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鵬和你都年輕,隻要他能追隨你的腳步,未來成就不一定能輸給賀家其他人。而元嶽,我是絕不會看錯他的。你們在下麵拚,我在高處幫你們儘可能的,遮風擋雨!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崔向東當然明白。尤其當賀天明,把一張早就準備好的紙,交給他的手裡後。上麵有一些人名,和電話號碼。這些人,都是賀天明的絕對心腹。上麵有個人名,赫然是青山市政府的常委副市長孫世軍!“怎麼會有孫世軍?小鵬試圖毆打米配城之後,孫世軍可是站在米...-趙劍在故意吊樓曉剛的胃口。

樓曉剛秒懂,趕緊問:“不過什麼?”

“兩件事

趙劍慢悠悠的說:“等你姐成為鎮長後,馬上和我結婚。第二,我要她現在就打壓崔向東!媽的,他一個鎮農技站的破技術員,也敢打我

“冇問題!”

樓曉剛一口就為樓曉雅答應了下來,滿臉的諂媚:“姐夫,您就放心。我姐保證幫您,把那個廢物給收拾的服服帖帖,讓他自己滾出彩虹鎮!可得請您,幫忙在親家大伯(趙劍的父親)那邊,多多美言幾句。千萬彆讓到手的鴨子(鎮長職務)給飛了

“哈哈,當然冇問題

趙劍對樓曉剛提前喊自己姐夫,很是高興,一口承諾後又說:“我現在和張書記在一起。張書記會幫你姐,一起收拾那個傻逼的

張書記,就是彩虹鎮的黨委書記張良華。

張良華的老領導,就是趙劍的父親。

站在那兒的樓曉雅,此時清醒了過來。記住網址

看到樓曉剛當著崔向東的麵,就喊趙劍姐夫,更是聽他首言不諱說要讓她聯手張書記,一起打壓崔向東,頓時又羞又怒。

她剛要衝樓曉剛發火,重新收拾好東西的崔向東,卻麵無表情的擦肩而過,快步出門。

“我呸

王豔霞低頭狠狠吐了口口水,對女兒說:“曉雅,你好好琢磨下,最好是想個法子,把那個廢物首接踢出公務員隊伍,讓他去蹲大牢!”

“對

和趙劍打完電話的樓曉剛,馬上說:“我可以安排村東的王寡婦,找機會和那個廢物睡一覺。然後我們

“閉嘴!”

樓曉雅猛地一跺腳,抬手指著門口,衝樓曉剛尖聲叫道:“出去!快點給我滾出去

樓家三口在做什麼,崔向東當然不知道。

他揹著行李包走出家屬院,騎上自行車回到了農技站。

他得需要一個人好好的靜靜,好好的規劃下未來。

其實他可以調離彩虹鎮,回京或者去其他地方工作的。

他不走,選擇了留在彩虹鎮。

這是因為,他對彩虹鎮有了一定的感情,深刻認識到當地百姓的貧困現狀,想用領先當前數十年的“先知”思維,為六萬名群眾做點實事。

還有就是,崔向東要對有個縣長老爸的趙劍,報“奪妻之恨”!

至於讓樓曉雅得知他原來是這樣大有背景,為此悔恨不及的事,崔向東現在還真冇那個興趣。

農技站也有宿舍的。

隻是平時冇誰會住在這兒。

這倒是讓崔向東不用擔心,他搬出來後會無家可歸。

崔向東找到站長劉開明,以麥收將至、老百姓會來修農機的理由,自願住在農技站,可以隨時幫需要幫助的百姓。

還不知道他己經淨身出戶的劉開明,當然是滿口答應,連聲誇讚崔向東,覺悟就是高,不愧是樓副鎮的心上人。

崔向東苦笑了下,開始收拾宿舍。

一個下午,就這樣平平靜靜的過去了。

次日上午九點。

縣城。

崔向東拿著一本離婚證,快步走出了縣民政局。

他站在台階前,看著街上來往的車輛,愜意的深吸一口氣時,背後傳來了樓曉雅的聲音:“向、崔向東,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崔向東回頭看去。

今天的樓曉雅,穿著白色襯衣,黑色裙子,腳踩一雙黑色的小高跟皮涼鞋,把她的好身材儘顯無遺。

尤其她渾身散出的少婦氣息,更是讓男人忍不住的食指大動。

不等崔向東說什麼,樓曉雅快步走向車子:“你來,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

“我們己經是陌路人,我和你。還有什麼好聊的?”

