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向奔赴的婚姻關係,也是一種難得的幸福。“好了,爸,我也許完願了,我們一起吹蠟燭吧。”吹完蠟燭,切蛋糕的時候,商陸接到一個電話,起身,走到陽台。商仲伯湊近,問,“蕎蕎,你現在是不是開始有點喜歡商陸了?”因為,商仲伯剛剛看到了喬蕎許完願,打量商陸時的異樣目光。喬蕎也大大方方的承認,“說是很喜歡,也談不上。”因為,她已經過了追求愛情的年齡。她的原生家庭和她的一些經曆,也時時刻刻告誡著她,對一個人,不能付...-那把深色的傘很大。

外麵的細雨在風中紛飛著,瞬間被它擋去。

雨絲不再冰冷撲麵。

抬頭時,夏如初看到了傘下站著的秦君澤。

他對她溫柔地笑了笑。

心間徹骨之恨在這一刻慢慢消散。

如今秦君澤是讓她活下去的唯一牽掛,如果不是想在秦君澤身邊多待些時日,她早就親手了結了夏建國的性命。

“你不要後天纔回來嗎?”見到他,夏如初心裡所有的委屈痛苦都不那麼委屈痛苦了。

但又覺得更委屈了。

眼淚瞬間流下來。

在疼她的人麵前,她不必強裝堅強。

不必偽裝。

“是不是又碰見夏建國了?”秦君澤一手撐傘,一手拭過她臉頰邊上的淚痕。

她委屈痛苦地點點頭,吸了吸鼻子的時候,他攬著她入懷,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背,“我回來了,彆難過,我陪著你

芝芝一回頭,就見到秦君澤替夏如初打傘,又一手半攬著她,她高興道,“秦先生,您提前回國了呀。國外的事情都辦好了嗎?”

秦君澤:“嗯,很順利

芝芝:“那就好

拉著夏如初的手,秦君澤走到芝芝打開的車門前,“上車吧,車上說

芝芝在前麵開車。

秦君澤和夏如初坐在後麵。

見她剛剛哭過,定是因為夏建國的事情,秦君澤立即安慰,“如初,你最大的願望不是想將夏建國繩之以法,讓他付出代價嗎?這次我去國外找到了證人。夏家原來的保姆李阿姨願意回國出庭作證,並且還提供了有效視頻監控

他把去國外的種種,告訴了夏如初。

夏如初興奮不已,“李阿姨在哪裡,我要見她。她真的可以出庭作證?”

連做夢,她都想讓夏建國死。

秦君澤攬著她的肩,“李阿姨我已經安頓好了,有人看著她,這次她一定能出庭作證

夏如初:“我現在就去見她

秦君澤:“午飯時間到了,我先帶你去吃飯吧

夏如初激動不已,“不,我冇有心思吃飯,我現在就想見她,君澤,你現在就帶我去見她

嶽母被害死的事情,是她心頭的痛。

秦君澤全都理解,隻好第一時間帶她去見了李阿姨。

李阿姨被秦君澤安排在某處酒店,有專人守著。

見到夏如初時,李阿姨萬分內疚,她撲通一聲給夏如初跪了下去,“夏小姐,對不起。當時我也是被威脅了,才隱瞞了你母親被害的真實原因。對不起,對不起

夏如初:“你有我媽媽被推下樓的監控視頻嗎?”

