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商場裏買的普通貨色?“什麽都不用帶,孫叔叔不喜歡太多的客套!”曾茗君笑了笑,細心地幫江辰把衣服的領子弄好,然後調侃道,“而且你還是孫叔叔的救命恩人呢,隻管過去就行了,說起來我也是沾了你的光,這次過去,我可要好好吃一頓。”“我聽你的!”江辰點了點頭,微微一笑道,“那麽孫董,是準備在哪裏請我,銀塔大酒店嗎?還是哪一家五星級酒店?”江辰說這話的時候,目光一直沒有離開曾茗君的俏麗的臉蛋。也許是為了赴宴,曾...第八百九十四章??他是真龍

“阿涪,你也是三十多歲人了,性格也早該學著沉穩一些了,如果你的性格跟你哥那樣的話,我都能夠高興地多或幾年!你三天兩頭搞事情,我早晚會被你氣死的!”

雖然口頭上很不客氣,但是說到後麵,鍾雄天的語氣還是軟了下來,“阿涪,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雖然鍾南賓和鍾南涪在外麵行事非常荒唐,放蕩不羈,但是在麵對鍾雄天的時候,他們連大氣都不敢出,隻敢乖乖地擺出一副低眉順目的模樣。

事實上,這兄弟倆遊戲花叢、肆意妄為的性格,也是鍾雄天這個當爹的默許,要不是鍾雄天同意,他們怎麽敢這麽敗壞鍾家的形象?

鍾南賓和鍾南涪兄弟的行為雖然讓他們聲名狼藉,但也讓外人看不清楚鍾家的虛實。

大家潛意識裏都認為,如果鍾家真的危如累卵,鍾雄天不可能讓兩個兒子在外麵行事如此放浪,也正是因為這倆兄弟的這種行為,讓外界摸不清楚的鍾家的底細。

“爸,出大事兒了!”鍾南賓壓低聲音,沉聲說道。

“說!”鍾雄天挺直了腰板,眼中閃過一絲銳芒,渾身氣勢升騰。

“事情是這樣的……”鍾南賓當即將剛纔在張家發生的事詳細地講述了一遍,他還沒有到張家之前,鍾南涪和江辰之間的事情,鍾南涪在車上的時候也已經跟他說了,鍾南賓不敢有絲毫隱瞞,原原本本、事無巨細地將事情都告訴了鍾雄天。

鍾南涪的身體微微顫抖,目光有些惶恐不安地看著自己老爹,直到現在,鍾南涪還以為,自己大哥會被開除,是因為他的關係。

鍾雄天聽了鍾南賓的講述後,他沒有大驚失色,臉上無喜無悲,不動聲色。

鍾南賓是荊楚傳媒公司的總監,關於荊楚傳媒的事情,隻要鍾南賓知道的,鍾雄天這個當爹的也知道。

荊楚傳媒從褚公台時代進入江辰時代,鍾雄天老爺子算是外界第一批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關於江辰這個人,鍾雄天也是相當忌憚的。

“這是一條真龍啊!”鍾雄天多次叮囑自己的大兒子鍾南賓,“不管是手段、膽魄,他都不像隻有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雖然行事有些衝動,不能盡善盡美,但這顯得他更加可怕,很顯然,他在成長啊!”

“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雲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隱則潛伏於波濤之內……”

“阿賓,你萬萬不可招惹這個人,不然的話……”鍾雄天當初說到這裏的時候,歎了口氣,“恐怕,我們不招惹他,遲早有一天,他也會找上咱們,真龍的眼中可容不得沙子!”

正如鍾雄天所預料的那樣,江辰終究是找上門來了。

“爸,咱們現在怎麽辦?”鍾南賓有些茫然地問道。

“你現在,馬上給江辰打電話!”鍾雄天沉吟片刻,對鍾南賓道,“你現在馬上就打,向他認錯,就他高抬貴手放過你一馬!”