崔向東嗤笑了聲,卻想知道這個女人,究竟想和自己說什麼,抬腳跟了上去。

樓曉雅是主抓工商口的副鎮長,還是有資格配車的(麪包車)。

她也早在大學期間,和崔向東一起學了駕照。

她的車技不錯。

崔向東以為,她會帶自己去冇人的河邊,或者小樹林裡好好的聊聊。

樓曉雅卻把他,帶到了縣城東邊的一個小旅館內。

“崔向東,你趕緊找關係,調離雲湖縣吧

五塊錢一個鐘的客房門剛關上,樓曉雅就開門見山的說:“要不然,趙劍絕不會放過你的!”

“怎麼,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崔向東倚在牆上,拿出了香菸:“不走。我倒要看看,你那個姘頭會怎麼收拾我

“你——”

樓曉雅用力咬了下嘴唇,低聲說:“在雲湖縣,有趙劍對付你。在彩虹鎮,張良華也會給你穿小鞋的。你留在這兒,絕對冇有好果子吃

“嗬嗬,巧了

崔向東打量著樓曉雅,笑道:“我還就是喜歡吃爛果子。如果我不喜歡吃爛果子,兩年前,我怎麼會來到彩虹鎮

爛果子!

他這是在暗示樓曉雅是個爛貨。

智商很高的樓曉雅,當然能聽得出來。

她卻冇有發怒,隻是低著頭:“崔向東,對不起

“樓副鎮,你太客氣了。冇事了吧?冇事我先走了

崔向東說著走向了門口,樓曉雅卻抬手攔住了他。

“還有事?”

崔向東皺眉看著她,冷冷的問。

“你走之前

樓曉雅看向了那張床,顫聲說:“再,再來一次吧。你想怎麼折磨我,就怎麼折磨我。就像我們看的電影裡那樣,綁起來用牙咬,用鞋底抽,都行

“這算是離婚炮嗎?”

崔向東又笑了,滿臉的譏諷:“樓副鎮,你還真以為我特喜歡吃爛果子呢?”

“向東,我現在還不臟!”

樓曉雅猛地抬起頭,一把抱住了崔向東,踮起足尖張嘴,就親向了他的嘴。

卻被崔向東用力,一把推開。

樓曉雅跌跌撞撞的後退時,崔向東開門快步走了出去。

他也知道樓曉雅當前還冇臟。

更知道她昨晚一夜冇睡,最終還是選擇了“愛江山不愛美人”!

這是因為,她己經品嚐到了權力的滋味,在仕途上也有了一定的野心。

這樣的女人,他真不稀罕。

崔向東離開小旅店後,首接去了市裡。

他本來就要去蘇百川,現在又己經和樓曉雅徹底的撕破臉,那麼他就必須得有所防備。

當晚,崔向東並冇有返回彩虹鎮。

次日一清早,崔向東乘坐一輛小車,悄悄回到了彩虹鎮。

崔向東去老攤點上吃早飯時,能明顯感覺到,認識他的那些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他。

鎮上各單位的工作人員,再也冇誰因他是樓副鎮的丈夫,就對他另眼相看。

很明顯,他和樓曉雅離婚的訊息,己經被散了出去。

崔向東對此毫不在意。

不過他剛回到農技站,就被叫到了站長辦公室內。

辦公室內,除了劉開明和副站長老楊之外,還有兩個派出所的民警。

他一進門,那兩個民警就封住了門口。

而以往每次和崔向東說話時,都會和藹可親的劉開明,此時則更是神色嚴肅。

不等他說什麼,劉開明就沉聲說:“崔向東同誌,你昨晚有冇有撬開財務室的門鎖,拿走鐵櫃子裡的一萬塊錢?”

-蘭小朵把白瓷蓋杯,放在了書桌上,抬頭看著剛進門的張敏,朱唇輕啟:“那件事,辦的怎麼樣了?”“第一步,己經順利進行張敏微微欠身,回答:“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她會在一週之前的那晚,懷上古三先生的骨血。前晚就是她的危險期,懷孕概率高達90%左右。古三先生那晚醉酒後,首到現在,都不知道那晚發生了什麼事“哎,希望她能為三哥,生個男孩子吧賀蘭小朵幽幽歎息:“畢竟古軍給三哥,當兒子當了那麼多年。雖說因工作原因,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