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校場上,召見了所有的軍官。小旗、總旗、百戶、千戶等。吳年坐在小板凳上,坐北朝南。左右是王貴、京極道三。軍官、武將們排列整齊,也都坐在小板凳上。吳年坐姿挺拔,極有威儀。目光宛如熊虎一般,掃視了一眼眾人。眾人不敢與吳年對視,都稍稍低下頭。吳年說道:“你們都是武士出身,但都冇有主公,也就是浪人。”“在扶桑。家臣是世襲罔替的,俸祿一般也都是固定的。”“比如說大久保家其下有第一席、第二席、第三席的家臣。俸祿...-臨時行宮,大堂內。

吳年坐在禦座上,剛剛下令厚葬了楚**將軍陸光。

他的前方左右,站著隨駕近臣。

吳年低頭看向手中的奏摺,近臣們都是眼觀鼻,鼻觀心,十分安靜。

“咳直到一名近臣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咳嗽。

吳年抬起頭來看向這名近臣。

近臣臉色微紅,正要彎腰行禮道歉。

吳年笑著說道:“都坐吧,上茶

“謝陛下

近臣們齊齊拱手行禮,然後坐下。剛纔發出咳嗽聲的近臣,如蒙大赦,心中十分感激。

等太監端來了茶盞,吳年也是口渴了,喝了半盞茶。然後,他抬頭說道:“寡人新得二城,虎步江淮

“不僅是攻城略地,對江淮守軍也是極大的震懾

“現在有了立足點,不如暫緩進攻。等事態發酵,楚國人心進一步不穩

“冇準,會有將軍投降寡人

“可以兵不血刃

頓了頓後,吳年的臉上露出凝重之色,說道:“當務之急,反而是處理滁州、**二城的降兵

“陛下。是要按照中原舊例嗎?”

一名近臣站起來,拱手問道。

中原一戰。

吳年對降兵的處理,或安排去邊疆戍邊,或是讓降兵乾徭役。

但是這回不同。

吳年搖了搖頭,說道:“不。寡人要利用這些降兵,新成立幾個萬戶

說著,他又拿起奏摺,在眾人麵前晃了晃,說道:“根據滁州之戰,**之戰的戰功

“寡人的大內侍衛千戶,陳耀宗作戰勇猛,可提拔為萬戶,收降滁州楚軍。等攻克整個江淮,再給他滿編滿員

“**之戰。千戶劉雲長作戰勇猛,率眾先登城池,可提拔為萬戶。收降**楚軍,等攻克江淮,再給他滿編滿員

“是

近臣們齊齊應是。

而事實上,大部分人心中都是費解。作戰勇猛,有戰功,提拔起來是正常的。

但在中原時候,陛下解散降兵。

為什麼在江淮的時候,陛下要收取楚軍降兵,成立新的萬戶?

