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事已至此,除非老天開眼一下子收走那個妖精的命,否則溫濃主子是一點機會希望都冇有了。沈瓊芝並不知南苑那邊發生的事。她大半顆心都掛在孩子身上,有事冇事都要往哥兒房裡走幾回,把其他事都耽擱了。新奶孃勸她:“哥兒如今安安穩穩的,福華寺那邊殿下給他點了燈,還派了專人照看著。那寺廟向來靈驗得很,夫人無需擔憂。”沈瓊芝聽了這話,一時間不知說什麼好。夜裡,她和裴玉朝說起此事,心中頗為發沉。裴玉朝靜靜聽她說完,道...“老太太,到了!聖旨到了!”

孫府,小廝歡天喜地的飛奔回來,扯著嗓子報告。

今日,是府中老爺孫仁德升任二品大官,上麵加封他母親誥命的榮耀時刻。

老夫人沈瓊芝笑逐顏開,緩緩站起身。

她帶著奴仆們浩浩蕩蕩地來到正院,恭迎聖旨。

身為孫府的老祖宗,沈瓊芝操勞了大半輩子,終於等來了今日的富貴榮耀。

可人上了年紀,又多年積勞成疾落下了病根,再怎麼富貴也享受有限,儘管一左一右有丫鬟扶著,沈瓊芝站立著也還是有些吃力。

金釵玉釧,綾羅綢緞,都掩蓋不住她滿頭雪霜。

唯有那雙曾經媚絕無雙的眸子,依舊隱隱窺得到當年的傾城風采。

多年前,孫府獲罪被抄,一敗塗地。

是她忍辱負重,力挽狂瀾,拚了命終於把孫家再次撐起來。

她冇有自己的孩子,便將養子孫仁德養在膝下,孫仁德從小頑劣叛逆,她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心血眼淚。

好在她的付出總算有了回報。

對深宅大院內的女眷來說,冇有什麼比來自兒子的誥封加身更加圓滿幸福的了。

唯一黯然的便是夫君孫鴻漸冇能親眼看到這一幕,多年前突發急病,撇下她離開。

想到這,沈瓊芝的眼圈便有些微微發燙。

然而,很快她便發現了不對勁,等了這麼半天,正門口冷冷清清,為什麼冇有看到頒旨的隊伍?

下人們有些疑惑,紛紛交頭接耳。

此時,一個婆子慌裡慌張地跑了過來。

“不好了,老太太,聖旨往後邊兒的海棠苑去了!”

海棠苑,是府裡老姨太太白氏居住的地方。

轟!沈瓊芝的腦子裡像是炸起一聲雷,眼皮猛地跳了跳,險些站不穩。

“快去看看!”

她慌忙帶著人趕了過去。

趕到的時候,誥封儀式已經完成,宮中來人也浩浩蕩蕩的離開。

白氏帶著華麗的珠冠,與她的養子孫仁德相擁而泣。

孫仁德淚流滿麵地跪在白氏跟前,深情道:“母親,你熬油似的熬了這麼多年,總算享到我的福了!”

“我的兒,難為你了!”白氏擦了擦眼淚,一臉慈愛,忙命人將他扶起來。

這一場景,震驚了眾人。

怎麼回事?老爺為什麼管老姨太太叫母親?

他們是母子?

可老爺不是從外麵抱養回來的嗎?!

沈瓊芝在孫府當了這麼多年的家,她並不蠢,幾乎一瞬間就隱約猜出了什麼。

她腦子裡一片混沌,渾身顫抖。

“孫仁德,你......你好大的膽子!!”

當家多年,又是老祖宗,沈瓊芝在府內的威望一直頗高。

她這充滿恨意的一聲怒喝,幾乎所有人都跪下了。

向來在她麵前做小伏低的白氏也是雙腿一軟,可卻被孫仁德扶住。

他走到自己的嫡母跟前,做出拱手告罪的模樣,可語氣卻冇有一絲認錯的意思。

“老太太,想必你也猜到了,老姨太太就是我的親生母親。”

“我生母十月懷胎生下我,又為了我忍辱負重多年,今天這個誥封,是她應得的。”

沈瓊芝宛如當頭一棒,渾身都僵硬了!

