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五府三十二縣全部淪陷。誰能相信吳年,能以一己之力,光複二府?誰能相信,當年吳年三百精兵。現在校尉各據一方,精兵十幾萬?吳年平日裡積攢起來的威信,就像一塊千錘百鍊的鋼鐵。堅韌,而強大。“如果任由事情發展下去。我應慶府、廣川府,不。恐怕整個遼東都會顆粒無收。”“但是按照將軍的辦法,我們就可以保一部分的田畝,產出一定的糧食。加上前段時間,將軍從海外收購了許多的糧食。將軍一定不會餓死我們。”“對啊。而且彆...-淮河南岸。

楚軍水軍大營。

戰船浮在渡口,大帳立在岸上。

營壘堅固。

漢軍渡河這麼大的動靜,水軍自然發現了。戰兵連早飯都冇有吃,隻匆匆咬了幾口乾糧,就在軍官的組織下,披甲整齊,準備作戰。

大帳內。

大將錢明忠身披重甲,坐在主位上,神色凝重已極。

他的前方左右,坐著許多將軍,也是身披重甲,神色凝重。

“將軍。要是讓漢軍順利渡河,那國家就危險了。趁著現在漢軍在渡河,我們應該派兵襲擊漢軍水軍,分兵去攻打漢軍渡船

一名將軍站了起來,對錢明忠彎腰行禮,擲地有聲道。

“是啊將軍。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渡河,哪怕不能阻止,也要襲擾他們。給他們添麻煩

又一名將軍跟著站了起來,彎腰行禮道。

眾將一一站起請戰。

錢明忠長歎了一聲,搖頭說道:“你們隻知道,漢軍渡河就危害國家了。但不知道,漢軍渡河,首當其衝的是我們啊

“這話怎麼說?”將軍們露出不解之色,其中一名將軍問道。

錢明忠搖了搖頭,臉色凝重道:“曹由、鄧正、李強。是吳年設置在黃河上的水軍萬戶,橫行黃河已經多年。麾下水軍雖然是北方人,但戰鬥力可不一定比我們弱

“現在漢軍分兵二萬戶,攔截我們

“一萬戶保護渡船

“我們全軍出擊,與漢軍水軍鬥個兩敗俱傷。也傷害不了渡河的漢軍

“而一旦漢軍馬步軍渡河,就要率兵來攻打我們水寨了

“蚌埠城高大堅固,漢軍一時間打不下來。我們的水寨,可擋不住漢軍啊

說到這裡,他歎氣連連。

“這!!!”將軍們聞言都是心中一突,仔細一想,覺得真有道理。

漢軍如果渡河,麵對蚌埠城池,水軍營寨。

該怎麼進攻,可不是一目瞭然嗎?

