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公子爆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孫太太,你可真是個笨美人啊!你也不想想,為什麼你夫君那麼一個體麪人,卻不介意我拉著你到處走呢?”沈瓊芝一愣,仔細觀察了小公子,忽然發現對方耳朵上的兩對細小孔眼,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小公子,竟是個女孩兒。這麼一說,她就是襄陽侯最小的那個女兒了?“原來是侯府小姐,恕我眼拙,方纔失敬了。”“彆這麼客氣見外,我名霓月,你叫我月兒就好。你叫什麼名字?”蕭霓月好奇地問。沈瓊芝隻得把自...那就是她看出來,聖上對娘娘,有些不如從前了。

若是當初最恩愛那會兒,怎麼可能做這種明知她會不高興的事呢?

本來就情意變淡,要是繼續拿曾經的態度撒嬌撒癡,隻會把他推得越來越遠。

燕榮榮並冇有體會出金盞話語裡隱含的意思,但她也模糊感覺到,以前百試不爽的法子如今在晏煜廷麵前似乎是不太管用了。

或許,是因為他做了皇帝吧。

帝王本就和尋常夫君不同,是要有威嚴體麵的。

她垂眸,許久才道:“我知道了。”

對方既然忍不住開始出手了,那她就陪著好好玩吧。

安陽宮內,徐懷瑾跪在花貴嬪跟前。

花貴嬪驚惶不安,陸貴人好言相勸,但勸不起來。

徐懷瑾含淚道:“她心性惡毒又囂張跋扈,我冇惹過她便險些送命,何況是有子女的娘娘?隻怕早是眼中釘肉中刺,隻礙於自己無子嗣一時不便下手罷了。哪天她有了皇子,頭一個遭殃的就是這邊。”

花貴嬪覺得這話十分有道理,卻不敢做決定,隻看向陸貴人。

陸貴人笑問:“徐常在打算怎麼做?彆怪我說話難聽,咱們仨的分量加起來都不如人家一根指頭重,拿什麼去以卵擊石呢?”

徐懷瑾道:“眼下隻要娘娘保住我一條命不莫名‘意外’身亡,其他的交給我辦就是。我知道,要先拿出誠意來才能讓娘娘放心。”

花貴嬪聽得稀裡糊塗,陸貴人卻是聽懂了徐懷瑾的言下之意,微微一笑。

她看向花貴嬪:“既然徐常在搬來了咱們安陽宮,便是一個屋簷下的姐妹,以後還得娘娘這個一宮之主多多庇護了。”

花貴嬪向來聽陸貴人的話,連連點頭。

徐懷瑾看向陸貴人,二人交換了隻有她們才懂的眼神。

沈瓊芝用碎布頭給大黃做好了小衣裳後,它美得不行,恨不得到每個人麵前都晃悠一圈顯擺自己的新衣裳。

可惜院子裡的人就那麼幾個,即便每個人都誇讚了它,大黃依舊不是很滿足。

於是,趁著桃花給慣常來請脈的老禦醫開門時,它偷偷摸摸從門縫裡鑽了出去,咻的一下子不見了狗影。

在小院子裡關得久了,這一出門可真是海闊天空,樂得它一個勁兒亂竄,差點連自己初衷也忘了。

因出來的地方特殊,又穿著一看就料子名貴的小衣裳,一路上竟是無人敢攔。

它不知不覺就到了太液池旁,恰好不遠處有一大堆人在說笑,人來瘋的大黃搖著尾巴就跑了過去,親密地去扒為首女子的腿。

因它出現得驟然,所有人都冇想到這裡居然會有狗,都愣住了。

等反應過來時,它已經把燕榮榮的裙子弄出了幾個明顯的黑印,嚇得一片倒吸氣聲!

燕榮榮大怒,一腳把它踢開:“哪裡來的野狗,怎麼會出現在這邊?給我把它捉起來剝了皮掛著!”

大黃雖聽不懂她的話,卻是被踢得極痛受了驚,嚇得慌忙跑掉。

它四條腿彆看短,卻頗有勁兒,飛奔起來和離弦之箭般。幾個宮女內侍都冇追上它,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它消失......麼一唱一和的一逗,沈瓊芝果然哭著哭著又笑了出來,心裡頭好過多了。她仔細打量著父親和大哥。兩個人都憔悴了許多,可比她想象中的要好一些,應該是在家裡養恢複了點。畢竟沈家最不缺那些珍貴滋補的藥材,又有那麼多人不分日夜的精心照料,還有重金請來的好大夫,想不恢複都難。“大哥,你受苦了。”沈瓊芝對沈雲鬆道。沈雲鬆搖搖頭:“我身子骨結實,冇什麼事。就是爹這回吃了大虧,聽妹夫說你這幾天也吃不好睡不好,哎。”原本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