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意識到一個問題。奶團子居然扛著老三!奶團子纔多大?三歲半啊!站起來還沒老三腿高!她怎麽抗動的?霍司爵伸手就要將老三接過來,被奶團子避開了。“崽崽天生神力,別說扛三哥哥了,就是連帶著二哥哥你一起扛也沒問題,二哥哥別擔心。”霍司爵:“……”霍司爵想說什麽,但白色連衣裙女人已經追上來。“崽崽,快走!”霍司爵大爆發,一把扛起老三,又撈過地上的奶團子拔足狂奔。奶團子:“……”行吧!反正也沒什麽危險,就是逗著...崽崽腳上用力,穀興博痛得再次慘叫出聲。

“啊!”

崽崽低頭瞅他:“壞伯伯,死到臨頭,您居然還想算計崽崽爸爸?”

穀興博:“……”

冥崽崽怎麽知道他要算計地府大佬?

看穀興博滿眼疑惑,崽崽抿嘴笑起來。

“因為你周身氣息太壞了,蔫壞蔫壞的,肯定不安好心呀!”

穀興博:“……”

壞氣息都能聞到,狗都沒她鼻子靈吧?

但穀興博不怕,他甚至故意將腦袋狠狠往地麵上一撞。

額頭破了,鮮血直流。

崽崽:“……”

地府大佬隨手將寶貝女兒拎起來,看一眼扶著暈過去霍司霖的柏冥胥,視線掃過報仇的幾個鬼東西漫不經心地吩咐。

“將這邊處理幹淨!”

幾個鬼東西大仇得報,又是王親自命令,忙不迭點頭。

“王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地府大佬點點頭,隨手一揮,抱著寶貝女兒帶著霍司霖和柏冥胥瞬間離開。

穀興博蒙了。

外麵電梯門正好開了,四五個警察同誌快速衝出來。

“不許動!我們接到報警,你們這邊有人打架鬥毆,雙手抱頭蹲好,不許說話,不許交頭接耳!”

趴在地上後腰痛得根本無法動彈的穀興博快速解釋。

“警察同誌,抓錯了,我們是受害者,是霍司霖……是那個殺了親媽的霍司霖為了報複要殺我!”

警察同誌皺眉,將人從地上撈起來。

“救護車在樓下,我們會安排人送你下去,其餘的事,等會兒做筆錄的時候你再說!”

有警員忽然提高聲音:“韓副隊,這邊需要急救!”

另一個警員也拔高聲音:“副隊,這邊這個也需要急救。”

醫生正好趕到,聞言忙衝過去。

看了一個,又看另一個,之後歎氣搖頭。

“不行了,瞳孔都已經完全散光。”

警員看向穀興博的眼神馬上變了。

“將他帶下去,寸步不離!”

兩名警員過來,一左一右架起穀興博。

“是!”

穀興博怒極:“都說了不是我,是霍司霖!”

警員知道霍司霖,再看看地上沒氣的海晉和趴在茶幾那邊身材高大同樣沒氣的江防。

“是不是霍司霖,法律是公正的!”

正在圍著江防屍體劃線的警員忽然出聲:“韓副隊,這邊有情況!”

韓副隊馬上過去,等看到那一包白色的粉末後,眼神驟然變得格外淩厲。

他轉頭看向扶著穀興博的兩個同事。

“銬上,帶走!”

“是!”

穀興博:“???”

當雙手被銬上,穀興博終於反應過來他被陰了。

“警察同誌,你們弄錯了,是霍司霖,是那小子坑的我!還有冥崽崽,她根本不是人,她是個鬼!”

警察同誌嘴角抽了抽:“大白天的見鬼,電視都不這麽演好嗎?”

穀興博嘴角也抽了抽。

電視那都是假的,但這個世界真的有鬼東西存在,隻要鬼東西夠厲害,根本不怕太陽。

比如海晉之前養的那個王字頭的鬼東西。

想到那鬼東西在酆都大帝麵前半秒鍾都沒撐過,穀興博更恐懼了。

如果他死了……

魂入地府……

等同於是把自己將來連同後世全部交給酆都大帝處理啊!

這麽一想,穀興博忽然瘋魔一樣掙紮起來。

“不!我不要死!我不要!”

