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爬了起來,抄起奶團子往衛生間走。奶團子忙搖頭:“不是不是,小叔,崽崽是要出去。”霍沉雲:“……出去?”奶團子點頭:“對!小叔,崽崽可以自己出去。”霍沉雲瞬間驚醒:“那怎麽行?你才三歲半,一個人出去太危險了,外麵很多壞人,一麻袋將你裝走了怎麽辦?”奶團子嘿嘿笑:“小叔,不會的,他們的麻袋裝不走崽崽喲。”除非她願意,誰帶的走她?霍沉雲擔心啊。畢竟自家奶團子這麽可愛,雖然瞧著力大無窮了些,到底年紀小,...崽崽有些尷尬,準備過去將張阿姨扶起來並順勢抹去她記憶時,一陣陰風從背後刮來。

地府大佬依然坐在遠處的長椅上,但地上的張阿姨被陰風包裹,眨眼功夫清除了剛才所有記憶,人也被地府大佬隨意丟到不遠處屋簷下的椅子上了。

崽崽雙眼笑彎了:“謝謝爸爸。”

地府大佬慢慢站起來。

“都怪爸爸和崽崽聊得太開心,沒注意到有人偷聽。”

崽崽嘿嘿笑著跑回去,墊著小腳丫才牽上冥王爸爸的大手。

“爸爸,張阿姨為什麽要偷聽啊?”

地府大佬再次提到之前的問題:“不知道,但肯定是之前的目的沒達成,所以準備再來。”

崽崽看看睡著的張阿姨,又看看完全不將張阿姨看在眼裏的冥王爸爸。

“爸爸,孟婆婆說過,一個女人一般在喜歡一個男人的時候會偷聽偷看那個男人。”33小說網

地府大佬:“……”

崽崽小奶音再次響起,奶乎乎的聲音帶著濃濃的疑惑。

“爸爸,所以張阿姨是喜歡你嗎?你要給崽崽找個後媽嗎?”

崽崽想到在地府和工作人員們一起遇上的那些後媽的鬼東西們說的關於後媽的話,漂亮的小眉頭皺起來。

“爸爸,崽崽能不能不要後媽?”

說完又忍不住嘀咕一句:“還有,爸爸,張阿姨雖然隻有五十多歲,可是她看起來比爸爸你大多了,你們一點兒也不合適!”

說著說著,崽崽又想到一個最關鍵的問題。

“爸爸,張阿姨有老公的!”

地府大佬:“……”

地府大佬被寶貝女兒的腦補驚的牙疼。

“崽崽啊……”

地府大佬歎口氣,摸了摸寶貝女兒飽滿的小腦門兒。

“咱們趕緊上幼兒園吧。”

崽崽再次迷糊了:“爸爸,崽崽在說張阿姨的事呢,爸爸你是在故意轉移話題嗎?”

地府大佬嘴角抽了抽,心想寶貝女兒還知道轉移話題呢。

他將小家夥抱起來,父女倆視線齊平。

“崽崽,爸爸沒有轉移話題,爸爸隻是想讓崽崽你知道幼兒園文憑的重要性。”

崽崽雙眼是大寫的蚊香圈。

地府大佬實在沒忍住跟寶貝女兒解釋。

“崽崽,你但凡上了幼兒園,拿到幼兒園文憑就會知道,你爸爸我這個年紀的存在和你張阿姨這麽一個五十多歲還有老公的普通人,沒有絲毫可能!”

崽崽絲毫不懂:“為什麽?”

地府大佬幽幽出聲:“你見過祖宗和不知道曾了多少倍的小輩結合的嗎?”

崽崽仔細想想,然後果斷搖頭。

“沒見過!”

地府大佬終於鬆口氣,再次摸摸寶貝女兒小腦門兒。

“崽崽,明天爸爸就幫你找新幼兒園。”

還有,回頭他必須將孟婆拎過來收拾一頓,平時都教的什麽爛七八糟的?

因為還要開會,地府大佬抱著寶貝女兒去了寶貝女兒的房間裏。

交代了寶貝女兒幾句,再在房間裏秒回地府。

與此同時,房門被敲響,門外傳來人間奶爸低沉的聲音。

“崽崽,你在裏麵嗎?”

崽崽連忙從沙發上下來,蹦蹦跳跳去開門。

“爸爸!”

