奶爸過來公司,後來顧叔叔出事時,江叔叔帶著她坐電梯,也按過。

崽崽手癢癢,也想按。

柏冥胥原本在不遠處沙發那邊坐著,看崽崽站在電梯門口探頭探腦,笑著起身走過去。

“崽崽,怎麽了?”

崽崽指指電梯:“冥胥哥哥,崽崽也想按裏麵那個圓圓的會發光的按鈕。”www.x33xs.

柏冥胥寵溺地笑了笑,牽著崽崽的手往總裁專用電梯那邊走。

“這邊電梯用的人少,崽崽可以在這裏按。”

崽崽眼睛亮起來。

“謝謝冥胥哥哥。”

進去後,崽崽盯著四排一長溜圓圓的會發光的按鈕傻眼了。

她忘了,她不認識這些數字。

柏冥胥看崽崽原本興致勃勃,躍躍欲試,結果在看到數字鍵後目瞪口呆又茫然無措的樣子,噗嗤笑出聲。

“崽崽是不認識上麵的數字嗎?”

茫然的崽崽快速看向冥胥哥哥,然後羞羞答答地點點頭。

“冥胥哥哥,崽崽不認識這些數字。”

柏冥胥寵溺地摸摸崽崽小腦袋,將她抱起來,讓她看得更清楚。

“沒關係,冥胥哥哥認識,冥胥哥哥教崽崽。”

崽崽小腦袋點的飛快:“謝謝冥胥哥哥。”

柏冥胥笑的更寵溺了,怕總裁辦那邊需要用到電梯,他沒帶崽崽在電梯裏多停留,而是抱著崽崽到沙發那邊,拿出自己手機調出電話鍵盤撥號,教崽崽認識數字。

“這是1,就是一層,我們現在就在一層。這個是2,代表第二層……”

崽崽雖然小,但是學得很快。

撥號鍵盤上的數字很快認完了,記入了腦海。

三秒鍾後,一輛轎車停在大樓門口,顧戚風抱著薄年下車,帶著麵色發青的薄弈寧迅速進來。

柏冥胥和崽崽聽到動靜忙看過去。

崽崽歡喜地喊人。

“顧叔叔,薄叔叔。”

至於被顧叔叔抱在懷裏的薄年,崽崽也記仇的,當作沒看到,反正不喊人。

兩大一小剛進來,旁邊電梯開了。

一個裝修工人拎著一個大桶推著鋁合金梯子從裏麵出來,桶子裏還有一根兩米多長的細鋼筋,梯子撞在旁邊牆壁上,桶子倒了,細鋼筋從桶子裏掉出來,直直衝著薄弈寧插過來。

薄弈寧早有防備,連連後退。

腳後跟踩到了正好過來的柏冥胥腳尖,人直接被逼停。

顧戚風在看到桶子翻了瞬間罵了聲“擦”,剛要幫忙時,崽崽已經抬手。

細鋼筋似乎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隔開,避過近在咫尺的薄弈寧滑了過去,然後吧嗒一聲掉在地麵上。

薄弈寧慘白的臉似乎更白了,大口大口喘氣,為又一次死裏逃生而後怕。

這兩天他睡眠質量更差,一做夢就做各種噩夢,幾乎沒怎麽閤眼。

出門吧,簡直倒黴透頂。

而且每次倒黴都是在透支生命。

比如樓頂意外掉下來的巨大花盆,砸中絕對無人生還。

坐車遇車禍,不是渣土車失控就是醉駕飆車,撞上非死即傷,他覺得死的可能性更大。

就是早上刷牙的時候,兒子從後麵跑過來腳滑了一下撞在他後背上,牙刷插進喉管裏,他差點兒被一根牙刷當場送走。

就問嚇不嚇人,驚不驚悚?

薄弈寧驚魂未定時,裝修人員著急忙慌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柏冥胥盯著裝修人員看了看,在顧戚風的視線下輕輕搖頭。

就是非常普通的裝修工人,沒有任何非人手段。

顧戚風不信邪,又去看崽崽。

崽崽眨巴眨巴水靈靈的大眼睛,也輕輕搖頭。

薄弈寧沒注意到顧戚風的眼神,麵對裝修工人道歉,他疲憊至極地搖搖頭。

“沒事,和你沒關係,我就是最近運氣比較背,快走吧。”

裝修工人格外感激,推著梯子撿起掉在地上的細鋼筋丟進大桶裏火速走人。

顧戚風納悶兒了。

他不好直接問崽崽,所以轉而看向柏冥胥。

“冥胥,這到底什麽情況?”

柏冥胥看到煞氣纏身已經變成了死氣的薄弈寧,好看的眉頭緊緊皺起來。

“薄叔叔應該是被人下了降頭術,但下降頭術的人技術不到家,沒能直接要了薄叔叔性命,時間稍微一長,變成了黴運透頂的噩運。”

顧戚風一手抱著薄年一手拍薄弈寧肩膀。

“擦!難怪你說今天早上刷牙的時候差點兒被牙刷捅死!真要是被牙刷捅死了,可不就是倒黴透頂的厄運麽?”

薄弈寧幾乎心力交瘁,下巴上鬍子拉碴,哪裏還有之前精英霸總的半點兒樣子。

“……要還是兄弟,咱能看看你兄弟還能搶救嗎?兄弟真扛不住了!”

顧戚風哈哈大笑起來:“沒事沒事,找到了……冥胥,這些都不是事兒。”

“是吧,冥胥?”

柏冥胥尷尬,在崽崽麵前,他那點兒能力什麽都不是!

還沒說話,崽崽已經笑眯眯點頭。

“顧叔叔說得對,冥胥哥哥可厲害了!薄叔叔肯定沒事的!”

柏冥胥尷尬的耳尖都紅了。

顧戚風卻笑得更大聲了。

“那真是太好了!快,我們一起坐電梯去頂層!”

博弈寧:“……”

兄弟你認真的?

就他這種黴運透頂隨時變死人的存在,一起坐電梯,不怕從第一醫院過來時,電梯故障突然失靈差點兒把他們送走的畫麵重現?

您提供大神朵米大人的冥王崽崽三歲半晚上再也不亂跑了。”霍沉令哪裏的捨得責怪糯米團子一樣的女兒,而且穀興鬱算計他們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隻是正好趕巧了。“和崽崽沒關係,是壞人太壞!崽崽以後晚上想出門玩,爸爸陪著就好。”霍司謹霍司爵和霍司晨齊齊出聲:“爸爸忙的時候,哥哥陪崽崽!”奶團子抿抿小嘴巴,逐個去抱哥哥們。看到大哥哥的時候有些驚訝:“大哥哥?”霍司謹來了有十多分鍾。爸爸發現崽崽不見了後去追崽崽,他和司爵回來時正好遇上,然後通知了小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