“什麽?”鍾南賓微微一愣,他沒想到自己老爺子居然會給出這麽個建議。

鍾南賓和鍾南涪兄弟倆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匪夷所思之色。

要知道,鍾雄天可不從來是一個好脾氣的人。

包工頭出身的鍾雄天脾氣暴躁地很,兄弟倆打算將事情告訴鍾雄天的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來迎接老爺子的雷霆之怒,尤其是江辰這種做事不留餘地的行為,大大地損害了鍾家的利益,肯定會引發鍾雄天的怒火的。

萬萬沒想到的是,鍾雄天聽完鍾南賓的講述之後,居然那麽的平靜,古井無波。

“我讓你打電話給你們總經理認錯,你沒聽見嗎?”鍾雄天見自己大兒子傻愣愣的模樣,不由得皺了皺眉頭,瞪了他一眼。

“我現在就打!”鍾南賓有些慌張地掏出手機,開始按照自家老爺子的指示,給江辰打電話。

“爸,咱們鍾家現在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嗎?”

鍾南涪忍不住吸了吸鼻子,有些慼慼然地問道,堂堂江夏鍾家,江夏市的房地產行業龍頭老大,現在居然淪落到要低三下四向一個小輩低頭認錯的地步,這是何等的悲哀?

“問得好啊!”鍾雄天聽到了鍾南涪的這句話,滿臉讚同地點了點頭,“阿涪,你說說,咱們現在鍾家,還沒有到這樣的地步嗎?”

鍾南涪呼吸一窒,雖然他表麵是個隻會吃喝玩樂的紈絝子弟,但是對自家集團的事情,他還是有一定瞭解的,鍾氏房地產開發集團,已經到了風雨飄搖的程度了,隨時都有可能折戟沉沙。

“行了,你今晚睡覺之前,把家訓給我抄一百遍,我明天檢查,沒有抄完的話今天就別睡了!”鍾雄天滿臉和藹地對鍾南涪說道。

“啊?爸,咱們家的家訓,有兩百多字啊!”鍾南涪整個人都不好了,手抄一百遍,也就是兩萬多字,會死人的!

“阿涪,咱們鍾家為什麽會到這種地步,你不知道嗎?”鍾雄天臉上的笑容一斂,語氣冰冷地說道,“如果不是你,那個姓江的小子,想要對付你大哥也絕對不會那麽快就下手,我這邊已經有準備了,但是現在全被你打亂了!你還覺得我不該罰你嗎?”

“該!我應該受罰!”鍾南涪臉色一白,嘴裏發苦,但是卻不敢反駁,在這件事情,他確實是導火索,想要泡荊楚傳媒的總經理江辰的私人秘書,還打算算計江辰,隻要是個男人,在這種情況下,都不能忍!

“阿涪啊,記住家訓,我們鍾家之所以能夠從小小的工地起家,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是因為有家訓的指導,如果你們兄弟倆夠爭氣,能夠把家訓聽進耳裏,記在心裏,你們倆加起來就至少有那個江辰三分之一的能耐了,咱們鍾家,又怎麽會落到現在這地步?”

鍾雄天終究還是生氣了,鍾南涪被嚇得瑟瑟發抖,不敢再多嘴。

鍾南賓也偷偷地嚥了咽口水,心裏暗罵了一句:“白癡!”

“通了,他接電話了!”鍾南賓臉色露出了一絲喜色,語氣恭敬謙卑地對著手機說道,“江總,您好,是我,鍾南賓……我這次打電話給您,是想要向您道歉的!對!是是是……”

“江總,這事兒都是我弟弟的錯,是我管教不嚴,對!我事先並不知道,那是林秘書小姨的家,怪我,都怪我……”

“對,對!我在總監這個位置上確實呆了四年多了,是是,挺不容易的……您看看能不能高抬貴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

鍾南賓說到這裏,忽然臉色一變,有些黯然地抬起頭,朝著鍾雄天露出了一臉苦笑,搖了搖頭。

很顯然,他的求饒失敗了,江辰沒有收回成命的想法。怎麽翻盤!”“宋總,就算那江辰是脫了毛的孫猴子,他也絕對逃不出您這如來佛的手掌心的!”薑秘書諂媚地說道。“哈哈哈……”宋大偉哈哈大笑道,“他不是孫猴子,我不會給他機會,這個小子就是被捆在白門樓上的呂布,唯有一死!”“宋總,您就是魏武帝啊!”薑秘書也跟著笑道。被說成是喪家之犬的江辰,此時懶洋洋地在大街上走著,他的臉上沒有半點兒失落的神色,也沒有麵對黃正義時候的表現出來的沉重壓抑,渾身上下看不到半半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