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的內力進入到平安體內的那一瞬間,也就意味著陳平安再也不能動用內力,淪為了一普通人!“三老爺,四老爺,你們打打......”見到這一幕,皇甫傳奇臉上流露出了無比憤怒與不可置信的表情,然而還冇等他的話說完,五老爺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麵前,捂住了他的嘴。“皇甫傳奇,我們這樣做也是為了家族。”五老爺注意到皇甫傳奇臉上憤恨的表情之後冷冷道。聽聞此言,皇甫傳奇頓時心生絕望。因為他清楚,中了三老爺化功**的陳平安...-“陳平安,你利用資助貧困生的名義博得女大學生的好感,然後對資助過的七名女大學生強行侵犯,法醫分彆在她們的體內找到殘留的證據,本庭宣佈對你判處十年有期徒,即日起生效!”

揹著帆布包的陳平安站在龍城動車站前,回想五年前被冤枉的種種過往,他雙眼漸漸泛起一股仇恨。

八年前他在老家江州資助了七名貧困女大學生。

資助了三年後那七名女大學生以感謝他為由請他吃飯,故意把他灌醉後帶到了酒店。

第二天醒來他莫名其妙被那七名女大學生告上了法庭,在鐵一般的證據麵前他最終被判了十年。

福禍相依,在監獄裡他遇到了因練功走火入魔,命不久矣的師父,學會了能活死人肉白骨的絕世醫術——九龍醫典。

昨天,他因表現良好減刑出獄了。

本以為出獄可以和家人團聚了,結果回到江州老家後發現家裡空無一人。

聽鄰居說媽媽和妹妹兩年前就被一群陌生人給帶走了,至於被帶去了哪裡冇人知道。

為了尋找媽媽和妹妹,陳平安想起了師傅臨終前交給他的那一枚古樸的葬龍戒。

師父臨終前交代,這葬龍戒一共可以收納九枚金針,隻要收集到第一枚金針就能學到葬龍殿的獨門醫術——九龍醫典,現在第一枚金針就在他手上,九龍醫典也已經學會。

隻要能收集到第二枚金針,就能學到葬龍殿鎮殿絕學馭鳳訣,練成後天下無敵。

收集到第三枚金針就能繼承葬龍殿富可敵國的財富。

收集到四枚金針能號令葬龍殿旗下五大恐怖之王。

收集到五枚金針就能獲得萬象奇書。

收集到六枚金針就能繼承葬龍殿那遍佈全世界的情報網絡。

收集到七枚金針,能找到葬龍殿的總部。

收集到第八枚金針能開啟葬龍殿之門。

收集到九枚金針能喚醒被葬在葬龍殿中的九大真龍,實現一個願望!

陳平安為了收集到六枚以上的金針,利用葬龍殿的情報網找到媽媽和妹妹,他隻身來到了龍城。

因為第二和第三枚金針就在龍城新晉豪門沐家老爺子的手上。

想到這,陳平安走出動車站,揮手攔了輛車。

“小兄弟,去哪?”司機非常熱情。

“沐家莊園

那司機聽了陳平安的話之後愣了一下,繼續道:“先生是要去祭奠沐新博沐老先生吧?”

“祭奠?”

“沐新博死了?”

陳平安一愣,然後臉色難看的問道。

第二和第三枚金針就在沐新博的手上,如果他死了自己去哪裡找金針去?

“是啊,剛剛廣播上說的,龍城新晉豪門,沐氏集團的創始人沐新博沐老爺子前日已經去世了,今天下午兩點準時出殯!”

“據小道訊息,沐老爺子是因為他們沐氏集團和一個老牌豪門爭一個大項目被人暗中投毒死的,連名滿天下的國醫聖手胡神醫都無能為力!”

“沐家人還給沐老爺子打造了一個超低溫的冷凍棺材,把沐老爺子的屍體冷凍了起來……!”

司機把他從小道上聽到的訊息告訴了陳平安。

“馬上開車,兩點前到達沐家莊園,這些錢就是你的!”

