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因為二十多年前,他曾經在秦老闆麵前翻來覆去的炫耀過自家妹妹,所以他這一次默默的忍受了。畢竟家裡冇有一個可以拿得出手炫耀,隻能揪著一個外人炫耀的中年男子,著實太過可憐了一些。秉承著顧家寬以待己,嚴以律人的優良傳統的他,難得的對秦老闆生出一點微末的包容心。顧宗辭打量沈青檀,隻見她頭戴帷帽看不清容貌,身上散發著溫婉的氣質,卻是令他看著很舒服。即便是如此,他還是一本正經地說道:“二東家雖然才華橫溢,不同流...皇家暗衛藏身在隱蔽的角落裡,眸光晦暗地盯著宅邸,心裡琢磨著在永慶郡,還有什麼人竟然與馮之煥對著乾,並且是向著趙頤的。

除此之外,對方的實力不低,手底下的人訓練有素,身手不凡。

這對北齊帝而言,並不是一個好訊息。

意味著,趙頤比想象中難以對付。

他打算潛進宅邸一探究竟,身形微微一動,便又退了回去,敏銳地覺察到宅子周遭潛藏著其他的人。接蠻蠻回家。-一輛馬車疾馳而來,驟然停在承恩侯府門口。沈少淮麵色森冷的從馬車下來,疾步往後院走去,方纔來到沈夫人的院子,便瞧見她帶著婢女走出來。“母親沈少淮朝沈夫人行一禮,目光隱晦地掃過沈夫人的衣著打扮,顯然她是預備出府的:“您這是要去哪兒?”“淮兒,你回來了沈夫人屏退身邊的婢女,眉眼間浮現笑意:“我有法子剷除沈青檀了,冇有她的阻礙,你今後的仕途,會越走越遠沈少淮想到自己接到的那一封信,那封信是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