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話剛結束通話,四名一身黑白西裝包裹著力量感十足的保鏢出現在門口。霍沉雲神色大變。“你們敢!”“霍沉令我是你弟弟,你居然……唔唔唔……”一個保鏢捂住霍沉雲的嘴,其餘兩個一左一右控製他,還有一個在同事將人帶出去後,果斷一個砍刀手將人劈暈。“走!”保鏢們帶著被打暈的霍沉雲剛進電梯,酒店服務員推著餐車從另一個電梯裏魚貫而出。食物的香氣一散開,哪怕離了十米八米遠,奶團子已經聞到了。“爸爸,菜來了!好香呀!”霍奶...崽崽和冥王爸爸在兒童樂園那邊待了一個多小時,地府大佬接到地府工作人員資訊,有檔案需要他親自簽字。

地府大佬額角突突直跳,崽崽瞧著忙用小胖手摸摸冥王爸爸額角,將突突直跳的額角撫平。

“爸爸是要回地府去了嗎?”

地府大佬心情暴躁起來,他這來去纔多久,還沒跟寶貝女兒膩歪夠呢。

而且崽崽人間奶爸高速飆車,哪怕再情有可原,市區飆車也需要嚴厲譴責。

這些年來地府處理這種車禍事故太多太多了!

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

行車不安全,親人淚兩行!

這並不是說說而已!

一個不慎,可能崽崽就得重新再找個人間奶爸!

地府工作人員再次發來訊息。

【王,再不回來,我們扛不住了。】

地府大佬用意識和工作人員溝通,暴躁的一筆。

【理由!】

地府工作人員聲音發抖。

【某外國友人車禍亡故,引魂的工作人員將他送去了該國接引部門,但該國接引部門以工作太忙暫時無法接收為由拒絕了,還指責我們不夠友好,不讓外國友人多待!】

地府大佬冷笑三聲。

【嗬嗬嗬!怎麽會不讓多待!這種車禍亡故的,先丟到十殿閻君那邊過一遍,然後讓學習我國文言文,因為交接的時候必須要用我國文言文交接!】

地府工作人員驚訝。

【王,我們交接的時候,不是都按照白話文交接嗎?】

地府大佬神魂陰冷。

【從今天開始!對待這種不知好歹不知天高地厚心裏沒半點兒逼數的國家,一律文言文交接!】

地府工作人員有點擔心。

【王,他們學不會怎麽辦?一直在我們這邊待著?我們這邊工作量已經夠大了呀。】

地府大佬心情忽然愉悅起來。

【沒有我國國籍的鬼東西,不需要安排輪回事宜,用來拉去修建地府城池馬路不好嗎?免費的勞動力為什麽不用?】

地府工作人員:“……”

地府大佬非常愜意。

【教的時候一定要打亂節奏,我們的終極目標是:讓他們永遠學不會,給地府當永久的免費勞動力!】x33xs.

地府工作人員:“……”

地府大佬侃侃而談。

【這樣的存在多了,該國的接引部門會主動來接他們的,到時候……嗬嗬!】

地府工作人員:“……”

地府大佬一邊投喂寶貝女兒,一邊懶懶說出目的。

【等他們來接的時候,這種滯留、學習、照看、管理等各種費用覈算出來,拍在對方臉上就行!】

地府工作人員佩服的五體投地。

趁著地府大佬心情不錯,馬上提到另一件更棘手的事。

【王,十殿閻君還在等您開會,之前您一直在忙,怕您忙不過來沒時間去議事大廳,他們在冥王殿外一邊辦公一邊等著呢。】

地府大佬抬手揉了揉額角。

他把這個給忘了。

這是不回去不行了!

他心情變得奇差。

【本座馬上到!】

地府工作人員鬆口氣。

【吾恭迎吾王!】

地府大佬結束通話,抱著寶貝女兒重重歎口氣。

“崽崽,爸爸真的要回去了。”

崽崽抱著冥王爸爸脖子,吧唧吧唧在冥王爸爸帥氣的臉上一連親了好幾口。

“爸爸放心,崽崽會照顧好自己的,爸爸也要照顧好自己喲。”

地府大佬想到寶貝女兒到現在還沒上幼兒園,非常焦躁。

“崽崽放心,爸爸去開個會就回來,很快的。”

崽崽擔心:“爸爸不留在地府沒事嗎?”

