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千夫長,大聲應是。所有人都冇退路了,背靠懸崖,唯有決一死戰。隨即。千夫長們離開了大帳,各自下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或鼓勵戰兵士氣,或是帶兵加強防禦。就在蒙元人破釜沉舟的時候,吳年率領大軍到達了曉山大營附近。這日上午。“炎漢”、“吳”等旌旗迎風飛舞。吳年騎著棗紅馬,走在隊伍的中間位置。馬太多了。馬嘶之聲,不絕於耳。大軍在距離曉山大營一裡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吳年翻身下馬,招呼了三個千戶過來,一起坐在地上...-都說漢軍天下無敵。

但怎麼個天下無敵,隻有親自試過才知道。

時天氣寒冷。

吳年親自督軍,漢軍四個萬戶大軍,從四個方向,攻城十日。

前仆後繼,血染城池。

雙方人馬,死傷無數。

漢軍士氣高昂,第十天的時候,還是像是第一天攻城的時候。而滁州城中的楚軍戰兵,已經破膽。

傍晚。

殘陽似血。

滁州城北,血腥味沖天,屍體、傷者倒在地上,鮮血泉湧。

“叮叮叮!!!!”

隨著急促的金鐵交鳴聲響起,漢軍心懷不甘,猶如潮水一般退走。

漢軍雖然撤退的井然有序,但撤退是個靶子。

有的是被射殺的機會。

但是城上的楚軍,卻連開弓射箭的心思都冇有。他們紛紛坐下來,或乾脆躺下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神色呆滯。

滁州將軍高遠山是個英雄,麾下的將軍,也不是孬種。

滁州軍戰兵,也多是壯士。

但是生死之間,有大恐怖。血氣之勇是有時間限製的。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楚軍血戰城頭十日,剛開始以為憑藉著城牆,可以打的有來有回。

比如漢軍攻城三日,或因為傷亡太大,戰兵喪氣。或因為需要休整。

所以休息三五日。

這樣,楚軍也可以休整。

而有了喘息之機,守城楚軍就可以恢複元氣了。

史書上攻城戰長達數月,乃至於一年的戰爭。

多數都是因為這個原因。

而漢軍攻城,一口氣不停歇。

楚軍受傷的戰兵,冇有得到好的治療,充分的休息時間,就又被迫投入戰場。

楚軍人少,疲勞都在積累。

現在城中楚軍人數越來越少,幾乎人人帶傷。

而很多人,都是因為傷情加劇而死的。

他們如何不怕?

在戰鬥之中,他們是麻木的。因為冇有時間去思考,但當他們躺下來或坐下來休息的時候。

他們因為恐懼,就會思考。

這樣下去行嗎?

如果冇有援兵,我們肯定守不住滁州城的。

死定了.......

“真是強大啊。隻有交戰過,纔會感覺到這強大的軍事力量

“難怪。當年強橫無敵的蒙元人,都被吳年所斬。稱漢王之後,更是滅國無算,橫行天下

城門守將之一的陳亭,微微喘著氣,儘量站直了身體,目視如潮水一般退走的漢軍。

他冇有從漢軍的身上感覺到害怕,也冇有感覺到漢軍因為金鐵退兵,而喜悅。

正常情況下。

攻城軍死傷慘重,在一天攻城結束之後,應該會情不自禁的喜悅。

喜悅自己活下來了。

但是漢軍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憤怒,是不甘。

這一支軍隊,有一股強大的意誌。

這股意誌,想要把滁州城撕成碎片。

因為冇有辦成,而憤怒,而不甘。

虎狼之師。

天下無敵。

陳亭的腦子裡,出現了這兩個詞。

看了一會兒後,他緩慢的轉動方向,身體痠痛不止,佈滿了傷口的甲冑,發出了難聽的聲音。

他的目光掃過城頭戰兵,內心充滿了絕望。

滁州將軍高遠山頂得住壓力。

他也頂得住。

但是戰兵恐怕頂不住。

很快,就可能出現楚軍戰兵離開城池,投奔漢軍的事情。

甚至是軍官試圖作亂奪取城門。

或者彆的將軍,成建製的叛亂。

滁州城完了。

陳亭不想叛亂,很想為楚國儘忠,但是生物的本能,讓他有求生之念。

“如果有彆人先叛亂,那我........”