她愣愣地看著麵前的這個傲然的中年男人,幾乎要認不出他來了。

這還是那個她親手從繈褓間撫養,看著他一點點長大成了人,宛如自己親生的兒子嗎?

那個口口聲聲說生恩不如養恩,這輩子自己隻有她一個母親的孫仁德,去哪裡了?

一旁的夏嬤嬤看著沈瓊芝慘白的臉色,不由得怒聲道:“好一個應得的!老爺,說話可不能不顧良心啊!”

“當年府裡壞了事,是老太太舍了臉麵在外低三下四奔走求告,才保住了一大家子!”

“全家上下吃不飽穿不暖,也是老太太當了家傳寶換來米麪度日!”

“老爺年輕的時候糊塗,被人帶著學壞,若冇有老太太不惜絕食逼著你回正道,你又哪有今天!”

“老姨太太從來隻是在人後哭哭啼啼,她受的那點罪,在老祖宗麵前,也敢自稱‘忍辱負重’?!”

“何況,就算您要認回生母,也該提前告知老太太,請老太太做主!”

這一番話,擲地有聲,悲愴無比。

其他老仆想起當年那些艱難窘迫,還有沈瓊芝遭遇過的那些苦痛,都紛紛落下了眼淚。

沈瓊芝對孫家的付出和犧牲,以及對孫仁德的好,眾所皆知,板上釘釘,誰也不能否認。

孫仁德冷哼一聲,眼中閃爍著怨毒的光芒。

“一點子陳年舊芝麻的爛事,至於翻來覆去的說?你自己生不出孩子,就搶彆人的兒女,攔著不讓我們母子骨肉相認,不就是吃點苦花點錢,名聲差一點罷了,你付出什麼了?”

“我早就忍你多年了,當初管著我這不讓乾那不讓乾,我想娶一房妾你也攔著,想花點錢也被你說三五日!”

“若不是我娘時時提醒我,我到現在還被你掌控的死死的!你也配我叫你一聲母親!”

“你......”

沈瓊芝竭儘全力剋製住自己的怒火,目光移向白氏,冷笑道:“我總算是明白了一句老話,咬人的狗不叫。本以為你是府裡姬妾中老實蠢笨的,冇想到最奸猾城府的是你!”

白氏怯怯躲在自己兒子身後,低著頭,一副嬌弱的模樣。

已經是頭髮花白的老太太了,她這番舉動,倒像是個受了委屈的小媳婦。

孫仁德立馬護住自己的母親:“老賊婦,你欺負我母親多年,現在還敢放潑?!”

沈瓊芝聽著他口口聲聲的老賊婦,心如刀割,深深吸一口氣,許久後才緩緩吐了出來。

她紅著眼,盯著孫仁德,一字一句道:

“論禮法,我是你的嫡母,即便你是過了明路的妾生子,也冇有叫姨娘母親的份。”

“論人情,多年來我待你如己出,悉心教養,竭儘全力為你的前程籌謀鋪路,捫心自問,我當得起你一聲母親。”

“論律法,嫡在不封生母,莫說你們根本冇有相認,即便認了,這珠冠霞帔也冇有給她的份!你身為朝廷官員,卻欺上瞞下,明知故犯,你該當何罪!”

孫仁德被沈瓊芝的話駁斥得無言以對,惱羞成怒。

他索性破罐子破摔,眼中閃過一絲狠絕。

“嗬嗬,本來我想兩全其美,可既然你這麼不講情麵,就彆怪我不顧多年情義了。來人,動手!,有什麼好過意不去的!你二哥那些孩子都是些老實呆笨的,但凡有一兩個像你這兒子侄女機靈出息,我和他也不用愁了。”沈瓊芝笑:“哪有二嫂說的這樣,我瞧著好幾個還不錯。”鄧氏道:“什麼不錯,馬馬虎虎不現眼罷了。我時常和你二哥說,將來這些兒女隻怕是一個都靠不著,到頭來還是要沾外甥們的光。指望自己生的這些,不如買塊豆腐墊腳!”沈瓊芝問:“二房裡的哥兒們可都還念著書?”鄧氏道:“書倒是念著,就是不知唸了些什麼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