地府大佬扯了扯嘴角:“不是還有工作人員和十殿閻君嗎?他們難道吃幹飯的?”

崽崽奶聲奶氣提醒冥王爸爸:“爸爸,地府的工作人員還有十殿閻君們都不吃幹飯的,他們需要的是供奉和信仰。”

地府大佬惆悵捂臉。

好一會兒,幾乎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聲音從修長的指縫中傾瀉出來。

“崽崽,爸爸一定要親自送你上幼兒園,找個教學水平絕對一流的幼兒園!”

這幼兒園文憑,必須火速拿!

崽崽:“……”

崽崽遲疑了下,跟冥王爸爸提到了人間奶爸還有三個哥哥跟她說的話。

“可是爸爸,霍爸爸還有哥哥們都說幼兒園不好,崽崽現在也覺得……不太好。”

地府大佬瞬間坐直身體,原本窩在他懷裏的崽崽猝不及防一滑,直接滑了出去。

地府大佬眼疾手快隔空一抓,手忽然無限拉長將距離他一兩米遠的寶貝女兒從半空中撈回來,順勢丟進自己懷裏。

“意思是……他們都不支援你上幼兒園?”

崽崽眨眨眼睛,不敢點頭了。

因為冥王爸爸瞧著……好像快生氣了。

崽崽忙一頭紮進冥王爸爸懷裏,軟乎乎地撒嬌。

“爸爸,霍爸爸和哥哥們他們是覺得崽崽太小了,而且崽崽去過幼兒園,幼兒園的小朋友確實像哥哥們說的那樣特別愛哭~~~”

地府大佬剛要說話,視線陡然一轉,目光陰冷森寒地射向兒童樂園外一棵桃花樹後。

崽崽也意識到那邊有人,忙從冥王爸爸懷裏支棱起小腦袋瓜看過去。

一次沒成功拿到地府大佬頭發的張阿姨再接再厲,又端了不少崽崽愛吃的零嘴過來。

在猶豫著用什麽方法才能靠近地府大佬,結果沒想到剛到桃花樹下,就看到地府大佬手無限拉長,將半空中的崽崽撈回去的畫麵。

她被嚇呆了。

因為保密意識超高,所以第一時間捂住了自己嘴巴,下意識往桃花樹後走了幾步將自己藏起來。

然後一直在無限驚恐中。

再想到之前外甥江林跟她提過崽崽小姐有問題,讓她有時間看看能不能拿到崽崽小姐生活中的視訊,前後聯係在一起,張阿姨嚇得心髒都快停止跳動。

尤其是地府大佬那陰冷森寒的視線看過來一瞬間,張阿姨直接嚇得一屁股摔在地上。

端著的零嘴撒了一地。

崽崽愣了下,忙從冥王爸爸懷裏溜下去,邁著小胖腿吭哧吭哧跑過去。

“張阿姨,你怎麽了?”

張阿姨連滾帶爬往後跑,邊跑邊喊。

“你……你……你不要過來啊……”

您提供大神朵米大人的冥王崽崽三歲半女那無奈的小表情。“崽崽,大伯伯……”崽崽再次抱住大伯伯的腦袋,低頭瞅著還在不斷冒血的傷口,忍不住哼哼。“大伯伯,你要相信崽崽喲!司霖哥哥是崽崽的哥哥,她去穀家崽崽知道,崽崽肯定不會讓人傷了司霖哥哥的。”蠱蟲能鑽司霖哥哥身體一次,鑽不了第二次,因為她悄咪咪在司霖哥哥身上做了手腳。壞蛋就該受到懲罰!崽崽的眼神冷下來:“他們如果還要再對司霖哥哥動手,受傷的會是他們自己!”霍沉輝:“……”雖然見識了崽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