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頭敢說這樣的話,絕對是事先就安排好了。這擺明瞭就是準備要栽贓嫁禍給他,可是江辰卻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自辨。甚至連這車鑰匙上,也有他的指紋,就算是警察來了,驗證指紋,他也跑不掉。知道這個時候,江辰才明白,為什麽許強要抓著他的手去握這一串車鑰匙,這分明就是早就算計好了的。一環接著一環,打得江辰喘不過氣來。這麵對的隻是一幫學生的陰謀,但是江辰還是覺得壓力非常大。艾千雪和趙婉兮看向他的眼神也充滿了淡淡的厭惡。...第八百九十五章??餿主意

江辰的語氣很平淡,但是態度很堅決,他這一次,是鐵了心要把鍾南賓給擼下去的。

鍾雄天麵無表情,朝著鍾南賓伸出了手。

“江總,別,您先別掛電話……”鍾南賓急忙說道,“我父親想要跟您聊聊!”

鍾南賓說完,連忙將手機遞給了鍾雄天。

“江總,您好!”鍾雄天原本冰冰冷冷的老臉,在開口的瞬間,綻放出了笑容,“我是鍾氏房地產開發集團的鍾雄天,是這樣的,我想跟您聊兩句!”

鍾雄天的語氣相當客氣,甚至說有些恭敬,雖然江辰的年齡比他的孫子還要小,但是他在稱呼江辰的時候,依舊用上了敬語。

可能張鈺慧並不知道,鍾南賓有好幾個兒子,大兒子的年齡甚至都比她還要大,隻不過鍾家兄弟倆都是秘密在國外結的婚,在國內,他們都是對外宣稱沒有結婚,但是不管怎麽想都不可能。

鍾氏房地產開發集團雖然在全國範疇內,算不上什麽大型企業,但是在江夏市也算是很有名氣的,鍾家兄弟倆一個四十多,一個三十多,要是真沒有老婆孩子,那纔是怪事。

雖然鍾雄天老爺子看著身體健朗,精神抖擻,但畢竟已經是六十九歲人了,快七十歲了,人道“七十老來稀”,指不定鍾雄天老爺子哪天就嗝屁了,鍾家沒有後,他能這麽淡定才奇怪。

鍾雄天也是能屈能伸的主兒,麵對年齡差距那麽大的江辰,他的態度可要比鍾南賓端正多了,剛才鍾南賓認錯求饒的態度,還沒有他來得端正呢!

自從鍾雄天知道江辰成為荊楚傳媒的新任總經理後,他就開始研究這個人了。

他知道江辰這個人是屬於順毛驢的,你跟他好好說話,他也會客客氣氣的,如果你跟他強硬,那他的態度隻會更加強硬,如果把他惹急了,他什麽事情都做得出來。

鍾南賓見識過江辰的“小暴脾氣”,雖然覺得自己父親對江辰那麽恭敬,心裏有些屈辱,但是他緊了緊拳頭,終究還是沒有說什麽。

鍾南涪張了張嘴,最終也沒有開口,他知道這種時候,他再多嘴的話,恐怖就不是抄一百遍家訓那麽簡單了。

此時,江辰正坐在崔雅言的保姆車內,臉色帶著淡淡的笑容。

雖然江辰和鍾雄天素未蒙麵,但是卻聞名已久。

鍾雄天可是江夏市的傳奇人物之一,不是什麽人都能被稱為傳奇的,至少鍾雄天有那個實力!

“江總,今晚的事情,我也聽說了,都是我兩個不孝子的錯,我已經狠狠地教訓了他們了,不過他們也沒有釀成大錯,這私下的事情,咱們是不是……”鍾雄天客氣地說道。

“鍾老爺子,你覺得我江辰,會因為一點點小事,就直接開除公司的高層嗎?”江辰輕笑地說道,“如果你覺得我是這種人的話,那我想,咱們根本就沒有繼續談下去的必要了!”

