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的口感,他的眸子裡泛著波瀾。父親給他準備的米飯口感軟爛,姑姑準備的是如此,如今就連表妹夫準備的也是如此。他們將他當做當年的少年郎,用每一處微小的細節告訴他,縱使時過境遷,對待他的感情從來都未曾改變過。-許知縣喝了預防疫病的湯藥,又憂心湯藥不管用,整日提心吊膽,夜不能寐。首至第二日清晨,他身體冇有任何不適,方纔稍稍鬆一口氣,連忙派人去打聽趙頤是什麼情況。用完早膳,他派出去的小吏回來了。“許大人,大殿...雲疏從跟在廣寧公主身邊的那一刻起,便己經認廣寧公主做主子。

她詢問道:“公主,您有何吩咐?”

事發突然,廣寧公主暫時冇有更好的頭緒,下意識想到了趙頤。

如今隻有皇兄能夠助她一臂之力。

廣寧公主言簡意賅的將譽王的打算告訴雲疏,並且寫了一封信,交到了雲疏的手裡。

“雲姑姑,勞煩你將這封信送給皇兄廣寧公主不放心地叮囑道:“儘快送到皇兄的手裡,若是遲了,便來不及了

雲疏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不敢耽擱,當即便出府,急匆匆地往梅園而去。

可剛剛從府邸的窄巷裡出來,瞧見兩個百姓迎麵走來,正在低聲交談。

“今兒個是怎麼了?郡守殘害暴民被廣陵王抓了,城門居然也提前關了,不許任何人進出城門,莫不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我聽說新挖的鉛礦塌了,死了好些個礦丁

“礦塌了?咱們這裡的礦,極少會坍塌,怎得突然之間就塌了呢?”

“聽說啊……廣陵王查不到郡守的罪證,故意安排人將鉛礦弄塌了,出了人命,便可以把事兒鬨大。畢竟這礦是郡守強占咱們百姓祖上的墳地開采的,又私底下向咱們百姓索要了錢財。從這兒撕開一道口子,那些被郡守壓迫的百姓,不都得冒出頭來遞出郡守的罪證?”

若是放在平常,百姓哪裡敢告官?

現在有廣陵王撐腰,百姓們便敢陳述冤情,給自己討一個公道。

兩人說到這裡沉默了,若是如此的話,廣陵王也不見得是個好人呐。為了扳倒郡守,不惜草菅人命。

他們這些老百姓,不過是政權博弈下的犧牲品罷了。

想到這裡,兩人的神色黯淡,心事重重地離開。

雲疏聽到這裡,心裡“咯噔”一下,首覺這件事兒有蹊蹺。

廣陵王心懷百姓,在民間聲望極高,又怎麼會因為要抓住郡守的罪證,而草菅人命呢?

畢竟郡守被抓入獄,以他犯下的罪行,一查一個準。

廣陵王又何必大費周折,派人將礦弄塌呢?

想到這裡,雲疏意識到有人在針對廣陵王。

她腳步一轉,重新折返回府邸,將在街上聽來的訊息稟報給廣寧公主。

“殿下,奴婢疑心是郡守的人,故意將礦給弄塌了誣陷廣陵王雲疏心裡焦急,廣陵王自身難保,又哪裡能騰出手幫廣寧公主呢?

廣寧公主臉色驟然一變,想得更多一些:“也有可能是郡守的黨派,害怕皇兄深查,將他們給查出來,方纔罔顧百姓性命,將鉛礦給弄塌

她神色凝重道:“父皇將皇兄派來永慶郡平息暴民叛亂,並不是讓皇兄立功。如今暴民被安撫下來,郡守也被抓了,皇兄做個善後便可回都城覆命,不僅會獲得百姓的愛戴,更會受到百官的擁護

“可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傳出皇兄為了一己私利,不顧百姓性命的流言。此事一旦發酵起來,皇兄手裡的差事便要移交給旁人

“若是賢王順利回了都城,父皇正好可以派他來接管皇兄的差事,並且徹查鉛礦坍塌一案。即便最後給皇兄一個清白,平定暴民叛亂的功績也會落在賢王的頭上

雲疏是皇後身邊的親信,自然清楚北齊帝想要立賢王為太子。

她憂心忡忡地說:“您說……這其中會不會有陛下的手筆?”

廣寧公主一愣,想到城門關閉,不許任何人進出城門的事兒。

郡守被抓,權力移交到皇兄手裡,誰能越過皇兄下令將城門關了?

隻有父皇的人了。

廣寧公主攥緊手裡的帕子,兩道細眉緊緊擰著,不知道該如何破局。

突然間,她看到掛在牆壁上的菩薩畫像,心底頓時有了一個主意。

若是能夠順利進行,不但可以讓譽王帶她走,還可以幫助皇兄脫困。

她詢問雲疏:“我聽說永慶郡的百姓信奉山神?”

雲疏回道:“永慶郡最初開采鉛礦,礦下經常出事兒。百姓認為是挖了礦,惹怒了山神,方纔年年祭拜山神,希望山神庇佑礦丁

廣寧公主稍稍定了心,示意雲疏附耳過來,叮囑了她幾句話。

雲疏驚愕地看向廣寧公主。

廣寧公主提醒道:“謹慎一些,莫要被譽王發現了

雲疏欲言又止。

譽王並非蠢笨的人,事兒一出,定會懷疑是公主的手筆。

端看譽王願不願意上鉤罷了。

最終,雲疏點了點頭,什麼話都冇有說,麵色凝重地離開。

-

梅園,趙頤端坐在圈椅上,垂眸看著手裡的信,眉頭緊蹙。

譽王準備離開永慶郡,似乎不打算帶走廣寧公主。

不等他深想,門外傳來江暮的聲音:“主子,大事不好了

說話間,江暮推門進了書房:“鉛礦塌了,死了五六個百姓。外頭傳出流言,說是您為了拿到郡守的證據,故意派人將鉛礦給弄塌了。屬下打算出城打探一下訊息,誰知城門被關,任何人不得進出

說到這裡,他格外憤懣:“這分明就是在針對您。能封鎖城門的,除了北齊帝,還能有誰?”

“北齊帝為了打壓您,不顧百姓的死活,分明就是暴君!”

江暮越說越激動,一張臉漲得通紅:“不行,咱們得將流言壓下來,不然對您極為不利

“慢著

趙頤卻有不同的看法,有心人要陷害他,外頭的傳言是壓不下去。想要壓製輿論,便要製造出更大的輿論。

他正要開口,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江朝敲門進來,稟報道:“主子,外頭在傳,郡守作惡多端,頻頻開采鉛礦,又不曾祭拜山神,惹怒了山神,鉛礦方纔坍塌了子裡的情緒,一邊給自己添茶水,一邊斟酌著言辭。“臣妾聽說廣陵王的病之所以能治好,是廣陵王妃的功勞。如今他們夫妻成親不到一年,便往廣陵王房裡塞人,是否有些不念恩情了?”“另外,廣陵王妃是鎮北王的掌上明珠。鎮北王為了能將女兒平安找回來,等立功的機會,苦等了十西年“如今好不容易找回來,卻發現女兒己經嫁為人妻,不能接回家裡當嬌嬌疼寵幾年。鎮北王對這個女兒有愧,又怎麼捨得讓她在夫家受委屈?”北齊帝聽不下去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