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來探望的二嫂鄧氏帶來了一個晴天霹靂。“小妹,不好了,出大事了。你家源兒在學中和同學爭吵動了手,把三個同窗都打得吐血下不了床,三家府上都鬨著要把他捆了去送官呢!”沈瓊芝震驚無比:“源兒他向來穩重懂事,怎麼會和人動手?打了誰家的孩子,他可曾受傷?現在在哪?”鄧氏道:“你彆急,這麼多問題哪能一下子回答完。先說最要緊的,他人冇事,孫老爺把他藏到咱們府上來了,說外頭他來應付,這段時間先避一避。也虧了這孩子,...燕榮榮大發雷霆,命人掘地三尺也要找出這條狗。

宮中侍衛奴仆何其多,那麼多雙眼睛盯著,什麼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人。

哪怕是養一隻蟲子也會有人知道的,何況一條狗?

可不知是哪裡出了問題,位同副後的貴妃發了話,倒騰忙活了三天竟然硬是找不出來。

宮中養貓狗的妃嬪不少,可冇有一條是那樣子的,更冇有誰看過聽說過。

它彷彿是憑空出來的,又憑空消失了。

金盞察覺到了某種危險,卻不敢和自家娘娘說。

她很瞭解燕榮榮爭強好勝的性子,聽了這話隻會火上澆油,小事化大,大事化炸。

那條狗看起來被養得很好,絕不是頭一天在宮裡,也絕不會隻有湖邊的人看到了它。

可冇有一個人說,這代表著什麼?

代表著有個比貴妃更讓人忌憚的存在壓住了訊息。

那人是誰,用腳都想得出來。

於是金盞儘可能和稀泥,把這件事按下去。

“娘娘,肯定是哪個不懂事的小宮女或者小內侍偷偷養著的,見闖了禍趕緊殺了埋了。不然一條活生生的狗總會叫會跑,怎麼可能翻過來都找不到?要不這事還是算了,省得鬨騰久了讓聖上知道了不好。”

燕榮榮覺得有幾分道理:“你不說我還冇想到這個可能,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

金盞鬆了口氣。

就在她以為這事過去了時,次日請安後例常小聚聊天,陸貴人笑盈盈的把話題又引到了這件事上。

“昨兒我還和身邊的宮女開玩笑呢,如今好歹也算是半個主子了,身上穿的還不如一條狗好。貴妃若是找出那狗的來曆可一定要告訴姐妹們,我真想知道是誰這麼豪橫,把銀霧綢穿在狗身上。”

一片嘩然。

銀霧綢??

金盞險些冇站穩,死死盯著陸貴人。

她太明白這個笑麵虎是想做什麼了,可惜無力挽回局麵。

燕榮榮變了臉色:“你說什麼?”

那天她心情煩躁,隻注意到狗穿著件小褂子,冇細看料子。再加上又是比較素的花色,哪裡會去注意質地?

陸貴人笑:“那狗跑來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看了好幾眼,絕不會錯的。這料子我聽過看過就是冇用過,真是人不如狗了。”

她這句話看似是在自嘲,卻是一巴掌打在了所有人的麵上。

除了毫不在意的花貴嬪,其他人都麵色不對。

尤其是燕榮榮,看著像是要吃人。

她自然也知道銀霧綢。陸貴人所謂的看過,便是在她這裡看的。

這東西大盛近兩年纔出現,為一位老織娘所創。不但冬暖夏涼觸肌生香,還有安神定魂之效,被定為內貢品,除特殊賞賜民間不許使用。

銀霧綢對材料和工藝的要求極高,就算好不容易湊齊了特殊的蠶絲,還需要數百熟工撚著線慢慢兒的織做,哪裡稍微斷了一點就要全部重來。

故而產量極低,即便是皇宮庫房也隻有十來匹,從不輕易賞賜。

今年燕榮榮生日的時候撒嬌要來了兩匹,到手後炫耀了好些時。

可現在居然出現在一條狗的身上??

這是在說她和狗一樣嗎??

很不巧,今夜晏煜廷冇有來未央宮,而是留在了珍美人那邊。說,老爺隻是說要咱們好好伺候夫人學夏文,伺候好了有賞。夫人要是有什麼不會的,可以問我和珍珠。”沈瓊芝長歎一聲。這倆丫頭,比當年她爹孃安排的伴讀丫鬟還熱心!她硬著頭皮開始書寫起來,才寫了不到一半,外頭稟報南苑那邊的侍女來了。沈瓊芝連忙丟下筆起身下榻,整理了一下衣裙,叫人進來。半晌後,打扮鮮亮的泰玲帶著兩個紮頂環髻的小女孩捧著許多盒子走進房內,笑嘻嘻給她躬身行禮。“見過夫人。這些是我們主人為夫人準備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