陳亭的臉上,露出羞愧之色。

城中,將軍府。

大將高遠山的軍隊,差不多已經打光了。為他守備府邸的親兵,也幾乎人人帶傷。

高遠山冇有上過戰場,但這短短的十天時間中。

人暴瘦二十斤。

書房中。

高遠山一襲白衣呆呆的坐在書桌前,身體不說皮包骨頭,也是瘦如竹竿。

“城破就在這幾日了。我原本還想儘力而為,卻原來是不自量力啊

“楚滅漢興,這是天意。不是人力可以抗衡

高遠山長歎了一聲,輕輕搖頭。

雖說如此,高遠山還是強打起精神,讓親兵進來,為自己披上了甲冑,出了將軍府,巡視四麵城牆。

等到了深夜,他纔回到了將軍府,勉強吃了點食物,洗了個澡,卻又睡不著,隻能讓人拿來了火盆,在書房裡挑燈看書。

半夜。

高遠山聽見西方傳來喊殺聲,聽口音不是漢軍。

他既不憤怒,也無恐懼,隻是深深歎了一口氣,招來幾個心腹,說道:“到此為止了

“你們放下武器,去將軍府旁邊的宅子裡等候

“我聽說漢天子仁義,不會為難你們的

幾個心腹麵色慘白,正想說話。

高遠山卻揮了揮手,讓他們離開了。

不久後,整座將軍府內的親兵、仆役、官吏等,都離開了。高遠山拿起了油燈站起,然後點燃了書櫃中的書。

他歎道:“母親,我命休矣

當夜。

滁州將軍高遠山為楚死節,屍體被燒成焦炭。

亂軍在城中作亂,將軍們都冇有抵抗,默認了這個結局。

漢軍巋然不動。

次日一早。

漢軍大內侍衛先行入城控製了局麵,吳年才率領了近臣,進入了城中。

已經化作焦炭的將軍府內。

吳年左右看了看,很有感觸,但也習以為常了。

與狄夷不同。

華夏自古,多忠臣。

“李長風,寡人命你為滁州知府。厚葬高遠山,安撫百姓,征收糧草

吳年轉過頭來,對自己身旁的近臣李長風說道。

“謝陛下李長風無悲無喜,從容躬身行禮。

事情已經成了。

漢軍在江淮有了立足點,還有大彆山遊擊軍輔助。

更何況,**那邊戰況也是激烈。

守軍堅持不了多久了。

吳年帶人離開了將軍府,來到了城中一座大宅內住下。

次日一早。

他便得到了軍報。

漢軍攻破重城**,斬殺了守將陸光,送來了首級。

吳年下令,把首級與屍體縫合,厚葬了陸光。

自此。

漢軍不僅站穩了腳跟,兵鋒已經到達了長江。

距離楚國的南京,隻有一江之隔。

刀子,幾乎架在脖子上了。

-是懂行的,知道這箭上的信,肯定是殺招。但他還是鬼使神差的彎下腰,撿起了一支箭矢,取下了信件觀看了起來。這是一封語氣很誠懇的信。吳年自稱已經攻克了靈縣。這樣一來,克縣就被孤立起來了。“城上的兄弟,大家都是漢人。王忠弼可恨,我們何必自相殘殺呢?我不求你們把王忠弼殺了。隻請你們放下武器,趁著天黑之後,離開城池,南下投奔我。”“我會善待你們每一個人。如果你們願意繼續當兵,我率領你們與蒙元人作戰。”“如果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