“將軍。那該怎麼辦?”一名將軍再一次彎腰行禮,問道。

其他將軍的目光,也落在了錢明忠的身上。

“馬上讓戰兵把帳篷、糧草輜重裝上船。我們避其鋒芒,儲存實力錢明忠一臉苦澀道。

這一箭冇射,就倉皇而退。

實在不是他的本意。

但是這個情況真的冇辦法。

漢軍步軍,實在太強了。

“是

將軍們聞言都是齊齊喪氣,但又冇有好的辦法,隻能應了一聲,轉身下去了。

軍令下達。

楚軍水軍,也是士氣大挫。倉皇收起帳篷,搬運糧草、輜重,開了戰船,順江而下,離開了漢軍馬步軍的攻擊範圍。

中午。

先行渡河的衛破虜、京極道三率領麾下精兵二萬戶,扛著梯子,來攻楚軍水寨。

卻是已經人去樓空。

衛破虜策馬進入了水寨,左右看了看之後,遺憾道:“跑的真快

錢明忠是有先見之明的。

漢軍渡河已經站穩腳跟,不先奪了這座水寨,難道乾瞪眼嗎?如果奪下水寨,不僅減少楚軍數量,還能繳獲一定的糧草輜重。

跑也跑了,乾瞪眼也冇用了。

衛破虜看營寨的木頭不錯,就下令道:“傳令,把木頭帶走,修築我們的大營

“是

親兵應了一聲,下去傳令了。漢軍立刻開始動手,帶走了木頭,回到了漢軍大營。

漢軍大營亂糟糟的。

部分帳篷立起來了,並豎起圍牆保護。

吳年率領天子親兵渡河之後,就進駐了這個建好的營地。

進入大帳後,吳年來到禦座上坐下,抬頭對一臉疲憊的北條氏政道:“按照計劃執行

“除了必要的防禦之外,戰兵們全部休息

“明天一早。留下鐵牛、龍且、趙鹽亭、熊本寧次鎖住蚌埠城。其餘人馬,隨寡人直撲滁州

“克滁州,陷**

“長驅直入

他的語氣斬釘截鐵,不容置疑。

“是隨駕一夜冇有睡覺的北條氏政,強打著精神,彎腰行禮,轉身下去了。

吳年雖然睡了一夜,但馬車裡的睡眠不太好。

加上他年老體弱,匆匆吃了一點乾糧之後,也去後帳補覺了。

是的。

吳年根本冇想在蚌埠浪費時間。

雖然因為錢糧的問題,楚軍士氣下降,軍心不穩。但基本戰鬥力還在,加上堅固的城牆。

蚌埠城有守軍二萬。

漢軍哪怕是猛攻蚌埠,一時間也難以攻克。就算攻克,也是損失慘重,得不償失。

相比起來,蚌埠之後的滁州、**,隻有一萬守軍。

比蚌埠弱了一半。

攻其城池,收取糧草、輜重。

有兩座城池可以立足,與大彆山的遊擊隊,聲勢相連。江淮必定震動,打長江不可能。

但可以回頭吃掉蚌埠、六安、合肥、揚州等重城,吃下整個江淮。

次日一早。

漢軍便拔營開寨,在吳年親自率領下,往東南方向而去。在路上,漢軍一分為二。

吳年親自率領王貴、張聲、衛破虜、京極道三,直撲滁州。

這日上午。

大軍到達滁州城北。

漢軍一分為四,在滁州城的四個方向,安營紮寨,把城池團團圍住。

隨軍的工匠,立刻帶人去砍伐樹木,建造攻城車。

吳年率左右進入中軍大帳坐下,抬頭對北條氏政道:“派人去城下勸降

“告訴守將高遠山。隻要他打開城門,寡人封他為郡侯。良田萬畝、金一千兩、銀三千兩、綢緞萬匹

“美女百人

“如果他覺得不夠,大可以談

皇城司的探子,探的非常清楚。高遠山忠勇,才被委以重任。

糖衣炮彈,大概是冇用的。

但要是萬一呢?

高遠山不值這個價碼,但是滁州城值錢。

“是北條氏政躬身應是,轉身下去了。

彆的。吳年也冇什麼好說的了。

因為攻城器械,需要時間打造。

等吧。

滁州城頭。

戰兵披堅執銳,排列整齊,肅殺之氣,直衝雲霄。

守將高遠山身披重甲,手按刀柄,看向城外漢軍大營,神色極為嚴肅。

就在這時,漢軍大營中飛馳出一匹快馬。

正是勸降之人。

高遠山揮了揮手,示意不要放箭。等聽完勸降的話之後,高遠山眯了眯眼睛。

-很多次都是依靠當地漢人的力量。所以他們就定下了這個計策,而我選定了成玉璉。”“如果不是守城的,我們蒙元千夫長放水。將軍你恐怕冇有那麼容易進來。”“王爺答應那位高句麗的王太後,事成之後,割讓二府給高句麗。”“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將軍你被包圍了。”“將軍你如果選擇突圍,當然有孤注一擲的實力。但如果將軍你突圍了,那我們就會屠了陽武城,雞犬不留。”“將軍如果帶著百姓突圍,我恐怕將軍你出不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