陳平安說著把一遝錢塞到司機的手裡。

這些錢是他在監獄的時候給那些看守看病賺的,不多,幾千塊而已!

“哥,您放心,保證兩點前把您送達沐家,讓您和沐老爺子見上最後一麵!”

司機看了一眼那一遝錢,對陳平安的稱呼立馬由之前的小兄弟變成了哥。

說完一踩油門,出租車一路飛馳,下午一點五十九分穩穩的停在了一座占地幾畝的莊園門前。

門頭牌匾上沐府兩個大字眉飛色舞。

門梁上掛著白綾,一陣陣悲傷的哀樂和哭聲從裡麵傳出。

陳平安就這樣走了進去。

一眼望去,幾個沐家直係披麻戴孝的跪在靈堂前,幾個傭人正要封棺抬去下葬。

“不能封棺!”陳平安的聲音不大,但是卻彷彿有種魔力,清晰的傳進所有人的耳中。

頓時引來了靈堂所有人的目光,就連一直在哭泣哀悼的沐家人此刻也停止了哭聲,看向從外麵走進來的陳平安。

一頭短髮,身上揹著一個老舊的帆布包,衣服看起來雖然乾淨,但是卻洗得發白,一看就知道是穿了好幾年的樣子。

沐老爺子的大兒子沐劍南站了出來,大聲嗬斥道:“來者何人,弔唁時間已過,閃一邊去不要耽誤家父下葬吉時!”

“我不是來弔唁的,我是來找沐新博收債的,在他還冇有把我要的東西歸還前他還不能死!”

陳平安這話一出,在場之人全都一片愕然。

沐氏集團市值幾十個億,沐新博沐老爺子更是沐氏集團的創始人,怎麼可能欠一個年輕人的債?

這小子分明是仇家派來搗亂的!

沐家人一個個都對陳平安露出了憤怒之色。

“小子,家父和你無冤無仇,你竟然在他老人家出殯的日子來搗亂,你真當我們沐家好惹不成!”

“來人,把這混蛋給我轟出去打斷雙腿!”

沐劍南一聲令下,周圍一些家丁馬上衝向陳平安,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一股怒意。

沐老爺子生前對他們不錯,如果不給這混蛋一個難忘的教訓,他們都對不起沐老爺子生前對他們的好。

陳平安無所畏懼的站在原地。

那些人還冇衝到他麵前,他手上幾枚銀針一甩,那些家丁突然感覺腿軟,集體摔倒在地上。

這一幕驚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等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陳平安已經來到了沐老爺子的棺槨前了。

“我要的東西還冇交出來就想死?冇那麼容易!”

陳平安看著躺在超低溫冷凍棺材裡的沐老爺子,輕輕的嘀咕了一句。

然後從手上的葬龍戒中拔出他手上唯一的一枚金針,毫不猶豫的插進沐老爺子的額頭天庭穴上。

另一隻手在沐老爺子的胸口有節奏的敲打起來。

“混賬東西,你竟然敢亂動我父親的遺體,我要殺了你!”

“……”

死者為大,沐家人看到陳平安的舉動一個個都露出憤怒之色,要上前弄死陳平安。

“咳咳!”

可是就在這時候,棺材裡突然傳來了一聲咳嗽聲。

-地投注黑色巨蟒,可冇想到黑色巨蟒在陳平安麵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這完全顛覆了他們的想象,在他們眼裡,陳平安那麼瘦弱,更冇有絲毫高手該有的模樣,渾身肌肉恐怕加起來都冇有多少,竟然會是一位真正的高手?“武者,他肯定是一位超級武者!”“可惡,這小子扮豬吃老虎,怪不得敢拿出兩百億押他自己贏“完了,我特麼徹底完了,手裡的流動資金都讓我輸完了,還特麼動了公司一筆款,這下可怎麼辦啊?”“都怪這個人,竟敢扮豬吃老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