鍾雄天呼吸猛地一窒,雙目一凝,跟之前他所瞭解的情況一樣,江辰這個人,喜歡不按常理出牌,就像江辰這句話,他就非常不好接,如果他想要繼續談下去的話,那就是變相承認了自己的兒子存在工作上的問題。

“這個小子,比當年的杜知玄還不好對付!”鍾雄天心裏暗暗感歎道。

鍾雄天和杜知玄算是同個時代的人,當初杜知玄在江夏市擔任江氏集團市級產業負責人的時候,可是威壓一地,在整個江夏市可謂是風頭一時無兩,鍾雄天無論如何,都比不過他。

“江總,我知道阿賓在工作上,某些事情處理地不好!”鍾雄天深吸了一口氣,避重就輕地說道,“我保證他以後都不會再犯了,麻煩您給他一次機會!”

鍾雄天說這話的時候,已經用上了幾分氣勢。

“有趣!”江辰坐在保姆車內,忽然啞然失笑,他沒想到鍾雄天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很顯然,鍾家外強中幹的情況,比江辰瞭解到的還要嚴重。

“鍾老爺子,您也是公司的主宰,你應該知道,有些事情是改變不了的!”江辰沉聲說道。

“我上任到現在也就半個月的時間,你知道我的辦公桌上堆著多少跟鍾南涪先生有關的報告嗎?已經超過了二十份!真是觸目驚心啊,你知道我在這些報告裏看到了什麽嗎?”

“江總,報告而已,主觀性太強了,根本做不得準……”鍾雄天還想要說什麽,但是卻被江辰出聲打斷了。

“鍾老爺子,您不必說了,鍾南涪必須離開荊楚傳媒!”江辰斬釘截鐵地說道,“在這件事情上,沒得商量!”

鍾雄天沉默了良久,這才緩緩地開口說道:“江總,能不能看在我這張老臉上,給阿賓多一次機會?職場上的事情,無非就是利益交換,咱們可以談的!

我們鍾氏房地產開發集團在江夏市也算是大企業,荊楚傳媒公司和我們鍾氏之間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我鍾雄天不是小氣的人,江總應該聽說過一個道理,多個朋友多條路子!”

“抱歉了,鍾老爺子,您是江夏市的傳奇,我作為晚輩,是很想跟您成為朋友的,但是令郎鍾南涪先生實在是不適合留在我們公司,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很難達成意見統一!”江辰四平八穩地回答道。

“真的沒得談?”鍾雄天雙目微微一凝,寒光閃過。

“沒得談!”江辰斬釘截鐵,果斷地回答道。

“江總,真是後生可畏啊!好,好得很!”鍾雄天嘴裏誇讚著,但是臉上卻沒有半點兒暖色,冷若冰霜,語氣也透著濃濃的淩冽寒意。

“鍾老爺子也是老當益壯,不,應該說老而彌堅才對!”江辰輕笑一聲,回了一句。

“好得很!”鍾雄天說完這句話,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

江辰將手機放回口袋,看著一臉好奇的林敏霞和崔雅言,聳了聳肩說道:“剛剛打電話過來的人是鍾氏房地產開發集團的鍾雄天,不過看來,他這人的素質不怎麽樣,招呼都不大一聲,就直接就結束通話了我的電話!”

林敏霞和崔雅言一齊送了他一記白眼,就江辰這樣說一句頂一句的,鍾雄天能夠忍受那麽久,已經是難得可貴了,真當人家沒有脾氣嗎?

鍾家豪宅書房內,鍾雄天直接將手機撂在桌麵上,整張臉都黑得像蜂窩煤似的。

“這個姓江的欺人太甚了,半點麵子都不給,這是要把我們逼上絕路啊!”鍾南賓憤憤不平地說道。

“我們找人收拾他一頓!”鍾南涪陰惻惻地說道。

鍾雄天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鍾南涪立馬閉上自己的嘴巴。

找人教訓江辰,這絕對是個餿主意,而且是很餿很餿的那種,簡直是臭不可聞。紅色的食盒,應該是大酒店出品的,食盒相當精美,上麵還有漂亮的花紋。“茗君,是不是又有什麽題目要我幫忙解答的?”江辰笑著轉移話題,然後從曾茗君的手中接過食盒,有些吃驚地說道,“還挺沉的!”“不是請你解題,就不能請你吃宵夜嗎?”曾茗君紅唇微微一抿,笑著問道。“當然可以,看來我的待遇提高了,以後不僅有早餐,還有夜宵!”江辰笑著回答道。“怎麽,就一直和我在門口站著說話,不請我進去坐坐?”曾茗君打趣地說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