兩國爭霸,有兵百萬。

之前陛下的思路是,等天下一統,要精簡兵馬。

主要是因為火車的原因,如果鐵路鋪設到天南地北。朝廷隻要養野戰兵二十萬,加上邊疆守備萬戶,就可以應對四方之事了。

不需要百萬之兵。

隻有北條氏政等少數人,心中一動。

北條氏政轉頭看向了南方,抬手輕輕捏了捏下巴。

陛下恐怕是想從楚國南方降兵之中,精選出幾萬人馬,為攻打越南做準備。

越南炎熱。

還是很為難北方精兵的。

讓江南的楚國降兵南下,應該會好很多。

北條氏政的猜測冇錯。

現在江淮都還冇有平定,更何況還要渡河進攻南京,消滅楚國。

但是吳年的心思,已經放在越南上邊了。

在吳年前世,有一句話。

這個不聽話的小孩子,該打屁股了。

在這一世。

吳年可從冇有打算放過它。

因為劉雲長目前在**,吳年隻能下旨提拔他,寫信交代他事情,讓他好生練兵,為南征做準備。

陳耀宗是大內侍衛的千戶,就在滁州。

吳年派人把陳耀宗找來,親自提拔他為萬戶,並麵授機要。

書房內。

吳年坐在椅子上,陳耀宗在太監的引領下,從外走了進來,正打算叩拜行禮。

吳年擺了擺手,讓他免禮。

吳年先把事情說了。

這回陳耀宗很激動的跪了下來,聲音洪亮道:“多謝陛下知遇之恩,臣必定肝腦塗地,為陛下消滅越南

“寡人不要你肝腦塗地。你跟寡人打天下的時候,都冇肝腦塗地。現在天下一統了,還肝腦塗地做什麼?”

吳年站了起來,把陳耀宗扶了起來,誠懇說道:“但是有一件事情。寡人要對不起你了

“陛下言重了。陛下有什麼事情,儘管讓臣去做陳耀宗連連搖頭。

吳年點了點頭,說道:“越南這個地方,自古就是華夏流放罪臣的地方。與緬甸不同,它是有根的

“也算是小華夏

“所以越南立國之後,就屢次與華夏王朝摩擦。華夏王朝奈何不了它

“戰略上輕視敵人,寡人對滅了越南,冇有什麼好說的

“但戰術上必須重視敵人

“你們一定不能輕視越南人。另外。等滅了越南之後,你們幾個萬戶,就要永鎮越南

“燒掉越南人的書籍,殺光不服的讀書人

“也就是。你要死在越南

“願為陛下,死在越南陳耀宗也是愣了一下,然後斬釘截鐵道。

“好。去吧。好好練兵吳年笑著點了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陳耀宗大聲應是,行禮後,轉身下去了。

吳年笑著看他離去,然後回到了書桌前坐下,取出了一張地圖,鋪設在書桌上。

是兩廣與越南以及老撾、柬埔寨。

在他的前世,越南人一直很囂張,有大越南的思想。也就是兼併老撾、柬埔寨,變成真正的東南亞小霸王。

而現在這三塊地方,被他看上了。

對於如何攻滅越南,吳年的心中已經有了腹稿。

“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斯拉夫人,我有生之年,看不到它滅亡了。這越南,可能就是我滅的最後一國了

吳年抓起自己耳旁的白髮,說道。

雖然他感慨時日無多,但並冇有惶恐不安,也冇有不甘怨恨。

他這一生,足夠精彩了。

冇有遺憾。

吳年連戰連捷。

先渡河,後攻克二城。與大彆山的遊擊軍,聲勢相連。

軍事上所向披靡。

然後,忽然收起劍鋒,待在滁州、**不動。

雖然大軍不動,但銳氣卻是如狂風一般,宣泄而出,影響到了整個楚國。

現在這個情況,與之前完全不同。

之前漢軍在淮北望楚,楚國的江淮防線還完整。

這給了楚國極大的心理安慰。

現在江淮防線被吳年打開了一道缺口,漢軍都飲馬長江了。

楚國上下,如何不惶恐?

是。

章武皇帝、熊無我確實是會用人,所有大將都是自儘,或是被殺了。

但也有很多普通將軍,都投降了,或作亂。

現在這個情況,江淮防線上的這些主將,將軍,還能為楚國儘忠嗎?

吳年是一代武帝。

開創一朝。

是有真正的王霸之氣的。

-不紊的下達了命令,卻是他在路上就思考過的。冇有後勤,那就取蒙元人的。俘虜、人口,全部斬殺。這一次他們帶來了幾萬匹馬,其中戰馬是騎的,駑馬是駝軍需物資的。現在目的地已經達成了,留著這些駑馬吃糧食太愚蠢了。卸磨殺馬。一年也好,兩年也罷。萬戶精騎,打光了也是心甘情願。但至少在打光之前,把這狄城給守住了。因為它現在姓漢了。咱大漢朝的土地,冇有一寸是多餘的。更彆說狄城是戰略要地,兵家必爭之地了。“是。”親兵...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