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董嵩嵩,霍司爵霍司晨和奶團子陪著暈倒的小叔在休息室休息。天矇矇亮,他們被尖銳的女聲吵醒。“我好好一個女兒,為著他陸西淩,哦,不,為著他霍沉雲才來到帝都,這才幾天,人就要沒了?”“你們賠我女兒!”霍沉雲一個翻身爬起來,看奶團子跟著睜開眼睛,著急忙慌的他沒忘記輕輕拍拍奶團子的後背。“崽崽乖,和二哥哥三哥哥在這裏待著,小叔出去看看。”崽崽看看睡的極沉的二哥哥和三哥哥,知道兩個哥哥特別困,乖巧地點點頭。“...五分鍾後,警察趕到,混亂的病房也恢複了平靜。

出警的隊長不是熊奇,沒有熟麵孔,認識霍沉令的隻有一個,但大家都認識經常出現在電視中的霍沉輝,知道那是霍家大先生。

崽崽依然被地府大佬抱在懷裏,霍沉令扶著麵色慘白的霍沉輝,兄弟倆靠牆站著,腳步虛浮。

隊長發問:“誰報的警?”

護士忙站出來:“警察同誌,是我。”

“拍花子呢?”x33xs.

所有人齊齊指向抱著崽崽的地府大佬:“他!”

隊長和同事順著他們指的方向看過去,就看到了抱著崽崽的地府大佬。

幾人神色驚訝,因為抱著崽崽的男人氣場強大,雙眸陰冷寒涼,身上穿著打扮雖然看不出什麽牌子,但純黑色的西裝三件套勾勒出修長挺拔的線條,無一不精緻,無一不彰顯著不凡的身份。

袖口上的墨綠色的袖釦在陽光下折射出淺淡光澤,瑩瑩光輝灑出來,讓人不敢輕易直視他的眼睛。

隊長頂著無形威壓抬起頭,對上男人眼睛。

那瞬間,好像墜入無邊地獄,後背冷汗以最快的速度浸濕了衣服。

他艱難詢問:“你……和孩子是什麽……關係?”

地府大佬解除寶貝女兒禁言,崽崽馬上出聲。

“警察叔叔,這是誤會,抱著崽崽的是崽崽的親爸爸,後麵進來的兩個是崽崽的霍爸爸和大伯伯。”

隊長迅速扭頭,看向護士和老爺子老太太。

老爺子老太太依然不信:“警察同誌,你可以調監控看看,那要是親爹,有那麽帶娃的親爹?”

隊長:“……”

霍沉令適時出聲:“警察同誌,我是霍沉令,崽崽是我女兒,這在公安係統都能查到。”

霍沉輝身體虛的厲害,大腦還因為轉圈發暈,但還是跟著點頭。

“對!我們是帝都霍家人,不信警察同誌你可以馬上查。”

隊長怎麽會不信,笑著點頭。

“霍先生,霍總,我們是認識你們的,也知道霍總前段時間收養了一個女兒,隻是現在……”

地府大佬幽幽出聲:“他不過是收養,本……我是崽崽親生父親!親生的!”

霍沉令臉色也因為嘔吐發暈白的難看,眼神卻非常鋒銳。

“如果親生的父親還在,國家允許我收養?”

地府大佬斜睨過去。

腦瓜子還這麽好使,是剛才轉圈的速度和次數太少了是吧?

霍沉令毫不相讓,哪怕體力身手明顯占據下風,但眼神依然銳利如刀。

地府大佬低頭問崽崽:“崽崽,爸爸死了嗎?”

崽崽看看爸爸不算健康的身體,非常誠實的搖頭。

“沒有。”

她原本以為冥王爸爸虛弱到肉身損壞,到了需要投胎的地步,沒想到是自己小看冥王爸爸了。

崽崽忍不住自豪起來。

地府大佬忍不住笑起來,那笑容給人的感覺很奇怪。

明明在笑,但眼底的陰冷寒意似乎更重,不僅僅是不寒而栗,而是骨頭縫裏都透著陰冷寒氣。

地府大佬睨著霍沉令幽冷哼一聲:“霍家家大業大,怕不是用了什麽不正當的手段,才收養了我女兒!”

崽崽一聽,覺得不妙。

冥王爸爸和人間奶爸對上了。

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麽會對上,但還是奶聲奶氣提醒冥王爸爸。

“爸爸,崽崽剛到人……帝都的時候,沒有戶口。”

地府大佬:“……”

霍沉令嗤笑一聲:“對!崽崽剛來的時候是在孤兒院,如果你活的好好地,為什麽要將孩子送孤兒院?”