李阿姨:“是

夏如初:“拿出來,我看看

秦君澤:“如初,你還是彆看了,以免……”

夏如初打斷:“不,我要確定我母親的真實死因

那段視頻,夏如初還是看了。

視頻裡,杜芊芊站在媽媽的麵前炫耀道,“姨媽,我懷了姨父的孩子了,你不是一直覺得夏如初是獨生子女太孤單了嗎,現在我可以給她添個弟弟或者是妹妹了

“不要臉!”夏媽媽扇了杜芊芊一個耳光。

杜芊芊摸著疼痛的臉,冷笑,“你打我有什麼用,反正姨父還是不愛你了。他說你人老色衰,即使用再多保養品,摸起來還是又鬆又垮。我不僅要搶你的男人,還要搶你的所有財產

“你以為你是誰?啊……”

身後悄然走來的夏建國,在媽媽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將她一掌推了下去。

媽媽是後腦勺著地。

她躺在一樓的地磚上全身抽搐,血往外湧著。

夏建國看也冇看一眼,摟著杜芊芊的腰,吻了吻她的臉,“芊芊,這個死女人解決完了,再解決完如初,房子,公司,股份,錢,全是我們的。到時候我們過我們的快活日子

“姨父你好壞啊杜芊芊在夏建國的懷裡撒嬌,“可是我就喜歡你這壞壞的樣子

看著視頻的夏如初,已滿眼通紅。

淚水和恨意一併迸出。

她想將這兩個畜生挫骨揚灰。

旁邊的秦君澤讓人把視頻關了,抱著她不停地安慰,“我會請最厲害的律師,一定判這兩人死刑

秦君澤將這些證據遞交警方。

第二天,警方拿著逮捕證將夏建國和杜芊芊抓捕起來。

被抓的時候,夏建國還在和小女友尋歡作樂。

而杜芊芊也在苦苦哀求之前的富二代迴心轉意,那本就是宋薇和喬蕎安排去勾引她的公子哥,怎麼可能迴心轉意?

這個案子有秦君澤出錢出力,又有喬蕎和宋薇在暗中關注著,辦得意外的快。

原本要排到幾個月後纔開庭,幾日後就開庭審理了。

夏建國和杜芊芊都是死刑。

半月後執行。

那天夏如初是親眼見著這兩人死在槍子下的。

兩人吃花生米的時候,迸了一地的腦漿和血液。

夏如初冇有一滴點的欣慰,反倒是更痛苦了。

她痛恨人性的貪婪與惡,可以讓夏建國這樣的畜生將同床共枕的媽媽殺害。

離開刑場,秦君澤陪夏如初去了夏媽媽的墓前。

秦君澤在夏媽媽的墓前放了一束花,“媽,我帶如初來看你了

“媽媽夏如初蹲下來,撫摸媽媽冰冷的墓碑,“害你的凶手已經被槍斃了

可是,媽媽還是回不來。

唯一欣慰的是,身邊有秦君澤,“媽媽,君澤對我很好。你在那邊,應該很欣慰吧

秦君澤朝夏媽媽的墓碑鞠了一躬,起身時,道,“媽,我會照顧好如初的

如初的腿好後,精神狀態比之前好了很多。

大概是喝了喬長安開的中藥,氣色極好。

之後的好長一段日子,至少有大半年的時間,夏如初都是好好的。

偶爾會病發,身體不受自己支配,但都很短暫輕微。

秦君澤幾次帶她去醫院檢查,醫生說通過治療和控製,都可以讓病情惡化的速度變慢。

秦君澤私下問醫生,“醫生,如初這個病,還可以活多久?”

醫生:“如果控製得好的話,三年,五年,七年,八年,是可以的

三年,五年,七年,八年……還是很短。

但至少比之前好許多。

回去的路上,秦君澤開著車子,“如初,我們要個孩子吧

-樣。整個人頹廢得不成樣子。而喬蕎,看似很自然,很隨手地合上了門。她冇有那麼多撕心裂肺的情緒。連合上門的動作都很緩慢。門合上後,握著門把手的手,卻止不住的顫抖。指間一片發麻。肚子一陣一陣抽痛。說好了要坦然麵對,徹底放下的。她還是冇有做到。好想蹲在地上大哭一場,又大又笨重的肚子,讓她根本冇辦法蹲下去。隻好更加緊地握著門把手,纔不至於倒……不。不能任由痛苦這麼肆意地在心裡漫延。她要學會戒除痛苦。學會開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