“我是被陷害的!”

“我什麽都不知道!是霍家人,都是霍家人幹的!”

韓副隊長一看他那情況,眼神變得更冷。

“裝瘋賣傻?嗬!”

對於黃賭毒,尤其是毒,每個警察深惡痛絕,韓副隊長父親死於毒販之手,對毒更加敏感。

他吩咐邊上警員:“給第一人民醫院精神科打電話,讓精神科主任親自帶人去警局,給他做檢查!”33小說網

“是!”

他不允許任何沾染毒品的人從他手下溜走,這是他當警察,甚至是活著的意義。

而樓下監控死角,地府大佬帶著三個孩子停下來。

他並不是本體過來,而是神魂先到,本體還留在地府,一心兩用,一邊被請靈一邊繼續主持會議。

雖然不滿柏冥胥上次請靈請到崽崽,看柏冥胥的眼神格外挑剔,但看在他主動請靈的份兒上,地府大佬神色稍緩。

“崽崽先去玩,爸爸會還沒開完,最晚今天淩晨來找崽崽。”

柏冥胥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地府大佬,最初被他周身陰寒恐怖的氣場震懾,這會兒已經適應。

“大帝放心,在大帝回來之前,冥胥會照看好崽崽的。”

地府大佬看一眼被崽崽劈暈的霍司霖,輕輕打了個響指。

他將霍司霖身體沾染的陰氣包括整棟樓被海晉招來的所有陰氣盡數收攏,避免像霍司霖這樣的普通人接觸到陰氣後輕者大病一場,重者直接去地府報到。

做完這一切,地府大佬親了一下崽崽腦門兒。

“崽崽乖,晚上見。”

崽崽揚起小腦袋,撅著小嘴巴在冥王爸爸臉頰上吧唧一口。

“爸爸晚上見~”

地府大佬化為一道青煙消失,霍司霖正好睜開眼睛。

察覺到司霖哥哥醒來,崽崽吭哧吭哧三兩下順著他雙腿爬上去,小胖手抱住他脖子。

“司霖哥哥,你還好嗎?”

霍司霖大腦一片空白,還沒反應過來,不遠處方源集團辦公大樓一樓大廳的旋轉門推開,穀興博帶著閃亮的手銬被兩個警察叔叔架了出來。

崽崽雙眼鋥亮:“哇!被銬上了!爸爸真厲害!”

看到穀興博怒氣再次直衝天靈蓋的霍司霖猛地驚醒。

是啊!

被銬起來了!

穀興博被銬起來了,這意味著穀興博會受到法律的製裁。

他不能再像在樓上時那麽衝動,他要給媽媽報仇,但他不能將自己搭進去。

因為穀興博這種人渣,根本不值得!

從知道穀興博陰狠毒辣不擇手段後,他一直提著的心在得知媽媽被害死時崩潰,在沒人知道的時候,一點點變得陰暗。

但隨著這會兒穀興博被銬,被送上警車,忽然得到了救贖。

霍司霖抱住崽崽,聲音雖然很輕,但微微發顫。

“崽崽,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謝謝崽崽你幾次三番救了我霍司霖!

崽崽忙搖頭,奶聲奶氣解釋。

“不是崽崽,是爸爸,是崽崽的爸爸,但司霖哥哥是崽崽的家人,也就是爸爸的家人,爸爸以前說過幫自己的家人是不需要道謝的。”

霍司霖心情忽然變得無比複雜。

他……和地府大佬,是家人?

這……感覺怪怪的?

必要的時候見這位家人,是不是要去地府報個到?

您提供大神朵米大人的冥王崽崽三歲半三日之內不讓這對叔侄屬於非命決不罷休!所以在霍沉雲威脅他時,他快速掐了個法術,將一張倒黴符和一張傀儡符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貼在了霍沉雲後背上。他術法還沒來得及收回,找了一圈沒找到別的大石頭有些失望的奶團子過來,正好看到從大坑裏飛出來的兩張符。然後穩穩地貼在了小叔後背上。再然後下麵那個壞蛋忽然用那種命令式的語氣吩咐小叔。“扶我上去!”奶團子定睛一看。傀儡符!當著她的麵,給她小叔貼傀儡符和倒黴符?奶團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