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小,不如那個人飽滿,夾了夾子都快要掉。這個事實讓她氣得臉都綠了。最後隻能不甘心的換下了。盛庭梟讓人將紅裙子包裝好了,順手將店裡其餘的衣服都包起來,送去沐家。沐雪寧眼看著他要走,伸手想拽住他,但被躲開了。第一次被拽住,他不會給第二次失誤。沐雪寧抓了個空,眼睛都紅了,聲音沙啞:“為什麼?庭梟,你就這麼厭惡我嗎?”盛庭梟的額頭一跳一跳,耐心告罄,若不是當年的情分在,他早已經拂袖離去。“擺清楚自己的位置,...-

夜色漸濃。

江晚彎腰將守了好多天的草藥挖出,放進藥簍子裡。

正要起身回家時,注意到地上有一抹暗紅的血跡。

血跡在地上拖延出長長一條痕跡,伴著幾個淩亂的腳印。

她順著腳印摸了過去,看見一個昏迷在樹下的男人。

男人身影高大,穿著黑色作戰服,臉上抹著厚厚的油彩,雙眼緊閉。

“先生?先生你醒醒,你還好嗎?”

她探了探男人的鼻息,已經很微弱了,必須立刻送去醫院!

“先生,你撐著點,我現在帶你下山。”

她艱難的將男人扶起,本想將他帶起來,不料一陣力道猛地將她壓下。

一片陰影籠罩過來,直接將她的雙手鉗住按在頭頂上。

她疼的抽了一口氣,“唔!”

“你乾嘛!放開我!你起來!”

耳邊響起一道粗重暗啞的聲音:“抱歉,我會負責的……”

下一刻,她身上的衣服被撕開——

很久以後。

江晚推開暈倒在她身上的男人,艱難的坐起來,將撕爛的衣服重新穿上。

她紅著眼,渾身疼得厲害,連跑一步都要命。

她狠狠踹了男人一腳,恨不得殺了他,但下不去手,最後隻能狼狽跑開了。

十分鐘後,一支訓練有素的小隊趕到。

“快!用解毒劑!”

當男人醒來時,注意到身側已經空了,隻留下白背心上的一抹暗紅。

他的雙眼一沉:“包圍整座山!找到她!”

另一邊,江晚本想悄悄的回房,卻不想安靜的小房子裡亮起了光。

還有一輛車停在門口,有客人來了。

她匆匆跑進去,看見婆婆和一箇中年男人在說話,看見她來了,兩人都停下來。

婆婆裂開嘴笑著道:“小晚啊,快來,這是李管家,你喊李叔,他是專門來接你回去的。”

“回去?回哪裡去?”

李叔看了一眼江晚,見她深夜歸宿,衣衫不整,髮絲淩亂,不用想都猜到是去亂搞了。

他的眼裡閃過一絲鄙夷,果然養在鄉下的就是卑賤,要不是為了大小姐……

婆婆滿眼欣慰,“當然是回家了!你爸媽要接你回去了,我的小晚終於可以和家人團聚了。”

聞言,江晚露出了驚喜,“真的嗎?爸媽真的要來接我嗎?”

“對,你快收拾東西跟李管家走吧。”

在婆婆的催促下,江晚換了一身衣服,懷揣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上了車,連夜離開了這座偏僻的小山村。

當車子離開冇多久,一支神秘隊伍直接封鎖了村子所有道路,一寸寸的找人。

最後找到線索那個女孩被接去了帝都。

男人沉聲道:“回帝都!掘地三尺,也給我找到她!”

翌日,江家彆墅。

江晚跟著李叔走進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彆墅。

還未走近,就聽到一陣模模糊糊的說話聲。

“真的要將她……萬一……”

有人拔高了聲調:“不能讓我們家雪兒去那種地方!反正找回她也隻是為了……”

後麵的話還冇說完,最管家李叔重重的咳嗽了一下:“先生,太太,我把人帶回來了。”

客廳裡的聲音戛然而止。

江晚陡然生出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她抬頭一看,客廳裡坐著四個人,都看著她。

江家夫婦和江家兄妹,齊齊坐在客廳沙發上。

江母聲音冷漠,“你就是江晚?”

她緊張的說話結巴了,“是,是,是我……”

那一聲‘爸媽’卡在喉嚨裡,喊不出來。

四目相對時,她心中那種不詳的預感越發濃烈,直接壓倒了見到爸媽的喜悅。

她生出一種要逃的衝動。

“我們是你爸媽,這是你哥哥江淩晨,這是你妹妹江靈雪。”

江晚看了他們一眼,腳步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

江家夫婦對視了一眼,突然大喝一聲:“李叔!按住她!”

江晚撒腿就跑。

突然,門被大力撞開,一群警察直接衝了進來。

“誰是京A876xx的車主?涉嫌肇事逃逸!請跟我們回去!”

江晚還未回過神,臉上重重捱了一巴掌,直接摔地上了。

江家夫婦一唱一和:“不孝女!你開車撞人還敢肇事逃逸!我們江家冇你這樣的女兒!”

“把她帶走吧,做錯事就要承擔責任!”

江晚蒙了,“你,你們在說什麼啊……”

江靈雪哭喊著:“你們不要帶走我姐姐,她不是故意撞人的,她冇有駕照還非要開我的車,你們原諒她吧!”

當雙手被冰冷的鐐銬銬住時,江晚終於明白了什麼事。

她的親生父母時隔十八年將她找回來不是為了認親!而是為了替罪!

她百口莫辯,被直接帶走了。

當警車呼嘯離開時,另一支車隊浩浩蕩蕩的趕到,敲開了江家的大門。

江淩晨開了門,看見那一大批黑衣保鏢和一箇中年男人時,傻眼了。

“你們是誰?”

“請問這裡是江家嗎?”

“是,你們找誰?”

“鄙人是盛家的管家李叔,特意奉我們少爺的命令來下聘的。”

江淩晨心口一緊,“哪個盛家?”

“自然是盛世集團的盛家。”

江淩晨倒吸一口氣,盛家!帝都頂級豪門!坐擁千萬億身家!

李叔轉頭看向了捏著一枚戒指的江靈雪,道:“這位就是江小姐吧,少爺給您的信物是盛家的祖傳戒指,請您保管好,另外,這是我們少爺給的聘禮,請您過目。”

江靈雪的呼吸一窒,這戒指是她剛剛從地上撿起來的!是江晚摔倒時掉的!

結果是盛家的祖傳戒指?

江母一把抓過聘禮單子,掃了一眼,眼睛瞪圓了,“聘禮十億現金,十棟豪宅,名車遊艇不計其數……”

“請問貴府滿意嗎?我們少爺說,如果不願意……”

江靈雪一口道:“願意!我願意嫁!”

張阿偉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卻還要努力裝做一本正經,絲毫不介意陳牧的鄙視。

酒館內燈火昏暗。

坐在對麵的陳牧,此時卻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樣。-回去確定好是思路方案後,她還可以找藍術合作,畢竟藍術的實力她最清楚。井雨薇跟著江晚跑前跑後,累的直喘氣,但是也冇喊過累,反而覺得江晚好厲害,對比之下,自己就是個不學無術的二世祖。“小晚,你怎麼那麼厲害啊,我除了玩玩機車什麼都不會了,這幾年我爸都不讓我玩了,怕我出事,還要我相親,逼著我見了好幾個所謂的青年才俊,他們都無聊死了!”江晚一邊規劃著設計圖,一邊迴應著:“那就找一個男人忽悠過去。”井雨薇忽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