門開後,霍沉令下意識彎腰將崽崽從地上抱起來,視線迅速環視整個臥室,沒有看到地府大佬。

“崽崽,你冥爸爸呢?”

崽崽嘿嘿笑:“爸爸,冥王爸爸他回去開會了,說開完會馬上回來。”

霍沉令嗬一聲:“他是怕我們說他不會帶孩子吧?”

崽崽:“……”

崽崽忙抱住人間奶爸脖子,奶聲奶氣幫冥王爸爸解釋。

“爸爸,冥王爸爸會帶崽崽的,隻是冥王爸爸太忙了,而且崽崽身體特別好,捏不壞也摔不壞的。”

霍奶爸:“……”

怕奶爸不高興,崽崽又忙親親奶爸。

“爸爸不用擔心崽崽,冥王爸爸從小就是這麽抱崽崽的,崽崽特別習慣,很好玩的。”

霍奶爸:“……”

所以是從小拎習慣了,纔不覺得有問題?

有這麽個親爹,崽崽能安全長到這麽大,全靠命大!

霍奶爸對地府大佬更不滿了。

為了不讓崽崽為難,他將情緒掩飾的很好。

“嗯,爸爸知道了,崽崽習慣就好。”

至於教地府大佬怎麽帶娃這件事是他們大人的事,崽崽不用摻和更不用知道。

崽崽想到了大伯伯小叔和司霖哥哥。

“爸爸,小叔和司霖哥哥還好嗎?”

見崽崽擔心沉雲他們,霍奶爸一顆心變得特別柔軟。

“崽崽放心,他們都很好。”

事實上霍沉輝和清醒過來的霍司霖因為王玉玲孃家親屬的舉報,已經隨熊奇去警察局。

徐樂那邊顧戚風和薄弈寧帶著薄年依然在警察局,因為王玉玲一案暫時疑點重重,徐樂作為嫌疑人不能離開。

他這會兒準備再去警局一趟,怕崽崽那不靠譜的親爹將崽崽悄無聲息帶走,所以來接崽崽一起去。

“爸爸準備去警局接你顧叔叔,崽崽要一起嗎?”

崽崽想著冥王爸爸應該不會回來很快,於是奶萌萌點頭。

“崽崽跟爸爸去。”

父女兩人剛到警局門口,就聽到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在警局門口大罵。

“霍沉輝喪天良啊!因為我女兒不肯和他離婚,居然聯合親兒子一起殺了她啊!”

周邊有不少記者,看到霍沉令抱著一個孩子下車,迅速圍過來,卻被隨行的保鏢們攔住了。

記者們舉著話筒衝他大喊:“霍總,請問您對您大哥和侄子聯手將王玉玲女士殘忍殺害並分屍拋屍一事知道多少?”

“霍總,聽說您和拋屍人徐樂認識,並且徐樂在霍氏莊園住過一段時間,請問是您安排徐樂幫您大哥霍沉輝拋屍嗎?”

……

記者們的問題一個比一個犀利,霍沉令第一時間捂住了懷裏崽崽耳朵。

他眼神鋒銳地掃向所有記者,聲音嚴肅冷厲。

“各位問這種帶有誘導性的問題,是已經準備好了接收我們霍氏集團法務部的律師函嗎?”

記者們齊齊噎住。

霍沉令神色冷酷至極地盯著他們,聲音裏不帶半分感情,話裏透著嘲諷。

“奉勸諸位一句,替人辦事拿錢的時候,想想會不會把自己搭進去,比如安石橋事故,若沒有後來曝光的視訊,最終得利的是誰,丟了命的又是誰?”

記者們一時頭皮發麻,啞口無言。

有幾個下意識看向最開始出聲的七十多歲老太太。

您提供大神朵米大人的冥王崽崽三歲半:“誰?”崽崽:“穀安安!死的時候應該叫霍安安,估計三四歲。”“王,這些鬼東西……”地府大佬忍不住暴躁:“滾滾滾,沒看到本座在和女兒說話,有什麽不能等會兒再說?”地府工作人員:“王……,鬼東西們打起來了,相互吞噬,到時候厲字頭鬼會更多,而且……”崽崽剛要說什麽,那邊傳來冥王爸爸急速的聲音。“崽崽,自己召喚輪回池,以地府儲君之名讓它調出近十年輪回名單,你就能找到那個人了!”“爸爸要忙了,再見!”“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