老爺子老太太跟著點頭:“就是!既然是親爹,好好地孩子為什麽不自己帶著,非要送孤兒院?”

崽崽忙幫冥王爸爸解釋:“李爺爺李奶奶,爸爸是因為工作太忙了。”

李老爺子和李老太太也是知道帝都霍家,沒想到有生之間居然能看到霍家家主,都很激動。

“崽崽啊,你霍爸爸是華國第一家族掌權人,他都有時間帶你,你親爹還能比他更忙?”

護士也幫腔:“對啊!他又不是哪個國家總統,至於忙得將你丟到孤兒院?”

掃一下地府大佬身上的衣服,沒敢看那張讓人透骨發冷的臉,護士補充。

“瞧著也不像缺錢的,再忙難道不會請保姆?”

“對!”

……

對地府大佬新一輪的人身攻擊再次開始。

然後是崽崽奶聲奶氣的解釋和維護。

但老爺子老太太對親爹明明好好的卻將女兒丟進孤兒院的地府大佬印象奇差,很顯然沒什麽效果。

地府大佬:“……”

警察同誌們:“……”

得呢!

沒他們什麽事。

隊長讓大家安靜,最後從中調停,兩方安撫,來的快,走得更快。

開玩笑,霍家家務事,哪怕他們是警察也插不起手啊!

不知道清官難斷家務事麽?

溜了溜了!

藥效很猛,警察同誌們剛走沒多久,病床上一直安靜睡著的霍沉雲開始哼起來。

“熱!”

“好熱……”

被子被一腳踹到床下,然後開始撕扯身上的衣服。

護士一看不好,忙按了呼叫鈴。

醫生急匆匆趕來,再次開始輸水。

霍沉輝和霍沉令擔心弟弟情況,注意力被轉移,但霍沉令來的路上做了安排,門外全是霍家保鏢。

地府大佬抱著崽崽走到門口,看到門外清一色保鏢,嘴角扯出一抹哂笑。

“就這?”

崽崽忙抱著冥王爸爸的脖子,在冥王爸爸懷裏蹭蹭,奶聲奶氣撒嬌。

“爸爸不氣不氣,氣壞身體崽崽會擔心的~~”

地府大佬有被安慰到,決定不跟普通人計較,於是轉移話題低頭問崽崽。

“崽崽現在在哪個幼兒園上學?”

崽崽低頭對手指,用小奶音一五一十地將今天在幼兒園的事情迅速說了一遍。

她著重補充一次。

“爸爸,崽崽差點兒被王璐媽媽打的時候,是霍爸爸衝過來保護的崽崽。”

“哦,薄年也狠狠撞了王璐媽媽一下。”

地府大佬摸摸女兒小腦瓜:“他不來,崽崽會捱打嗎?”

崽崽果決搖頭:“不會!”

從來都是崽崽打別的鬼東西,打壞人!

她奶聲奶氣補充:“但是爸爸,霍爸爸也知道崽崽肯定不會捱打,還是衝過來保護崽崽了喲。”

地府大佬磨牙:“……他既然領養了崽崽,就該保護崽崽,這是他應該做的!”

崽崽忙點頭:“所以爸爸……你為什麽不喜歡霍爸爸呀?”

地府大佬:“他不遵守交通規則!崽崽,你知道每天人間因為車禍去地府報到的數額吧?”

崽崽當然知道。

“可是爸爸,霍爸爸是因為崽崽小叔和司霖哥哥在這裏,才從急匆匆趕來的。”

地府大佬:“……”

完了!

寶貝女兒向外了!

崽崽瞅瞅冥王爸爸,想到冥王爸爸被李爺爺李奶奶他們誤會,忙在冥王爸爸臉上吧唧一個,又格外親昵地蹭蹭,用奶乎乎的聲音和他撒嬌。

“爸爸,崽崽知道爸爸是愛崽崽的,崽崽也永遠愛爸爸~~”

您提供大神朵米大人的冥王崽崽三歲半了一魂逗弄方石的崽崽這會兒本體已經被奶爸抱起來,霍沉令看著像失心瘋一樣滿屋子亂跑,嗷嗷叫著有鬼啊的方石,一張臉越發陰沉。方友明尷尬又著急,喊了兒子好幾次,兒子像個瘋子一樣吵吵著喊救命,他嘴角都開始抽搐。最後忍無可忍,直接過去抓人。攔在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跑的兒子麵前,方友明狠狠一巴掌抽在兒子臉上。“方石,你鬧夠了沒?”方石被打蒙了。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看到麵前的人是親爹,忙撲過去抱住他。“爸,有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