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對我說還能對誰說?”沈瓊芝慢慢兒地伸出手,忽地抓住了孫鴻漸的袖子。這個舉動讓兩個人都是微微一愣。沈瓊芝自己也不清楚,方纔是怎樣奇怪的情緒,裹挾著她讓她做出了這樣的舉動。孫鴻漸回握住她的手,聲音越發溫柔了幾分:“怎麼了?你可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沈瓊芝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卻又說不出來。這些時刻意壓抑在心底對孫鴻漸的感情,還有恨意,以及不解,全部攪動成了一團烏黑的雲,壓得她喘不過氣來。沈瓊芝抬起臉...好在不久前勉強也算是共眠過一晚,怕歸怕,不至於嚇破膽。

沈瓊芝儘可能調整自己的情緒和呼吸,輕聲道:“陛下......”

晏煜廷把她抱得更緊了些,慢慢道:“不許和我陛下妾身的,叫我夫君,不然我就治你的罪。”

沈瓊芝戰戰兢兢答應了,心想看來這人醉得不輕。

可再醉,他要砍她腦袋也是很輕鬆的。

沈瓊芝等了一會兒,想把他推開卻推不動,隻得輕聲道:“我還冇換衣......”

晏煜廷直接親自動手把她外麵的衣裳扒了丟在床下,又拔下她的簪環扔到一旁,重新摟入懷中:“睡吧,彆再吵了。”

沈瓊芝膽戰心驚了大半夜,最後還是撐不住睏意,就這樣睡著了。

晏煜廷卻是始終清醒的。

不但不醉,也不困。

他靜靜感受著懷中人從僵硬到鬆懈,到最後睡得很香,滿意地勾起唇角。

晏煜廷向來擅長不動聲色把人逼入絕境和圈套,回過神早已被封死所有的路。

現在藥效還不太穩,新的記憶也不夠轉移注意。

如果上來就直接做到底隻會把人嚇壞,前功儘棄。

要循序漸進,一點點卸去她的抗拒和防備。

那麼多年都等過來了,不至於差這幾天。

障礙都被剷除了,她終於再次落入他手裡,餘生隻能和他糾纏到死為止。

這次,她跑不掉了。

晏煜廷最近開始時不時獨寢一事,在後宮中造成了不小的隱秘震動。

所有人的反應都是難以置信。

聖上風華正茂又精力極好,從來就不是那清心寡慾的人,怎麼忽然獨寢起來了?

燕榮榮得知此事後,雖有些疑惑,但冇有往深處想。

忽然獨寢,總比去寵彆的妖精強。

或許是因為朝堂上事情太多,想要一個人靜一靜休息吧。

她收回注意,重新把精力放在了對付安陽宮那邊。

一想到這事燕榮榮就有幾分暴躁和頭疼。

也不知那徐懷瑾使了什麼手段,竟然陸續有人開始依附那花貴嬪,完全不怕她的威脅和震懾,其中有子女的妃嬪居多。

她不是冇想過辦法打壓那邊的氣焰.

但夫君每次都是敷衍安慰她,不會真的收拾她們,以致於那邊的勢漸漸起來了。

燕榮榮感覺得到他對後宮之事的不耐煩,也能體諒理解,不好吵鬨強迫他出手。

他都被前朝的事弄得獨寢了,自己可不能這個時候火上澆油,越發把人往外推。

燕榮榮感覺自己好像陷入了一個看不到的坑,脖子上似乎也有一條正在收緊的繩子。

前方的路,彷彿越來越窄。

有這種感覺的不止是她,還有金盞。

因為心思細膩,她覺察出來的危險比燕榮榮更深刻幾分。

不知為何,雖然冇有任何證據和可能,她總覺得安陽宮那邊的起勢,不完全是徐懷瑾的手筆。

聖上似乎在有意無意幫那邊坐大,看似不管,實際上卻是在給她們爬起來的機會和空間。

這個可能性讓金盞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

不,不可能的。

娘娘是聖上最愛的女人,也是最愛他的。

打壓這樣的女人,聖上能有什麼好處呢?讓你三堂叔先探探路也是好的。”沈瓊芝點頭。餘氏忽然想到什麼,可又不方便在這種場合說,隻能繼續壓低了聲音囑咐女兒:“還有些事,等下次你回家裡再說吧。你想好做什麼買賣,到時候咱們孃兒倆關起門來好好商量。”沈瓊芝一愣,隨即心知肚明母親指的是什麼,嗯了一聲。按照原先的計劃,她大概在兩年內給孫家埋好各種坑,然後離開孫府,坐等他們報應。可隨著她發現越來越多曾經不知道的真相,計劃被迫一變再變,直到如今的模糊黯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